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同盟之星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审判 (3)

第六十八章 审判 (3)

        谢谢各位提督的推荐票和书评!如果本章说达到50条,本月加更一次。在总推荐票抵达5000整数的时候当月也加更一次。很多读者说等完本再来看,这就让金刚太难过了。金刚需要提督们每天的推荐票和热情的书评来维持写作热情。特别鸣谢书友群的提督们提供的分析和灵感,金刚当年对亚姆利扎的展开方式也非常不解,提督们的智慧揭开了真相。以下正文。

        接下来受审的是前宇宙舰队司令ls斯·罗伯斯元帅,前统合作战本部长西德尼·席特雷元帅,罗伯斯元帅的首席副官马利涅斯克少将,霍克准将,以及前议长的秘书凯斯拉尼。

        罗伯斯元帅退役后居住在海尼森,毫无悬念的被宪兵拘押到庭。马利涅斯克少将已经转入防卫本部担任闲置,同样被轻易拘押。霍克准将日前行刺库布斯里本部长未遂后遭到了宪兵部的严厉拷问,目前已经精神崩溃,经医生确认已经精神失常,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将其置入海尼森精神病院看管,同时免去其出庭的要求。凯斯拉尼先生因为牵扯进前议长的案件颇深,目前已经被拘押。值得一提的是前统合作战本部长席特雷元帅。原本退役之后他已经回到家乡卡西那行星,目前在从事养蜂的工作。从电视上获悉自己也被最高法院传唤之后,前本部长没有等待宪兵分部的人上门,而是第一时间赶到空港,购买了当日前往海尼森的船票。同时拜托行星行政人员通知海尼森,自己已经前往最高法庭。

        5月4日,前最高评议会的审讯刚刚告一段落。针对大远征的军方人员的审讯又紧锣密鼓的开始了。

        由于前案已经确认大远征计划的来源,凯斯拉尼非常爽快的承认了是自己从霍克准将手里获得了远征提案并递交给前议长罗伊桑佛德的。

        “霍克准将非常确定他已经获得了罗伯斯元帅的首肯。”凯斯拉尼表情沮丧,面对佛鲁塞提先生的严词诘问时他就像个严重泄露的储水罐,任何踢打甚至碰撞都会加剧裂缝的扩大速度。

        “……”

        “他说罗伯斯元帅并没有直接表态,但是马利涅斯克少将把他的出兵提案交还时明确告诉他司令已经看过了。”

        “……”

        “我非常肯定,之后我和马利涅斯克少将通讯确认过此事。”

        “……”

        “是的,他明确告诉我,罗伯斯元帅非常认可这份出兵提案,认为非常具有可行性。而我将这些话原封不动的转告了议长大人。”

        “……”

        “当时我将此事记入了机要本里。我还记得那天的日期。”

        “……”

        “对,这是我的机要本,我原本以为丢了呢~”

        马利涅斯克少将的狡辩之词因此变得毫无意义。而罗伯斯元帅从始至终瘫坐在囚笼里,他以自己身体不适为由申请了座椅,法庭准许了这项请求。这位昔日的大人物仿佛已经被抽干了所有的精气神,只剩下一个空空的驱壳而已了。

        接下来受审的席特雷元帅表情平静的向最高法官表示敬意之后,重申了一下自己曾经明确反对大远征的提案。

        “那么您为什么没有阻止出兵案提交给议会,而且是以军部的名义?”

        “我事先并未知晓此一事件,直到最高评议会准备就大远征出兵案进行表决前,才知道有人越级提交了这个愚蠢的计划。”

        “愚蠢的计划?”

        “是的,从前我就是这么说的,现在我也没有改变看法。事实也证明这是个糟糕透顶的计划。”席特雷元帅的脸上出现了明显的痛苦之色。

        “最高法官先生,我并不是在为自己辩解,事实上我非常后悔。在最高评议会通过这项出兵案之前,我应该辞职,并且将事实公之于众,想方设法来阻止这个愚蠢的计划实施的。”

        “那为什么您没有这么做呢?”佛鲁塞提先生听闻出兵案居然曾经拥有那么多的阻断机会但仍旧变成了惨剧,不由得怒从心起。他雪白的头发因为猛的向前俯视而飘动起来,这一刻他看起来像极了年迈的雄狮在怒咆。

        “因为我的朋友雷贝罗明确的告诉我,即使我辞职,也不能改变最高评议会即将对此议案进行表决,他说事态已经超过了我可以左右的程度,元帅你不如继续留在军方,至少你是个负责的部长,或许可以让这场闹剧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您指的是财政委员长姜雷贝罗先生么?”

        “是的,我和他多年以前就是朋友,这一点很多人都知道。”

        “于是部长先生您做了什么来挽救这场悲剧呢?”

        “我将第十三舰队补充到满编,尽全力让杨威利提督的部队以最佳状态参加远征,并亲口告诉他努力在这场闹剧里保住性命,尽量的挽救同盟宝贵的兵力。”

        “您认为杨提督领会到您的苦心了么?”

        席特雷元帅痛苦的低下了头,他原本高大的身躯显得有些佝偻起来,“我实在是无地自容,将那样可怕的重任推到年轻人的头上,坐视他们在绝望的环境里和帝国军死斗自己却毫无作为。”

        “在远征军出发之后,实际上您已经对前线完全失去指挥能力了是么?”

        席特雷元帅深吸了一口气,“虽然这样说有推卸责任的嫌疑,但是按照同盟军的指挥序列,远征军出发之后,最高指挥权已经移交到宇宙舰队司令罗伯斯元帅的手里,我对于前线确实可以说是毫无影响力了。”

        “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么?”

        “没有了,我接受最高法庭做出的任何裁决。”席特雷元帅将原本有些佝偻的身躯挺直起来。“没能阻止这场可怕的灾难,作为军方最高权力者,我罪责难逃。”

        “还有一个问题。”佛鲁塞提先生仿佛也恢复了平静,“请您以用兵家的身份回答。”

        席特雷元帅抬起头表示自己在仔细听。

        “正常情况下,这么大规模的出兵行动,它的准备时间应该是多长?”

        席特雷元帅显然有些错愕,但是他随即思索了一下,“这个不好准确回答,首先我认为这场出兵本身就是愚蠢和不必要的。所以我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

        “那么我换个方式来问,假设这场出兵案是必须的,由您来主持,您觉得准备时间是多久才算合理?”

        “这么大规模的作战行动,至少要准备三年以上时间,起码要拟制详细的作战计划和作战目标,各舰队的配合也必须反复研讨才行……需要的准备工作实在是太多了。”

        “但是据本庭掌握到的情况,同盟军军部仅仅是召开了一次战前准备会议。”

        席特雷元帅发出了苦涩的笑声,“因为最高评议会给我们的命令是必须在100天之内取得对银河帝国作战的……决定性胜利。”

        台下和屏幕前的观众都发出了愤怒的咆哮声。已经遭到拘禁的比克库上将也通过通讯屏幕接受了法庭的问询。最高法官先生面对这位年龄几乎可以做自己老爹的老将时态度非常恭敬有礼。

        “比克库司令,非常感谢您能应邀前来作证。”

        “不客气,最高法官先生,虽然我对于救国委员会的作为并不认同,但如果是民众想要知道大远征的一些细节,我想我有必要站出来。”比克库司令环视了一下自己周围的环境,幽默的说道,“出于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不能亲自到庭说明情况,请您和最高法庭谅解呢。”

        老提督淡漠生死而又不乏幽默的言语让屏幕前的观众虽然心情沉重也禁不住微笑了一下。加比尔少将和前来探视的菲斯特少将也在关注在屏幕里的审判,目睹到老爹的出场时,加比尔从床上起来站好,两人一起朝屏幕里敬礼。菲斯特放下手看了好友一眼,刚才两位元帅出场的时候,这家伙可是一直斜靠在床上边吃边看的。

        加比尔耸了耸肩,“到了这个地步,没必要再虚伪的掩饰心里的真实想法了。”

        第十三舰队的旗舰休伯利安,杨威利也在注视着面前的大屏幕。看到比克库司令出现在屏幕上,这位同盟最年轻的上将也从座椅上站起来郑重的敬礼。奇迹杨放下手如释重负的和身边的格林希尔少校说,“谢天谢地,司令长官看起来没事的样子。”

        “是呀。”格林希尔少校的笑容里有一丝怎么也掩饰不了的忧伤,“父亲非常敬重比克库司令,从前在军校时老司令曾经是父亲的教官呢。”

        最高的法庭的问询无视各方的不同态度在继续着。

        “在越过伊泽仑回廊之后并未遭遇帝国军主力之后,请问各舰队司令有向总司令表达不安么?”

        “我和杨威利提督私下商议过,我们认为帝国军是故意使用焦土战术引诱我军深入,最大限度的拉长我军的补给线,在我军补给达到极限之前是不会出来和我们交战的。”

        “……”

        “司令部严令我们不得放弃已经占领的帝国星域。”

        “……”

        “我看不出那些占领星域有任何的战略价值,我们缺少必要的星图,连帝国军的要塞或补给点在哪里都不知道。”

        “我们有尽量搜索帝国军的踪迹,但是法官先生,我想提醒您,宇宙空间是非常广阔的。”

        “……”

        “根本没有什么作战计划,军部就是让我们去了再说。”

        “……”

        “我非常确定,唯一的一次战前会议,本部长让我们畅所欲言,结果杨提督质问的具体作战计划没有任何人给得出答案,只有霍克准将在描述他的美妙幻想。”

        “……”

        “对,我当时说了,难道是因为选战近了所以希望我们进入帝国境内胡乱赢一场?”

        “……”

        “没有人理我。舰队司令们沉默不语,霍克准将表情亢奋的继续宣读他的作战计划。”

        “……”

        “狗屁不通的作战计划,就是一份哗众取宠的东西,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

        “是的,因此过了伊泽仑回廊之后没有遭遇到帝国军之后就完全是跟着感觉走了。”

        “……”

        “我承认这样是对同盟宝贵的兵力极不负责的行为,但是作为舰队司令,我们能做什么呢?率领舰队折返么?很遗憾,不论是按照哪种法律来裁决,这恐怕都是临阵脱逃的死罪。”

        “……”

        “不不,您弄错了,最高法官先生。我们并不畏惧死亡,但是我们不能违抗代表同盟最高权力的最高评议会的决议——那样是叛国行为。”

        “……”

        “是的,明知那是愚行也不得不执行——程序合法嘛。最高评议会是全体国民选出来代表他们行使权力的最高结构,也就是说,是全体国民在命令我们继续向前。”

        老爹辛辣的口吻和幽默的用词让台下和屏幕前的观众不断在气愤和恼怒中体会到被气得笑起来的感觉。当然更多的人脸上出现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但是作为前线司令官,察觉到实际情况不妥的时候,不是应该向上汇报的么?”最高法官先生终于抓住了一个他自认为非常关键的地方。

        “当然有,我前面已经说过了,在占领地停下来之后,全力索敌未果的情况下,我联系了杨威利提督,我们都觉得当前局势极其不妙。”

        “……”

        “商议之后我们决定联系总司令罗伯斯元帅,请他立即下令全军撤退。”

        “……”

        “元帅大人说自己在午睡,除非敌袭否则不能打扰他。于是我向格林希尔总参谋长转达了撤退的意见,请他转告司令大人。”

        法庭下突然喧闹起来,情绪激动的观众要求罗伯斯元帅解释。法官大人不得不连续敲击法槌维持法庭秩序。

        “比克库司令请您继续。”

        “我和杨威利提督决定分头联系乌兰夫提督和波罗汀提督,提醒他们早作准备。”

        “然而两位提督还是在前哨战阵亡~”

        老提督扬天叹了口气,“帝国军已经处心积虑的要歼灭我军,我们却只能被动的等在原地。那样险恶的局面我不知道如何向您描述。”

        “据我们掌握到的情况,从前哨战的恶战里的脱身的舰队数量接近总兵力的半数。”

        “如果算上当时失联的第三舰队,是的。”

        “那么为什么不果断止损返航呢?”

        “这个,您要问罗伯斯元帅了……他为什么在前哨战我军惨败的情况下还下令全军亚姆利扎集结~”

        摊在座椅上的罗伯斯元帅仍旧是一脸的惨白,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于是最高法官请出了库布斯里本部长出庭作证。同样处于被拘押状态的库布斯里上将也只能通过屏幕回答佛鲁塞提先生的问询。

        这位已经失去自由的本部长尽管气色看起来不是太好,但仍然答应了出庭的要求。

        “库布斯里部长,感谢您的到来。有一个用兵方面的问题需要咨询您。”

        “法官先生您请说。”

        “在亚姆利扎前哨战结束后,罗伯斯元帅下令全军集结,而不是全军撤退,您以用兵家的眼光看合理么?”

        库布斯里上将沉默了一会,他看了一眼囚笼里的罗伯斯元帅,眼神里混杂了怜悯、愤怒、痛惜等不同的情绪。

        “我认为当时格林希尔总参谋长给出的全军撤离提案是唯一正确选项。”

        最高法官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晓,他示意现场工作员将通讯屏幕切换给比克库上将。结果宇宙舰队现任司令也给出了和本部长一样的答案。

        “我们再来听听杨威利提督的意见。”

        出现的屏幕上的奇迹杨引起了观众的阵阵惊呼。关于前哨战结束后的举措,杨威利的意见和之前两位长官完全一致。然而最高法官先生问了一个很多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身为同盟军人,提督您应该不缺乏和敌人战斗的勇气,为什么却对撤退的提案那么支持呢。无意冒犯。”

        “身为同盟军人,当然应该勇敢的面对国家的敌人。”杨威利的表情看起来还算是平静,“但是在那样无谓的战斗里浪费士兵的生命却是实实在在的犯罪行为。”

        “无谓的战斗?”

        “法官先生,我想请问您。就算我们在接下来的亚姆利扎会战里取得了胜利然后平安返航,对同盟军,对整个国家,有任何实质性的意义么?”

        “取得了对银河帝国的决定性胜利,为什么没有意义呢?”

        “决定性胜利?”杨威利的嘴角向上翘了一点,“请问我们是全歼了银河帝国的所有舰队,还是占领了奥丁?还是解放了无数的被压迫帝国民众?”

        “……”

        “都没有对吧?那么为什么要叫做决定性胜利?只是因为从报表上看到歼灭了帝国军舰船若干?帝国军全面败退,所以有意义?为了这种意义,我们可以毫不犹豫的让宝贵的兵力消耗在异国他乡?让无数的家庭妻离子散支离破碎?”

        无数在大远征里失去亲人的观众禁不住恸哭起来。奇迹杨辛辣的嘲讽无情的揭开了他们的伤疤,原本光荣的军烈属光环被粗暴的一把剥掉,残酷的事实让他们完全接受不了。少数人已经开始喝骂,然而他们也不知道该骂些什么,大多数的人擦掉眼泪之后陷入了沉思。

        最高法官先生迟疑着发问。

        “您的意思是,这场出兵从一开始就是闹剧,是最高评议会为了拉抬支持率赢得选举将国家重器置于险地的无耻行为!而军部的某些野心家和肮脏的政治家互相勾结,从而导致了这场悲剧!?”

        佛鲁塞提先生越说音量越高,越说白发的颤动程度越剧烈。

        杨威利点了点头。

        “感谢杨威利提督,请先休息。”

        接着被要求出场的是远在仙德拉星域的辛达提督。他同样是大远征的参与者之一。

        “辛达提督,请您以用兵家的身份,分析一下为什么罗伯斯元帅在前哨战失利之后断然拒绝参谋团给出的全军撤退提案,而是坚持残军往亚姆利扎星域集结,吸引帝国军主力进行主力决战?”

        出现在屏幕上的辛达提督看起来略微思索了一下,然后他用平和语气讲述自己的意见。

        “我们第三舰队当时因为迷航,已经和总司令部失去了联系。直到救援第十二舰队友军时才知晓集结令。当时也是非常的吃惊。”辛达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斟酌用语。“在战斗结束之后,我和杨威利提督以及比克库司令和摩顿提督进行了一次会晤,就这个问题进行了探讨。”

        屏幕里的杨威利和比克库司令闻言都点了点头表示确有此事。

        “我个人认为,罗伯斯元帅做出那样的决断并不奇怪。”

        此言引起台下和屏幕前的观众一片哗然。加比尔和菲斯特一个撇嘴一个耸肩,他们并不认为辛达会为前司令说好话。按照他们对好友的了解,这种说话口吻,只会有一个结果~

        “当时我军前哨战已经惨败,但是仍旧有接近半数的战力保存下来。此时帝国军方面优势,我军明显劣势,继续交战显然是非常不利的。”

        “这个问题我已经询问过罗伯斯元帅,但是很遗憾,他仍旧拒绝回答。”最高法官先生用鄙夷的眼神扫过囚笼里的前宇宙舰队司令,虽然秉持公正中立的原则是法官的本分,然而此人如此没有担当的行为实在让人难以遏制的产生了憎恶。

        辛达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时候全军撤往伊泽仑回廊无疑是唯一正确的选项,这样我军剩余的战力可以安全的返回同盟,相信此役阵亡将士会因此大大减少。但是这样的选项是罗伯斯元帅绝对不会接受的。”

        包括最高法官大人在内的所有人都被辛达吸引了注意力,这样火爆的法庭辩论场面可谓精彩绝伦。

        “这样的结果会让罗伯斯元帅担上无能的罪名,毫无疑问会在回国之后进军事法庭,作为总司令他在前哨战里可谓毫无作为,更是让8个舰队同时陷入帝国军陷阱的罪魁祸首。”

        辛达的话引起了轩然大波,最高法官大人不得不连续猛力砸锤然后出动法警巡场以维持秩序。在法警发出了再继续喧哗就出去的威胁之后,现场的观众终于勉强安静下来。然而屏幕前的观众却完全沸腾得无法平静了!

        加比尔和菲斯特面面相觑,他们从对方眼睛里都看到了恐惧。这个可怕的事实他们私下里早就推演过无数遍,也在心里深深的相信这就是唯一可信的原因。但是当这个盖子真的被辛达在大庭广众之下揭开的瞬间,两人仍旧感觉到遍体生寒。

        “我有种渔夫网到胆瓶并且撬开了铅封的感觉~”

        “嗯,放出来的是什么就不好说了……”

        最高法庭里,辛达提督的发言在继续。

        如果就此撤退,等待罗伯斯元帅的就是最为糟糕的结果,战前盲目冒进,轻率的将宝贵的兵力送进帝国军的包围网导致巨大损失——安全撤回的半数兵力绝对不会成为他免责的加分项。对于帝国军的作战意图完全判断失误,漫不经心的指挥态度……这些相对都不是太要紧的问题了。那么罗伯斯元帅毫无疑问就是这次惨败的最大责任人——想要下台退休都成了奢望。但是如果坚持不撤退,将剩余兵力投入亚姆利扎做殊死一搏,不论胜败如何相信都可以给帝国军一些报表上可以描述的伤害,运气好的话甚至能翻盘——当然这种可能性极低,但是对于已经距离进边境星球监狱数蚂蚁没多远的司令大人来说,肯定是要豪赌一把的。

        “最坏的情况,我们全部战死,3000万将兵无一生还,罗伯斯元帅进监狱——也不过和直接撤退的结果一样而已。他有什么理由不豪赌一把呢?”辛达近乎刻薄的用词像猛兽的勾爪一样,无情的将罗伯斯元帅的小心思扒拉得鲜血淋漓。

        “……”最高法官先生和台下的观众一样被这样卑劣到极致的可怕思想震惊了,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中等情况,我军和帝国军战个平手。罗伯斯元帅的报表上就有了可以回旋的余地——前期虽然失利,但我军重整旗鼓之后以勇敢无畏的姿态迎击帝国军主力并将之最终击退——类似的谎言相信各位已经听得想吐了。那么司令大人就可以体面的下台安心的领退休金了。”

        “这不正是目前的态势么?”最高法官终于回过神来。

        辛达微微摇了摇头,“其实并不是,我们没有能和帝国军战成平手,我军的损失要远高于帝国军,几乎全仗了杨提督的奋力死战,我军才避免了全军覆没的可怕结局。”

        听到这里,比克库提督的下巴轻微的朝右边摆动了一丁点,然后往下点了点。老提督的眼里闪烁着像是火苗的亮光。

        “然而杨提督拼着性命取得的局部优势却成了罗伯斯元帅借以体面下台的最好道具。他作为总指挥理所应当的分享了这些成果。”

        “提督您认为罗伯斯元帅不应该享受重创帝国军的荣耀么?”法官先生放下手里的法槌,擦了一下鼻梁上的冷汗,这样的火爆场面,已经满头白发的最高法官大人难免有些体力不支。

        “罗伯斯元帅下令全军亚姆利扎集结时,他自己在哪呢?”辛达嘴角轻轻抽动了一下,勉强算是个笑容,那笑容有着太多的苦涩和别的东西。起码最高法官大人就清楚的看到了心酸和愤怒。

        “不管怎样,罗伯斯元帅都能保住性命,最多是进监狱,对吧?”

        辛达没有说话,他嘴角的冷笑有扩大的趋势。

        “罗伯斯元帅!请你回答!”最高法官砰的一声将法槌砸在桌上,自己也从座椅上站起,不顾法庭礼仪伸手戟指对方,“身为远征军最高司令,你为什么临阵脱逃!”

        这样可怕的指控让一直装死的罗伯斯元帅终于回过神来,他肥胖的身躯似乎费力的想从椅子上站起来,然而辛达接下来的话让他的努力变成了泡影。

        “因为他怕死,他根本不敢和帝国军正面交锋,罗伯斯元帅满脑子都是获胜之后坐上本部长的宝座,然后退役之后继续竞选国防委员长的宝座,他哪里舍得拿自己去冒险。”辛达脸上的表情重新变得平静下来。“我们返回伊泽仑要塞之后才发现,伊泽仑要塞并非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已经防守空虚,司令大人调集了接近8000艘舰船的星际巡航队到伊泽仑要塞。而押送补给到亚姆立札前线的马里涅提督却被严令限时返回,不得停留过久。元帅大人非常清楚,伊泽仑要塞光靠主炮雷神之锤是守不住的,所以他要确保有足够的舰队在自己身边。”

        法官大人回过头来惊讶的看着辛达提督,“您说的都有依据么?提督!您的意思是罗伯斯元帅当时并不是无兵可派了?!”

        “这些情况应该都保留在伊泽仑要塞的兵力调动记录里面。”

        “立即请伊泽仑方面将记录传送到最高法庭!”

        这个时候,比克库提督咳嗽了一声,“用不着这么麻烦,最高法官先生,我当时也在伊泽仑,我可以证明辛达提督说的都是事实。我非常清楚当时有哪些星际巡航队的提督在场,我现在就可以报出他们的名字。杨提督也在场,相信他也很清楚。”

        杨威利没有说话,他只是点了点头,同时用非常复杂的眼神看了屏幕里的辛达一眼。

        “感谢比克库提督和杨威利提督,两位的证词会成为正式的记录。但是相关的调动记录还是需要伊泽仑要塞方面传送过来一份用以备案。”

        公审进行到这里已经毫无悬念。原本公众只了解到大远征的一些片段,在公开的资料里面他们了解到杨威利提督的英勇善战,辛达提督的坚韧不拔,并试图用这些光辉面冲淡失去亲人的苦涩——把英雄的神光延伸到自家逝去的亲人身上并不是太奇怪的事情。然而,当这场远征的真相被几位直接参与者用最平实的方式展现在青天白日之下,所有的人都觉得这根本不能接受——我们的亲人,同盟宝贵的兵力,就是因为政客想拉选票和少数无良军人想要升官而白白送掉了性命?!而给予这些无耻政客权力的恰恰是给他们投票的自己!

        “死刑!”

        “死刑!”

        “……”

        不知道谁先开始喊,台下的观众全部起立,情绪激动的高声要求最高法庭判处这些败类极刑。法官大人不得不再次猛击法槌,法警也不得不再次进场维持秩序。

        “经过本庭与陪审团的合议,现判决ls斯·罗伯斯,马利涅斯克,凯斯拉尼,安东尼·霍克四人有罪!具体刑责择日再行宣布!”法官大人停顿了一下,用完全不同的语气接着宣布,“西德尼·席特雷元帅免责,当庭予以释放!休庭!”

        最高法庭同时还宣布对现任最高评议会成员的调查已经开始,即日起开放民间的举报通道。这种重磅消息在今天的同盟并没能激起千层浪,自由行星同盟的民众已经在一天之内受到了太多的刺激,现在每一个人都需要时间去消化了解今天发生的事情。

        海尼森医院的病房里,加比尔和菲斯特从电视机收回视线。两位同盟军的杰出青年少将惊疑不定的看着对方。

        “你有没有觉得辛达哪里不对劲么?”加比尔惊疑不定的看着菲斯特。

        “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到了。辛达的样子似乎和平时不一样呢。”菲斯特皱着眉头苦苦的思索着。

        “那一瞬间我都觉得辛达变得有些陌生了。”加比尔叹了口气。

        “等一下,之前你说什么来着?”

        “辛达哪里有点不对劲?”

        “前面那句。”

        “前面那句……渔网?”

        “不~胆瓶的铅封……”

        加比尔看着菲斯特半响没出声,末了低沉着嗓音说,“不管怎么样,我的决定不会改变。”

        菲斯特认真的回视着加比尔,“我也一样。”

        加比尔耸了耸肩,“反正废除同盟宪章的不是我们。”

        菲斯特点点头,“所以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会是我们来承担责任。”

        公审的巨大影响力,以海尼森为中心向着整个同盟境内扩散开来。几乎所有的国民都在第一时间知晓了这两次公审的经过。然而他们此时还不知道,被后世称为世纪审判的海尼森公审,这才刚刚开始。随着举报通道的开启,原本被社会规则保护着的政府高官等特权阶层,一夜之间被剥掉了防护装甲。格林希尔主席仅仅是开启了审判的大幕,但是他也不知道这场席卷同盟的风暴会最终演变到什么程度。

        不过目前主席先生的关注已经不在公审方面了。最高法庭已经由原先的不想合作变为积极主动的审查态势,这就已经达到了之前辛达提议的效果。

        “说起来,这个年轻人我之前怎么会看走眼了呢。”主席先生关上了电视机的屏幕,闭目养了一会神。

        热衷于平衡军中各派系关系并从中渔利是德怀特·格林希尔上将这一生最擅长的事情之一。因此他对于军中极具潜力的青年才俊尤为关注。擅于拂去珍珠上的浮沉,让埋没的宝石重新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这些原本是前总参谋长最引以为豪的事情,现在却成了他深深的疑惑。

        “对于杨威利的用兵才能我只是重视得不够,但不管怎么说我已经关注到了这个出色的年轻人,只不过对他的潜力值预判得有些低了而已。”

        格林希尔主席用拇指和食指重重的揉着眉心,“然而辛达·杜鲁班我却真正是看走眼了,以致于从来没有过多的关注过他。这究竟是他太刻意的低调行事,还是我自身出了问题呢……”

        平心而论,虽然是被迫推动了这次公审,但是格林希尔主席不能否认自己乃至整个救国军事委员会已经从中获取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同时他也对辛达之前的预估效果进行了印证,事实证明,辛达之前的预测已经完全落到了实处。

        “现在看起来,邀请的场外证人非常的符合案情的进展,而辛达也预判到了那几位虽然不会和我们合作,却也不会拒绝出庭作证。”

        说实在话,格林希尔主席对于罗伯斯元帅的凄惨下场虽然有些不忍,但同时也觉得阵亡的2000万将兵更加需要公道。

        “不管怎么说,我已经做到了对你的承诺。”格林希尔主席放下手,深吸了一口气,“现在该轮到你完成我的嘱托了吧。辛达·杜鲁班。”

        行星仙德拉,第三舰队驻地。辛达提督正在会见前来拜访的仙德拉星系地方议长奥森嘉德和仙德拉行星地方长官斯瓦迪尔法利。

        奥森嘉德议长和斯瓦迪尔法利长官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惶恐和不安,相反他们满脸和蔼的笑容,在会谈过程中不断的点头微笑,以示对提督的话完全赞同。会谈的气氛从始至终都非常的亲切和谐,会谈结束后,辛达提督亲自将两位贵客送到了驻地门口。

        上了专车的两位掩饰不住脸上的喜悦之色,但是很多重要的话显然不能当着司机的面说。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议长大人把斯瓦迪尔法利长官请进自己的私人会客室,打发走了秘书,亲自给对方倒了咖啡。

        “您真是睿智啊,如果我们之前没有得到海尼森方面的确切消息,现在也不能提出这样的建议来。”

        “辛达提督是个非常重感情的人,确定了这一点之后,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奥森嘉德得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此刻他的状态非常适合在选民面前来个演讲什么的。

        “从公审的进程来看,现任评议会成员估计能保住位置的也不会很多。”

        “所以这就是我们的机会了。那帮家伙盘踞海尼森的时间也太长了,现在他们终于自食其果!真是活该!”奥森嘉德一点都不掩饰自己对于首都圈政客的厌恶感。

        长年以来,自由行星同盟的各类资源都是优先供应海尼森所在的巴哈拉星域,而在法理上处于同等级地位的地方星系却在很多重要方面被压制而无法取得和首都星同样的待遇。这种不满的情绪已经持续了长达一个多世纪,而这或许会成为自由行星同盟内部最大的危机。

        “我们现在已经和辛达提督的命运绑到一起了,如果他最终没取得我们预估的胜利……”

        “斯瓦迪尔法利长官,我要提醒你。这种事情一旦下了决定,就再也不能三心二意的留退路,否则用不着辛达提督动手……您明白么?”

        行政长官擦了一下额头,“我不是那个意思,您知道的。”

        “如果没有这场突如起来的政变,我们或许永远也等不到进入首都政坛的机会,而现在最高评议会的席位眼看就要空缺了。”奥森嘉德的眼神变得有些阴森,“我亲爱的朋友,您不能既垂涎芙蕾雅的美貌同时又舍不得金项链!”

        “况且……”奥森嘉德看了一下继续擦汗的行政长官,“辛达提督非常慷慨,不论局势如何发展,都给我们留出了足够腾挪的空间。”

        斯瓦迪尔法利点点头,“我们不会辜负他的这份康概的。我明天就起草星系公告,然后和您商议之后就对全星系公布。”

        “不对,写好之后先给辛达提督过目,然后发不发,什么时候发,都听辛达提督的安排。”

        “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