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同盟之星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染血的黑路(1)

第六十四章 染血的黑路(1)

        银英40周年纪念!感谢杨科洛夫斯基,cesare,xuhao,扬肆,颖儿,国人之一,德拉姆,执我彼岸,麦先生,rj小姚,kim,mc,赵斯宇,cctvlj,人上人不造,x,盛世经典,beam叶,朱雀妖刀,鹏,max诸位提督的鼎力支持。没有你们本文无法走到今天。特别鸣谢珊娜盟主,没有您的慷慨和无私,本文无法重启。

        请各位看官用手机版起点收藏本文,以防失联。分开更新是为了电脑版也能长期可查阅,请见谅。以下正文。

        银河帝国,巴尔立马星域,第六行星菲斯利德。费尔蒙德侯爵私人庄园地下2层的秘密会议室。宽大的会议室里布置极致奢华,桌椅上繁复的雕饰和各种珍稀宝石的镶嵌显示出主人的富有,桌上放置的酒瓶和酒杯在奥丁的拍卖师手里肯定要叫出高价,因为那是历史悠久保存完好的古董。

        费尔蒙德侯爵站在大屏幕前,全套礼仪装束,胸前的黄金树徽章闪闪发亮。另有4位身着贵族服饰的男子坐在座位上,他们同样穿着重大礼仪时才会使用的礼服。这里不是帝都奥丁,皇帝陛下也并没有御驾亲临。5位尊贵的爵爷做出如此隆重的打扮显然另有原因。5人的装束在颜色和款式上有所不同,熟知帝国贵族谱系的人可以准确分辨出对应的爵位和其领地所处星域。爵爷们胸前都佩戴着黄金树徽章。看得出那是历经了岁月摩挲的宝物,有两位的徽章甚至出现了破损,有一位的徽章更是缺失了一侧的小部分枝叶。然而佩戴者丝毫没有觉得这有损自己的身份,相反这位头发大半已经银白的伯爵坐的笔直。

        “欢迎各位,大帝最忠实的仆从们。”费尔蒙德侯爵表情严肃的用手抚着胸口的徽章。

        与会的众人一起起身,右手抚着黄金树徽章,齐声念诵,“伟大的鲁道夫大帝!”

        利格尔公爵,封地巴伦西亚星域。萨法拉伯爵,封地肯诺特星域。安福尼侯爵,封地维尔丹星域。马林道夫伯爵,封地塔普苏斯星域。费尔蒙德侯爵,封地巴尔立马星域。

        这5位声名显赫的大贵族祖上都是开国大帝鲁道夫陛下最忠实的追随者,大帝得国之后对其进行了异常优渥的封赏。每一位都获得了整个星域作为自己的封地,其中马林道夫伯爵更是被允诺随意挑选领地。除了封地和爵位之外,大帝还特意将皇家专属的黄金树徽章授予几位最贴心的臣下,以表示自己的特别恩宠之意。当初获得这一殊荣的一共有7位大贵族,他们在鲁道夫大帝治世时牢牢掌控了帝国的权力,并保证将大帝的威严播撒到整个银河。他们以西南系贵族自称,这个名字的起源据说是因为他们的领地大多位于帝都西南方向的缘故,也有传说是因为大帝本身出生于银河南部星系,他们以大帝亲随自居。

        克洛普修特克侯爵,卡斯特利普公爵原本也位列7大贵族。然而却在这几年间先后因为叛乱而亡故,领地也被帝国收回。西南系贵族的整体实力可谓大受打击。然而他们从未放弃过重回帝都奥丁的努力,夺回祖上的荣耀,这是每一位西南系贵族的终身奋斗目标。

        “很久没有聚齐各位大人了。那么下面由马林道夫伯爵大人继续。”费尔蒙德侯爵微微躬身向各位同僚行礼,随后走到自己的坐席上坐下。

        马林道夫伯爵从座位上站起,他没有立刻走到大屏幕前,而是探手入怀拿出了两枚残破的徽章。这两枚徽章款式和众人胸前佩戴的黄金树徽章完全一样,其中一枚上面还沾着黑红色的血迹。

        与会的众人发出轻重不同的惊呼。马林道夫伯爵面对同僚的视线微微点头。

        “克洛普修特克侯爵和卡斯特利普公爵的徽章,我费了很大力气才回收。其中一枚差点就落到了弗兰西拜公爵手里。”马林道夫伯爵抚摸着那枚破损得厉害而且满是血污的徽章,声音也变得低沉下来,“克洛普修特克侯,我知道你等不及了~可是你为什么那么傻呢~”

        安福尼侯爵年纪尚轻,见状站起来解释道,“帝都发出的屠灭令来的太突然,我完全没有时间准备救援事宜,事前克洛普修特克侯爵没有知会我,所以~”

        他有些说不下去了,作为领地紧邻克洛普修特克侯爵的盟友,在对方遭受灭顶之灾时没有丝毫救援举措的事实,让这个才32岁的大贵族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

        “没有人责怪你,安福尼候。”马林道夫伯爵拍了拍他的肩膀,“克洛普修特克侯爵的事情是个悲剧。弗兰西拜公爵的报复速度又太快以致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行凶。”

        萨法拉伯爵叹了口气,“该死的奥图混蛋,虽然谋逆是死罪没错。但如果有时间运作一下不至于全族屠灭的。先帝素来仁慈,不会听不进谏言。”

        坐在安福尼候对面的利格尔公爵年纪比马林道夫伯爵小一些,他先朝伯爵大人点头致意,然后温言说道,“安福尼候冒着风险庇护了侯爵家最后的血脉,已经做的很好了。克洛普修特克侯在天有灵也会感谢你的。”

        珊娜侯爵小姐搭乘的私家民船奇迹般的逃出了已经变成地狱的拉夫罗尔行星,燃料耗尽后迫降在维尔丹星域的一颗无人行星上。万幸先赶到的巡航队是隶属维尔丹星域的贵族私军。带队的卡佩克子爵是安福尼侯爵家的旁系,认识侯爵小姐。于是他将珊娜侯爵小姐转移到自己的船上,随后炸毁了已经破损严重的民船。然而事情并不像纸面上写的那样简单。为了应付衔尾追来的弗雷盖尔·冯·弗兰西拜男爵,卡佩克子爵采取了一些“不得已之举”。说起来两人也算“老相识”——几年前卡佩克去帝都朝见先帝继承封爵,在某个俱乐部消遣的时候被弗雷盖尔男爵话语挑衅。当时周围的贵族青年们一个劲起哄,被挤兑不过的卡佩克和弗雷盖尔赌了几把牌,结果输得很惨。回过神来的卡佩克质疑对方出千,两人险些大打出手。

        “我赶到的时候船已经烧得只剩烟了。”卡佩克冷着脸看着弗雷盖尔,两人关系极为不睦,倒也用不着假装客气。

        “你确定小丫头死在里面了么?”

        “我怎么知道里面是什么人——刚才听你说是珊娜侯爵小姐,之前下属报告这里有异常所以就过来看一下。”

        “你都到现场了为什么不确认一下?!”

        “我对发死人财没什么兴趣。倒是您特意跑那么远不就是担心错过了发财的机会么?”

        弗雷盖尔男爵被卡佩克子爵的冷嘲热讽弄的虚火上涌,有心动粗却发现对方早有准备。外围的战舰已经隐隐对自己带来的舰船形成包围之势,地面上的人员也披挂上了装甲服。卡佩克子爵接过部下手里的战斧,合上了面罩。他单手提着战斧并没有举起来,但是话语里的威胁之意完全不想掩饰。

        “好大胆,你敢对我无理?!”

        “请注意自己的举止,男爵大人。”

        弗雷盖尔男爵被气得笑了起来,“你这算是什么?上次在奥丁赌输了之后不甘心么?”

        “哼哼,这里已经是安福尼侯爵家的领地范围。纵然是追击叛贼的名义也不可以如此深入。”卡佩克伸手摸了一下斧刃,不怀好意的冷笑了一下,正是一言不合就要趁机算旧账的架势。

        “你!”弗雷盖尔男爵气的脸色惨白,纵横捭阖于帝都上层的他何曾受过这种气,而且对方还是他看不起的乡下小贵族!

        “你们安福尼侯爵家和叛乱的克洛普修特克侯爵同属西南系贵族,难保你们没有暗中勾结!”

        卡佩克单手举着斧子慢慢抬高,“请慎言!弗雷盖尔男爵大人!我正是奉了安福尼侯爵大人的命令,封锁边界以搜捕可能出现的叛贼余孽!”

        “说得好听!”

        卡佩克把斧子前出到差不多碰到弗雷盖尔的鼻子才停下,“倒是你们弗兰西拜家,自告奋勇揽下了平叛总司令的任务,结果把整个拉夫罗尔行星团团围住居然还是有漏网之鱼逃出!”

        “你敢侮辱弗兰西拜家!?”近在咫尺的利斧让弗雷盖尔膝盖不由自主的发起抖来,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勉强没有跪下。只有他自己知道不完全是气的。

        “让事实说话吧!弗雷盖尔男爵大人!”卡佩克单手持斧慢慢的旋转角度,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对方的瞳孔变化和鼻子上的冷汗,“或许我们可以试试您的武技是不是和牌技一样厉害,斧子可不会因为你会作弊而帮你的……哼哼哼。”

        “你敢杀我不成?!”弗雷盖尔终于压抑不住恐惧,大吼起来。

        卡佩克慢慢收回了手臂,“我没那么多闲工夫,改日没有任务在身的时候倒是可以奉陪阁下。”说着他指了指对方的背后,“你的下属好像有什么要紧事情找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