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同盟之星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灯火阑珊

第四十八章 灯火阑珊

        行星仙德拉,军方专用的培训基地。

        夏赫亚尔少校表情平静的看着眼前站得歪歪斜斜的新队员,之前的5公里负重越野显然对这些新人而言是极其残酷的考验。即使是少数在时限内完成了路程的人也几乎耗尽了体力,能按规定站好军姿的只有寥寥几人而已。

        “全体休息5分钟~”夏赫亚尔冰冷的声音引发了一阵有气无力的欢呼,接着是各种人体碰撞地面的声音传来。

        夏赫亚尔耐心的等待最后一个队员坐倒,语气平静的补充了一句,“5分钟后开始持斧对杀训练。”

        说完之后夏赫亚尔自顾自的转身,把一地的惨呼丢在脑后。

        “天啊!队长是恶魔么?”

        “小声些~被听到你就死定了~”

        “我真想睡一个小时。”

        “你真是个奢侈的家伙!”

        “……”

        听着背后的各种抱怨,夏赫亚尔冰雕般的脸上浮起了一丝浅浅的笑意,他轻轻的对自己说,“到了和帝国军交锋的时候,再后悔训练做得不够就来不及了啊~”说着他握紧了手指又慢慢的张开。

        生还的舰队人员都获得了晋升一级的奖励——战死的同僚是两级。从尉官突破到校官通常是件让人心情愉快的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夏赫亚尔在抚摸肩部的阶级徽章的时候,面前总是会出现盖尔那张被手掌挡住的脸。

        侦查舰分队专属的训练仓房里,全真实模拟的作战环境下,新来的操作员们全神贯注的操作着面前的仪表。随着训练教官的指令,各种任务接连下达。

        突然警报响起,电脑模拟的女中音徐徐响起,“7号台操作失误,操作员退出考核。”

        “该死!”7号台的操作员取下耳罩,不甘心的长吐出口气。

        随着任务难度逐渐升级,电脑mm的声音此起彼伏。

        “12号台操作失误,操作员退出考核。”

        “24号台操作失误,操作员退出考核。”

        ……

        随着越来越多的操作员因为任务的难度增加而出现失误,各个操作台的红灯一一亮起。最后只剩下15号台的操作员还在坚持,他的表情非常紧张,多个不同任务的切换让他应付得很吃力。但不管怎么样,目前为止所有的任务他都在规定时限内做完了。

        “15号操作员通过考核,恭喜。”没有语气变化的合成女声宣布考核结果,15号操作台亮起绿灯——也是全场唯一的一盏。

        “好厉害的家伙啊!”

        “集训1个月之后唯一的一个通过者啊。”

        “简直是开玩笑嘛,虽然所有的操作程序都有学过,但实际操作时不是应该以自己的配属位置为主的嘛?”

        “……”

        训练舱隔壁的房间里,迪尔姆多上校拍了拍额头,“总算有第一个合格者出现了。”

        第三舰队的舰船操作员们如果仅仅是熟悉自己负责的分项是绝对不行的。相同型号舰船内调换岗位那简直是家常便饭,巡洋舰操作员调任侦查舰才算真功夫。各种不同舰船的操作位置,操作手法细分的话有上百种之多。当然对于这些刚从军校毕业的新人来说,短时间内胜任同型号舰船内不同位置轮换就算合格了。

        “只要刻苦练习,没有什么做不到的。”这是特拉福斯提督的座右铭。这位平素要求严苛,注重训练成绩的舰队司令成功的复出。这对于熟悉他的舰队老人来说是个好消息,然而对于这些刚刚分配到第三舰队的新人来说,就是地狱一般的噩梦了。

        迪尔姆多上校看着训练舱里沮丧的新人们,呵呵的笑了起来。“慢慢来,伙计们,慢慢的你们就会发现,其实没有那么难的。”

        在原地踏步的情况下,如果也可以完成任务,那么大多数人是不愿意付出更多努力的——这也是人类的劣根性之一。刚从军校毕业的新人们不是太能理解,明明正式作战时每人只是负责一个操作席位而已,现在却要熟悉并掌握所有的席位——人员配置明明够的嘛。

        其实他们不知道,现在培训他们的老兵们当初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要把日常操作熟练到这种程度。然而现在,老兵只会用期待和理解的眼神看着新兵。

        是的,从大远征里活着回来的人才能理解,被帝国军击毁了舰船,被迫穿着救生衣漂浮在黑暗的宇宙里是什么滋味。被同伴从死神漆黑的怀抱里拉回来,那种劫后余生的喜悦和想要痛击帝国军的渴望交织缠绕在一起的煎熬——不亲身经历的人是不会懂的。

        意外的获得了敌军舰船,和平素并不熟悉的同伴再次组成作战序列,老兵们心里却压根不敢多想——诸如原本应该坐在身边的同僚去了哪里之类的问题。然而他们却可以在心中如此告慰离去的同伴,“没有问题的,不管是换了不同的操作台还是换了搭档,我都可以给你报仇的!”

        “努力吧,小子们,总有一天你们会明白这么做的道理的!”迪尔姆多上校轻轻的摸索了一下军帽上的徽章。

        第三舰队的司令办公室。辛达少见的没有在下属忙碌的时候陷入深度思考的状态。他拿着一份厚厚的文件,正在仔细的推演着什么。

        辛达清楚的记得在和路费普提督远足时两人谈起的一种可能性,两人都觉得在舰队的现有基础上,可以考虑将作战方法进一步提升至新的层面。可惜不久之后大远征就开始了,两人一直没有时间来进行此事的运作。

        返回工作岗位的特拉福斯提督和辛达仔细研讨了这种全新的舰队战法变化。现在副司令提交的方案正放在辛达面前。

        “很多项目都是实战中从未尝试过的啊。”辛达罕见的在深度思考的时候发出了声音。他已经看完了文件,水蓝色的眼睛仿佛已经越过了文件本身,延伸到了无尽的宇宙中去。

        眼前这份文件如果放到同盟军任何一位舰队司令的桌子上,都只会得到“荒唐!不可能!”等等类似的评语吧。因为这种战法所要求的舰队运动以及射击精度,简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拆分成细小的单项而言,并不是没有人达到过如此高精度的训练要求,但是所有分项都达标那就是神话了。

        “真的有必要做到这一步么?”翻阅文件的时候,辛达不止一次的问自己。困扰他的并不是这份疯狂计划的实施难度——相反,将艰难任务拆分至可执行程度正是他的长项;但是凡事都讲究付出必定要求回报,付出如此重的代价之后,第三舰队能收获到什么呢?而这种收获又能在何种场合派上何种用途呢?

        辛达花了很长的时间持续思考这个旁人会觉得荒谬的问题。这种战力的威力过于巨大,以至于目前还只是理论上可能将之掌握到手中的辛达都感觉到困惑。

        这个战法实施所需的时间,初步推算是半年左右,至于所需要的物资那更是天文数字。相比较而言,之前第三舰队拼命完成的光波十字弓都显得小巫见大巫了。而一旦第三舰队拥有了精确施展这种战法的能力,随之而来的恐怖战力又该在什么场合下使用呢?目前有那么强的敌人需要应付么?

        好在辛达从来不会让死循环这种情况出现在自己身上,很快的他就给出了让自己解套的理由。

        “光波十字弓之前也被很多人认为是过于猛恶的战法,然而这次的大远征我们却多次依靠它来克敌制胜。”辛达晃了晃脑袋,用右手中指和无名指捏住自己的鼻子按摩了几下,然后按响了桌上的传唤铃——深度思考得出阶段性结果之后来杯咖啡是很不错的选择。

        在等待安琪儿上尉的时间里,辛达习惯性的再次启动了下庞大的脑部神经,这种威力恐怖的战法自然需要具有极大价值的对手才能充分展示其价值。那么值得动用它的对手有哪些呢?

        “在西连西亚星域的时候,如果我们已经掌握了这种战法,就不用采取一开始那种保守的战法了,航道机雷炸响的同时就可以发动猛攻!而在亚姆利扎星域,亚当斯少将的突袭绝不会让罗严克拉姆侯爵的卫队支撑那么久!”

        辛达在脑海里列出了之前的战例,一一推演着。

        “就算是遇上杨提督那种程度的超强对手,恐怕他猝不及防之下也是难以应付的~”

        辛达突然被自己吓了一跳,为什么脑袋里除了帝国军的对手之外竟还出现了同盟一侧的战友作为假想敌呢?但是没容得他继续就这个问题深究下去,安全门传来了开启的声音,漂亮的副官端着咖啡进来了。

        安琪儿上尉的长发用发卡巧妙的束缚在后脑,这样即使需要奔跑满头的乌发也不至于散乱。因为现在是地面勤务状态,她穿着的军服套装搭配的并非长裤而是短裙。路上遇到同事的时候,安琪儿浅浅的微笑经常让年轻的男军官停下脚步,待她走过之后不加掩饰的继续注目其背影的更是大有人在。这几天司令的副官仿佛有些心事,眉宇间总是描着淡淡的忧愁,那副我见犹怜的样子让很多人都生出浓浓的呵护之心,只是不得其便罢了。

        散发着浓香的咖啡在托盘上冒着热气,安琪儿将咖啡送到司令的桌上,“提督,您的咖啡好了。”甜美的声线里带着些许的沙哑,然后漂亮的副官仿佛不敢多看辛达似的快速转身出去了。

        辛达望着安琪儿的背影,苦笑了下。自从露西斯以辛达未婚妻的身份到驻地探班之后,安琪儿就一直是这幅样子。原本辛达以为是小姑娘闹脾气,过几天就会好;但却总是时不时在安琪儿的脸上捕捉到淡妆无法完全掩饰的黑眼圈和哭红的眼睛。于是他知道,问题严重了。

        “或许该找个机会和她好好谈谈~”

        银河帝国首都星奥丁,帝国军部大厦宇宙舰队司令部。

        “吉尔菲艾斯,这份文件我修改过了,你再看一下。”莱茵哈特举起手里的文件夹,对着红发的友人晃了晃。

        装饰得富丽堂皇的司令办公室原本只有一张办公桌——所有进来办事的人在宇宙舰队司令面前都得立正站好。莱茵哈特进驻这里之后,让人搬来一张规格相同的桌子,让红发的友人坐在了自己对面。

        吉尔菲艾斯接过文件,认真的审视起来。这是一份十分庞大的计划,按照莱茵哈特的提议,银河帝国将和自由行星同盟——也就是他们通常称之为叛逆的那个存在,交换超过200w的战俘。

        写在纸上的理由,当然是本着人道主义的角度出发,让双方被羁押的人员有机会重回故里和家人团聚。银河帝国和自由行星同盟之间长时间的战争,使得双方都有大量的被俘人员落入对方手中。对此双方的做法基本相同,那就是在偏远的荒芜星球上建立大型的类似集中营性质的监狱,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对这些敌方被俘人员进行监禁。

        实际上被长期羁押的大多是没有什么背景的普通作战人员——非常重要的被俘人员,双方会通过费沙这个中间渠道进行交换。

        莱茵哈特提出,为了管理这些几乎不可能加入己方阵营的包袱,每年帝国财政都要花巨额的经费,倒不如来个一次性解决问题。即双方不再严格按照对等原则进行战俘交换,而是将战俘营里的绝大多数在押人员全部归还给对方。

        吉尔菲艾斯看完莱茵哈特的最初提案后提出,要想说服军部通过这份提案,在具体的措辞当然必须迎合这些老迈的旧时代遗物(莱茵哈特语),因此经过幕僚重新润色修改的方案很快就送到了宇宙舰队司令的桌前。

        “嗯,这样统帅本部应该不会提出异议了。”吉尔菲艾斯仔细的将文件看完之后,很认真的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莱茵哈特用一种不出所料的表情看着红发的好友,心地善良的吉尔菲艾斯对于这类不论初衷为何,实质上能为广大人群带来益处的提案总是显得很热心。

        “或许正如奥贝斯坦所言,吉尔菲艾斯适合所有阳光下的活动~”

        年轻的宇宙舰队司令心里思量着,拿过桌上的宇宙舰队司令印信给文件加上合法的标签,随即按铃叫来了侍从。

        统合作战本部势必要和参谋部协商此事,但是打着让百万将士回家的旗号以及庆贺新皇登基这一不容反驳的理由,莱茵哈特有8成把握会获得通过——掌控以上机构的老头子们至少是不敢公开反对。

        “好了吉尔菲艾斯,将食材鉴别并送去厨房的工作完成了。”莱茵哈特伸了个懒腰,满头的金发在窗外吹进的微风里轻轻的颤动着,配上眯着眼的表情,正像一只小憩的金毛幼狮。但是吉尔菲艾斯很清楚,这幅肯定会得到宫廷贵妇宠爱的面容和神态仅仅是昙花一现而已。更多的时候,也就是莱茵哈特睁开眼睛的时候,大多数人是不能将之和幼狮联系在一起的。

        莱茵哈特闭着眼睛暂时没有睁开,吉尔菲艾斯保持着安静。虽然他知道这种休息状态绝不会维持很长的时间,但是最近的事情确实太多也太繁杂了,而且~每一件都环环相扣,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进行思考和布置。如果可能的话,吉尔菲艾斯最想做的事情是去拜访安妮罗杰,在她温暖的目光中度过整个下午。但显然,这仅仅是奢望而已。突然之间吉尔菲艾斯心里涌起了一种非常难以言喻的情绪,被他视为万恶之源的帝国皇帝明明已经失去了生命——不论是他自己病死的还是被他和好友斩下头颅,总之他是死了,但是为何现在想要享受那温馨的下午茶时间丝毫也没有变的容易呢?

        “因为还有很多要解决的敌人存在吧~”吉尔菲艾斯最后得出了这么个能说服自己的理由,“不管怎么说,安妮罗杰小姐是从被禁锢的环境被解放出来了。”

        是的,安妮罗杰小姐现在常常对着自己笑了。和以前那种掩藏着深深的忧郁的那种笑不同的,现在的笑容充满了希望。

        吉尔菲艾斯想着,脸上的线条变得柔和起来。为了让那笑容长盛不衰,我会尽力去任何事情的,哪怕~会让自己的手上沾上无数的鲜血或是污秽……红发的青年认真的在心里审视着自己。为了这对姐弟付出一切的决心并没有丝毫的改变。

        莱茵哈特睁开了眼睛,正好看到吉尔菲艾斯的微笑,于是他报以一个同样的笑容。

        “好了,吉尔菲艾斯,我们去姐姐那坐坐吧。我们都快有2周没能一起喝茶了。”

        对于这个提议非常高兴的吉尔菲艾斯很快的就站起身来,动作麻利的收拾桌面文件。看着好友那明显带着欣喜的表情,莱茵哈特仿佛若有所思,“吉尔菲艾斯很喜欢姐姐呢,当然,一直以来都是如此的~”

        在通往元帅府的路上,帝国宇宙舰队的掌控者们难以避免的又聊起了当前的局势问题。在吉尔菲艾斯看来,和门阀贵族的冲突已经不可避免,而且现在距离正面交锋的时间或许已经不是很多。因此他对于莱茵哈特提议的交换大规模战俘的行为持非常肯定的态度。

        这些回归的将士肯定会知道,是由于莱茵哈特的提案,他们才得以重新踏上故土的。因此这些死里逃生的人势必会对新上任的宇宙舰队司令感恩戴德。如此一来,将他们重新吸纳进现役部队并归入莱茵哈特元帅府的节制之下,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莱茵哈特的部队在之前和同盟军的激烈交锋中遭受了不小的损失,这些熟练战斗人员的到来正可谓雪中送炭。

        对此莱茵哈特表示赞同,但是~

        “吉尔菲艾斯,我们的敌人可不仅仅是门阀贵族呢。”

        “您指的是自由行星同盟?我想在亚姆利扎吃过那种程度的败仗之后,短时间内他们应该不会有能力再发动大规模的进攻了。”

        “你说的没错,但是我们不能在和门阀贵族交锋的同时把后背留给杨威利和辛达·杜鲁班这两个狡猾的家伙~”莱茵哈特说到这两个名字的时候语气有明显的变化,显然之前的接触没有给他留下任何美好的回忆。

        “您考虑的是,这两人都是非常出色的用兵家,我们不可不防。”

        “放心好了,吉尔菲艾斯,我已经有了对策,如果顺利的话,不论是辛达还是杨威利,都没法来给我们捣乱的。”

        这时透过车子的前挡风玻璃已经可以清楚的看见元帅府的建筑了,于是两人停止了谈话,调整好心情,准备享受一个难得的温馨下午。

        送交统帅本部的提案不出所料的获得了通过。虽然对于宇宙舰队司令部的这一突发提案存在各种质疑,但还在实质上掌控着帝国军部的老头们(莱茵哈特语)也想不出太好的反对理由。超过200w的被俘人员家属一定会极力赞同此事,所以此时站在对立面肯定是不智的。

        于是在艾伦博克和斯坦豪夫两位元帅都在正式的提案文件上签署了同意之后,一艘帝国军战舰直接从位于最靠近伊泽伦回廊的军事基地孔特里亚诺出发。不过这次它所肩负的任务无关任何军事目的,这艘名为独角兽王的战舰携带了一份正式文件。

        独角兽王号战舰在即将接近伊泽伦回廊的时候,便使用通用频道开始发出信号——此行的目的绝不是为了战争或是挑衅,如果在接触前就引发不必要的冲突就非常不幸了。但即使是这样,帝国军的使者还是差点遭遇不幸。

        “最后一次警告!让他们停船!如果拒绝就立即开火!”尼尔森舰长指着屏幕上的敌舰大声吼道。

        “可这才是第一次警告啊。”副舰长亚达提醒自己的搭档。

        尼尔森没有回答,只是提起右脚使劲蹭了蹭指挥系的挡板。于是亚达立即转身,用更大声的音量怒喝道,“前主炮准备!”

        从亚姆利扎星域死里逃生的尤利西斯号有着幸运星般的战绩,他们在激烈的交锋中舰体中弹6处之多,居然都没有命中要害,人员伤亡率也仅仅只有2成而已。全体舰船人员在和帝国军的交锋中奋战到了最后一刻。然而,战后等待他们的却不是英雄般的喝彩,众人颁给尤利西斯的称号是“厕所被打坏的战舰”。舰上的微生物处理系统被炮火破坏,充满着恶臭的排泄物倒流到了船舱里。从舰长以下的作战人员不得不踩在齐膝的污秽里苦苦挣扎。

        虽然对面这艘帝国军舰船未必就是当初击中自己的家伙——相反这种几率微乎其微,当初攻击第八舰队的是黑色枪骑兵舰队,而这些逞凶者在稍后就被同盟军的传奇杨威利提督成排的送进了地狱。

        “全舰准备战斗!联系附近空域的友军和要塞,我们即将和帝国军发生遭遇战!”

        伊泽伦要塞中心商业区西侧的一个公园草坪上。一对夫妇正带着2个5岁左右的孩子在散步。两个孩子手里拿着新买的风筝正玩得起劲,他们彼此追赶,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

        “卡罗斯,前面是斜坡,担心脚下。贝茨,不要推你的弟弟。”

        母亲的呼声并没能起到多大作用,两个孩子已经玩疯了。贝茨脚下踩到了什么,随即向后滑倒在斜坡上。除了孩子的哭声,同时响起的还有一个慵懒的声音,“哎呀,我的手呀~”

        母亲赶紧上前扶起孩子,同时对被踩到的年轻男子道歉——他正用帽子盖着脸在斜坡上午睡。

        “真是对不起,先生,您没事吧?”

        男子摆了摆手,显然不准备深究此事。事实上,他揉了揉被踩的手臂之后,压根就没准备站起来,而是原地换了个姿势。

        孩子的父亲也赶了上来,将孩子扛在肩头,一边小声安抚,一边示意妻子离开。

        “快走吧,人家还要休息呢。”

        “嗯,好的。那是一位军官呢?”

        “没错,虽然他躺着看不清阶级徽章,但肯定是现役军人。”

        “真是个好人哪,都没生气呢~”

        被太阳晒得暖烘烘的草地散发着一股好闻的清香,斜坡的倾斜度正适合躺倒。可惜青年男子的午睡没能持续太久,一个面容秀丽的年轻女军官走到了他的跟前。

        “提督,巡航舰队发回了通讯,他们似乎截获了帝国军的信使。”

        “讨厌的帝国军,就不能让人过个悠闲的下午吗?”

        小声的嘟囔着,男子站起身来。女军官上前帮他拍掉身上的草梗和灰土,动作非常自然熟练,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事了。

        “您也真是,要午睡回公寓不好吗,这样容易着凉的。”

        “好啦,好啦,菲列特莉加,你和尤利安的同盟关系也太紧密了吧~”

        银河帝国派来信使的消息经由超光速光纤传输到了同盟的各地。最高评议会的反应非常迅速。特留尼西特议长代表政府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讲。大意是政府虽然绝不会和银河帝国做任何妥协,但是为了百万将士以及他们的家属,适当的变通是允许的云云……总之大概意思就是同盟的权力者们准备接受这份交换俘虏的提议。

        战俘是没有投票权的,但是交换回来之后就有了。再加上他们的家属——想必都会对做出这一决议的政府感激不已吧。

        同盟每个月为了养活战俘,所花费的人力物力确实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如果能够顺利的完成交换俘虏,这笔开销自然就可以省下来了。同盟的财政现状非常糟糕,失业率不断攀升,各项福利却不断削减,各星球的抗议游行时有发生。就连首都星海尼森的抗议示威活动近来也是越演愈烈。打着各种旗号的社会团体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光是在安全部门挂号的大型团体就超过10个。

        相对各项社会福利的不断削减,军费的开支却年年递增。特留尼西特议长在任国防委员长的时候,就多次强调国防建设的重要性。相对其他社会工作岗位的人手不足,军方的人力配置情况要好得多。

        后勤部所属的办公室里,加比尔少将拿着本月的报表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战俘开支这一块是可以节省不少的费用了。”

        加比尔对面屏幕里的辛达闻言笑了笑,“200w的归来战俘可也需要大笔的费用来安置呢。”

        “开什么玩笑,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还没到退役年龄。”加比尔放下手里的报表,搓了搓眉心,“就算是服役超过十年的,政府也会用尽办法让他们再次加入现役的。”

        “虽然对这些人很不公平,但是我们目前确实需要大量的人手~”

        “嗯,暂时他们是不会抱怨什么的,毕竟从牢狱之灾里解脱是事实。”加比尔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近期会对第三舰队做一次集中补给。”

        “是么,这可真是意外,原以为到年底之前都不会有新船了呢。”

        加比尔搓了下鼻子,“国防委员长下发的指令是全力补给第十三舰队没错啦,但是具体的实施方案还是有可以修订的地方的。”

        杨威利的部队重编为伊泽伦要塞驻留舰队。国防部为了确保这个抵御银河帝国的屏障足够坚固,不惜血本的对其进行了强化。本年度出厂的新船几乎全部都被拨付给了伊泽伦驻留舰队。但是正如比克库上将所说,“第三舰队的重建同样是刻不容缓的。”

        “下个月会有一批战舰送往仙德拉。”加比尔拿过一张新的报表,“具体数量还不清楚,估计会在300艘左右。”

        辛达笑了下,“好极了,原本预计在新的财政年开始之前都不会有新船呢。”

        “艾亚斯级一艘,也就是原本第一舰队的旗舰。”加比尔满意的看到辛达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派特中将原来的旗舰帕特洛克罗斯同样是艾亚斯级别的,目前他不打算更换旗舰。而信任宇宙舰队司令比克库上将准备继续使用利昂·格兰特作为自己的旗舰,因此原本第一舰队的旗舰就闲置了。考虑到第三舰队在库·赫林被击沉之后就没有艾亚斯级别的战舰了,因此比克库司令特地将这艘战舰交给辛达使用。

        “还有1艘特里古拉夫级的战舰,这个你就要感谢我了。这家伙的造价可是不菲啊,小心使用喔。”加比尔不无得意的说道。“舰船名字你这两天就想好吧,否则我就让下面的船厂按惯例命名了。”

        “辛苦您了,后勤部长大人。”

        “是副部长~”加比尔说的话语是推脱之词,语气却是绝对的当仁不让。

        感谢午睡兄的除bug服务,上一章的除错已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