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同盟之星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山岚

第四十九章 山岚

        由银河帝国提议的交换双方百万战俘的协议获得了同盟最高评议会的通过。标准历797年2月19日,文件签署仪式在伊泽伦要塞举行。代表同盟政府签字的是伊泽伦要塞防务司令杨威利上将,他同时兼任驻留舰队司令。杨威利今年刚刚年满30,如此神速的晋升让人惊叹不已。然而前来和他交换签字的银河帝国代表,却将杨威利的这一光环完全遮盖。

        齐格飞·吉尔菲艾斯一级上将,帝国军宇宙舰队副司令,身份完全可以说与杨威利对等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然而这位位高权重的军方高层年龄却比杨威利轻了很多。这一事实也让并无多少攀比之心的杨威利在心里感叹了下。

        “吉尔菲艾斯一级上将,在格兰达星域被他堵住的时候,还只是中将而已呢~”杨威利看着屏幕上的帝国军将领从航天机的旋梯走下来,突然没由来的叹了口气。

        尤利安注视着屏幕上那张年轻的脸。帝国军的吉尔菲艾斯一级上将无疑是同盟军的大敌,在亚姆利扎前哨战中全歼第七舰队的正是他。尤利安清楚的记得自家的提督在谈起这位了不起的敌人时那种由衷的赞叹。但不知为什么,尤利安感觉自己很难对他产生憎恨之类的情绪。

        “这小子长得很漂亮啊。”站在尤利安身边的波布兰少校皱着眉头,右手食指敲击着自己的下巴。

        “你感受到威胁了么?”

        “高尼夫,我告诉你,这种小子最多也就是骗骗不懂事的小丫头那种程度罢了~”

        然而周围的同盟军女性军官此刻的反应却让舰载机编队的领袖颜面尽失。虽然波布兰在异性中的受欢迎程度人所皆知,但现在屏幕上这位来自异国他乡的敌方高官已经赢得了足够的人气。波布兰不满的摆了摆手,仿佛想扫掉女军官们眼里蹦出的小星星。

        “哼哼,他要是再努力磨练下男人的深度,可能十年后能和我一较长短吧。”

        “嚯嚯,先寇布大人,你也坐不住啦?”

        站在台阶上的先寇布没有理会波布兰的调侃,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家的主将。还好,杨威利脸上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

        签字仪式波澜不惊,双方都保持了相当的克制态度。由于这种显而易见的诚意,一切进行得非常顺利。在杨威利和吉尔菲艾斯交换了文件之后,协议正式生效。

        “很高兴能在这种不是战场的地方见到您,杨提督。”吉尔菲艾斯诚恳的看着比自己年长了约十岁的杨威利。

        “这也是我想说的话呢,吉尔菲艾斯提督。”

        “您总是如此的胸有成竹,真令人敬佩。”

        “啊,哪里,您谬赞了~”

        杨威利搔了搔头发,对方的客气让他有些不适应。虽然交谈的时间并不长,但是眼前的红发敌将却很难让人生出仇恨之心。

        “在格兰达星域时的电文是我唐突了,希望您不要介意。”吉尔菲艾斯认真的看着杨威利的眼睛。但遗憾的是他未能发现对方任何情绪的波动。

        “哎呀,没有给您回电是我的失礼呢。”杨威利的表情看上去像是收到贺卡却忘记回一样,有些不好意思。

        “那么下官就此告别。”

        “您一路顺风。”

        银河帝国和自由行星同盟执掌大权的两位实战部队统制官礼貌的握手道别,前者由司仪人员引导,踏上了通向空港的道路。

        杨威利将手边已经生效的文件交给了一旁的政府官员,招呼了尤利安一声,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如果不出意料的话,接下来的战俘移交也会顺利进行吧。首都星海尼森已经为此准备了盛大的欢迎仪式,特留尼西特议长亦将亲自主持一系列的活动。作为军方重要人物的杨威利也要返回海尼森参与上述活动。

        虽然能返回海尼森是件令人愉快的事情,但是一想到要出席那些无聊的宴会,特别是又要面对议长大人那张令人生厌的脸,杨威利就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首都星此刻恐怕沉浸在即将举行的盛宴所带来的欢乐中。但是在杨威利的心里,这次百万战俘交换绝不会是那么简单的事情。罗严克拉姆侯爵是不会突然对同盟发善心的——对于这一点同样从大远征生还的辛达提督也会同意吧。自从截获了帝国军的信使之后,杨威利就召集了幕僚对此事展开讨论,根据各人的意见并综合自己的分析,杨威利认为自己得出的结果比较接近事实——至少应该相距不远。很多时候杨威利对自己的信心远没有周围众人的大。

        银河帝国即将发生大规模的内战,罗严克拉姆侯爵要集中所有的力量消灭帝国内部的敌人。

        “因此这个时候同盟的反应就非常重要了。”杨威利仰头看着走廊的上方,灰白色的板材反射着浅色调的灯光,仿佛莱茵哈特冷笑着的脸。

        “提督,传动带到尽头了。”尤利安看着仰脖的杨威利,有些担心的出声提醒。

        杨威利没有回答,他扫了一眼地面,向前迈了一步。伊泽伦要塞的各项设施自动化程度极高,主要通道上都装有代步用的传送带。杨威利带着尤利安朝宿舍区方向走去。

        为了取得帝国的霸权,莱茵哈特必然会动用所有的力量对付门阀贵族。如果这个时候同盟从伊泽伦回廊发动攻势,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对于莱茵哈特来说,如果这时候同盟国内也爆发一场大规模的内乱,自然就无暇顾及多年的死敌了。而处于内战状态的银河帝国,某种程度上也会助长同盟内乱者的胆量。

        这批放还的百万战俘里,必定有罗严克拉姆侯爵安排的人吧。虽然提前洞察了对手的策略,杨威利却没有丝毫的喜悦或是得意,相反他感到非常的无奈。

        “就算是如此,你要如何从百万战俘里找出我的棋子,从而将行动扼杀在摇篮里?”杨威利并没有见过莱茵哈特本人,但是在敌方资料里,关于这个过分英俊的年轻对手,有着非常浓重的笔墨。杨威利看着意识海里想象出来的对手,非常想坦言自己确实没有办法。但是这种毫无用处的认输又有什么用呢。

        “又不是和尤利安下棋,认输了重来就好了。”杨威利摇了摇头,扫去了脑海里的景象。

        帝国军旗舰巴尔巴罗莎,吉尔菲艾斯从舷窗里看着逐渐远去的伊泽伦要塞。巨大的银色流体金属外壳在漆黑的宇宙里非常显眼。这座号称不可能被攻陷的要塞,原本是帝国军的骄傲和荣耀,现在却成了整个银河帝国的耻辱。己方的利器被敌人夺去,反过来成了对付自己的坚固堡垒,这简直就是在整个银河帝国脸上扇出的大巴掌印。

        而同盟军夺取这座要塞时的无血战绩,则是巴掌印上的刺眼指痕。是的,五道指痕清晰得连手指上的纹路都看得到。而挥出这记响亮耳光的人刚刚在换俘文件上签字——他是杨威利,同盟的魔术师,奇迹杨……等一连串响亮的名号所簇拥的传奇。

        “仿佛他已经察觉到了~”吉尔菲艾斯轻轻的皱了下眉头。

        杨威利的相貌并没有想象中的威严或是气势逼人,普通程度的英俊外貌配上平和的表情,用人畜无害来形容毫不为过。然而吉尔菲艾斯清楚的知道,对于帝国军来说,这个男人是恶魔般的存在。吉尔菲艾斯几次试探性的话都无法从其回答的语言中捕捉到任何情绪波动的轨迹。

        门阀贵族们的行动越发的肆无忌惮,各种迹象都显示出,将帝国一分为二的战争已经无法避免。弗兰西拜公爵在自己庄园所属的利普休达特森林举行了盛大的艺术品鉴赏与拍卖大会。银河帝国各地的贵族纷纷前往赴会。根据宇宙舰队参谋长奥贝斯坦中将得到的情报,拍卖会仅仅是个名义。门阀贵族们在聚会上对罗严克拉姆侯爵和立典拉德公爵组成的执政联盟大加鞭挞,极尽挖苦咒骂之能事。最后弗兰西拜公爵宣布,目前掌握宫廷的罗严克拉姆侯爵和立典拉德公爵为非法存在,皇帝陛下已经被他们挟持。此言得到了在场的贵族的一致欢呼。

        “为了解救皇帝陛下,以及彰显我们对帝国的忠诚。”弗兰西拜公爵手举酒杯,大声疾呼,“我们要行动起来!大神奥丁和先皇的在天之灵会护佑我们的!”

        弗兰西拜公爵满意的看了一眼反应热烈的众人,示意仆人将准备好的巨型签名簿送上来。

        “让大神奥丁见证我们今天的正义之举!让我们在大神的指引下订立神圣的盟约!”

        说罢,弗兰西拜公爵第一个在签名簿上写下他冗长的全名。接着是李丁海侯爵,他除了签名之外还将戒指上的族徽盖在上面。

        根据盟约所建立的贵族联合军,统称为“利普休达特”联合军。签名簿上的贵族名字达到3740名之多,所动员的兵力达到2560万。这其中包括了各贵族领地的私兵,和银河帝国宇宙舰队的正规部队。

        宇宙舰队的实战部队统制官们,分成了壁垒分明的两派,除了罗严克拉姆元帅府的终将之外的舰队司令,全部都站到了门阀贵族一侧。原本莱茵哈特和吉尔菲艾斯估计有可能会保持中立的几位没有一位选择置身事外。很显然,这场将重新确立帝国统治秩序的斗争中,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

        吉尔菲艾斯想起,在奥贝斯坦宣读门阀贵族一侧的统兵将领名单时,站立在台阶下的众将毫不掩饰的发出阵阵冷笑。

        “兰茨贝克伯爵,统帅舰队4600艘。”

        “斯特丁提督,统帅舰队13000艘。”

        “……”

        米达麦亚朝站在对面的罗严塔尔耸了耸肩,对方报以一个同样无所谓的表情。这样的对手在他们看来,完全不需要特别放在心上。然而喉舌冰冷的参谋长接着报出的名字却让帝国双壁也为之动容。

        “法连海顿提督,统帅舰队12600艘。”

        “梅鲁卡兹一级上将,统帅舰队15000艘,同时兼任利普休达特联合军总司令”

        这两个名字让一直神态轻松的提督们感到吃惊。法连海顿的用兵能力不容小觑,低级贵族出身的他原本很有希望站在中立的立场上,现在却加入了门阀贵族的阵营。而资历和用兵才能足以担当众将老师的梅鲁卡兹一级上将,是任何人都无法轻松面对的存在。毕典菲尔德敢于嘲笑斯特丁的教条和老朽——尽管他曾经是军校的教官,年龄也足够做黑色枪骑兵统帅的父亲。但是就连一贯目中无人且从来不修口德的毕典菲尔德也不敢对梅鲁卡兹出言不逊。

        “没想到连法连海顿和梅鲁卡兹都加入门阀贵族了啊。”

        “梅鲁卡兹~这下麻烦了啊。”

        瓦连皱着眉头对鲁茨说,“真是不明白,梅鲁卡兹明明对罗严克拉姆侯爵保持着友善和好看的,为什么会……”

        “恐怕在家族利益面前,个人意志往往是微不足道的东西吧。”

        莱因哈特微笑着看着台阶下的众将各种不同的反应,贵族联合军的阵容情况,早在召集众人之前他就知道了。虽然名单里的有些名字确实令他意外,但绝没有达到让年轻的元帅惊慌失措的地步。

        “你们慌什么!”大声疾呼的是毕典菲尔德,“虽然梅鲁卡兹很厉害,但是他一个人能顶什么用?!”

        “不能这么说,一头狮子领军的羊群,有时候远比一头绵羊领军的狮群厉害啊。”梅克林格摸了摸打理得整整齐齐的胡须,脸有忧色。

        正准备咆哮的毕典菲尔德闻言不由得滞了一下,这句简单的比喻里所蕴含的寓意简显易懂。如果让梅鲁卡兹将原本松散的贵族联合军拧成了一根绳,变成一个进退有度,行动有序的庞然大物,那确实是件恐怖的事情。毕典菲尔德悻悻的放下了高举的拳头,嘴里叨咕着含糊不清的脏话,虽然看似还不肯罢休,不过谁都看出他是理屈词穷了。

        “这蛮子,再啰嗦就让他去和梅鲁卡兹对决好了~”罗严塔尔对米达麦亚眨了眨眼,音量控制在只有好友能听到的程度。虽然心里认定毕典菲尔德用兵能力不如自己,但如果没有必要,罗严塔尔也不想和他正面冲突。

        “呵呵~”米达麦亚虽然满腹心事,闻言也不由得笑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梅鲁卡兹可是不好对付啊。”

        “没错~”

        帝国双壁停止了私话,他们一齐看向台阶上的金发年轻人,那是他们侍奉的主君。莱茵哈特白皙优雅的手指正抚弄着鬓角垂下的头发,低声对身边的吉尔菲艾斯说道,“梅鲁卡兹确实是个问题呢~”

        吉尔菲艾斯想着当时的情景,看着窗外的繁星点点,伊泽伦要塞巨大的身影逐渐远去。或许有一天,帝国军会再次大举进攻这座要塞,那个时候,帝国军就要再次面对同盟的军神。

        “如果莱茵哈特大人的策略能够奏效,我们就不必担心同盟一侧的干预,可以安心对付门阀贵族了。”

        莱茵哈特接管了帝国宇宙舰队之后,庞大的帝国军情报网络同时向他敞开了大门。虽然吉尔菲艾斯并不喜欢奥贝斯坦,但也不能不承认他在情报搜集方面的能力。奥贝斯坦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根据已经掌握的情报,对同盟国内的各处兵力部署给出了统筹性的报告。这份报告莱茵哈特给吉尔菲艾斯看过,内容翔实且条理清晰。奥贝斯坦同时送上的还有一份详细的叛乱策动方案,照章执行的话,可以顺利在同盟内部策动一场声势庞大的军事政变。至于这份方案能执行到何种程度,则要看执行者的能力了。

        十年前的艾鲁法西亚大撤退成就了杨威利的传奇,这位同盟军历史上唯一一位在一天之内连升两级的年轻尉官,在这次大危机中展现了自己的用兵才能。然而在杨威利的光环之下,很少会有人还记得当时同盟军的最高指挥官,林奇少将的下场。

        在和帝国军的战斗中错误的估计了形式,导致战局急转直下,之后又不顾友军撤退,导致原本相对处于均势的战况彻底崩溃。但是这些都还不是他之后被众人唾骂的主要理由。在狼狈逃窜到行星艾鲁法西亚之后,还拥有数百艘战舰的林奇舰队被帝国军重重围困,此时他做出了让自己后悔了整整十年的决定。

        林奇率领还能战斗的数百艘战舰,扔下在行星表面慌成一团的民众和部分仍旧在安排撤离事宜的部下,向着帝国军包围网相对薄弱的位置逃窜而去。当同盟军舰队撤离的消息传到民众耳中的时候,几乎立刻引发了一场大的骚乱。

        “果然是如此么?”黑发的青年看着大屏幕,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惊讶。

        然而他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用来发感慨,没有时间清洗而显得有些脏的军服前襟被两只青筋暴露的手抓住了,强大的力道将青年带得双脚离地。

        “这是怎么回事?!杨中尉?林奇阁下抛下我们自己跑了!”

        杨威利将身体朝后仰起,以确保自己的呼吸不会太困难——顶在下颌的两只手非常有力而专业,显然对身体结构非常了解。

        “不用慌张,罗姆斯基医生,我说过了,我们的撤离要等待时机的。现在时机到了。”

        罗姆斯基放下原本拿手术刀的双手,有些愕然的看着杨威利,仿佛在确认他是不是疯了,或是干脆在拿自己开心。

        “你是说,撤退?!可是现在,护卫舰队都已经走了啊!”

        “嗯,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能安全离开啊。请按照我们之前排定的撤离次序让大家上船吧。”杨威利竖起食指,仿佛恶作剧一样的闭上了右眼,“出发方向和林奇阁下他们的相反。”

        原本惊慌失措的众人面面相觑,半分钟之后,明白过来的人用古怪的眼神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中尉。

        “将司令官他们当做了诱饵么……”

        但是不管怎么说,自己的命是最要紧的。原本在安排撤退事宜中显示出了一定组织才能的罗姆斯基医生没有再犹豫,转身大声的呼唤自己的同伴,开始执行杨威利的指令。

        林奇的舰队刚刚出动,严正以待的帝国军就察觉到了其动向。为了全歼同盟军的这支残军,围困行星艾鲁法西亚的这些天,帝国军陆续从周边星域调集了超过5000艘的作战舰船。双方兵力对比达到了10:1的恐怖比例。

        虽然林奇突围的方向是帝国军布防相对薄弱的位置,但也仅仅是相对而言——那个位置上的帝国军舰船不比同盟军少太多。贾利林根中校的450艘舰船以长蛇之阵死死的封住同盟军的去路。一心想着立功的贾利林根眼看对方竟然朝着自己的位置直冲过来,兴奋的立即让所有舰船打开跑门!随着双方的距离不断接近,按捺不住的帝国军率先开火了!

        “林奇阁下,帝国军开始炮击了!”

        传令官焦急的看着林奇,指望少将大人在关键时刻能有合适的应对方案。然而令他失望的是,林奇少将呆若木鸡的看着屏幕上的帝国军舰船变化图,居然半天没反应。

        “阁下,阁下!请下令!”

        传令官抓住林奇的前襟,大声的咆哮起来。对待长官应有的礼仪和音调之类军校教导的东西统统都扔到宇宙黑洞里去了。

        传令官的吼声仿佛起了点作用,林奇原本快失去焦距的双眼又恢复了些神采,绝望得苍白的脸上多了些潮红——仿佛即将输光的赌徒为了拼命掷下最后一把骰子,将剩余的精力和血液全部集中起来了。

        “各舰立即开火!”

        还能战斗的同盟军舰船立即按照指令开始了还击,陷入绝境的人如果死命挣扎起来倒是不可小觑。一时之间对面的帝国军暂时被同盟军的火力压制住了。然而在其他位置布防的帝国军已经在第一时间得到了同盟军突围的消息。帝国军的指挥官们眼看着抵挡同盟军的同僚们在对手的疯狂火力下苦苦支撑,纷纷大声呼喊着部下加快速度!

        “不要管什么队形了,直接绕到叛乱军背后去!”

        “让贾利林根顶住!我们马上就到叛乱军左侧了!”

        虽然被对手骤然爆发的密集炮火打得有些狼狈,贾利林根中校的部队还远未到崩溃的地步。同僚从各处迅速来援的消息更是让他信心大增。最远的友军也不过是在卫星轨道的另一侧而已!大屏幕上的双方兵力显示图,代表同盟军的蓝色三角正逐渐陷入到7个红色三角的包围当中。

        “不要怕,叛乱军的末日到了,给我狠狠的还击,这次的头功是我们的了!”

        战况处于顺风顺水状态时的士气总是容易鼓动起来的。银河帝国对于军功的奖赏非常丰厚,即使是出身贫民的士卒,如果立下战功,也能得到不菲的奖励。于是中校大人的吼声过后,贾利林根舰队人人奋勇,各舰争先向前。

        对于林奇舰队来说,刚才的局面占优已经迅速成了过去式,随着侧面和后方的帝国军进入炮击距离,四面八方都有致命的光速呼啸而来。林奇的指挥舰附近不断有中弹的舰船被行星艾鲁法西亚的引力牵引往下坠落。林奇呆呆的看着大屏幕,无力的瘫坐在地板上,流淌的冷汗将头发弄得乱七八糟的贴在额头上,军帽早就不知道在混乱中飞到哪个角落去了。

        这时候已经没有人来请他发号施令了。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能看出,这位少将阁下的前途多半就到今天为止了。失去战心的同盟军被帝国军四面合围,各舰不约而同的自顾自四散逃去。失去了统一指挥和有效队形的同盟军,在帝国军铁壁合围之下,只不过是烧热了的锅里徒劳挣扎的泥鳅罢了。被帝国军拦住去路,任何方位都没有逃窜的角度,很多同盟军舰船在无奈之下只能放出投降信号,然后接受帝国军的登舰。少数抵抗到最后的舰船,在这场帝国军掀起的海啸里甚至不能扑腾出最小的浪花。

        林奇的坐舰并没有被击毁,但是被同样选择投降的部下鄙视的是,他直到帝国军登舰的时候仍旧瘫坐在地上没法起来,最后还是帝国军将他粗暴的拽了起来。

        另一方面,由于都急于要在围捕叛乱军的盛宴里分到一杯羹,几乎所有的帝国军都离开了原来的驻防位置。原本围得水泄不通的行星轨道变得宽敞起来,除了少数几艘侦查舰还在有一阵没一阵的扫描着行星周边轨道,其余的帝国军舰船都在忙着追捕少数还在逃窜的叛乱军或是登舰受降。

        强袭侦查舰班尼格顿的监察员们漫不经心的看着仪表,关系好的同僚都在小声聊天。虽然远处的战事仍未完全结束,但属于他们负责的部分实在不多。根据之前的情报,逃进行星艾鲁法西亚的叛乱军数量在500艘左右,而这与刚侦测到的突围舰船数吻合。因此可以断定,叛乱军的战力已经全部出现,不可能再有保留了。

        舰长普雷斯特少校手里拿着袋装咖啡,装模作样的轻轻吹着杯口的热气。作为一个已经没落的下级贵族,能无惊无险的混到少校也算不错的了。没有手工磨制咖啡享用没关系,贵族的派头还是要摆的。

        “舰长阁下,在w39空域方向检测到大群小型能量体出现。”

        普雷斯特瞄了一眼屏幕,看了几秒钟就继续低头照顾他的咖啡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估计是小行星群之类的东西吧。检测下移动速度吧。”

        检测的结果显示,那些疑似小行星的东西移动速度并不快,但是都整齐的朝着一个方向前进。

        “可能是小行星群,如果再参照行星引力和目标体积进行速度测算,就能确定是不是小行星了。”监察员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移动速度和超小型星体接近,误差0.3。”

        普雷斯特耸了耸肩,“那就不用管它了。”

        杨威利所搭乘的宇宙飞船由电脑控制,按照设定好的速度,和其他民用船只一起编成了庞大的船团,缓慢而整齐的由林奇舰队出发的另一侧轨道出发,向同盟腹地的方向驶去。

        为了保证安全,各船都保持了通讯静默。船上的众人提心吊胆的看着大屏幕上的帝国军,唯恐帝国军发现这边的动向。战舰的速度远超民用船,一旦引起了帝国军的注意那肯定是死路一条。

        随着离行星越来越远,帝国军始终没有任何追击的迹象,船舱里的众人终于忍不住欢呼起来。当下就有性急的人要和其他船上的亲友联系。好在罗姆斯基大夫颇有几分组织才能,每艘船的通讯机前都有专人看守,担任守卫的大都是魁梧有力的男子。他们奉令在进入特鲁斯星域之前不得让任何人开启通讯机,如有人不停劝阻,则可以使用一切必要手段。

        刚刚逃离死神掌控的喜悦使得大多数人并不是太计较暂时不能通讯的不便,少数几个叫嚷得比较厉害的人见得不到太多支持,也只得讪讪的退回人群。和杨威利站在一起的罗姆斯基见状佩服的说道,“连这个都被你料中了啊,杨中尉,您太了不起了。”

        称呼的转换显得非常自然,说话人仿佛忘记了,之前不久他还称呼对方年轻人、当兵的……

        不过杨威利显然不太在意之前被无礼对待的事情,“呀,这个只是人的本能反应,压得很紧的神经骤然放松之后,总是需要发泄途径的。”

        “您说得对,所以我们采取下一应对步骤吧。”罗姆斯基对着不远处甩了个响指,也不知道他们互相之间是怎么联系的。总之过了半分钟,大屏幕上的画面不再是帝国军了,而是变成了本船周围的船只情况,画面下方的时间显示出这是即时扫描到的景象。扫描镜头不断变换着角度,画面显示,一起出逃的其他船只情况良好,正在本船附近一起安全的朝目的地行驶。

        “看到了,搭载着你们亲友的船只都在安全的行驶着。等过了帝国军的侦测范围自然就可以和他们联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些天都在组织各种事务,罗姆斯基的声音有了那么点威严的味道,“现在就打开通讯装置,万一被帝国军发现,那是要害死所有人的!”

        捣乱的人不敢再出声了,这时候如果再强顶,后果指定是好不了的。对方已经占据道义制高点,没有非常妥当的理由根本不能与之对抗。

        一天半后,出逃的大批民船顺利进入特鲁斯星域,途中没有任何一艘船掉队。这时候杨威利下令各船加速前进,现在已经不怕帝国军发现了。通讯频道也被打开,逃出生天的人们开始试图联系同盟军的正规部队。

        等到闻讯赶到的同盟军星际巡航队将这些民船保护起来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开始为年轻的同盟英雄欢呼起来!整个行星表面的平民都平安的撤离了,就在帝国军的眼皮底下,越过了重重包围网!

        如果说等待杨威利的是天堂,那么等待林奇的无疑就是地狱。帝国军对待同盟军战俘从来就没有多余的怜悯。必要的审讯之后,高级军官往往还会享受到特殊待遇——也就是各种刑讯逼供,以避免假情报或是有所隐瞒。当社会秩序保障局的眼镜蛇确认再也榨不出什么的时候,往往被询问对象已经在地狱里走了一趟。然而对于林奇来说,他的地狱才刚刚开始而已。

        银河帝国境内的俘虏收容所,大多位于边境的荒凉行星上,自然环境非常恶劣。为了让这些反对伟大帝制的思想犯们反省自身的错误,而特意设置了这种机构。

        在收容所内,战俘们有相当大的自由,帝国军每个月供应一次生活必需品,管理这些物资都交由战俘自己进行。只要不越过封锁线,帝国军是不会管圈子里的同盟军干什么的。如此对待战俘并不是因为心存仁慈,而是实在抽不出足够的人手和资金来进行细致管理,所以干脆只供应基本物资,任其自生自灭。

        当林奇被酷刑折磨之后,边被送到一个这样的设施里来,刚开始周围没有熟识他的人,同区的战俘对这个昔日的少将大人还是颇有敬意的。毕竟他一身的伤痛都是刚拜帝国军所致,通常伤痕越多的人,都是抵抗到最后不肯招供的。

        每日吃着简单的饭菜,默默的养着身上的伤,总算是安定下来的林奇也没了别的念想,准备就此对着漫天的沙尘了解此生。然而随着认识他的战俘也被转移进来,林奇在艾鲁法西亚的所作所为便被揭露出来。于是周围的战俘都开始对他另眼相看,各种谩骂和凌辱纷至沓来,认识不认识的人都异口同声的斥责他。而林奇除了借酒消愁之外没有任何为自己辩解的余地。

        新近的战俘带来了家乡的消息,林奇的妻子在其投降之后已经带着两个孩子脱离户籍回了娘家。据说原因是战死者遗族之类的组织在不但鼓动其成员用各种方式谴责这位失去了丈夫的可怜女人。

        林奇日益沉溺于酒精的怀抱,声誉更是一落千丈,就连昔日的部署看到他,都会露出毫不掩饰的轻视和鄙夷表情。这样日子在过去了快十年之后,连林奇自己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还算不算个活着的人。宇宙历796年11月23日,一艘帝国军的驱逐舰光临了这个俘虏收容所,林奇被来人押走。这艘驱逐舰隶属于银河帝国宇宙舰队吉尔菲艾斯舰队,它的返程目的地是帝都奥丁。

        林奇一路上没受什么折磨,甚至他还喝上了帝国的红酒,这可比战俘营的劣质酒精好多了。这种好待遇一直延续到抵达奥丁,驱逐舰的军官在港口将他交给一个眼睛有些像猫的尉官,后者将林奇押到一间密室里。莫名其妙的等待了半天时间,林奇将放在手边的酒喝掉了一半,剩余不多的还能正常运转的脑细胞不足以分析出当前的处境,于是干脆是不管不顾的继续喝酒——大不了就是死而已,那和现在也没什么区别。

        突然房间的光线亮起来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林奇面前。

        “林奇少将吗?”冰冷的声音欠缺亲和感。

        林奇睁开浑浊泛红的眼睛,眼前的年轻人不过20左右,修长匀称的身体糅合了精悍和优雅的,金黄色的头发像狮子的鬃毛一样垂到颈部。

        “你是?”

        “莱茵哈特·冯·罗严克拉姆!”

        各位亲爱的朋友新年快乐,约定的剩下半章来了。金刚直到前一分钟都还在码字。

        感谢今年各位的各种支持。谢谢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