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同盟之星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审判 (1)

第六十六章 审判 (1)

        行星仙德拉。救国军事委员会发动的政变似乎并没有过多的影响这个远离海尼森的星球。特雷斯商业区依旧是一片繁荣,售货员脸上殷勤的笑容并没有减少半分,往来的人们脸上也没有太多的忧虑,仿佛首都星发生的变故和他们的生活并无多大的瓜葛。物资调运管制的禁令并没有波及到巴哈拉星系之外的地方,实际上即使在巴哈拉星域,这条禁令在除了首都星之外的地方执行得都不是太得力。救国军事委员会的大人们虽然对此非常不满,但是眼下他们显然顾不上那么多了。

        在救国军事委员会宣布辛达提督加入常委会之后,仙德拉的地方行政长官们曾经陷入了短暂的恐慌之中。然而想象中的逮捕甚至是枪决的事情迟迟没有发生,看着政府办公大楼里的职员正常出入上下班,仙德拉星系地方议长奥森嘉德和仙德拉行星地方长官斯瓦迪尔法利离开了落地窗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知所措的面面相觑。良久之后,年纪较长的议长大人好像恢复了些许思考能力似的突然打破了沉默

        “我们应该去拜访一下辛达提督。”

        “可是那样……会不会变成自投罗网?”斯瓦迪尔法利长官有些迟疑。

        “如果辛达提督要逮捕我们,凭借地面上的这点武装力量是无法抵抗的。而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可见事情的发展和我们原本估计的有些出入。”奥森嘉德议长越说越顺溜。

        “那您的意思是,我们主动上门去表态?”斯瓦迪尔法利长官脸上的神色变得有些不自在一起来,“我们要公开加入叛军么?”

        “您错了,选民们并没有给我们这个权力。”奥森嘉德好像完全恢复了往日的气度和风采,他从舒服的宽背椅上站起身来,走回到落地窗前,落日的余晖正给政府办公大楼镀上了一层暗金色。“辛达提督并没有逼迫我们什么,那么我们更应该对这份宽容表示敬意才对。”

        奥森嘉德伸手阻止了斯瓦迪尔法利的发言,“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身为人民选出来的执政者岂能对无理的违法军人屈膝,对不对?”

        斯瓦迪尔法利闭上了嘴讪讪的点了点头。

        “你是对的,但是当前的局势太过诡异,我们必须谨慎的对待,如果因为应对失当导致惨剧发生,那才是最大的渎职。”奥森嘉德挺起了胸膛,头发已经泛起银丝的议长大人背对夕阳一脸的义正言辞,“即使要损失一些个人的体面,那也不算什么。”

        “……您说的对!那,我们这就去舰队驻留地么?”

        “先不要着急。”奥森嘉德微笑了一下,“我们先了解一下海尼森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明面上的渠道肯定行不通了,亲爱的斯瓦迪尔法利,您应该拿出看家本事了,要知道金拱门必须在长夏来临之前完成才有意义不是么?”

        “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布置。”行政长官大人也站起身来,他朝议长大人微微的点头,然后大步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同一时间,仙德拉警备部队司令部里。巴拉克·德波尔上校也正在约束部下不要采取任何不必要的行动。

        “总之一切照旧,就当做首都星方面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好了。”巴拉克队长显然在下令之前已经仔细斟酌过现状。“任何需要进出星球的行为都需要交到我这里来审批。”

        屏幕里的分队长们纷纷遵命敬礼。这样的命令是分队长乐于执行的。整个仙德拉行星的地面警备部队现在不足8000人,原本仅有的一些重装甲部队已经被抽调去参加大远征了,剩下的部队只装备了少量的重武器。这样的配置维持人口只有3000万的行星治安倒是基本够用——仙德拉船厂的守卫部队并不归属星球警备司令部管辖,但是要对抗主力舰队那简直是天方夜谭。已经被宣布加入救国军事委员会常委会的辛达·杜鲁班提督出人意料的没有发出任何异声,如同置身于最深邃的黑暗中只能勉强看到一些轮廓的巨兽一样保持着令人生畏的沉默。各要害部门的负责人战战兢兢的不知所措一段时间之后似乎又渐渐习惯了当前这种诡异平静的状态,正如旧时代曾经很有名的一句话——不管发生了什么,生活总是要继续。

        仙德拉行星空港。辛达和迪格斯坐在候机厅的座椅上,他们的身后站着安琪儿上尉和夏赫亚尔少校。夏赫亚尔并没有背着他作战用的长枪,只是携带了一把手枪而已,用他的话说就是长枪的激发时间太长,遇到意外情况反应太慢。除了夏赫亚尔少校之外,另有几位陆战联队员散在周围警戒。虽然辛达提督并不想如此铺张行事,但是包括特拉福斯提督在内的其他人都认为辛达司令的安全警戒是不能松懈的。目前同盟国内局势复杂,辛达也只能接受如此的“隆重对待”了。

        “现在说起来,兰顿怎么就调动到第十一舰队去了呢?”迪格斯摸了摸下巴。

        “第十一舰队在第三次迪亚摩特之战损失惨重,荷兰度……荷兰度提督战死以下,舰队损失超过了一半。”辛达提到第十一舰队前任司令的名字时表情有些古怪,死者为大,他并不愿意过多的指摘这位曾经自比阿修比元帅的舰队司令。

        “对了,荷兰度那家伙之前一直自认为是阿修比元帅第二了,因为他以32岁的年龄就出任舰队司令,算是平了阿修比元帅的记录。”迪格斯撇了撇嘴,“结果他没能更进一步也就算了,还让第十一舰队损失那么惨重。”

        不得不说,迪格斯的率直在某些时候具备让场面尴尬的效果,但是他本人对此完全没有自觉。

        “所以那之后就一直抽调人员和补充舰船进行舰队重组。”

        “结果一直到大远征之前都没重组完成,倒是让他们好运气的躲过了一次大灾。”迪格斯明显对这些没有参加远征的家伙没什么好感。“现在他们倒是因为战力完整话语权大增啦。”

        “好啦,迪格斯,我知道你对荷兰度没什么好感,不过起因也就是那次餐厅的小冲突吧?”辛达不得不把话题朝别的方向引导,再让迪格斯发挥下去,没准就会真的尴尬了。

        然而迪格斯今天的牢骚话好像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说起来,辛达,你也是32岁成为舰队司令的。”

        “……”辛达不由自主的抬手摸了一下额头,他身后的安琪儿上尉捂着嘴轻声的笑了起来。

        “我并没有奢望超越阿修比元帅。而且,迪格斯~”辛达转过头很认真的看着好友,“目前的记录保持者是杨威利提督。”

        “对喔,杨威利比我们小一些。说起来荷兰度那家伙以前就是一副惹人讨厌的欠揍脸,时不时就会陷入个人狂热状态。”

        “嗯,那次不就是碰翻了你的餐盘然后被你揍了嘛。”想起军校时的事情,辛达脸上的线条变得柔和起来。

        “我没那么小心眼。”迪格斯悻悻的翻了翻白眼,“是他碰翻了我的餐盘还责怪我挡了他的路,好不容易吃一次牛排,居然被他碰到地上还踩了一脚,还敢恶人先告状!反了他了!”

        “行啦,你不是痛打了他一顿嘛。据说事后荷兰度第二天都爬不起床来。”

        “我也被他打掉了2颗牙不是?结果还蹲了3天小黑屋,牛排也没捞着吃,太亏了~”迪格斯右手轻拍了下巴两下,好像在遗憾当初没揍的更重,“说起来,你和我一起动手的,为什么你没事呢?”

        “我当时没动手啊!”辛达一脸无辜的摊了摊手。

        “别开玩笑,荷兰度那家伙格斗蛮厉害的,不是你帮忙我即使能赢也不能那么快压制住他。”

        “我真的没动手,我当时劝架来着,只不过我拉的是荷兰度……”

        迪格斯满脸惊愕的看着辛达,“我说怎么当时第二拳那么顺利就砸到他脑袋上了呢……”

        “那次我也没吃上牛排啊。顺手放在一边的餐盘都不知道去哪了。”辛达仔细的回忆了一下,“那天直接被风纪委员会的家伙弄进审讯室了,费了蛮大劲才脱身。”

        人工合成的女中音适时的打断了两人的回忆。

        “来自战舰波吕尼克斯的航天机抵挡空港,入港航位为军用05轨道。”

        涂装着11—156的高速巡洋舰波吕尼克斯小心翼翼的在远离仙德拉的位置就朝仙德拉方向放出了通讯请求。由于之前已经通报过航向和预计抵挡时间,第三舰队并没有做出太大的反应。亚当斯少将在通讯频道里随意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到来,随后就交由通讯管制员去打理航道之类的琐事了。对方明显敷衍了事的办事套路让舰长苏德利腹诽不已,然而视线所及范围内密集的第三舰队舰船让单舰前来的波吕尼克斯显得更加形单影只。苏德利中校纵有千般不爽此刻也不敢炸刺,况且出发前鲁古兰提督还对其耳提面命过。

        舰桥上独自站立的兰顿·辛普森准将注视着卫星轨道上的第三舰队舰船。不同于第十一舰队驻防地的喧嚣和忙乱,第三舰队如同沉睡的巨人一般巍然不动。整个舰队在卫星轨道上以最低出力模式跟随行星自转缓慢移动位置,然而兰顿仔细观察过阵列之后发现,不论你想从哪个角度发动突袭都非常难。

        对方给出的航道严格限定了通航时间和速度,波吕尼克斯的航行管制员小心翼翼的按照对方的要求朝着第三舰队阵列深处行驶,最后发现了临时划给自己的泊位。周围的第三舰队舰船依旧在以最低的航速绕圈行驶,丝毫没有因为临时插入了一艘舰船而有任何的变化。这种令人生畏的沉默给了波吕尼克斯上的众人巨大的压力,虽然没有一艘战舰停下里监视自己,但是任谁都清楚,只要己方做出了任何一点敌意的举动,毁灭的命运瞬间就会降临——光波十字弓的威名如今已经尽人皆知。

        “进入停泊位置,航天机可以出发。”合成女声提醒众人到达目的地。

        “舰长,我一个人下去就好。你们在轨道上休息吧。”兰顿沉吟了一会给出了建议。

        “不不,兰顿准将。我和您一起下去。”苏德利中校忙不迭的表示自己也不想呆在轨道上。“留下必要的维护人员在舰上,其余人员都到地面上去。此行您是主官,我们当然要随时听候您的调遣。”

        于是波吕尼克斯不但关闭了所有的炮门,连主发动机都熄火,除了留下少量的看守人员之外,大部人员都搭乘航天机向着仙德拉航空港降落下去。

        从自由行星同盟立国之日起,海盗和走私者就伴随着民主自由的斗士们,从未消失过身影。有历史学者指出,国父海尼森出逃的漫长旅途中,不止一次得到过宇宙海盗的帮助,从食品到航路图,这些非法的横行者似乎乐于见到敢于反对银河帝国的人最终找到自己的乐土,因此在数次偶遇中都给予了对方慷慨的帮助。这一点据说在国父的好友古恩·基姆·霍尔的日记里有明确的记载。然而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事情会让国父伟大光辉的形象受损,日记里关于海盗援助的事情被修改成其余星球逃出的革命者资源共享,关于海盗的部分则只保留了某次偶遇之后被袭击的记录。

        “而且还夸大了。”杨威利坐在宽大的座椅上对尤利安谈着这段同盟的开国史。“我相信如果真如书里所写的那样,霍尔先生没有办法率领船团成功脱险。从各种迹象上来分析,应该是对方只是试探性的发动了攻击,稍后就停止了敌对行为。”

        “即使是您也不行么?”尤利安微笑着看着自己的监护人。

        杨威利下意识的搔了搔头发,“用后来者的上帝视角去看前人的应对并加以评价是非常不公平的,也没有什么意义,但是绝大部分人都习惯如此行事。”杨威利抿着嘴看了看尤利安,非常认真的告诉自己的被监护人,“你要避免犯这种错误,尤利安。”

        “我记住了,杨提督。”尤利安郑重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门打开了,菲列特莉加·格林希尔上尉走了进来。

        “提督,巴格达胥上校请求和您会面。”

        “喔,他不先休息一下么?从海尼森流亡出来到我们这里,应该吃了不少苦吧?”

        “杨提督~”格林希尔上尉咬了咬嘴唇,显然美丽的副官正在经受着某种煎熬,但是最终她还是勇敢的把自己想说的话说了出来,“这个巴格达胥上校我以前在家里见过,他和父亲的交谈我也曾耳闻过一些,这是个思想非常激进的人,对现行政府也是颇为的不满呢。”

        杨威利用左手拖住下巴沉思了一会,“你的意思是,他突然作为政变的被迫害者到来有些奇怪?”

        格林希尔上尉用力的点了点头,“怎么看他都应该是父亲……救国军事委员会的支持者才对。”

        “我明白了,格林希尔上尉,谢谢你。不过我还是先见一下他好了。”杨威利看着尤利安有些担心的表情,微微笑了笑,“上尉你先回避一下,让先寇布准将把巴格达胥上校请来。”

        四月二十八日,收复行星香普尔之后,自由行星同盟军第十三舰队——现在一般被称为伊泽仑驻留舰队,也叫杨舰队,在此进行短暂的停留补给。为了收复首都星,杨威利需要从战略和战术两方面进行慎重的思量。而正在这个时候,自称被政变派残酷迫害的巴格达胥上校从海尼森逃出,前来投奔杨舰队。对于杨舰队来说,目前迫切需要了解首都星的具体情况,因此尽管已经对此人的真实身份和意图产生疑问,杨威利还是决定见一见他。

        香普尔行星被杨舰队收复之后,环绕海尼森行星的四个叛军据点还剩三个,相对于攻击香普尔的顺利,杨威利剩下的平叛旅程漫长且充满变数。兵力超过了40000艘的三支主力舰队全部加入叛军的严酷事实让即使对奇迹杨信心爆棚的人也对前途充满了不安,自由行星同盟此时处于诡异的平静状态,敌对的双方此时均未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杨威利并未趁势席卷其余的三个叛军据点,仿佛在舰队修整的同时,奇迹杨也需要理清自己的思绪——或者说对自己的未来做出审慎的研判。而此时杨威利的判断,无疑将主导自由行星同盟的未来。

        除了救国军事委员会和杨舰队这两大敌对的集团,同盟国内的其余势力都在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这场规模空前的战斗。正如辛达之前所分析的那样,在一方取得明显优势之前,目前为止还没有表态的人或势力所属都不会急着站队的。

        仙德拉行星是仙德拉星域的第三行星,整个仙德拉星域的环境颇为恶劣——对人类而言,除了第三行星仙德拉具备人类居住条件之外,就只有第六行星哈尔莫尼亚同样有自由行星同盟的居民在进行开拓。行星哈尔莫尼的自然环境远不如仙德拉适宜人类居住,但是经过勘探之后意外的发现了丰富的矿藏,因此一个以采矿业为支柱产业的城市——哈尔莫尼市慢慢发展起来。

        行星哈尔莫尼亚的卫星轨道上,星际巡航队指挥官尼德霍格准将正在和远在海尼森的德拉姆上尉通话。聪明人什么时候都有,在未被政变风暴波及的同盟其他星系,无数的人在竭尽全力的分析着这次突如其来的巨大变故,他们从各自的渠道获取一切相关的资讯然后试图解读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并从中渔利——地球文明时代,一位哲人曾断言人类是最均有适应力的物种,此言非虚。救国军事委员会发动叛乱的原因、时机其组织的结构框架和主要成员的构成特点……,这些天来已经被无数的情报网络分析研判了无数遍。

        自由行星同盟除了编号从1到13的主力舰队之外,还有部属在地方星系的星际巡航队。这部分的舰队又分为两种,一种是舰船的装甲和火力与主力舰队完全一样的部队,另一种则基本以驱逐舰侦察舰等小型舰船为主。前者归属宇宙舰队司令部和统合作战本部指挥,而后者则直接听命于地方星系政府。两者的主要职能都是维护地方治安——这其中很大一部分体现为追剿宇宙海盗,保障星系通航安全。然而除了巴哈拉星域的星际巡航队由首都星统一调拨物资补给,其他星域的星际巡航队从舰船维修到人员薪酬都是由地方星系负担的。这也使得部属于地方星系的巡航队实际更加倚重于各自部属的地方星系。

        尼德霍格准将和德拉姆上尉是关系亲善的远亲,尽管两家的血缘关系已经离的有点远,但这不妨碍年龄差距不到10岁的两人建立起亲密的关系。

        尼德霍格准将今年37岁,一头稀疏的黄色短发已经不大能覆盖住原本的传统领地。总是在思考什么的表情使得他比实际年龄看起来更老一些。眼下他用右手托着下巴,食指摸索着刚修建过的短胡须,两眼的焦点斜着往上方飘去,显然表弟的消息让他颇为震撼。

        “咳咳,尼霍。”德拉姆上尉见状轻轻咳嗽了两声,占用军方通讯频道聊私话这种事情毕竟不能长时间进行。

        “喔,多姆,抱歉。”尼德霍格准将回过神来,抱歉的看着屏幕里的亲戚,“这么说辛达提督一开始并不是常委会的成员,而是……”

        德拉姆用力的点了点头,“布莱塔提督的副官杨科诺夫告诉我的,他是我的好朋友,不会骗我的。”

        “我知道了,多姆。这事情你不要再和别人说了。那物资清单我回头仔细看一下,能做的部分我一定落实到位。”

        “我知道的,也就是你问我才说。尼霍,我已经托杨科诺夫少校打通了关节,只要保证了货源,利润是可以预期的。”

        “嗯,第一舰队后勤部负责民用品这块的审核实在是太厉害了。我们完全可以利用一下。”

        “谁说不是呢,现在布莱塔提督完全放权给帕斯卡尔上校了。”

        “那么我这就去落实清单了。”

        “嗯,保重,尼霍。”

        “你也是,多姆。”

        关系亲善的两人并没有行军礼,这场对话虽然占用的是军方的加密频道,内容却仅仅是两个远房亲戚的私房话而已。

        关闭了通讯频道的尼德霍格准将又思考了足有半个小时,期间他并没有去关注那份表弟传过来的清单,而是调出巡航队的资料过了一遍。

        尼德霍格准将统率的舰队直属宇宙舰队司令部管辖,全舰队作战舰船860艘,火力和装甲都完全和主力舰队一样。然而在救国军事委员会宣布已经接管自由行星同盟一切权利的当下,包括他在内的星际巡航队指挥官们全部选择了沉默。尼德霍格准将深知自己的处境非常微妙,其他的巡航队指挥官或许还可以继续观望甚至待价而沽,自己却是没有这个便利——哈尔莫尼亚距离仙德拉实在是太近了。尼德霍格准将并没有狂妄到认为自己有能力在辛达·杜鲁班提督的面前讨价还价。尼德霍格原本认为自己只能在加入救国军事委员会和立即逃离的码格里选一个,在和表亲晤谈之后发现情况似乎远比自己事先估计的要复杂得多。这使得原本非常狭窄的选项一下变得破朔迷离起来——事实上尼德霍格准将认为自己能安全逃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事情太要命了,我不能独自下决断。多姆,不好意思,你的事情我回头再办了~”尼德霍格准将摸了摸头顶已经岌岌可危的短发,拿起清单放到了一边,开始按动通讯机。十几秒的等待之后,出现在通讯机屏幕上的是一位表情寂寥的中年男子,见到尼德霍格之后,他那原本古井不波的脸上略微有了些许变化——或许在他自己看来算是笑容吧。

        “喔,是尼德霍格准将,有什么事情么?”

        “摩顿少将,好久不加啦。”尼德霍格呼了口气,看起来这位老友还是没能完全从大远征的梦魇里走出来啊。

        “也没那么久,前几个月回海尼森述职的时候不是还见过面么?”摩顿少将的脸色终于慢慢的开始向正常人靠拢。

        “我说,那倒霉的破事已经过去。别再纠结让自己难受啦。”

        “嗯,你说的对。不过,你今天特地找我不是为了叙旧吧?”

        “呃,是这样。有些不~是太~要紧的事情要请教您。”

        摩顿少将闻言抬了一下眼皮,那一瞬间尼德霍格仿佛看到有电光从他的眼眸间闪过,但是对方很快就用非常小的动作左右扫视了一下身后。

        “我现在有些事情要处理,晚些时候我再联系贵官吧。”

        “好的,那么我等您的消息。”

        很少人知道摩顿少将和尼德霍格准将是军校时的前后辈关系,在两人毕业之后也一直延续了这份友谊。数月前,摩顿少将因为亚姆利扎前哨战时放弃友军的处置是否合理一事被召唤到海尼森“述职”——实际上是违反同盟宪章的臭名昭著的审查会。因为事先做了最坏的估计,所以去海尼森之前,摩顿将家小托付给了尼德霍格。万幸他事先准备的情况说明非常的详细且经得住推敲,因此最终的审查结果是摩顿少将不予追究责任。但是随着第九舰队取消编制,残部降格为星际巡航队,摩顿怎么看都像是被变相惩罚了。据说新上任的宇宙舰队司令比克库提督对此处理结果非常的不满,然而摩顿少将自己却像是心灰意冷,并没有做出过多的抱怨而是沉默的接受了这样的处置。如今摩顿少将的星际巡航队部属在潘达罗斯星域,数量达到2260艘,在同盟国内的星际巡航队里首屈一指。而从香普尔星域前往首都星海尼森,最近的航程就是途经潘达罗斯星域。

        仙德拉的味觉餐厅,辛达选择了此处招待自己的老友兰顿准将。迪格斯一如既往的包办了大半的正餐前冷盘,辛达和兰顿则熟视无睹的慢慢喝着餐前红酒。

        “说起来,辛达。”迪格斯将一块芝士馅饼整个放进嘴里,一边满意的点头一边伸手拿酒杯,“为什么你总能找到味道不错的餐馆呢?”

        “对呀,只要是你选定的餐厅,不管档次规模如何,基本都是所有人都满意的好地方。”兰顿喝了一小口红酒,小心的贴着迪格斯的手指拿了一小块馅饼。

        辛达喝了一口红酒,用手指轻轻敲了一下桌面。这样的气氛让他想起了军校时代,和同级生一起翻墙出去吃宵夜的紧张和愉悦。玻璃杯里的映出的影像已经早已不是当初的自己,眼前的两位知交也披挂上了将官的军服。辛达低头看了一眼领口上的军阶徽章,一瞬间有一丝的恍惚。

        “辛达,你在想什么?”兰顿好奇的看着突然沉默的辛达。

        “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比你们更喜欢闲逛而已。”辛达放下酒杯,微笑着看着两位好友,“好东西通常具有一些共同的特点,按照惯例找过去一般都可以找到。”

        “你似乎永远都是如此的气定神闲呢,即使是局面极其不利的情况。”兰顿吞下嘴里的馅饼,伸手拿起酒瓶给辛达的杯子注入红酒,他似乎有些神情恍惚,酒瓶碰到酒杯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一缕溅出的鲜红色飞到了桌面上。

        辛达有些诧异的抬眼望去,却发现兰顿的眼神清澈无比,此时酒瓶和酒杯发生了第二次碰撞。辛达注视着兰顿的眼睛,微微皱眉歪了一下头,兰顿动作缓慢但是非常坚决的点了点头。餐厅的生意非常不错,此刻正当用餐时间,客人们觥筹交错之际声音也不是太小,坐在不远处的苏德利中校一行人并未注意到这个细小的插曲。

        辛达脸上的疑惑尚未展开就化成了笑容,他举起兰顿注满的酒杯。

        “从上次在海尼森吃饭,真是过了好久了呢。”

        迪格斯伸手在餐巾纸上随意擦拭了一下,也举起酒杯和辛达碰了一下,“可不是,作为现役舰队人员,活到现在真是不容易啊。”

        “和去年相比,很多人和事都变得不一样了~”兰顿有些郁闷的看了一下迪格斯的领口,“差点就变成我垫底了呢。”

        “不要羡慕我啊,兰顿。”迪格斯放下酒杯重新往嘴里填充了新的食物,“我真的宁愿大远征没有发生过,而我现在还是校官。我愿意继续垫底,真的。”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活着。”辛达碰了一下兰顿的杯子,“而且我们会像以前一样排除困难继续前行的。”

        “说得对。”

        “说的没错。”

        迪格斯和兰顿都认真点了点头,三支酒杯清脆的碰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