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同盟之星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理想与现实

第五十六章 理想与现实

        伊泽伦要塞中央控制室。伊泽伦驻留舰队和要塞防务部队的主要负责人无一缺席,杨威利神色如常的进行着平叛的出兵部署。首都星陷落之前,统合作战本部长库布斯里上将曾命令伊泽伦驻留舰队出击,同时平定叛乱的四处星域。至于具体的作战策略,则完全交由杨威利负责。

        杨威利手上拿着一份文件轻轻的敲了下桌面,“之前我们已经接到了库布斯里本部长的指令,而比克库司令为了预防出现这种极度困难的情况,已经将出动舰队剿灭叛乱军的权力授予了我。”

        会议桌后的众人面露喜色,如此从法理上讲,伊泽伦方面军对叛乱军的攻击就完全占据了道义的制高点。杨威利将手里的文件交给姆莱少将,这位办事严谨的参谋长认真的审阅了文件的所有细节之后,确认这份授权是完全合法的。

        “所以我们现在是奉命出击,平定叛乱军并恢复国内的秩序。”杨威利示意将文件交给众人传阅。

        内部的意见统一之后,杨威利便要面对棘手的任务本身了。在接到本部长的指令之后,杨威利本打算不理会边境叛乱的四个星域,直接朝海尼森进军。叛军盘踞的星域均没有成规模的宇宙舰队,无法威胁到杨威利的进攻路线或是趁伊泽伦要塞守备空虚之际发动攻势。如此只要杨威利击溃救国军事委员会的主要战力,就可以雷霆万钧之势平定首都星,然后回过头来再将叛乱的其他星域一一扫平。

        可是这个作战方案被叛乱军公布的消息给打乱了。第一舰队加第十一舰队的阵容,已经使得杨威利的部队在数量上居于劣势。第三舰队也宣布加入叛军的消息则让杨威利整整沉默了一天。与3支主力舰队交锋实在是可怕的任务,即使是看在薪水的份上也确确实实是大亏特亏了!但是相对于可怕任务的本身,杨威利更不愿意面对的是与辛达的直接敌对。这里面并不存在畏惧对手的问题,而是杨威利原先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辛达会站到他的对立面去。

        军官宿舍里,杨威利罕见的用力拍打了浴室的门,随后尤利安就听到了痛苦的闷哼。不擅长格斗的奇迹杨显然这回没能让奇迹再次上演。

        仙德拉方面的通讯始终处于中断状态,杨威利无从知道第三舰队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无论如何,一直拖着不行动是绝对不行的。战,或是宣布加入救国军事委员会,摆在杨威利面前并没有多余的第三个码格可供选择。

        四月二十六日,离开驻防地的伊泽伦驻留舰队开始攻击行星香普尔。杨威利改变了最初的策略,决心先行消灭相对较弱的敌人,从而使敌军在总量上减少。从整体战略的角度来看,远征海尼森之前先将后方平定的战略安排也符合常规。但是后世的史学家在评论这一段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认为杨威利是在有意的推延和辛达·杜鲁班的正面交锋。

        进攻香普尔行星的任务杨威利交给了先寇布准将去执行。在简单的分配了任务之后,杨没有再多说别的什么,仿佛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先寇布眨了眨眼,点头接下了任务自行去调动军队了。

        香普尔的叛军根本没有料到杨威利的部队来得如此突然。先寇布甚至没有劳烦战舰动用主炮轰击地面目标,而是采取了强行突入大气圈的方式。叛军的预警雷达直到登陆艇进入大气圈后才发出警报。先寇布看了一眼行星表面迅速变得清晰起来的景色,又扫了一眼手腕上的计时器,表情轻松的说了一句,“还有三分钟。”

        “很久没遇上行星表面的任务了啊。”

        “嗯哼,自从编入第十三舰队之后,这还是第一次。”

        “邦弗雷特星域的那次任务已经过去很久了啊……”

        “嘘……”

        林茨食指弯曲的抵在嘴唇边,然后小心的看了先寇布一眼,被提醒的人立即闭上了嘴。上任联队长阵亡是蔷薇骑士联队少有的惨败之一,而且牵扯到叛逃的前任联队长,连先寇布都受了不轻的伤。

        并不是每一个同盟国内的星球都像首都星海尼森那样守备森严。香普尔行星虽然也有防空火力,但其部署的密度远不能覆盖住整个卫星轨道。仓促接管行星防务的叛乱军也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整合全部的武装力量,正如杨威利估计的那样“只是勉强压制住而已。”

        不再反抗是一回事,按照指示全力作战又是另外一个概念了。守卫卫星轨道的部队中,对叛军心怀不满的人显然不在少数。而且贫弱的防空火力本来就不足以组织起太有效的反击。先寇布搭乘的登陆舰平稳的落在行星表面的德尔拉克峡谷之后,叛军最近的部队居然还在数千公里之外。蔷薇骑士联队非常顺利的完成了作战物资搬运,而且在叛军赶到有效射程之前排好了攻击序列。

        接下来的战斗用摧枯拉朽来形容并不为过,蔷薇骑士联队在德尔拉克峡谷闪电般的击溃了叛军的迎击部队。仓促成军的叛乱军在前锋一触即溃之后,数万人的大军顷刻间作鸟兽散,来不及逃的干脆就地投降,很多人都异口同声的声称自己只是按上级命令行事而已。

        叛军主力溃灭之后,香普尔行星各地的武装纷纷宣布起义,重新归入原政府的怀抱。先寇布看着部下递来的一份份宣布易帜的电文,脸上露出了嘲讽的冷笑。这些现在对叛军极尽咒骂的人,在叛军得势的时候,是不是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呢?不过这些并不是先寇布关心的,仅仅半天的时间,香普尔行星已经被光复了大半,只剩下首府在内的少数几个城市还在叛乱军手里而已了。而对于蔷薇骑士来说,之前的那场战斗仅仅算是活动身体而已。

        “勇士们,首府的美女们还在翘首以待,眼巴巴的盼望着救世主的降临啊!”先寇布把电文随手仍在地上,毫不介意周围来去匆匆的军靴迅速在上面踩出无数的黑鞋印。

        “欧吼!”蔷薇骑士被长官另类的激励之语所鼓舞,纷纷吼叫起来。整个蔷薇骑士联队如同一只刚从笼中放出的猛兽,刚刚那场轻松的胜利根本不足以满足它杀戮的欲望。或许在首府的攻防战里能找到足够强的对手吧。

        自由行星同盟一侧的内战全面展开的同时,银河帝国的战火早已烧遍帝国的疆域。弗兰西拜公爵在匆促逃出奥丁的时候,遭到了瓦连舰队的拦截。如果不是法连海顿舰队及时赶到,这位利普休达特联合军的盟主险些在开战之初即被擒获。

        “喔?法连海顿这家伙很不错啊,居然在卫星轨道上和你缠斗了那么久。”莱因哈特白皙的手指抵在下巴上,眼里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

        “属下惶恐!”瓦连单膝跪在台阶下沉声回答,“让弗兰西拜公爵逃走了!”

        莱因哈特轻轻摆了摆手,示意瓦连起来,“这种小事情不用放在心上,不过是让他多活几天罢了。”

        瓦连小心的站起身来,他和鲁茨私下里都感觉到莱因哈特越发的深不可测,那个端坐在尊座上的身影似乎正在一点点的变得更为遥远。虽然莱因哈特对于属下的众提督并无轻慢之态,那种上位者的威势却在不知不觉中构筑出一种无形的障壁。瓦连感觉自己已经很难像从前一样看待这个年纪比自己小得多的年轻主君。相处时那种难以言喻的威压让人不由自主的处于如履薄冰的境地——即使是毕典菲尔德也不例外。目前能够完全不受影响的,除了吉尔菲艾斯,就只有奥贝斯坦了。参谋长那张万年不变的冷脸似乎就没有别的表情,即使面对主君时,那种恭敬而又冰冷的态度也从未改变。而吉尔菲艾斯脸上的温和则似乎从来不会被莱因哈特炙热的光环所伤害。

        “好了,我们也出发吧。”莱因哈特站起身来挥动了一下披风。

        “是!”

        罗严克拉姆侯爵府的提督们已经在军港整装待发,还留在元帅府的就只有瓦连和元帅大人自己了。

        奥丁军港里响起雄壮的军乐声,熟悉这首曲调的人都知道,这是皇帝陛下亲征的时候才能演奏的《皇威浩荡》。眼下皇帝远在新无忧宫,并没有到场,但是显然不会有人那么不开眼的拿此事来挑刺。

        伯伦希尔如同展翅的白天鹅一般缓缓升空,空港里的所有人都向着元帅大人的旗舰立正行军礼,直到那艘线条优雅的旗舰消失在天穹。军务省的书记官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纪事板,上面只有两个字——贼军。这就是莱因哈特颁给贵族联合军的称号,于是此后出自奥丁的敕令上,对于口口声声要保卫皇帝陛下的利普休达特联合军的称谓,就一直是这个极度屈辱的称号。

        莱因哈特在帝都只留下莫顿中将和3万兵力,主要用来维持奥丁的日常秩序和守卫自己和姐姐的宅邸——当然,皇宫的防卫也是必要的,只不过那并不是莱因哈特真正关心的事情。

        利普休达特联合军的司令部,盖伊布鲁斯要塞。相对于它的官方正式名称,秃鹰之城的绰号更为出名一些。绰号的来源是要塞的主炮——秃鹰之喙,在银河帝国乃至整个银河境内,唯一能与伊泽伦要塞的雷神之锤媲美的超级主炮。曾经有人恶趣味的推算过,如果假定两个要塞都在对方主炮射程内的话,那么两门主炮对轰的后果会是如何呢?电脑演算的结果是,双方同归于尽。虽然雷神之锤的威力要比秃鹰之喙大,但是主炮的载体——要塞本身承受不住那种程度的连续猛轰。

        “什么?!那个金毛小狗竟然敢如此大胆!?”

        秃鹰之城的中央大厅里,弗兰西拜公爵再次了上演自己的传统摔杯节目。一支价格不菲的水晶酒杯被他砸得粉碎,公爵大人血统高贵的手掌上青筋暴露。

        “贼军?!他好大的狗胆!”

        站立在两侧的贵族纷纷出言痛骂莱因哈特,各种或文雅或粗鲁的辱骂之词一时充斥了整个大厅,仿佛高大的穹顶都不足以容纳贵族们的愤怒。相对于众人的激动,人群里的梅鲁卡兹一级上将并没有出声,他朝着身边的副官施耐德上校微微摇了摇头。施耐德上校撇了撇嘴,小声的说,“其实这没什么好生气的,他们以前也说过罗严克拉姆侯爵的坏话,这次不过是被报复了而已嘛。”

        “咳咳。”梅鲁卡兹提督咳嗽了几声,仿佛是想掩饰住副官的话语。“法连海顿提督回来了么?”

        “我在这里。”年轻的银发提督从后排走来。“梅鲁卡兹提督,关于……”

        “嚯嚯,你在这里,我们的大英雄!”法连海顿的话被弗兰西拜公爵打断了。公爵大人挥动着猩红色的披风,排开众人走了过来。虽然痛骂这莱因哈特的众人站得比较散乱,但是随着公爵大人的所到之处,立时出现了一条宽度超过2米的通道。

        “法连海顿提督!这次真是多亏了你击溃了那条金毛小狗的爪牙。”公爵大人热情的抓着法连海顿的手使劲摇晃,在他看来这是给予对方非比寻常的礼遇,周围人脸上的羡慕之色让他更加确定了这一点。

        法连海顿暗中咬了咬牙,努力的让脸上的线条看起来不是那么生硬。

        “下官只是按照梅鲁卡兹总司令的命令执行而已。”

        “不要这么谦虚,你救了我,就是最大的功劳了!这边来,庆功宴已经准备好了!”弗兰西拜公爵不由分说的拽住了法连海顿的手臂,拉着他朝后面的宴会厅走去。

        一众贵族纷纷凑趣的说起了赞美法连海顿英武的话语,兰茨贝克伯爵甚至现场做了一首赞美诗来颂扬他的勇武。法连海顿微皱着眉头,他努力的在周围大贵族的热情拉扯下站稳。

        “下官尚有重要事情向盟主大人禀报。”

        弗兰西拜公爵脸上闪过一丝不悦,身为银河帝国第一门阀贵族的他并不适应被人拒绝——并不是说从来没有人敢拂他的意,只是事后基本都觐见大神奥丁去了。总算是念及法连海顿的功劳和目前确实是用人之际,公爵大人勉强按捺住没有发作。但是那一闪即逝的怒火已经让周围的贵族们战栗不已,如果惹怒公爵大人的换成自己,恐怕早就跪倒在地,用最谦卑的态度祈求宽恕了。

        “喔?是什么事情呢?”公爵大人脸上的表情此刻倒是很像有些容人的雅量,只是有些僵硬的笑容无意中暴露了他善变的情绪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受控制。

        “最新收到的消息,马林道夫伯爵大人已经宣布加入保皇党。”

        “什么?!”

        银河帝国帝都星奥丁。并不是所有的门阀贵族都在罗严克拉姆侯爵掀起的风暴里覆灭了。帝国宰相立典拉德公爵派系的家族全部都安然无恙。作为莱因哈特最重要的盟友,公爵大人的府邸在罗严塔尔提督的护卫下安然度过了暴乱之夜。参加了利普休达特联合军的贵族则几乎全部遭到了清算。他们在帝都的一切财产都被无情的没收,仆人则被遣散。剩下一些犹豫不决的小贵族则惶惶不可终日。这个时候再站队显然已经来不及,但是如果不硬着头皮去给罗严克拉姆侯爵表忠心,恐怕下一步自己的家宅和财产也会不保。

        帝都的一片凄风惨雨中,马林道夫伯爵家却毫发未损。马林道夫家族历史悠久,在帝国灿烂的星图里拥有广阔的领地和领民,历代的马林道夫伯爵都是声名显赫的大人物。初代马林道夫伯爵是由鲁道夫大帝亲自册封的重要下属。据说大帝对这位臣下异常优待,将帝国的星图直接扔给他让其自行选择自己的封地。虽然目前的地方藩镇领袖公认是弗兰西拜公爵和李丁海侯爵,但是相当多的资深贵族都认为,那是因为当代的马林道夫伯爵比较低调的缘故。否则凭借马林道夫家深厚的家族底蕴,伯爵大人若振臂一呼,响应其号召的应该大有人在。

        这样标签明显的世袭大贵族,居然安然无恙!一些嗅觉灵敏的人士甚至发现,马林道夫家的继承人——希尔德子爵小姐居然在大肆收购被拘押的门阀贵族的宅邸和财物。

        “这女人一定有古怪!”

        “她肯定和罗严克拉姆侯爵或是立典拉德公爵达成了私下的协议!”

        宰相大人在公开场合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指示。但是花费了重金的贵族们,成功的从公爵侍从长的嘴里听到了他们想要的消息。

        “马林道夫这个老家伙,倒是生了个好女儿呢。这种看似不顾一切实则稳妥的下注方式,很多不乏决断力的男人都难以在仓促间做出。不过我们的侯爵大人也确实足够慷慨。”

        希尔德小姐赌上家族命运的效忠已经得到了罗严克拉姆侯爵的认可,马林道夫家族的一切财产都受到帝都守卫部队的保护!而且罗严克拉姆侯爵还授权希尔德小姐吸纳中间派的贵族!

        于是一时间各路贵族将马林道夫家的宅邸挤得水泄不通。希尔德小姐会客的时间表从清早一直排到深夜。

        “好的,格林伯爵大人,您的请求我会择机禀告罗严克拉姆侯爵大人的。”

        “真是辛苦您了。”

        目送千恩万谢的访客离去,希尔德轻声的呼了口长气。她伸出两根细长的手指,按向纤巧的鼻梁,会议桌下穿着猎装短靴的长腿悄悄伸直的同时,后跟蹭在价格不菲的地毯上来回划了几个半圆。

        “希尔德小姐,您辛苦了。”女仆格兰杰端着精致的银托盘悄然出现在希尔德的右侧。

        “亲爱的格兰杰。”希尔德尽量让自己笑起来自然一点,“谢谢你了,但我们还是不要让葛夏德子爵大人久等了。”

        看到忠心的仆人脸上出现的明显迟疑之色,希尔德有些无奈的点点头,“我明白了,你把东西放下吧,我这就吃。让子爵大人稍等一会。”

        “希尔德小姐,您已经连续会见客人7个小时了,吃完还是休息一会吧。”

        “不行啊,亲爱的格兰杰。”希尔德努力的维持着贵族用餐时礼仪,小口的咬着甜美的豆沙馅饼。但是这种极具口感的馅饼实在不适合吃的太急,于是希尔德只得接过仆人送来的餐巾,不时抹一下嘴角。

        “还有那么多的人在排队呢,一想到他们焦急的心情和彷徨无助的样子,我就不忍心让他们多等。”

        “希尔德小姐……”

        将奥丁的贵族一举铲平并不符合莱因哈特当前的利益。这样只会让摇摆的中间派彻底倒向利普休达特联合军。弗兰西拜公爵想当然的认为,自己在贵族中具有无上的号召力。利普休达特盟约订立之时,广大贵族响者云集,保卫陛下的旗帜飘扬之处,帝国全土莫不遵从。

        “实际情况远不是他自己认为的那样。对弗兰西拜公爵不满的贵族大有人在。对于贵族们的阵营选择,我们马林道夫家也拥有相当的号召力。”

        当日在莱因哈特元帅府的觐见之间,希尔德面对帝国最年轻的权贵,毫无惧色侃侃而谈。金发的元帅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胆子大得出奇的女人,确切的说,还可以称得上是女孩。只不过一身猎装的装扮让她显得远比同龄人成熟。一头堪堪披到肩头的淡金色头发并不是特别浓密,额前的刘海没有任何的卷曲或是别的什么花样,只是简单的从中间整齐的梳到两侧而已。

        然而这样干练的打扮并没能掩饰希尔德的美貌。中性化的服饰和发型让原本精致的五官显现出与众不同的美感来,恰到好处的笑容和得体的应对也让人很容易生出好感。

        “也就是说,如果马林道夫家加入我的阵营,会让很多原本对弗兰西拜公爵心怀不满的贵族多出一个新的选项咯?”

        “您说的很对,阁下。”希尔德微笑着躬了下身,仿佛在由衷赞赏对方锐利的判断。

        “听起来似乎不错的样子。”莱因哈特微微点了下头,转头看着红发的友人。“你怎么看呢,吉尔菲艾斯?”

        莱因哈特望向身侧的眼神里满是温和与宽容,似乎不管吉尔菲艾斯说什么,他都会欣然接受一样。

        红发的吉尔菲艾斯低头沉思着。希尔德凝视着沉默的吉尔菲艾斯,心中突然没由来的紧张起来。虽然之前对于红发的提督没有任何的正式接触,更谈不上有隙之类的——相反,吉尔菲艾斯对于马林道夫家有着巨大的恩惠。前年的卡斯特里普动乱时,正是吉尔菲艾斯击败了卡斯特里普公爵,救出被扣押的马林道夫伯爵。

        莱因哈特没有出言催促,只是安静的等待着吉尔菲艾斯的思考得出结果。希尔德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快速的转移,突然发现自己之前信心满满的说辞和利害关系的陈述,此时恐怕远比不上红发提督简单的好恶来得分量重。

        “这个人对于罗严克拉姆侯爵有着绝大的影响力,而且得到了侯爵毫无保留的信任。”希尔德轻轻的攥紧了手指,汗珠无声的顺着指缝慢慢滑下。

        吉尔菲艾斯思索的短暂间隙对于希尔德仿佛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的煎熬。红发提督的目光从始至终不曾在希尔德称得上绝色的脸上停留过,似乎他已经见识并亲近过这世上最美貌且温柔的女子,从此对于其他美女已经完全免疫了。

        “阁下,希尔德小姐的提议非常具有建设性。”吉尔菲艾斯的话语如同天籁之音一样姗姗来迟。

        “喔?”莱因哈特脸上是不出所料的的浅笑。很久之后希尔德才知道,莱因哈特那种温和而又宽容的表情仅仅是给与那一个人的。

        “虽然我们不惧怕和门阀贵族正面决战,但是如果能够最大程度分化敌人的阵营,我们自然乐见其成。”

        莱因哈特点了点头,转过身来对着希尔德。“那么弗洛莱茵·马林道夫小姐,我需要付出什么来得到马林道夫家的支持呢?”

        “在您的掌控范围内,保障马林道夫家的财产和权益不受损害。”希尔德不急不缓的送上早就准备好的腹案,身后的紧握的双手悄悄的放开了。

        莱因哈特的右手握拳轻轻抵在下巴和嘴唇之间静静的思考了一会。他没有再征求友人的意见,决断的方向已经定下,现在要思考的是付出和收益的比例问题了。

        “好的,弗洛莱茵·马林道夫小姐,马林道夫家得到我的承诺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莱因哈特说话时眼中仿佛有光芒在闪烁,希尔德知道那不是威胁,而是实实在在的实力和信心的外露而已。虽然如此,希尔德还是不得不收敛心神并弯下腰去,才勉强没有被那种看不见的光芒灼伤。

        “感谢您的慷慨,阁下。”

        “授权文件稍后我会让人送去给你。”

        希尔德用优雅的贵族礼仪表示了感谢之后便准备离去。这个时候莱因哈特叫住了她,“弗洛莱茵·马林道夫小姐。那些被你收拢过来的贵族,也都需要这样的授权么?”

        “不,您已经够慷慨了。我不是贪得无厌的人。”希尔德看着莱因哈特眼中不加掩饰的戏谑,恭敬的回答。

        “呵呵,真是有趣的人。”莱因哈特看着希尔德的背影穿过禁卫森严的门扉,起身走向隔壁的休憩室。

        “来一杯?”莱因哈特待红发的友人在沙发上坐下,便拿过两个酒杯征询对方的意见。

        “好的,阁下。”吉尔菲艾斯双手合拢放在腿上,恭敬的点了点头。

        “好了,吉尔菲艾斯,这里没有外人,不要阁下阁下的叫个没完。”鲜红色的液体慢慢的倾入高脚水晶杯,莱因哈特将酒杯推向吉尔菲艾斯。“我记得这个年份的酒挺合你的口味。”

        “您有心了。”

        “说起来,最近主动投效的人多起来了呢。”

        “您说的是菲尔纳上校?”吉尔菲艾斯如同往常一样,准确的判断出了莱因哈特话语里所指的对象。

        “嗯,他在奥贝斯坦手下做的还不错。这个没有节操的人,看起来似乎能力还是不错的样子。”

        吉尔菲艾斯没有说话,对于自己不是太了解的领域,他向来不会主动发表意见——除非是莱因哈特询问他。不过这种情况近年来已经变得非常少了,不是那么阳光的话题,莱因哈特更习惯招来奥贝斯坦处理。莱因哈特和吉尔菲艾斯都察觉到了这点,但是友情深厚的两人都没有提及这点。而对于奥贝斯坦多次建议自己限制吉尔菲艾斯权力的谏言,莱因哈特每次都予以斥责。

        “你觉得吉尔菲艾斯升迁的太快了?”莱因哈特直接挥手打断了奥贝斯坦关于人事稳定的长篇大论,“你自己从上校到现在的银披肩,好像也没用多长时间吧?”

        奥贝斯坦的人工义眼瞟了下义眼自己银披肩上的两道弧线,再看了看莱因哈特的脸色。“总之,阁下,宇宙舰队副司令和一级上将的奖赏,现在并不合适。”

        “好了,不是你该管的事情你就不要多话。”

        “是的,阁下~”

        应该说,菲尔纳上校在暗杀计划失败之后的主动投诚是唯一正确的选择。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有如此的心理素质和胆量的。确切的说,这需要相当厚的脸皮才行。成功的用慷慨陈词为自己谋到了新的工作之后(当然更重要的是解决了安全问题),菲尔纳上校充分的展示了自己的价值。除了带队将自己掌握的贵族联合军情报网完全捣毁之外,很多表面中立实则靠向弗兰西拜公爵或是李丁海侯爵的贵族,也都遭到了无情的出卖。但凡向利普休达特联合军赞助过资金或是出让过物资的贵族,只要目前还没逃出奥丁,统统在第一时间遭到了逮捕。

        “我掌握到的目前就那么多,希望在今后的时间里挖出更多应当惩戒的贵族。”

        “你确认到目前为止,遭到逮捕的人都确实是贵族联合军的支持者么?”奥贝斯坦冰冷的喉舌仿佛在敲打着这位不请自来的新部下。

        “我相信如果将他们全部枪决,或许会有几个冤枉的,但是如果隔一个枪决一个,那么肯定会有大量漏网人员。”菲尔纳上校脸色非常镇定——绝非强装出来的那种冷静,而是完全的心安理得。“反正就算有几个冤枉的,大人也不会放在心上不是么?”

        奥贝斯坦无声的点了点头,冰冷无表情的脸上分明流露出了些许赞赏之色。目标锁定方法简单粗暴而有效,事态发展的可能方向也大致把握准确。执行力方面么?从那长串名单后面整齐的红勾就可以明白这位新上任的情报参谋绝非只会出卖旧主那么简单而已。

        “我们的工作之一就是要清除一切妨碍大人实现霸业的臭虫。”

        “下官明白!”

        “对于修特莱准将这个人你怎么看?”奥贝斯坦看似随意的提起了另一个话题。

        当日修特莱准将和菲尔纳上校都极力鼓动弗兰西拜公爵采取暗杀手段来对付莱因哈特。遭到了断然拒绝之后,菲尔纳上校没有和任何人商议,直接动用了自己的直属部队展开了行动。可惜这个看似果断的举动早已被莱因哈特的情报网发觉,行动遭到了惨败。确切的说,正是现在菲尔纳面前的男人洞察了他的计划,从而一举将其挫败。

        修特莱准将的情况可以说有些让人哭笑不得,在暴乱之夜,他是首批遭到逮捕的人员之一。而他之所以会被抓到,并不是由于菲尔纳上校的举报——当时上校大人还在某个民宅的地下室里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虽然并没有进行太长时间他就得出了结果。弗兰西拜公爵在得知菲尔纳上校的行动失败之后仓惶出逃,但是却忘记了自己重要的幕僚之一修特莱准将。这并不是出于之前修特莱准将赞成菲尔纳上校行动的惩罚,而是单纯的忘记了通知他。或许在公爵大人心里,只有他自己是最重要的,其余的人和事,统统都不值得特意记在心上。

        所以当鲁茨的下属闯进家门的时候,倒霉的修特莱准将完全措手不及。不过这位参谋大人倒是表现得颇为光棍,在弄清当前事态之后,仅仅是要求允许自己穿上衣服。随后在莱因哈特面前,修特莱也爽快的承认了自己力劝弗兰西拜公爵倾全力暗杀莱因哈特的事实。

        “如果公爵大人肯采纳我的意见,那么现在就不是你对着我高高在上了。”修特莱毫无惧色的看着金发的元帅,“而是我俯视你的尸体。”

        莱因哈特嘴角泛出一丝浅笑,他并没有动怒。

        “你的主君遗弃了你,没有任何的怨恨么?”

        修特莱苦笑了下,“弗兰西拜公爵这样的大人物,忘记了我这个小角色,并不稀奇。”

        莱因哈特凝视着修特莱。修特莱脸上写满了无奈和苦涩,但确实没有多少的怨恨之意,更多的是对现状的无可奈何。

        “愿不愿意到我这边来呢?”莱因哈特敲了敲座椅的扶手。

        修特莱迟疑了下,“感谢元帅大人的厚意。”可能是第一次对莱因哈特用敬语,修特莱并不是太习惯,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他接着说道,“但是我已心灰意冷,如果您宽大的放过我,那么请给我自由。”

        莱因哈特无所谓的轻轻摊了下手,“好吧。”站在身后的吉尔菲艾斯随即示意卫兵解开修特莱的手铐。

        获得自由的修特莱轻轻搓着手腕,深深的看了莱因哈特一眼,躬身行了一礼。

        “感谢您的宽大,我会记在心里的。”

        莱因哈特无所谓的挥了挥手,“我会让人给你船的,回到你侍奉的主君身边去吧。下次见面的时候,就没那么便宜了。”

        “这个么~就不劳烦您了。”

        修特莱的回答让莱因哈特有些诧异。面对莱因哈特疑问的眼神,修特莱有些无奈的低下了头,他都记不清今天自己苦笑了多少次了。

        “是这样的,阁下。弗兰西拜公爵生性多疑,如果我就这么从您手里离开,径直前往秃鹰之城的话,只会被他质疑为何还活着,难道是做了金发小子的卧底之类的……”

        修特莱说到这里,补充了一句,“无意冒犯,阁下。”

        “哼哼,他们是这样称呼我的?”莱因哈特笑了起来,挥手示意修特莱退下。

        修特莱再次向莱因哈特鞠了一躬,转身离去了。

        情报显示,被释放的修特莱准将回到了家乡,靠着不是很多的一些田产过起了小乡绅的生活。参谋长奥贝斯坦拿着下属的报告,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菲尔纳上校。

        “这个人你应该比较了解,他会这么安于现状下去么?”

        菲尔纳上校犹豫了一下,虽然摒弃个人感情是情报人员必须恪守的重要信条。但修特莱准将毕竟是关系尚可的前同僚,因此菲尔纳非常审慎的回答。

        “我认为他之前对公爵大人阐述的观点是可信的,因为弗兰西拜公爵就是这种性格的人。如果选择重归他的怀抱,绝对是死路一条。”

        奥贝斯坦没有说话,他冰冷的义眼变换焦距的时候有时会出现异样的亮光。胆小的人连和他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至于暗中集结残余势力密谋对抗元帅大人的可能性,同样非常低。”

        “喔,为什么呢?”

        菲尔纳上校摊了摊手掌,“凡事讲求付出必有回报,这样做他能收获什么呢?以我对修莱特的了解,他并不是狂热的宗教分子。”

        奥贝斯坦沉吟片刻,拿起笔在修特莱的名字下面划上了代表安全的绿色横线。已经离开奥丁的修特莱准将并不知道自己刚刚在鬼门关打了个转。名为命运的存在确实是凡人无从把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