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同盟之星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染血的黑路(3)

第六十四章 染血的黑路(3)

        这章开启的是银河帝国内战,很久没看的提督们请仔细阅读。今天是金刚生日。一晃眼十几年过去了啊。以下正文。

        事实证明,同一个势力框架内的办事风格通常会一脉相承。埃特鲁斯肯·冯·安福尼侯爵虽然年轻,气度和担当却并不比属下少。这位满头浓密金发的爵爷皱着眉头听完卡佩克子爵的禀报之后挥手让单膝跪着请罪的属下起身。

        “起来,你没做错什么。”安福尼侯爵鼻翼微微翕动着吸了口长气——这通常表示他有些紧张,然而这个动作会使得他原本就引人注目的鹰钩鼻变得更加显眼。

        “属下……”

        “珊娜侯爵小姐立即交给夫人照顾,稍后我亲自去和她解释。”

        安福尼侯爵右手敲了敲座椅的扶手,仿佛有些犹豫的侧头想了一下。

        “这次处理事务的相关人员~”

        刚刚起身站好的卡佩克马上接过话头,“我的家仆修德罗哈姆中尉带着他的小队做的。其余人员我都严令待在船上。”

        安福尼侯爵点了点头,“我知道你非常信任修德罗哈姆,但是这次的事情太大了。如果泄露出去会给我们安福尼家带来灭顶之灾的。立即把他们秘密监禁起来,不得和任何人接触。”

        卡佩克子爵有些不安的看着自家的大人。安福尼侯爵摸了一下鼻子站起身来——这时候他的鼻子没有刚才那么显眼了。

        “放心,对外就说他们出任务去边境了,监禁期间所有人薪酬加倍,一切待遇从优——找个偏僻的庄园让他们度假去,只是不得和外界接触。等风声过了再说。”

        “是,大人。我这就去办。”

        事关重大,收留珊娜小姐的事情安福尼侯爵没有告诉任何人。侯爵小姐被他安置到一处看守严密的庄园管制起来——至于负责护卫她的人,自然就是修德罗哈姆中尉及其所属小队了。

        弗兰西拜公爵因为自家的两个亲戚被杀一事大为震怒,其中一人还和李丁海侯爵家有转折姻亲关系。于是处死这两人的米达麦亚少将被收监,受尽酷刑折磨险些送命。然而末了两位地方藩镇的首领还是没能如愿,金发小鬼——莱因哈特上将强力干涉之下,米达麦亚少将最终得以无罪释放。公开抢掠民财杀害平民这种事情毕竟不能拿到大庭广众之下讨论,弗兰西拜公爵在很是砸了几件值钱酒具之后不得不悻悻收手。莱因哈特因此得到了罗严塔尔和米达麦亚两位年轻骁将的效忠,自然算是出手斩获颇丰——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因为和自己角力牵扯了弗兰西拜公爵的大部分精力,珊娜侯爵小姐的事情幸运的淡出了弗兰西拜一系的视野。正如古代地球的东方古国那充满了禅意的谚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到底谁是黄雀,谁又是螳螂,亦或到底有几只螳螂几只黄雀,谁又能完全看清呢?

        直到将帝国一分为二的战争爆发,西南系贵族的家主们齐聚商议应对之策,安福尼候这才将珊娜侯爵小姐的事情和盘托出——很自然的获得众人的一致赞许。

        这次菲斯利德行星的秘密会议之前,马林道夫伯爵小姐希尔格尔特意赶到安福尼侯爵领去探望了珊娜侯爵小姐。在安福尼侯爵的亲自带领之下,穿过防卫森严的层层哨位和安保,马林道夫伯爵小姐终于见到了已经被实际圈禁了快2年的珊娜侯爵小姐。

        安福尼侯爵敲了敲厚重的橡木门,连续的三次敲击,每次两下,间隔时间是约1秒钟。

        “弗洛莱茵·克洛普修特克?希望没有打扰到您,我是埃特鲁斯肯。”

        门里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请进,侯爵大人。”

        安福尼候扭动门上的把手将门推开,右手顺势前伸。

        “请进吧,弗洛莱茵·马林道夫。”

        希尔格尔微微躬身致谢,穿过橡木门进入房间。房门在她身后关上了。

        房间里的布设相对简单,除了门边的一个大书柜,就是靠窗的地方摆了一张橡木小圆桌,桌上面只放了一个小小的花瓶,不过现在花瓶里面空空如也,花瓶下垫着手工织的桌布。桌前对放着两张精巧的橡木椅子,一位穿着过膝长裙的年轻女子已经从椅子里站起身来。厚重的窗帘拉开了半个格位,午后的阳光将女子绝美的容颜清楚的显露出来。如同刀削般的五官线条让人不由赞美造物主的神奇,暗金色的长发看似随意的挽在脑后系成一个简单的向上发式,两鬓垂下的略带卷曲的发条多少让人想起这还是个不到20岁的年轻姑娘。唯一让人有些觉得美中不足的是,克洛普修特克侯爵小姐的双眉线条有些太长且锋锐,这或多或少有些破坏了她额头的美感。另外,她的肤色并不是贵族们最推崇的苍白色,而是同样非常讨喜的象牙白。然而这位身份高贵的美人眉宇间那浓郁的哀愁,带给人一种深入骨髓的憔悴感。

        “弗洛莱茵·克洛普修特克。”安福尼候用一个标准宫廷礼仪将左手指向希尔格尔,“弗洛莱茵·马林道夫来探望您。”

        珊娜侯爵小姐吸了一口气,仿佛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让脸上现出一个礼节性的笑容,双手提着裙摆躬身向安福尼侯爵行礼,“感激您的盛情,安福尼侯爵大人。”她那原本被阴郁完全占据的面庞因为嘴角线条的变化而生动明快起来,一时之间绽放的风情让安福尼侯爵不禁有些看呆。

        “您客气了,珊娜侯爵小姐。”安福尼侯爵的鹰钩鼻子里发出鼻息声比往日粗重了些,“您长久的忍耐相信就快到尽头了。”

        珊娜闻言抬起头诧异的看着安福尼侯爵,“您说什么?”

        安福尼侯爵仿佛不敢和那双充满了希冀和祈求的眼睛对视,他将视线转到自己带来的客人身上。

        “您和马林道夫伯爵小姐也是老朋友了。先和她聊一会久别的话题吧。”说完侯爵大人优雅的点了下头,将右手圈转,掌心向上贴在左胸行礼致意。

        “那么,弗洛莱茵·马林道夫,弗洛莱茵·克洛普修特克,我先告辞。”

        “您费心了,安福尼侯爵大人。”

        安福尼侯爵一离开房间,希尔格尔就迫不及待的扑上前抓住珊娜的双臂。两人原本就是感情颇深的闺蜜,两年没见都有些不克自持。希尔格尔眼里全是泪水,珊娜眼里的忧郁终于也夺眶而出。

        “希尔格尔~又见到你了~”

        “珊娜~太好了!你真的还活着~”

        两人搂紧了对方,混合了欣喜和悲切的饮泣声在空荡的房间里久久的徘徊不去。

        大屏幕前的马林道夫伯爵大人望着已经变换了内容的星域图,上面五位爵爷的领地清晰可见。从最靠近奥丁的巴伦西亚星域到最外侧的巴尔立马星域,广大的星域被蓝色填充。这是西南系贵族的传统领地,这块不大规则的菱形四边形中间有两块白色的缺失部分,那是卡斯特利普公爵和克洛普修特克侯爵原先的领地,现在已经被银河帝国收回。

        “帝国收回两位大人的领地之后并没有封爵新的贵族,而是将之划为了奥丁直接管辖的星域,所有的收益也直接纳入国库。”利格尔公爵有些惆怅的看着星图。

        “哼,老银狐真是好算计。纳入国库不就等于纳入他的私人荷包。”萨法拉伯爵低声闷哼着。

        “财务相凯尔拉赫子爵一向和立典拉德公爵勾三搭四沆瀣一气,中饱私囊这种事情还用说么?”安福尼侯爵摸着鹰钩鼻子冷笑。

        “说起来都是卡斯特利普这老秃子死得不是时候!”费尔蒙德侯爵突然激动起来。

        “克洛普修特克侯爵大人也太冲动了一些~”马林道夫伯爵情绪突然有些低沉。

        与会的众人一时都沉默下来,缺少了两位爵爷的西南系贵族实力大减并非只体现在领地范围缩小和实际控制的力量减弱。相应航路管制权的失控同样让西南系贵族损失惨重,而这种损失是难以用数据去体现的。

        马林道夫伯爵终于打破沉默,随着他的手势变化,星图有所变化。巴尔立马星域再往外,是十数个小型星域组成的广大空域,而在这些星系最前端的弗莱娅星系,矗立着一个庞然大物。所有通往弗莱娅星域的航路最终都要经过秃鹰之城——也就是盖伊布鲁斯要塞的实际控制范围,之后才能去往费沙。

        随着秃鹰之城出现在大屏幕上,5位爵爷的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这个用初代弗兰西拜公爵的大名来命名的要塞简直无时不刻都在提醒着西南系贵族祖先的耻辱。正是盖伊布鲁斯·冯·弗兰西拜公爵和莱普尼尔·冯·李丁海侯爵联手,利用鲁道夫大帝辞世的契机,将马林道夫伯爵为首的西南系贵族逐渐排除出了帝都奥丁的政治中心。

        “秃鹰之城的位置选的太好了,牢牢的控制住了通往费沙的航路。”安福尼侯爵出神的看着屏幕上不断变化的星路图,他仿佛陷入了久远之前的回忆。

        其余四位年长的爵爷看着安福尼侯爵的样子,脸上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想起之前的试炼之旅了么?安福尼候。”马林道夫伯亲切的问道。

        “啊,是的。那真是一场奇幻的旅行。”

        银河帝国由鲁道夫大帝颁布了《劣质遗传基因排除法》,严格规定了对各种先天性疾病人群不得采取特别救助手段,亦不得展开对此的研究(包括治疗方法和研发药物都是不允许的)。这个法案自颁布以来一直被严格执行。无数的人因此失去生命,但非常讽刺的是,银河帝国的整体国民体质并未因此变得更加健全。相反因此引发的医疗方面科研滞后导致了很多严重的社会问题。鲁道夫大帝制定这个法案的时候,并没有预料到他自己的后代血脉里也会出现所谓的劣质遗传基因。因此大帝辞世之后,这条法案在很多地方被选择性遗忘——例如尊贵的贵族老爷需要治疗的时候。但此法案从未公开废止,因此反而成为了政敌之间互相攻击的利器。

        马林道夫伯爵家的支系,邱梅尓男爵家的独子海因里希,从小就患有一种名为先天性代谢异常的疾病,按照大帝颁布的法律,这是非常标准的,需要排除掉的劣质遗传基因。这种名字可怕的疾病并非不可克服,只要在孩子婴幼儿时期开始便喂一种特殊的牛奶,持续数年时间便可逐渐改善体质直到彻底痊愈。然而这种产特殊牛奶的奶牛不但需要特殊培育,还需要特设的环境加以喂养,这就完全违反了大帝颁布的法案。银河帝国境内是不允许喂养这种奶牛的,也不允许交易这种特殊的牛奶。遥远的敌国——自由行星同盟虽然出产这种牛奶,但是经由费沙倒卖过来之后价格高昂到令人咋舌的程度——费沙吸血鬼的外号不是白叫的。然而对于封地是整个星球的邱梅尓男爵家来说,平民完全消费不起的价格倒不是什么问题。

        然而就在海因里希2岁的那年,盖伊布鲁斯要塞竣工投入使用。之前一度因为经费问题陷入停滞的要塞得以及时竣工,要归功于弗兰西拜公爵的大力支持。他不但极力游说帝国决策层增加预算,还不惜自掏腰包大力赞助。结果秃鹰之城的命名权理所应当的归了弗兰西拜公爵——从此盖伊布鲁斯要塞这个正式的名字就这么记入了帝国正式档案。同时一起落入弗兰西拜公爵手里的还有要塞的人事大权。要塞里的所有重要职位几乎都可以看到公爵大人的影子。回过味来的李丁海侯爵终于明白这位连襟绝对不是要为父皇登基十五周年献礼那么简单。

        咬牙切齿的李丁海侯爵之后大力推进莱普尼尔要塞建设事宜——这些姑且不提。秃鹰之城的投入使用,对于西南系贵族来说是几乎致命的一击。长久以来,从费沙到帝都奥丁乃至整个帝国境内,存在着大大小小的海盗和走私组织(这两者通常不是那么容易区分)。对于这些非法的冒险者而言,国家和法律的界限总是非常模糊,他们眼中只有高额的利润。西南系贵族从离开奥丁的那一刻开始,就致力于发展自己的势力为重回帝都做准备。各星域之间出产不同所导致的巨额差价成为他们追逐的目标。和其他热衷于盘剥领民过活的贵族不同,初代马林道夫伯爵更看重星际贸易所带来的巨额利润。在他的奔走游说之下,西南系贵族形成了合力。经过百年的经营,成功的在7位领主的势力范围内实现了通商航路的探索和掌控。来往于此的走私集团或是海盗都必须对西南系领主们表示出足够的尊重才能正常通航。叛乱者们——自由行星同盟立国,费沙建立,这两项里程碑式的事件,使得西南系贵族的星际贸易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领域。他们迅速和费沙的初代总督建立起合作关系,共同瓜分庞大星图上的通商利益。与此同时,自由行星同盟领域内也建立了类似的组织,这些非法者以海盗和走私者为主,成员的来源则复杂异常。因为地理位置的先天优势,居于两者之间的费沙在非常短的时间内聚敛起大量的财富,从而使得原本完全不可能的自治提案最终通过——很多时候钱到位了,不可能的事情也就变得可能了。

        然而随着盖伊布鲁斯要塞的建成,西南系贵族的黄金岁月宣告结束。弗莱娅星域的航道虽多,但是秃鹰之城的建成使得整个星域的航道理论上都处于帝国军的攻击范围。要塞驻留舰队的巡航范围之内,任何成建制的海盗或是走私集团都无力抗衡。秃鹰之城的防务主官和舰队指挥官在还没走马上任之前就感受到到了费沙领主浓浓的善意,这种无孔不入的腐蚀渗透在相当短的时间里就让整个要塞的武备彻底松弛下来。虽然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弗兰西拜公爵对要塞的控制力度,然而对于西南系贵族来说却是凭空多了一个大胃口的家伙横亘在餐桌上。多余支出的费用使得原本丰厚的通航利润被削弱,更重要的是一些利润比例奇高的管制品运送变得困难重重。邱梅尓男爵家的海因里希就因为这个原因被断绝了3个月的特殊牛奶供给,虽然之后西南系贵族和秃鹰的控制者谈妥了让渡的利润份额,供给恢复,倒霉的海因里希却因为中断了治疗而无法彻底恢复,之后更是各种综合症频发,小小年纪就成了药罐子。最后男爵夫妇都为此郁郁而终,领地和独子都交给马林道夫伯爵看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