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同盟之星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审判 (2)

第六十七章 审判 (2)

        感谢各位兄弟姐妹的推荐票和书评,时隔多年还有这么多的好朋友没有忘记这本小同人,实在是令金刚感动。本月还有一位提督通过微信找到金刚特意给与鼓励。谢谢你们!

        金刚最喜欢看书评,请各位有空的提督多多留言!金刚鞠躬!以下正文。

        行星海尼森,救国军事委员会的总部。格林希尔主席的专用办公室,作为委员会的最高权力者,格林希尔主席目前已经是海尼森的实际控制者,当然在细微的地方还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问题,但是他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都会变得好起来的!

        自从政变成功之后一路顺风顺水的走势让这位前总参谋长的气质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原本优雅沉稳的军中绅士现在举手投足和话语间多少带了些往日没有的霸气。对于一直跟随在身边的工作员来说,原本和蔼可亲的那个总参谋长正在渐行渐远。

        而现在,这位已经以上位者自居的主席大人脸上却全是难以压抑的惊恐。他按照对方的要求屏退了左右时已经估计到对方可能会有惊人的言论,然而现在看起来他显然还是低估了对方。

        “格林希尔主席,革命发动到现在,我没有看到一个肮脏的政客付出代价。”

        “他们已经都遭到拘押了。辛达提督。”

        “您指的是现任的政府要员,他们才上任不久。我指的是让我们去送死的前任内阁成员。他们一个都没有遭到拘押不是么?”

        “……”

        “我已经得到了非常确切的情报,前任最高议长大人在最高评议会的闭门会议上坦诚是为了拉抬选票和获得选民支持才安排的这次大远征!”

        “……”

        “没错,军人以服从为天职,但是军人的生命也应该被珍惜不是么?2000万弟兄的血不能就这么算了!”

        “……”

        “我的意见?我的意见当然是立即抓捕前任内阁的全部成员并召开公审!让全体国民都知道他们选出来的大人们都做了什么!是谁让他们的家人枉送了性命!”

        “……”

        “这当然还不够!罗伯斯元帅和席特雷元帅也应该被审讯!”

        “……”

        “为什么?!罗伯斯元帅在大远征时做了什么您最清楚不是么?您提出的全军撤离提议他为什么不采纳?命令我们去亚姆利扎集结时他自己又在哪里?!”

        “……”

        “没有那么便宜,我军前哨战是输掉了,但是如果没有后半段的决战,损失至少能挽回一半!罗伯斯元帅仅仅是辞职远远不够!”

        “……”

        “不不,作为委员会的主席,这项提案应该由您来提,我马上就要出发和鲁古兰提督汇合,您可以认为我和鲁古兰提督都同意这项提案。”

        “……”

        “审判并惩治无良政客和无能的军人可以预期的会得到民众的好感,最好由委员会的最高领袖来集中由此获得的声望——也就是您,主席阁下。下官觉得,让民众认为提出议案和强力推行议案的是同一个人比较合适。”

        “……”

        “呵,鲁古兰提督肯定同意彻查此事给民众一个交代——同时也是给我们自己一个交代!弟兄们的血不能白流!第十一舰队没有参加远征只是因为重建没有完成而已。”

        “……”

        “如果您有意拖延此事,我想很可能会对前线的将士们们造成非常不利的负面影响。他们会怀疑委员会拨乱扶正的决心。起码我们第三舰队是如此。由此引发的所有后果,都不由我承担。”

        “……”

        “我希望就是在今天,您应该立即召开常委会紧急会议,如果您有困难的话,请把反对的委员名单交给我,我来负责说服他们。”

        “……”

        “呵呵,我当然相信您,那么我等您的消息。我希望那些肮脏的政客马上得到应有的惩罚,越快越好!”

        “……”

        “那么,我这就去准备出击事宜了。主席大人。”

        通讯是辛达那边切断的。格林希尔主席有些颓然的瘫坐在座椅上,良久才伸手擦拭额头上的汗水。

        “这个如同恶魔一般可怕的男人,还好现在是站在我们一边了~”主席大人整理了一下仪容,按动通讯机开始发号司令。

        “通知所有的常委会成员2小时后召开紧急会议!”

        标准历797年4月30日这一天对于首都星海尼森的市民来说具有非同凡响的意义。清晨的海尼森电视台在整点新闻时段出境的美女主持人德拉妮小姐一声罕见的红色装束,表情严肃的发布着让观众面面相觑的最新动态。

        “本台得到的最新消息,前任内阁主要成员已经在今日凌晨全部落网,等待他们的将是严厉的公开审判。下面把时间交给我们的前方记者彼得雷乌斯。”

        “接受我们采访的救国军事委员会某官员表示,抓捕这些前内阁成员是因为有确凿的证据显示,去年的远征帝国的议案完全是这些政客为了拉抬支持率赢得选举而和部分军方败类做的肮脏交易。”一身黑色西装的彼得雷乌斯表情严肃,他站立的地点正是救国军事委员会的总部大楼前,身边还有几位荷枪实弹的士兵。

        画面切换到布拉斯布拉斯公寓城,这里是高尚住宅区,住在这里的人身份非富即贵。一位头发已经有些花白的老者被两个士兵夹在中间从别墅的门口出来,他的双手已经被铐上了。德拉妮小姐好听的微嗲声线继续播报着。

        “自由行星同盟前任最高评议会议长罗伊桑佛德在其居住的府邸遭到逮捕。”

        看到这位昔日显赫的大人物沦为阶下囚,观众们不禁发出阵阵的惊呼。清晨的冷风中,德拉妮小姐的播报还在继续。

        “前情报交通委员长格奈莉亚温莎在今日凌晨遭到逮捕。”

        “……”

        获得连任的财政委员长姜雷贝罗和人力资源委员长路易荷旺已经在政变发动的当日遭到拘捕,到目前为止,就只有前任国防委员长,现任的代理议长优布特留尼希特依旧在逃,所有的前最高评议会成员已经悉数落网。

        “援引消息灵通人士的话,公审在今天就会开始,本台就持续关注此案,第一时间为大家带来最新紧张。”

        公审的过程充满了戏剧性。相对于情绪激动,全盘否认指控并指对方为非法存在的前议长等人,姜雷贝罗和路易荷旺表现的非常克制且冷静,他们用平实的语言描述了表决当日最高评议会发生的一切,并复述昔日同僚的话语以还原当时的场景。姜雷贝罗用沉痛的语气做了最后阐述:“我虽然对这次冒险的出兵议案投了反对票却没能阻止它的通过,因为同盟宪章的约束也没有办法将其内情公之于众,我的良心无时不刻都在受着煎熬,对于伤亡的将兵和他们的家属满怀着歉疚。今天的审判对于我来说完全是解脱,我会坦然接受最终的结果,不管它是什么。”

        路易荷旺表示自己没有别的需要补充,同时表示会接受审判的结果。其余的评议会成员在两位同僚陈述期间不断试图发出异声阻挠,但是随着事实一步步还原,真相一点点揭开,能言善辩的温莎夫人也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桑佛德前议长无力的瘫倒在受审的囚笼里。其他的前内阁成员也仿佛知道大势已去,一个个脸色惨白冷汗直冒。

        救国军事委员会并未动用军事法庭来进行审讯,而是将此案交由海尼森最高法院进行审讯。原本对发动政变的军人充满了反感一度想要拒绝出庭的最高法官佛鲁塞提先生随着公审的进行被眼前巨大的黑幕深深震惊。在询问过陪审团意见之后,佛鲁塞提先生毫不犹豫的做出了有罪的裁定。但是具体到各人的判罚尺度,最高法官表示要和陪审团详细商议之后才能做出决定。当天的公审就此落下帷幕,相关涉案人员被持枪的军人押走。

        整个海尼森的关注力都被这场前所未有的公审所吸引。安德鲁森制药厂的纳瑞总经理表情复杂的看完了审判直播之后吩咐外间的秘书不要打扰自己,起身进了密室。他心事重重的披上法袍打开了通讯机。通讯机对面的费沙领主同样一脸的凝重。

        “你怎么看这事情,纳瑞主教。”

        “说不好,总督大人。”纳瑞小心的斟酌着措辞,“您之前说把水搅得更浑符合我们的利益,现在水似乎浑得有些看不懂了。”

        “结果军事委员会的蠢货们好像一夜之间突然开窍了。他们应该是想通过审判贪腐的前内阁成员来获取民众的支持。”鲁宾斯基油量的秃顶有些反光,两道粗重的扫把眉好像要靠拢到一起,显然费沙的黑狐狸也在费力的思考着当前突然出现的变数。

        “但是这种作风突变并不像是格林希尔上将一贯的作风。他们之前甚至都没有对前任政府高官做什么,只是逮捕了现任的官员。”

        “我们的情报人员没有反馈过来么?”

        “贝伊上校的消息传回来了,但是他只清楚这个事情是格林希尔上将提出的议案,并且打着为阵亡弟兄讨公道的大旗强行通过的。”

        纳瑞小心翼翼的看着明显心情非常不好的总督大人,他很清楚这些年来鲁宾斯基已经习惯了将各大势力摆在手心的棋盘上进行推演的超脱感,当下的诡异变数显然让他非常不适应。

        “对议案表示反对的人有哪些呢?”

        “全票通过的。常委会的人,或者说整个救国军事委员会都是军人啊,格林希尔上将把议案的重要性上升到为死难弟兄讨公道的高度,没有人会唱反调的。”

        “说的也是,还有什么别的动向么?”

        “贝伊上校说,委员会同时还通过了逮捕前宇宙舰队司令罗伯斯元帅和前统合作战本部长席特雷元帅的决议,要在军事决策层面追究他们的责任,同时被抓捕的名单还包括罗伯斯的首席副官等人。”

        鲁宾斯基摸了摸下巴,“这真的不像格林希尔的风格啊。这是想凸显他在前哨战爆发之后做出的撤退谏言睿智而富有远见么?”

        “军事法庭这块的审讯明天开始,同样是向全海尼森直播的。”

        鲁宾斯基点了点头,“那我们就静观其变吧,不管如何,我们都处于非常安全的地位。不过现在出现了变数,我们的应对就得进行相应的调整了。那个人的反应如何呢?”

        “那位先生仍旧保持了原本的冷静,甚至连笑容都没有变化。”

        “嗯,这次审判对他的影响应该不大,投了反对票的三位应该在民众心中的声望更高了。”

        “是的,我们掌握的几家民调机构最新的统计结果,认为投了反对票的三位应该被判无罪免责的人占了大多数——高达70%。”

        “上次传递情报的人到底来自哪一方的势力,你弄清了么?”

        纳瑞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果知道的话,我早就抓住他了。我猜想是那位先生的势力吧。他也应该有一些隐藏起来的实力才对的。”

        “嗯,有任何新的情况随时联系我。”

        宇宙舰队司令办公室。被软禁于此的比克库司令并没有受到任何的不礼貌对待,除了不能离开办公室之外,这位可敬的老爹算是一切正常。好在司令办公室设施颇为齐全,比克库司令也无意为难门禁的年轻士兵,自嘲算是被迫休假。然而这位失去自由的司令并非被闭塞了耳目,年轻的簒夺者们切断了通讯机,禁止一般人员来访,但实际上这些禁令执行得并不是非常严厉。

        公审的第二天,一位穿着随意,头戴鸭舌帽的中年男子进入了司令办公室。他面容普通,算是扔进人堆里很难再找出来的那种长相,高领的夹克明显不是什么名贵的牌子而且领口已经洗的有些发白,脚上的皮鞋大概从买的那天起就从未上过油,灰扑扑的已经分边不出原来的颜色。守卫的年轻士兵有心呵斥他,收废旧的怎么跑进了军事禁区,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来人有礼貌的朝守卫点了点头,伸手从腋下的纸袋里拿出了一块三明治,见守卫摇了摇头便径直放进嘴里咬了一口。年轻的士兵瞥见了纸袋上的“临期食品,请随意拿走”字样,张了张嘴没做声,任由此人嚼着面包走进了司令办公室。

        “邱吾权教授,您怎么来了?”正在看着电视直播的比克库老爹回过头来,明显有些诧异。

        “我来探望一下您,司令,您还好吧?”邱吾权把手里的纸袋放在桌上。

        “嘛,如果说有吃有喝不用干活算不错的话,我现在还不错。”比克库老爹幽默的笑了一下。

        “说起来,格林希尔上将好像终于出对了一次牌了。”

        “嗯,虽然我对于军人干政非常不赞同,但是不能否认看到这些卑鄙的政客面无人色让我身心愉快。”

        “很多人估计除了姜雷贝罗和路易荷旺之外的其余人会面临严酷的刑罚。”

        “我很想说他们是活该,但好像同盟宪章里找不到惩办他们的条例。”

        “宪章已经被他们废止啦,司令。”

        比克库司令嘿然不语,过了一会才说到,“如果格林希尔上将发动政变废除同盟宪章的目的就是为了惩治这些家伙的话,我倒是有些佩服他了。”

        “您的意思是?”

        “这显然不是总参谋长的风格嘛,明显是有人在背后推动的。不过不管怎么说,格林希尔上将这次是得分了。”

        “对了,司令,关于辛达提督的事情您知道么?”

        “这个真的出乎我的意料,那样的明白事理的年轻人怎么会……”

        “我听到的情况是这样的……”

        前最高评议会成员的公审暂告一段落后,针对大远征军方问责的公审立即又展开了。因为涉及用兵的专业问题,所以救国军事委员会推荐了几位知名的用兵家给最高法院作为列席证人的人选。有意思的是,在推荐人选中,已经被拘押的宇宙舰队司令比克库上将,统合作战本部长库布斯里上将都赫然在列。令某些人哭笑不得的是,连不在海尼森的辛达上将和杨威利上将都被列入了备选证人名单当中。

        主审的人选,原本考虑到最高法官佛鲁塞提先生年近60,前日的连续开庭亦是非常辛苦,所以准备安排其他法官出庭。但是佛鲁塞提先生听闻此事后态度坚决的表示自己是此案的不二人选。

        “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弄个水落石出,在此之前我不会倒下的!”

        连日辛劳的最高法官激动的握拳抚在左胸,左手则虚按着办公桌——仿佛当初接受这一职务时宣誓一样,“执法者的正义,必须贯彻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