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同盟之星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家务

第四十一章 家务

        行星仙德拉,自由行星同盟军宿舍。清晨的阳光慷慨的将温暖从窗户送进屋子里,缓慢而坚定的驱散着冬日的寒意。辛达极度疲惫的身体经过一整夜的休憩之后,本该恢复七成以上,然而由于发生了预算外的事情,使得肌体的某些部位没能得到应有的休息。比如,左边胳臂被压了一整夜之后,早上起床之后难免会有些运转不灵。

        辛达弯曲了下左手的手指,胳膊仍旧被压得很死,他轻轻晃了晃脑袋,睁开眼睛的同时让意识恢复的速度加快了些。辛达微微翕动的鼻子仿佛闻到了某种熟悉的香味,而这个味道,在过去几个月时间里,几乎每天都会到他的嗅觉神经处报到。

        “艾尔芙香精~天蓝色的碧海~”关于此物的准确情报迅速的进入神经中枢。辛达的大脑像被电击一样以超光速恢复了运转机能。压住手臂的是另外一支手臂,而那显然不是辛达自己的,被子下露出的黑色长发和轻微的鼻息声,让辛达逐渐回忆起昨晚的事情。

        打开大门的辛达并没有恢复太多的意识,而安琪儿钻进房间的速度又过于迅捷。辛达有些迷糊的坐回床上,本能的抓过被子把自己重新裹上,同时让脑袋在枕头上摆出一个尽量舒服的角度。等这一切都完成之后,他才想起应该睁开眼睛看看,刚才是谁按了门铃并且闯了进来。按理说辛达的警觉性不可谓不高,在战斗中任何对手想玩弄花样将他算进陷阱几乎都不会有太多机会。然而这次身体和大脑同时出现的倦怠确实匪夷所思。辛达事后经过长时间的深度思考,得出了结论:过于疲累是一个重要原因,而直觉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危险气息是另一个原因。至于是否还有其他深层次原因,或许是辛达下意识的在回避,总之并没有理论依据支持。

        安琪儿脸红红的站在辛达床前,右手的手指轻轻的扯着毛衣的下摆,质地优良的纯毛衣料被纤细白嫩的手指不断搓扭出奇怪的形状,雪白的修长双腿倒是按军姿站得笔直,然而微微颤抖的膝盖却暴露了主人的心潮起伏。辛达只穿着条短裤出来开门,这无疑给了安琪儿某种程度的鼓励,然而前者目前的“全装甲”防御模式却让一贯心高气傲的美女有些不知所措。虽然心里充满了对辛达的迷恋和幻想,没有任何经验的安琪儿对于眼前的情况确确实实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辛达勉强睁开的眼缝总算看清了进来的是谁,“安琪儿?找地方坐吧,别客气。我困了,先睡会儿~”

        辛达说完,仿佛像确认了靠近的是友军而不是帝国军那样完全放松下来,快速的朝着睡神大人的怀抱靠拢过去。

        安琪儿眼看着辛达重新闭上了眼睛,而且发出了音量明显的鼻息声。安琪儿好看的大眼睛里全是难以置信的惊愕。辛达的床旁边有一面全身镜,安琪儿看了一眼镜子,又看了一眼床上的辛达,慢慢的走到镜子面前。房间在主人不在的时候有勤务人员定期清洁。镜子很干净,几乎找不到灰尘。

        镜子里的美女有着白皙的皮肤,特意修饰过的面容精致中带着一点羞涩,即使是按照艺术家评价情人的规格来评判,也不能再多要求什么了。这种女为悦己者容的装扮通常会将自己的优点放大而将缺点尽量掩饰,而这张处在最美好年龄的脸上需要掩饰的缺陷本来就少得可怜。纯白的纵纹短袖毛衣在胸部的位置有一个不明显的褶皱,将主人本就傲人的资本不着痕迹的凸显出来。安琪儿有些颤抖的伸出手指轻轻的探了下自己的脸颊,光滑的皮肤并没有因为外力的轻微压迫出现任何类似皱纹的东西。年轻的肌肤无疑拥有极好的弹性,如果这是根男人的手指,温软冰腻的触感大概会顺着指尖的波动一直传回心脏乃至大脑里去,然后演变成潮汐甚至海啸吧。

        安琪儿审视着镜中的自己,原本由于辛达的冷漠而不知所措的心绪渐渐开始平静下来。对于处在某种特定心态下的女性而言,那无疑会增强她做某件事的信心。

        安琪儿的脸上出现了坚定的表情,“我不要像姐姐一样后悔。”镜子里的美女在缓慢的点头,“我知道他是块大木头,而且可能他还在毫无指望的喜欢着姐姐。所以,我要~行动!”

        安琪儿看着熟睡的辛达,“我要拯救你,辛达哥哥!”这时候,床上的辛达正好翻了个身,手臂摊了开来。安琪儿仿佛下定了决心似的,不管不顾的挤了上去,贴着辛达躺了下去。被侵犯了领地的辛达发出了轻微的不满声,朝着里侧缩了一下。在阵地转移的过程中,被子在手臂和腿部之间的换防中被拉出了不小的空隙。安琪儿伸出手,轻轻的揭开了被子的一角,辛达仍旧没有任何的反应,星辰间的决战所带来的疲倦正在以一种利滚利的方式向他索取欠债。于是没有得到指令就擅自行动的副官轻轻的钻了进去,滚烫而颤抖的手轻轻的搂住了司令的脖子。片刻之后,她仿佛想起了什么,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之后,价格不菲的毛衣和短裙被胡乱的折了几下之后扔到了床下。

        “晚安啦,辛达哥哥。”床头的橘色小灯被赤裸的手臂拉灭了。安琪儿在黑暗中能感觉到的,只有辛达粗重的鼻息声和自己慌乱的心跳。然而在这个男人的身边,真切的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体温,片刻之后安琪儿便享受到了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早已习惯的安宁和依靠。于是她贴近了辛达,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辛达轻轻的搬开压住自己的手臂,翻身到了床下。他光着脚站在地板上,呆呆的看着被子下露出的黑色长发,足足半分钟没移动身体。在这期间,面对帝国军数万舰船都没有丝毫畏惧的辛达提督手臂出现了不规则的颤动,然后他的视线慢慢的从床上转移到床下。白色的毛衣和红色的短裙以一种相当委屈的方式躺在地板上,这种价位的衣物通常就是不折叠整齐放在衣橱里,至不济也会比较稳妥的挂在板凳上。

        辛达突然伸出右手的食指,举到和头顶平行的位置就那么指着天花板一动不动,整个上半身的肌肉全部绷紧。看得出这次突发事件对同盟双星的震撼要远大于在距离自己10光秒的背后位置发现帝国军舰队。熟悉辛达的人例如迪格斯或是加比尔如果看到他现在的姿势,一定会惊诧不已吧。

        “你被任命为统合作战本部长了?!”

        “宇宙舰队司令的人选推举你了?!”

        至少必须是以上级别或是更要命的事情才能让一贯睿智沉稳的辛达慌张成这个样子——比如让他率领一支舰队去攻打奥丁——不得不使出终极的镇定方式来冷静神经。

        辛达在戳了1分钟的天花板之后终于成功的让大脑恢复了部分运算机能。他慢慢的放下了手,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辛达俯下身,伸手捡起地上的衣服仔细的观察起来。

        辛达足足翻看了3分钟,他的动作非常小心而又细致,仿佛除了确认这些衣物的价格不菲之外,还发现了些别的什么东西。片刻之后,辛达的呼吸变得自如一些了,他径直站起身来,取了毛巾和换洗的衣服进浴室去了。温热的洗澡水像是紊乱神经的稳定剂一样,辛达一边慢慢的冲掉身上的泡沫,一边对昨晚发生的事情进行分析。应该说,全力运算时的辛达即使不能保证打赢杨威利,处理突发事件还是足够的。

        通过对自己身体的检查,辛达首先确认了昨晚并没有太出格的事情发生。这使得原本就趋于稳定的神经进一步舒缓下来。至于如何善后,确实是一个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但那已经难不倒辛达了。

        “好在昨晚进来的不是迪亚多拉~慢着!打住,打住……”这个突然跑岔路而溅出的小火花险些让辛达再度陷入紊乱。他忙不迭的关掉喷头,慢慢的擦掉身上的水花。

        浴室里的水声吵醒了安琪儿,她在伸手摸空之后渐渐清醒过来。安琪儿伸手摸了摸身上,仅剩的少量衣物都处于完好状态。安琪儿失望之余又有些说不清的喜悦情绪。

        “真是的,大木头辛达哥哥。”安琪儿在被子里整理着内衣——纯粹是由于自己翻身造成的移位,小声的发着牢骚,“不过~是个难得的好人呢。姐姐看人的眼光果然不是一般好。”

        浴室的门开了,辛达披着毛巾走了出来。他用一个极度自然的动作看了一眼安琪儿——后者正用手支起半个身体,看到辛达出来赶紧拉过被子盖住自己。辛达耸肩抖了下头发上的水珠,走到衣柜前,打开衣柜开始翻找衣服。

        安琪儿缩在被窝里不敢动。过了好了一会,她感觉到辛达朝自己走了过来。安琪儿紧紧的抓住了被子,辛达并没有走太久,安琪儿却觉得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抓着被子的手心冒出了汗。

        “家里没吃的了——走得太久,剩下的一些东西都过期了。我去买些东西回来做早餐。”辛达顿了下,语气非常平和的补充道,“你洗个澡吧。衣柜里有干净的浴袍。”

        说完,辛达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直接向门口走去。安琪儿松了一口,然而紧接着,一种完全被无视了的情绪却迅速的从悄悄放开的手指直接烧到了大脑,其燃遍全身进而达到爆发临界点的速度完全可以和战舰空间跳跃时的战速相比。

        辛达的速度算中等,从床走到门口大概需要5秒。然而这短短的时间已经足够蓄意报复的安琪儿作出一次有效攻击了。

        “那个,辛达哥哥。”辛达闻言停下了脚步,朝着声音的来源稍微侧了下头。从被子里探出头来的安琪儿正好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幕,她一边捏紧了手指,一边努力的让自己的音调不至于听起来有什么不妥。

        “我没带换洗的衣服呢,麻烦你帮我买回来好吗?”

        这句话写在纸上是疑问句,安琪儿的口气却是不折不扣的肯定句。

        辛达的脖子轻微的抽搐了一下,这个细微的动作被安琪儿捕捉到了。于是漂亮副官脸上出现了狡黠的笑容,声线也变得柔美了些,“里面穿的内衣就好,卡普兰斯k9系列套装,我穿36d的。”

        这时候辛达的裤腿轻轻的颤了一下,于是安琪儿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麻烦您了,辛达哥哥,昨晚人家出了很多汗,没有衣服换会着凉的。”

        辛达用有些古怪的音调的回了一句,仿佛被捏住了喉咙的公鸡,“一般到什么地方可以买到呢?”

        “特雷斯商业区,随便哪家女性用品店都有啦,辛达哥哥不会砍价耶,不过算啦。”安琪儿对着马上就要推门而出的辛达甩出最后一击,“麻烦您关好门喔,不然安琪儿被坏人欺负了的话,您要负全部责任的喔。”

        辛达的膝盖痉挛了一下,险些在门槛上绊倒。他艰难的关上门,朝住宿区的大门方向走去,身后是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

        自由行同盟首都星,行星海尼森。

        同盟军住宿区的门口,当值的守卫满头大汗的劝阻着要求进入的民众,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拿着鲜花和各种礼物。

        “请您理解,没有证件不能进入军管区域。”

        “……”

        “杨提督在不在里面我真的不知道。”

        “……”

        “我的职责是守卫入口,其他的我不知道。”

        “……”

        “对不起,我不能转交您的礼物,请您拿回去。”

        ………………

        每天都有狂热的民众到宿舍区们门口聚集,希望见一见心中的超级英雄。杨威利的威名如同璀璨的银河光,光芒日盛,如果一定要说还有谁能与他相提并论,那就只有与他同样位列同盟双星的辛达·杜鲁班提督,和~最近同样如日中天的代理议长特留尼希特吧。

        亚姆利扎会战结束之后,军方的两位超级英雄已经被各媒体真正的炒得火热了。正如后世的评论家们所讽刺的那样——如此动用国家机器进行的人为炒作,就算是个毫无作为的无能之辈也可以成为明星吧,况且是两位拥有非凡才华的提督。

        名为同盟双星的山岚正在海尼森挑动着愈演愈烈的狂潮。试图从大惨败的阴影里脱身的民众找到了躲避现实主义悲剧的方法,他们按照政府希望的轨迹需求到了新的心里寄托——或者说新的偶像,而把反省自己,讨伐高位者的事情放到了一边——人类本来就很难真正对自己的错误作出深刻反思,他们通常习惯于寻找各种方法为自己开脱或是用新的兴奋点来麻痹自身以忘掉之前的愚蠢——人类是最容易原谅自己的动物。

        相对于整个社会规模的消极厌世或是大规模的反政府游行示威,这种形式的狂热是政府喜闻乐见的——当权者同样需要借助新的热点屏蔽掉之前的愚行。当一切喧哗归于寂静,漫天华丽的烟火只剩下一地纸屑和粉尘的时候,筋疲力尽的人们会各自回家,理所当然的忘掉前事——痛苦的或是快乐的,然后继续自己原本的生活。

        但是眼下,正是漫天火树银花,群星拱月的时候。

        宿舍里,杨威利看着监控器传回的影像发呆,同盟的英雄穿着睡衣叼着牙刷盘腿坐在圆桌上。

        “提督,牙刷不能含在嘴里太久啊。”

        尤利安操作着室内清洁机,提醒杨威利不要把牙刷吞下去。听到被监护人的话语之后,杨威利回过神来,走到洗漱间将嘴里的剩余物清理干净。

        “咳咳,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堵在门口,这样我们怎么出去吃饭?”杨威利有些无奈的摇头,仿佛想甩掉嘴角的水珠。

        “那些都是提督的崇拜者啊。”尤利安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笑容,归属于杨威利的荣誉总是会让亚麻色头发的少年发自内心的喜悦。

        杨威利脸上丝毫没有受宠若惊或是欣喜若狂的表情。他走回圆桌,伸手从一大堆信件里翻出一封来递给尤利安。

        自从第十三舰队返回海尼森之后,有关杨威利的报道就铺天盖地的接连不断的被各媒体热播。各种热情洋溢的信件也从各地纷至沓来。这其中当然有诚心诚意向同盟的英雄表示敬意的,杨威利阅读这些文字的时候,偶尔也会露出一丝笑意,毕竟太多的压力加注在这个还不到30岁的年轻人身上了。来自普通民众的认同多少能抵消一些杨威利的疲倦和无奈。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忧国骑士团——他们在1年前先砸破了杨威利的窗户,接着又使用军用爆破弹毁掉杨威利家唯一值钱的家什——父亲留下的元代花瓶,现在居然也送来了极尽赞美的信件。杨威利看了下开头就放弃了继续阅读的兴趣,转而翻过信封仔细抖动并寻找着什么。

        “提督,你在找什么呀?”好奇的尤利安放下了手头的家务活问道。

        “真是的,如果要表示敬意的话,至少应该把上次弄坏的门窗以及家俱的赔偿送来嘛。”杨威利认真的拿着信封颠来倒去的寻找着支票一类的东西,非常不满的皱起了眉头。

        这样的插曲多少也能给疲惫的同盟双星带来些调剂或是笑意。然而一封战死者遗属的来信,让杨威利刚刚开始放松的心情一下子又低沉下去。面对尤利安喜悦的笑容,他只是沉默的把那封信从信件堆里翻了出来。

        尤利安放下手里的工作,接过信件看了起来。信中,失去儿子的伤心母亲仅仅只是写了一行字——“你也是杀人者的同谋。”

        尤利安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他看了一眼沉默的杨威利,又看了看信件的落款。与一位失去儿子的母亲争执,不但是无智的,而且是缺乏道德素养的。但是这样的话语,又让尤利安觉得不公平。

        “不是这样的,提督,有很多人因为提督的指挥才能活着回来啊。”尤利安没有接着说下去,他看到杨威利的眼神变得严厉起来。

        杨威利似乎觉得自己这样的态度有些过分了,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但是并没有解释什么。过了一会,杨威利看着有些委屈的被监护人,似乎想起了自己的监护人应尽义务——这也算是家庭事务之一吧。

        “呼~尤利安,这位母亲失去了自己的儿子,试问她得到了什么?”

        尤利安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专门颁发给阵亡者遗属的勇敢者勋章么?还是那近年来逐年递减的抚恤金?对于一位失去儿子的母亲来说,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呢?

        “这场战争的意义何在?”

        这又是一个尤利安无法回答的问题。杨威利放缓了自己的语气,认真的看着尤利安,“这场战争是一场本可以避免的闹剧,无数本该是父母希望和骄傲的年轻人魂断他乡。他们是为了实现国父的理念而捐躯的么?”

        “不是~”

        “我作为指挥他们去送命的人之一,有什么资格反驳这位母亲的指责?”杨威利说着转过身去,在圆桌上拿起之前尤利安放在上面的一杯红茶,慢慢喝起来。

        尤利安的眼睛慢慢的有些湿润,他看着圆桌上的背影,突然觉得同盟最了不起的英雄或许也像个孩子一样的无助。在那样险恶的困局里独自抵挡着帝国军的精锐部队,凭借个人的才能阻挡了莱因哈特通往全胜的道路。如此了不起的同盟军神,在面对一封来自平民的指责时,竟然会作出这样的反应。如果那位母亲当面指责他,杨威利只怕会给对方鞠躬道歉吧。

        如果我有保护他的能力就好了。尤利安心底默默的想着。原本还想说些类似于,出兵并不是提督的错误,如果没有提督的话,牺牲肯定会更大之类的话,现在也变得毫无意义了。

        但是尤利安究竟是和杨威利一起生活多年的人,很快他就想到了办法,暂时缓解眼下的忧郁气氛。

        “提督,我们出去吃饭吧。您换身便服,戴上眼镜和帽子,我们从后门出去吧。”

        “出去吃饭,这个提议不错呢。去哪里呢?”杨威利对于美好食物的追求正如尤利安所知晓的那样,是烙印在灵魂深处的。想起马上就可以吃进嘴的美食,他原本陷入忧郁的精神立刻为之一振。

        “五月天餐厅怎么样呢?”

        杨威利用手摸了摸下巴,“这个提议不错呢,可惜辛达提督现在不在海尼森呢。”

        “嘻嘻,那我们行动吧。提督,首先您要改变下外形。”

        被可口的食物所吸引着,杨威利以少见的积极态度配合着尤利安的行动。十分钟之后,两个动作迅速的便装男子穿过了后门的守卫,拦下一辆自动车,朝海尼森郊外的五月天餐厅驶去。而不知就里的人群仍旧执着的在前门纠缠着已经烦不胜烦的守卫。

        任何超级英雄都有着极为平凡甚至不如平常人的一面——正如夜空中的明月有暗面一样。主流媒体处于自身的目的性,往往把英雄塑造成完美无缺的神,从林·帕欧和托波洛元帅到阿修比元帅,再到杨威利和辛达·杜鲁班。可是从来没有一家媒体在进行炒作之前,征求过被炒作者的意见,似乎爱慕虚荣是人类的共同的特性。

        事实上在名不副实的热力吹捧之下能保持清醒的人确实属于少数,然而也绝不是已经从银河范围内绝种了。与主流媒体的炒作和民众的追捧方向不同的,总是会出现所谓逆流而动的人,这些人拥有冷静的头脑和足够的洞察力,可以透过浮华的表象,分析出事物的本来面目。

        杨威利出于自身性格的原因,对于媒体的炒作和吹捧一向缺乏兴趣,这对于个人来说,是道德修养方面的高尚;对于业已元气大伤的自由行星同盟来说,则是值得额手庆贺的幸事。而这一切幸事的受益者们,却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做着可能毁掉英雄的事情,仍旧按照自己习惯的方式重复着已经上演了无数次的闹剧——塑造一位英雄,然后将一切难缠的问题都丢给后者,自己从此理所当然的不用再为此烦恼——当然关于此事的责任也与自己不再产生一分钱的关系。如果这位英雄能够持续不断的解决已经出现重大的问题,同时不作出任何民众期望之外的事情时,更多的荣誉和期待就会随着而来。然而从来就没有哪怕一个人问过那些自觉或是被强迫登上神坛的英雄:您是否愿意继续按照民众的期待去行事?民众需要的只是明月光华照人的那一面,至于暗面,他们从来不愿去考虑。仿佛那是从来不曾存在于世上的东西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