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同盟之星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黯焰

第六十三章 黯焰

        自由行星同盟,行星仙德拉。第三舰队驻留地。模拟战略战术实验室。占地规模超过500平米的实验室里只有辛达一个人。他带着头罩,整个人躺在舒适的躺椅上一动不动。连接头罩的各种仪器和屏幕不停的闪现着各种数据和画面。大屏幕上的画面时而是浩瀚的宇宙星空,时而又切换成战舰内部的各处场景。画面切换的速度非常快,恐怕要放缓10倍以上才能被人眼所识别。突然,一台仪器上的绿灯亮起,人工合成的女中音响起,“推演结束,战败。”这时候屏幕上的画面正好定格,燃烧的五月花开刚刚被火球吞没。辛达·杜鲁班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头罩自动停止工作向后退去。

        辛达没有急着起身,他静静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海量的推演数据还在他的脑子里尚未处理完毕。良久之后,辛达慢慢的伸开双手,将十指张开后撑到极致再慢慢的握回去,然后又放开。如此几次之后,辛达动作有些僵硬的从躺椅上坐了起来。

        “光波十字弓·湮灭实际上尚没有完成。我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用得出来这种手段~”辛达凝视着自己的右手掌心,淡淡的疤痕几乎已经看不见了。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每次辛达望着掌心的时候,手掌都会隐隐的抽痛起来,然后那种痛楚会一直从手掌蔓延到心脏。由模拟推演引发的噩梦显然还在发挥作用,辛达全身仍旧处于冰冷僵硬的状态,于是他不得不站起身来做了一套身体舒展动作,这才觉得身体机能慢慢朝正常方向靠拢过去。

        虽然并不是真正的对阵杨威利,但推演的场景过于逼真,使用者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东西全部被逼得显露出来。辛达醒过来之后耗费了不短的时间才从幻境里顺利脱身出来,而没有迷失在可怕的梦境里。

        “连禁断的招数都用尽最后还是输掉~”辛达突然轻笑起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都不觉得沮丧呢。”

        辛达脚步轻盈的走到控制台前,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他操作系统销毁了所有的记录数据。此战的得失已经全部了然于胸,待熬过了精神和身体上的双重折磨之后,这些可怕的梦魇造成的伤害会变成营养,催迫辛达提升自己的用兵能力。

        不过,眼下暂时是顾不上回顾这些可怕的东西了。辛达走到通讯机前,按动了开关。很快通讯机那头传来了悦耳的女声。

        “您结束推演了?辛达提督,有什么吩咐么?”

        “嗯,安琪儿上尉。通知特拉福斯提督和各分舰队指挥官,3小时后召开会议。”

        “遵命,提督。”

        “嗯,我现在修整一下,没有重大事情不要打扰我。”

        “明白了,提督。”

        结束了通讯的辛达伸出右手曲张了一下手指,“出人意料的底牌会变成可怕的变数~”辛达慢慢的把手指虚握成拳,轻轻的敲了一下心口,“然而做出了判断之后就不能犹豫,更不能被懊恼悔恨的情绪笼罩,否则就会失去冷静的判断,从而把接下来的选择权拱手相让~是这样吧?路费普提督~”

        眼前出现的路费普提督温和的笑脸如同记忆中一样亲切,辛达心知这是模拟推演的后遗症之一,因此并没有惊慌。相反他很享受这种虚幻与现实奇妙切割时所幻化出的浮光掠影。

        “一直以来我们努力的工作,尽力应对所有被交付的任务,恪尽职守的力图把一切都做好。虔诚而卑微想要的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我们所珍视的人和事被好好的对待。”辛达摊开手掌,脸上带着和老友相逢的喜悦,“我刚到第三舰队的时候,您告诉我,辛达,第三舰队的后勤我就都交给你了喔。我深感责任重大呐。虽然后勤整备我自认不会输给任何人,但是第一次接手主力舰队真的让我有些忐忑。”

        对面的路费普仍旧表情和蔼的笑着。

        “承蒙您的信任和大家的支持,我一点一点的把事务规整理清。像我预想和希望的那样,让一切有效率的运行起来。您说我做的很好,比您指望的还要好。哈~”辛达轻笑起来,“您还和比克库老爹夸奖我,菲斯特他们都拿这个笑话我了,呵呵。”

        “您知道么?上次远足时我原本想和您说打算退役的事情。不不,别这么看着我,我是说上次在河边野餐的时候,不是现在。”仿佛看到对面的路费普皱起了眉头,辛达连忙解释。

        “嗯,您即使要骂我也认了,我有这个念头不是一天两天了。杨威利攻陷伊泽仑要塞之后,国防形式简直一片大好啊。守住伊泽仑要塞,只需要6到8支主力舰队即可足够国防用度了。用一个舰队驻守,另一只舰队驻扎在可以方便驰援的位置。一支舰队看守费沙回廊,第一舰队驻守海尼森,剩下的2支舰队从费沙回廊到同盟中部规划的缓冲区域择地驻留。啊,总之怎么摆布都可以啊!那么多余的人自然就可以慢慢退出现役嘛。”

        辛达仿佛又回到了刚刚获悉杨威利无血夺取伊泽仑要塞的时候,和朋友畅谈心中的国防构想。

        “就算我们不幸中签好了,虽然我认为十选一的几率没那么容易选中我们。那么好吧,我再陪您过去待两年,把事情理顺好了。嗯,那个要塞蛮大的,打理起来恐怕需要点时间。我们可以把帕斯卡尔上校挖过去,劳烦您去抵挡一下库布斯里提督吧,绝对值得的。”辛达仿佛穿越了时光,对着虚空里的同僚幻象侃侃而谈,“那个时候,当一切都理顺,帝国军也吃够了来强攻的苦头,想必您也该攒够军功冲击宇宙舰队司令或是本部长了,那时候我退役总没问题了吧?”

        幻象里的路费普皱了下眉,仿佛想询问辛达退役后准备做什么。

        “我准备结婚呀,然后找个地方性的工作轻松点过日子就好。什么?您说没有轻松的工作?呵呵,我可不这么看喔,当个饭店老板的话那么至多只需要对几十张嘴负责就好了,如果做个厨师就更轻松了,只需要对每天的菜谱负责。相信我吧,绝不会比现在更辛苦的。”

        “结婚对象啊,对了,您没见过,是个很漂亮的姑娘,叫露西斯。”说到这里,辛达仿佛从幻境里清醒了,他慢慢的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对面的路费普提督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您知道么?首都星发生了政变,这些乱七八糟不知所谓的家伙宣称自己掌握了国政。他们的领头人是谁您猜得到么?是格林希尔上将!”

        辛达伸手抚摸了一下额头,“大远征这种无谋的轻率举动我们忍了,毕竟军人是要服从命令行动的生物。我竭尽全力的进行布置,各种招数使尽——您也知道有些不大合规程的东西实在是没有办法,想要在这场闹剧里保全住大家。结果,结果~”辛达的手指不受控制的痉挛起来,“结果您还是殒命在那个我们从来没去过的鬼地方!还搭进去那么多的弟兄!”辛达低声咆哮起来。

        “我不止一次后悔没有让您先退,后悔没有自己断后抵挡帝国军的追击。只要退进了航道,只要退进了航道……法巴尔上校,卡隆中校,还有您,现在就都可以一起去开会了。”

        对面的路费普忧伤的看着咆哮自责的辛达,仿佛想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一下,然而手举到半空又重新放下。

        “您想说您从来都没有怪过我是么?”辛达松开手指看着对面的路费普,他看到路费普脸上的表情慢慢的变得轻松起来。

        “是啊,您总是默默的在背后给予我最大的支持,什么时候都是一样呢。”辛达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神智慢慢趋向稳定。然而意识逐渐重新归于秩序的过程中,对面的老友身影也在慢慢变淡。

        “最后想问您个问题呢?”

        似乎正在转身准备离去的路费普面露诧异之色,似乎也很想知道辛达的问题是什么。

        “您觉得我能赢杨威利么?”

        路费普脸上的诧异持续了约半秒不到,随即他站定了身形,严肃的看着辛达。路费普脸上的表情充满了自信和豪迈,这位同盟军中的百战提督仿佛又回到了库·赫林的指挥席上。末了,路费普向辛达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就慢慢在空气里消失了身影。

        辛达坐回椅子上,闭上了双眼。良久,他伸手摸了一下湿润的眼眶,用手指擦掉上面的泪水,重新睁开了眼睛。

        “安琪儿上尉,会议开始前20分钟叫醒我。”辛达·杜鲁班表情平静的发出指令之后,走到休息用的隔舱里躺了下来。

        菲鲁塞星域,第六行星塔波菲尔,第十一舰队驻留地。刚刚从海尼森赶回驻地的舰队司令鲁古兰提督正在召开出战前的准备会议。

        “基本就是这样,按照救国军事委员会的命令,我们第十一舰队将和第三舰队一起攻击杨威利的伊泽仑方面军。”面容坚毅,说话中气十足的鲁古兰提督左右环视着与会的众人。佩戴着黄色袖标的众人纷纷点头表示明白了。

        “史东提督,舰队准备情况如何了?”眼见部下并没有因为将要对阵奇迹杨而心生畏惧,鲁古兰提督满意的微微点头。

        脸颊消瘦的舰队副司令史东提督站了起来,他咳嗽了一声,脸上带着病态的狂热大声回答,“各分舰队已经完成准备,随时可以出发。”说到这里,史东抬起右手五指并拢指向自己旁边的坐席,“兰顿·辛普森准将功不可没,他就任副参谋长以来,舰队的后勤整备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鲁古兰提督脸上露出了微笑,“做得好,兰顿准将。我想你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能力。期待你今后更出色的表现。”说完带头鼓起掌来。

        兰顿·辛普森表情平静的站了起来,“我只是做了自己分内的工作,您过奖了,提督。”

        “嗯,目前百废待兴,会有更多的机会等待你去努力的。”

        “我会的。”兰顿说完朝司令敬礼,然后转向鼓掌的同僚致意后放下了手臂。

        “现在就有一项非常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你了。”鲁古兰示意兰顿坐下,然后拿出一份标注着最高保密级别的卷宗。“史东提督留下,其余人员返回各自位置等待出发指令。”

        众人整齐的站起身来按次序离席——不同于杨威利有些散漫的作风,鲁古兰提督治军以严苛出名,各种场合下都非常讲究纪律和等级尊卑。同僚们投向兰顿的眼光或多或少都带着艳羡或是妒忌。作为一个刚调任来舰队不到半年的新人,如此得到舰队正副司令的赏识,升迁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鲁古兰提督当前在救国军事委员中位高权重,如果得到他的大力推荐,短期内获得重要职位并不是难事。

        兰顿表情平静的在众同僚的目光聚焦里巍然不动,坐姿笔挺,完全就是静待长官下令的待命状态。看到这一幕的鲁古兰提督不禁在心里暗自点头。

        “兰顿准将,这是救国军事委员会常委会通过的行动方案,也就是说,这是国家的最高利益。”鲁古兰提督拆开卷宗,将文件拿给兰顿——他自己作为方案的拟定者之一早已熟悉了里面的内容。

        兰顿双手接过文件认真的阅读起来,里面的内容并不长,但是兰顿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才看完,然后又重头看了一遍。放下文件的兰顿脸色有些难看,他将文件递给史东之后抬起头正遇上鲁古兰提督有些尴尬的表情。

        “咳,是这样的,这样对辛达提督并不是太公平——我在会议上也表示了要慎重。但是~”鲁古兰转头看了一眼史东,史东正好抬起头来,脸上全是惊愕——他刚刚看完文件的开头。

        “您确定这不会惹恼辛达提督么?”

        “所以我才强调保密的!”鲁古兰有些恼羞成怒的拍了下桌子,“有时候我也不明白情报部的家伙们在想些什么鬼东西!”

        史东有些惊恐的用手捂了下嘴,咽了口唾沫镇定了下然后继续往下看。鲁古兰趁机停住了话语,三人都没有再说话,时间在史东阅读文件时像出故障的沙漏一样艰难下行。

        很快史东就看完了短短的文件,他咳嗽了一声,脸上的惊恐程度越发加深了,“这样的执行方案,操作稍有不慎就可能会引发可怕的后果。以辛达提督之前那种反应程度,我担心……”

        鲁古兰用牙缝吸了口气,“我知道你的意思,史东提督。但正是因为辛达提督之前的反应过激——让几乎所有人都觳觫不已。所以最后才通过了这份东西。”

        说到这里,鲁古兰仿佛又生起气来。

        “之前那份行动方案到底是怎么通过的!?真是混账!”

        兰顿吐了口长气,他脸上的表情总算看起恢复了正常,“恕下官直言,辛达提督之前的反应虽看似过激,但也可算正常。”兰顿看了一眼表情有些尴尬的两位上官,“换了两位恐怕也不会乖乖受制吧?”

        “我知道~”鲁古兰拇指按住太阳穴,其余四指用力的收拢掠过额头,仿佛想抚平上面深深的皱纹。“唉,我在会上就说过,辛达的反应虽然有些过激,但谁让我们……谁让情报部的混蛋们绑了他老婆,还砸了他老婆家的饭店!换了谁都要红眼!”

        “但是我记得常委会已经全部答应了辛达提督的要求,辛达提督也同意站到我们这边了不是么?”

        “是这样没错。”

        “那这份东西?”

        鲁古兰提督仰天深深的吸了口气,“情报部的布伦兹中将提出来,两舰队联合攻击杨舰队的行动过于要紧,必须排除一切可能出现的不安定因素。”

        “所以需要秘密的把辛达提督的家人再度控制起来?以保证他会按约定的攻击杨舰队?”

        “是的~”鲁古兰提督有些讪讪的避开了兰顿直视的眼光,作为一个向来以武勇自矜的舰队司令,玩出这种花样实在是让他觉得脸上无光。但是常委会上布伦兹中将所列举的各种事实,最终让众人通过了这项提案。

        “如果,我是说如果!”布伦兹中将唾沫横飞的鼓吹着自己的提案,他伸手用力拍着手上的文件,“如果第三舰队出于某种目的行动消极,那么围歼杨舰队的战斗很可能会不利于我方!”

        “……”

        “鉴于辛达提督之前并没有加入我们伟大的组织,更没有经受任何的考验,我认为,适当的钳制措施是非常有必要的!”

        “……”

        “当然各位非常担心辛达提督的过激反应。这一点我非常清楚!”布伦兹中将挥手止住了反对者,“所以这项提案的最后写的非常清楚,一切都会非常秘密的进行。我们会在战斗打响的前夕再稍微暗示一下辛达提督,他的家人正处于有效的保护之下。”

        “……”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布莱塔提督!这次我们不会再犯上次的错误,我们会非常礼貌而小心的提供贴身护卫服务!”布伦兹中将得意洋洋的挥动着手里的提案,“我们精锐的情报人员会以目标完全无法察觉的方式掌握对方的一举一动。”

        “……”

        “只要辛达提督完全无异常反应,我们甚至可以保证这次的监控不被他察觉。”

        “……”

        “就算事后走漏消息,那也是大局已定之后的事情了。那时候木已成舟,他能怎么样呢?至多我们再让他狮子大开口一次好了!和整个国家的利益比起来,几个饭店的营业额又算的了什么呢?!”

        回忆起会议的过程,鲁古兰提督颇有些汗颜的感觉。但是不管怎么样,常委会通过的议案在当前的局势下就等同于国家的最高决策,必须坚决的执行。

        “我当时投了弃权票的。兰顿准将,不管你怎么看,我并不赞成这样的做法。但是命令要执行。”

        兰顿看着鲁古兰,有些迟疑发话,“常委会的长官们真的认为辛达提督会在事后欣然接受这样的安排么?以我对他的了解,辛达绝不是个吃了暗亏会算了的人。”

        鲁古兰咳嗽了一声,“届时格林希尔主席会亲自出马安抚他的。相信在国家大义的感召之下,辛达提督也会明白我们的苦衷。”

        或许有时候做长官的就得这样,向下属说一些自己都不怎么相信的话,好让他们充满信心的去执行任务~

        “总之,兰顿准将,常委会了解到你和辛达提督关系非常友善,希望你利用好这点,圆满完成这次的任务。”

        兰顿站起身来,“下官明白了,我准备完毕后就马上出发。”

        鲁古兰和史东也站起身来回礼,“技术部的人会协助你的。此事就拜托你多辛苦了,兰顿准将。成功之后我会亲自向常委会为你请功的!”

        兰顿转身离开会议室。鲁古兰将文件丢入角落的焚烧炉,然后按动通讯机的按钮。

        出现在通讯机屏幕上的是格林希尔主席有些疲敝的面容。

        “情况如何呢,鲁古兰提督?”

        “兰顿准将今天就会出发去仙德拉见辛达,他会同时执行监视和安抚的双重任务。”鲁古兰停顿了一下,仿佛看到了主席大人脸上的尴尬,“巴格达胥上校的情况怎么样了呢?”

        “他已经离开海尼森了,为了让行踪看起来像是深受迫害,他必须连续转道才能前往杨舰队所在地。”

        “那么我开始着手布置攻击杨舰队的事情了,主席大人。”

        鲁古兰举起右手向屏幕敬礼,站在一侧的史东也恭敬行礼。

        “辛苦你们了,鲁古兰提督,史东提督。祝武运昌隆!”格林希尔上将表情严肃的回礼。

        “第十一舰队胜利归来的时候,我会亲自在海尼森空港迎接两位!为了我们的大义!”

        “为了我们的大义!”

        自由行星同盟首都星海尼森。第一舰队司令部驻地。被半强迫着套上了救国军事委员的黄色袖标之后,帕斯卡尔上校的工作和生活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变化。然而非常明显那事情之后上校大人的心情就一直不是太好,原本总是满脸笑容的恶魔的私语者现在经常性的面色难看。据消息灵通人士爆料,帕斯卡尔上校最近在白色牡鹿喝酒的时候,邻座同僚隐约听到他在恨声咒骂着什么。

        “居然敢……气死我了!真是狗胆包天!杂毛母猪生出来的杂碎!”

        一同喝酒的同僚似乎在劝解帕斯卡尔不要计较那么多,但是一贯与人为善的帕斯卡尔罕见的拍桌子咆哮,很明显是大动肝火。

        眼看上校大人已经喝过了量,罗布森少校和皮尔诺上尉只好起身联手把他架走了。一路上帕斯卡尔上校仍旧在含混不清的痛骂着某人或是某个对象混蛋不要脸,并叫嚣要给对方好看。虽然并不清楚到底是谁把老好人帕斯卡尔得罪到这种程度,众位消息灵通人士仔细分析之后不约而同的把目标指向了负责看守武器库的维罗纳少尉。理由是在救国军事委员会起事的当天,布莱塔提督强力压制第一舰队司令部的时候,正是维罗纳少尉带队围住了帕斯卡尔上校的办公室。据说当时维罗纳将帕斯卡尔和一众下属全部堵在门里,挥舞着开了保险的镭射枪威逼对方改弦更张。身为负责第一舰队乃至整个首都星后勤物资管理重任的军需官,大远征的出色补给队指挥官(有一定自我吹嘘嫌疑),猝不及防的被十几条镭射枪顶在胸口显然是非常屈辱的事情。虽然除了办公室里的少数人之外,谁都不知道当时上校大人到底有没有发生诸如冒冷汗小腿肚转圈站不起身甚至尿湿裤子之类的狼狈事情。但是可想而知是,事后缓过劲来的帕斯卡尔一定非常恼怒。至于说多喝了几杯之后放话要找维罗纳的后账,那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他如果大度的就此不提反而不太正常。

        此事在中下层军官里传得沸沸扬扬,最后连布莱塔提督都知道了。但是这位新上任的舰队司令显然有更重要的事情而顾不上关心此事。事实上除了维罗纳自己,谁都不会特意为此事出头——冲突的双方地位太悬殊,而帕斯卡尔上校完全有找维罗纳麻烦的理由和能力。

        因为说到底——“维罗纳不过是个指挥着十来号人的仓库守备小队长。”布莱塔提督的副官杨科洛夫少校和同僚德拉姆上尉聊起这个事情的时候,语气有些轻佻,“帕斯卡尔上校不光职权范围大负责的部门要害,各种人脉深厚无比,千万不要以为他只是得了库布斯里提督的赏识。”

        “喔?这么说帕斯卡尔上校的社会关系也非常了不得咯?”德拉姆上尉有些惊讶。

        “相信我,你不会想得罪他的。德拉姆你长年在内务部门,不太熟外勤这块的事务。很多事情想处理的顺畅,光靠军方内部的关系是远远不够的。”杨科洛夫摇了摇头,“那天维罗纳肯定是贪功心切动作粗暴。我问过他的上官达喀斯特上尉,他很确定当时有嘱咐过维罗纳不得对帕斯卡尔上校无理的。”

        “呃,据说现在连达喀斯特上尉也坐立不安起来。大概是担心帕斯卡尔上校连他一起恨上了。”

        杨科洛夫叹了口气,“都怪维罗纳太莽撞,这事真是……达喀斯特上尉还托我带个话,想和帕斯卡尔上校坐一坐化解此事呢——我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不会连你的面子都不给吧?”

        “这个可难说,帕斯卡尔很少那么生气的。”杨科洛夫摊了下手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我认识他至少10年了,从来没听说他和谁红过脸。这次估计是气疯了。”

        武器库守备指挥部。达喀斯特上尉用力的拍着办公桌,厚重的实木桌面在上尉的怒火里不断发出呻吟。

        “你说你办的是什么事!?啊!”达喀斯特大声咆哮着,指着下属的手指抽风一样的颤抖着。

        站在他面前的维罗纳少尉大气都不敢出的看着暴怒的顶头上司。他已经被骂了快十分钟了。达喀斯特桌上放着一叠报告书,内容全部是和武器库守备部队相关的。

        “第一小队驻地的空调系统需要检修——已经停止工作。第二小队营地门口的道路需要修整——已经全部挖开了。第三小队,也就是维罗纳你的小队伙食费严重超标需要重新核算——在此之前不再供应伙食,你们这些王八蛋到底吃了多少纳税人的钱?!第四小队的换季服装领到的全部是残次品——他妈的!还有……这些,这些!”

        达喀斯特上尉抓起桌上的文件全部甩到维罗纳的脸上,维罗纳闭着眼睛缩着脖子不敢躲闪,任由那些报告了各种麻烦的可怕纸片从头上飘到胸口再撞过小腹跌到地上。

        “我让你开保险,我让你拿枪顶着人家胸口!”达喀斯特重重一拳打在办公桌上,“现在好了,报应来了!”

        “我,我们可以向上面投诉的~”维罗纳小心翼翼的发表着意见。

        这句话仿佛一个火把丢进了汽油桶。

        “你是白痴啊!?蠢货!”达喀斯特抓住维罗纳的衣领大吼起来。

        维罗纳不敢反抗,他尽可能的侧了下脸以躲避长官嘴里的超速气流和……液体。

        “我没有拿枪顶他的胸口~”维罗纳嗫嚅着试图解释。

        “你现在当然不肯承认啦!”达喀斯特眼睛红得像斗牛,“十好几把开了保险的枪,换了是我也不能和你善罢甘休!你信不信老子关你半年的小黑屋?!再罚你半年的薪水!”

        “我真的没有……”维罗纳委屈得都快哭了。

        “闭嘴!蠢货!”达喀斯特松开了维罗纳,他伸手指着桌上的午餐饭盒。里面的菜式只有两样,胡萝卜和青椒——达喀斯特最讨厌的两样东西。

        “今天早上送来的一整车蔬菜全是这两样,送菜的告诉厨房这是一个月的份额!”达喀斯特呼呼的喘着气,“照这样下去我可能活不过这周了~”

        “那天分任务的时候是您说要尽快控制住局势的~”维罗纳仿佛豁出去破罐子破摔了。

        “我他妈还说了一定要对后勤部的人客气一点!咳咳……”达喀斯特被气得咳嗽起来。

        “我有客气啊,就是堵住门而已,都没进去……”维罗纳竭力的回忆当天的事情经过,突然他像捞到救命稻草一样喊起来,“德思科下士朝窗户里挑衅我马上制止了,保险也是我让他们关上的。”

        至于德思科下士当时是单纯的张望还是用眼神朝窗户里面挑衅,维罗纳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我就是记得当时里面的人很生气,还扬言要调整我们的伙食~”维罗纳小心的看了一眼长官桌上的午餐饭盒,“我以为他们随口说的呢。”

        “你!你……这么重要的消息,回来之后为什么不告诉我!?”

        达喀斯特无力的瘫在座椅上。自己真是太无辜了,被手下这群无能的蠢货拖累到这种程度。向上面投诉?省省吧~救国军事委员现在虽然算是控制住了局势,但是包括军队内部都还有很多部位至今尚不能运转正常。相当多的军官虽然迫于死亡的威胁选择了妥协,但是指望他们尽心尽力的办事那是想都别想。后勤部的副部长加比尔少将直接让人把自己送进医院,然后一张病危通知书送回后勤部,从此躺在医院里谁都不见。后勤部长洛克维尔被拘押之后,整个后勤部乱成一团,临时上位的艾凡思上校虽然能力还算不错,但也只是勉强维持住局面而已。这种基层部队的扯皮事情指望艾凡思上校亲自过问,简直是天方夜谭。达喀斯特非常清楚就算自己打了报告,能不能递到艾凡思上校那里都是个问题。就算国父保佑,上校大人过问了此事,处心积虑要报复的帕斯卡尔估计早就准备好了搪塞他的套路和手段。那么此事最合理的结果就是石沉大海——然后怒气值已经爆表的帕斯卡尔变本加厉的接着收拾自己。

        “马上把德思科下士关进小黑屋!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放出来!”

        “这样会不会有些过分了?”维罗纳有些不安起来。

        “过分!?你全队的弟兄马上就吃不上饭了!”达喀斯特恨铁不成钢的指着维罗纳,“我这是保护他,你信不信你的士兵饿了一天之后会打死德思科?!”

        “这……”维罗纳一时说不出话来,他头上开始冒冷汗。

        达喀斯特重重的喘了几口气之后冷静下来,他语重心长的对下属说道,“我知道你是个正直的人,也一直想做个纯粹的军人。你以为我不懂什么叫爱兵如子么?”

        达喀斯特的话音慢慢低沉下去,“不管是统合作战本部还是救国军事委员,上峰的名字叫什么其实无所谓,我们只有听令的份,明白么?国家命运军国大事这种东西我们掺和不起的。”

        达喀斯特指了指午餐饭盒里的可怕的菜式,有气无力的吸了一下鼻子,“对于我们这些下层军士来说,最现实的东西其实是那个。”

        维罗纳刚刚鼓起的勇气随着上官的动作消逝的无影无踪,“我,我这就回去把德思科下士关起来。”

        达喀斯特点了点头,“我之前找了布莱塔提督的副官杨科洛夫去说情,我这就问问他情况怎么样了?”

        维罗纳一听暂时也不走了,恭敬站在一旁。

        通讯屏幕上的杨科洛夫脸色不是太好看,黑色的眼袋挂在有些发青的脸上。当达喀斯特小心的问起之前托付的事情时。杨科洛夫少校面露难色。

        “这事情恐怕我不大好出面啊,达喀斯特上尉。”

        “为什么呢?帕斯卡尔难道连布莱塔提督的面子都不给么?”达喀斯特心里燃起了希望,如果布莱塔提督感觉到丢了面子肯定就会强力介入此事了。

        “我说你都不看内参的么?喔对了,你级别刚好不够。”杨科洛夫有些悻悻的转了一下头,“我本来也想找个机会和提督略微提一下此事,如果提督有个表态之类的就好和帕斯卡尔交涉了。可是昨天清晨卫星轨道上的宇宙舰队司令直属卫队试图暴动,布莱塔提督忙到今天中午才去休息。”

        可能是看到对方一直眼巴巴的望着自己,加上瞥见了站在旁边一脸希冀之色的维罗纳。杨科洛夫犹豫了一下之后终于决定告诉对方自己掌握到的情况。

        “如果只是帕斯卡尔一个人的事情倒是还没那么麻烦。但是维罗纳,那天你是堵了门口吧?”

        维罗纳不知所措的看了一眼身边的长官,然后茫然的点了点头。

        杨科洛夫叹了口气,“你把他们全部堵在屋里。那是整个第一舰队,所有的,后勤,军需官。”

        “听说你带着十几个弟兄,把整个第一舰队所有的军需官像轰猪一样赶进了帕斯卡尔的办公室,极尽威胁恐吓之能事。帕斯卡尔被你的人拿枪顶着胸口压到墙上……”

        维罗纳的脑子嗡的一声响,接下来的话他全都听不清了。

        “我实在没办法和帕斯卡尔开口,他们会说我吃里扒外的。”杨科洛夫无可奈何的对同样目瞪口呆的达喀斯特摇了摇头,“还是你觉得他们不敢来我宿舍维修空调水电?”

        通讯是杨科洛夫那边切断的。半晌之后,达喀斯特的办公室里传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

        “维罗纳你个王八蛋!老子要枪毙了你!”

        达喀斯特上尉这边一片戚风惨雨。第一舰队司令部驻地里的后勤部里一片欢声笑语。帕斯卡尔上校正坐在办公桌后面听取下属们的工作汇报。

        “哼哼,放下警示标识的同时挖掘机就动手了。那些混蛋冲出来的时候沟槽已经快挖好一半了。”

        “嘻嘻,干得好。我听说是沿着宿舍建筑边缘套圈挖的。”

        “没错,他们有力气尽管铺钢板去,我贴着房屋基角线下铲子的。”

        “哼,他们也得领得到钢板才行。”

        “挖好沟之后还顺便注水了?”

        “当然!路基土层太干燥需要养护,然后才能在合适时间回填不是么?”

        “哈哈哈,说得没错。”

        “他们可能会向上面投诉的。”

        “尽管去好了。对付这些粗坯我早有准备。”

        罗布森得意洋洋的晃了一下手里的文件夹。

        “从道路损坏报修到实地勘测采样留证再到维修方案出炉,施工前告知,施工标示安放和施工过程中需要注意的事项。全部符合相关规定,欢迎来找麻烦!”

        “我们后勤部好久没发声了,简直是个人端几条镭射枪就敢来耀武扬威吆三喝四了。”

        “就是,得让他们搞清楚是谁保障了他们吃饱穿暖住得舒服。”

        “……”

        看着汇报情况的下属扬眉吐气一扫前段时间的晦气,帕斯卡尔脸上也终于出现了惯常的,那种非常和气的笑容。

        “咳,大家都辛苦了。今天下班我请客。”帕斯卡尔停了一下,微笑着看着下属们欢呼。“把各自手上的事情处理利索,不要让人抓到把柄。虽然目前艾凡思上校应该没空来找麻烦。但是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恶魔的私语者伸出左手拇指搓了一下右手掌心,笑眯眯的对下属们说道,“艾凡思上校可是救国军事委员的大人物,他如果来交涉我们一定要和和气气的接待他。”

        “他不是以后勤部精英自诩么?让我们看看他的本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