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同盟之星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染血的黑路(2)

第六十四章 染血的黑路(2)

        感谢写书评的朋友们!以下正文。

        眼见双方的对峙气氛和缓了一些,雷欧波特·休玛哈上校赶紧拉住弗雷盖尔男爵,挥手让传令兵上前。事实上休玛哈上校多虑了,硬着头皮顶着利斧说完充场面的话之后弗雷盖尔男爵已经快要虚脱了,根本没有力气挣脱副官的拉扯。

        “紧急报告!在行星拉夫罗尔执行任务的卡洛尔少校和温思德上尉被杀了!”

        “什么?!”弗雷盖尔男爵惊愕的侧脸看向传令兵,脚下终于一个踉跄跌倒在休玛哈怀里。

        卡佩克把斧子交回到部下手里,掀开面罩,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发生的闹剧。侯爵小姐已经被注射了镇定药物睡着了,目前绝不可能出来添麻烦,眼下自己又压制住了对面的蠢货。行星轨道上的舰船自己数量占优且阵型占优,不怕对方跳上天去。至于面子,西南系贵族和弗兰西拜公爵一系哪里还有什么传统友谊可叙?

        “正是静观其变的好时机。”卡佩克冷笑着的打量着惊恐惶急的费雷盖尔。

        传令兵送来的消息显然让费雷盖尔震惊不已,阵亡的两人都是他的旁系亲属。弗兰西拜公爵对自家的亲属是非常照顾的,弗雷盖尔记得很清楚,分配给两人的任务是搜索并歼灭行星表面可能残存的叛军武装。但是瞎子都清楚,这样的任务只是公爵让自家子弟捞取战功的借口罢了。克洛普修特克侯爵家的私军已经在行星外围的战斗里被全部歼灭,剩下的地面武装也已经成建制投降。卡洛尔少校和温思德上尉这个时候领军降落到行星表面执行任务,不过是趁机劫掠民财罢了。

        “叛贼的整个星球都是我们的战利品!随意取用好了!哈哈哈!”

        弗兰西拜公爵狂妄的笑声在柏林舰的舰桥回荡,弗雷盖尔男爵当时就站在叔叔身旁,很是应景的鼓掌应和。

        整个拉夫罗尔行星的居民都因为领主鲁莽的愚行付出了惨重代价,登陆行星表面的陆战部队进入首府拉夫罗尔之后假借搜捕叛贼的名义,肆意劫掠民财强暴妇女,纵火焚毁房屋。一时之间整座城市变成了地狱,哭喊之声直上云霄。从监控屏幕上看到如此悲惨景象的弗兰西拜公爵却笑得异常开心。

        “这些蠢货竟然敢支持克洛普修特克暗算我!帝国第一的门阀贵族,弗兰西拜公爵!”公爵大人开怀畅饮杯中美酒,然后把喝空的酒杯重重摔在地上,“这样的下场正适合这些愚蠢的贱民!哈哈哈哈!”

        这个时候传来武装民船冲出卫星轨道的消息,据掌握到的消息,是侯爵小姐珊娜出逃。弗兰西拜公爵闻言立即大怒。

        “这些没用的东西,怎么会让那小丫头跑了?!”

        弗雷盖尔趁机向叔父躬身行礼,“叔父大人息怒,待我去把那个小丫头抓回来,然后请叔父将她献祭给大神奥丁作为此战的收尾好了。”

        “嗯嗯,说得好!”弗兰西拜公爵满意的拍了拍侄子的肩膀,“那就交给你了!”

        眼下轻松的追捕行动遇到变数倒不是太严重的问题,毕竟那个小丫头的生死只不过是锦上添花的事情罢了。但是叔父那边可是万万不能出事的!弗雷盖尔一把夺过传令兵手里的文件,惶急的看了起来。休玛哈上校见状试探着开始向维尔丹星域守备军交涉。

        “可否允许我们检查一下民船具体情况?”休玛哈小心翼翼的向站得离自己最近的一个装甲掷弹兵提出要求。从臂章上看,那是一个中尉,应该是小队长之类的职务。

        中尉没有回应休玛哈,只是将头转向卡佩克子爵的方向。卡佩克用手指摩挲了一下自己的短胡须,微微的点了点头。看到指令的中尉掀起面罩,单手持斧,右手侧摆,示意对方跟自己来。其余装甲掷弹兵没有移动位置,仍旧维持着隐隐的包围态势。休玛哈的眉头不由自主的挑了一下,这种令行禁止的强军在星域警备队这个级别的编制里可是不常见。

        “如果卡佩克子爵让他们杀我,恐怕也就是一个眼神就够了。”休玛哈上校表情复杂的看了一眼情绪激动的弗雷盖尔,点了5个士兵和自己一道前往确认残骸。

        民船明显是坠毁的,地面的擦痕和焦黑证明了这一点。休玛哈仔细的打量着地面的痕迹和飞船的残骸,很快他就判断出飞船落地后发生了第二次爆炸。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有幸存者。

        “真是惨啊~”休玛哈上校看似随意的对身边的装甲掷弹兵抱怨着。

        “……”

        “不知道遗体情况如何?”

        “……”

        不管休玛哈如何搭讪,对方都只是沉默以对。直到休玛哈的下属撬开舱门残骸发现了几具焦尸,沉默的装甲掷弹兵才冷冷的看了休玛哈一眼。

        “你确认完了么?”

        看到眼前的惨状,休玛哈不由得一阵语塞,好像正是自己一行人死命的追赶才最终导致了这样的惨剧发生。身为副官的他并不知道弗雷盖尔男爵是打算抓回侯爵小姐用来活祭的。

        “感谢贵官配合,我想就目前搜集到的情况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休玛哈接过下属递过来的一块绘制有族徽的金属板,“这确实是我们之前追捕的克洛普修特克侯爵家的民船。”

        对方冷冷的看着休玛哈,眼里的厌恶几乎不加掩饰。自觉理亏的休玛哈只得讪讪的拿着金属板回到己方的队列去向长官禀报。他并不知道的是,正是面前这位修德罗哈姆中尉奉命将包括侯爵小姐仆从和船员的一众人等强行赶回了飞船并炸毁。任务执行得干净利落,但是显然年轻的中尉心情非常不好。他并不会质疑自己的长官,身为卡佩克子爵的心腹和前仆役,他绝不会有那样的想法。但是这种明显违背道德的龌蹉事情肯定需要个发泄渠道。是的,这些王八蛋如果没有追那么紧就好了。即使是这样子爵大人都担了很大的风险!

        “已经确认过了,船上是珊娜侯爵小姐一行人,没有生还者。”休玛哈停顿了一下一下,他看了一眼周围敌意颇深的装甲掷弹兵,语气尽量平缓的建议,“尸体已经全部烧焦,我们还是尽快返回吧。”

        惊魂未定的弗雷盖尔男爵没有多想,看了一眼休玛哈手里的金属板,点了点头。虽然不大看得起这个下属,但是弗雷盖尔心里也承认,休玛哈作为副官的能力是不错的。眼下显然赶回叔父身边更为重要,些许小事情不值得深究——当然如果是他占了上风,那绝对是要好好羞辱对方一顿才行的。

        “如此我们先返航吧。”弗雷盖尔看了一眼卡佩克,故意不理睬对方。

        “慢着。”

        卡佩克不紧不慢的声音此刻听起来简直格外的可憎。弗雷盖尔心里发誓如果对方再过分纠缠一定要他好看——不过当然不是现在!

        “难道你要扣留我们吗?!卡佩克子爵!”

        义正言辞的指责倒是气势很足,可惜弗雷盖尔有些发颤的膝盖暴露了他的真实想法。这种荒僻的无人小行星正是杀人灭口的好地方,自己只带了3艘舰船,现在已经被这混蛋的巡航队围住了。对方又是地头蛇,万一狗胆包天要行凶这可如何是好?!弗雷盖尔看着卡佩克摸着小胡子眼神飘忽的样子,哪里还不知道他已经动了杀心?他心里不由得一阵后悔当初不该赢那么多之后还口舌轻薄,以至于到现在对方还耿耿于怀!

        卡佩克犹豫的十几秒对于弗雷盖尔就像十几年那么漫长。就在弗雷盖尔有些绝望的时候,卡佩克终于开口了。

        “我说,您是不是忘记什么事情了?弗雷盖尔男爵大人?”

        “什么?!”

        “相关的费用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了?”

        “什么费用?!”弗雷盖尔一脸愕然。

        “处理尸体和残骸的费用。”卡佩克大拇指朝后指了一下飞船残骸的方向,然后迈步朝弗雷盖尔走去。

        “这……”弗雷盖尔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卡佩克走到弗雷盖尔旁边,贴着他的耳朵小声说道,“至于具体金额,我相信您肯定记得很清楚。”

        说完卡佩克径直走过弗雷盖尔身边,轻飘飘的留下一句,“您最好马上付清,免得我又想起点别的费用,例如过路费什么的~你们现在已经在安福尼侯爵大人的私人领地上了。领主对于领地的权力不需要我给你解释吧?”

        弗雷盖尔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回头大声喊道,“休玛哈上校!”

        “大人?”

        “给卡佩克子爵大人拿20万帝国马克的辛苦费。”

        卡佩克回过头一脸惊愕的看着弗雷盖尔,然后拇指往后顿了顿小范围划动了一下。

        “我没听错吧?弗雷盖尔男爵大人,这么多弟兄要辛苦呢!”

        “啧~”弗雷盖尔侧头咬了咬牙,“40万!”

        休玛哈上校不敢再多问,马上联系轨道上的舰船送钱下来。修德罗哈姆中尉接过钱也没清点而是径直望向自家长官。卡佩克点了点头,四围的装甲掷弹兵这才依次让开。

        目送弗雷盖尔男爵一行人狼狈的爬上自己的舰船仓皇离去,卡佩克摸了摸小胡子,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修德罗哈姆中尉捧着钱袋跟在他身后。两人都没说话。

        卡佩克摘下头盔,回头拍了拍修德罗哈姆的肩膀,“所有干活的弟兄每人1000,跟着你的那些加倍,你自己5000。分开发到个人手里。”

        修德罗哈姆大致推算了一下数字,“那剩下的?”

        卡佩克苦笑了一下,“你先保管着,我得好好想一下怎么和大人开口说这事情。”

        修德罗哈姆一时无语,过了一会才恨恨的踢了一脚地上的碎石,“都怪这帮王八蛋!”

        “没错,但是现在我们只能先忍着~”

        修德罗哈姆中尉紧了一下手里的袋子,犹豫着说道,“要不您就说是我擅自决定的好了。”

        卡佩克愕然的回头看了一眼部下,虽然满腹心事也不由得笑出声来。

        “呵,我还不至于那么没担当。将来这位侯爵小姐要怎么炮制我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

        卡佩克说着脸色又忧郁下来,他烦恼的叹了口气,“这次的麻烦不小。让弟兄们清理现场后加速撤离,我们得马上回去见领主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