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同盟之星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休整

第三十九章 休整

        行星海尼森笼罩在悲痛之中,自由行星同盟的首都星被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慌所覆盖。这种程度的惨败连一向擅长文过饰非的主流媒体也难以视而不见。

        “我军在亚姆利扎星域给予帝国军以沉重打击之后顺利的实现战略转移。”如此的词句显得苍白而无力。但是就连这样的报道都让新闻播报员感到难以启齿。2000万的阵亡或失踪名单使得所有的语言在面对阵亡者遗属愤怒的呼声时都变得难堪。

        五月天餐厅。中午新闻播报的前线消息让用餐的人们纷纷放下了手里的餐具。短暂的新闻评述之后是长长的阵亡者名单。各种不同腔调和口音的惊呼声在餐厅里响起,被失手打碎的餐具瞬间就刷新了餐厅开业以来的破损记录。

        露西斯的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她一度想强迫自己抬头看向大屏幕,但是片刻之后就无法抑制的抱住头发起抖来。班克斯的脸色比泡过的干鱿鱼还要难看。可敬的侍应生努力的让自己盯紧了大屏幕。为了不让自己走神或是看漏,班克斯顺手拿过柜台上的牙签狠狠朝大腿上来了几下。

        第三舰队的阵亡名单足足在大屏幕上过了30分钟那么久。露西斯突然感觉到有人在拍自己,她抬起头来,迎上的是班克斯逐渐回阳的死人脸。

        “阵亡名单里没有杜鲁班先生。”班克斯喘了口气,“我从头一个看到末一个,确定没有辛达·杜鲁班的名字。”

        露西斯放下抱着头的手,好看的蓝眼睛里已经是泪水涟涟。“真的?班克斯,你说真的?”

        小个子的侍应生坚定的点了点头。露西斯“哇”的一声哭出声来,猝不及防的班克斯手忙脚乱的找餐巾纸。这时候整个餐厅早已是哭泣声一片……

        加比尔在回到伊泽仑要塞之后终于见到了辛达和迪格斯,没有被帝国军炮火击坠的二人被加比尔一顿老拳险些打进医务室。

        “你们这两个混蛋,让老子担心得要死,还以为你们都见国父去了呢!我@#¥%*!”

        菲斯特眼圈红红的看着打成一团的三人,并没有去劝阻。他脸上的表情已经分不清是哭还是笑了。

        辛达尽力护着头脸,“好了,好了,加比尔,我那还有几瓶50年的帝国红酒,全给你得了!”

        加比尔突然停下手来,正和他纠缠在一起的迪格斯仍旧紧紧的勒住对方不放。菲斯特走前几步,抱住了纠缠在一起的三人。辛达感觉到股股暖流从朋友们的身体里传进心脏,失去路费普提督和众多部属所带来的悲痛和彷徨顿时被冲淡了不少。

        远征军的司令部将随同撤回的主力部队一起返回海尼森。镇守伊泽仑要塞的重任被交给了沙尼亚提督。如果这时候帝国军尽起主力来攻,这座号称难攻不落的要塞一定会陷落的吧。只不过,此时的帝国军似乎也已经筋疲力尽。银河帝国和自由行星同盟都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消化这场空前的大战所带来的一切。

        罗伯斯元帅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同盟宇宙舰队的最高指挥官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20岁。返回伊泽仑要塞的几位提督并没有被元帅大人召见,主持会议的参谋总长格林希尔上将也只是简单的布置了撤退事宜就宣布散会了。

        比克库提督看着起身离去的参谋总长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老提督是在叹息惨重的损失呢还是对上位者的不作为表示不满。

        辛达和杨威利都没有说话,杨威利看着手里的茶杯不知在想什么,辛达.杜鲁班则表情平静的继续弯曲右手的手指。两人都没有对上级极不负责的甩手行为表示什么不满。

        “他们应该是各有各的打算了吧。”比克库提督心里有了些许的慰藉,虽然这次远征使得同盟军损兵折将,惨不堪言,但不知为什么,老提督从幸存的二位年轻提督身上却仿佛看到了同盟军的未来。

        “杨,辛达~回去之后你们会更辛苦的吧。”

        辛达看着格林希尔上将离去的背影,这位军中绅士的步伐似乎依旧稳健。只是,在穿越安全门瞬间那一刻的颤抖却被辛达捕捉到了。

        “这样的惨败会让罗伯斯元帅不得不辞职了,本部长大人估计也是难辞其咎~”辛达的右手放弃了继续做弯曲伸展的运动。看着昔日身居高位的大人物落到如此地步,辛达心里不免有些为格林希尔上将难过。但不知为什么,看着周围空空如也的坐席,辛达先前的惋惜转瞬就消失了。

        “帝国军进攻的前夕,格林希尔上将什么都没有做~”这样的事实经由比克库提督的讲述,使得参谋总长原本睿智高大的形象崩溃得一干二净。

        “呼~”轻轻的吐出口气之后,辛达看了一眼在场的同僚。在场的众将除了四位提督之外,尚有阮邦修准将和迪格斯上校,他们代表着理论上还存在的第十、第十二两舰队。不论资历还是级别,在四位提督没有开口之前,他们是不好发表意见的。

        眼见比克库提督拿着茶杯没有放下的意思,辛达看了看杨威利,后者对他点了点头,然后耸了耸肩。奇迹杨对于这种没有丝毫意义的会议从心底厌烦。

        “那么各位按照参谋长的指示布置撤退事宜吧。”辛达站起身来,众将默默的起身离席。辛达朝杨威利摆了摆头,后者随即捡起桌上的军帽,两人一起并肩朝安全门走去。沿途的卫兵从看到两位提督开始就举起了右手,而军阶远远高过对方的两人只需要在经过时举起右手就可以了。

        “一团糟。”杨威利侧头朝身侧叹了口气,“直到现在也还是这样。”

        辛达放下右手,“看起来罗伯斯元帅是准备让我们自己看着办了。”

        “连撤退的序列都没有排定,参谋长就宣布散会了~”

        “因为他也意识到,已经失去做这件事情的最好时机了吧。”

        “沙尼亚提督的部队是星际巡航队,用来驻守伊泽仑要塞太单薄了一些呢。”

        “那么您觉得是让第一舰队从海尼森赶来呢,还是让我们中的谁留下?”

        杨威利立即闭上了嘴,虽然很想发牢骚,但是讨论下去的结果很可能是实力最为完整的的第十三舰队驻守伊泽仑。这种可以预见的可能性让曾经陷落这座要塞的杨感到害怕。他本能上就厌烦复杂或是麻烦的事情。

        “伊泽仑的船厂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修复所有的损坏船只,而司令部下达的撤退时间又太紧。”辛达计算着返航时间和舰队休整状况。如果他现在提出全舰队完成休整再返回海尼森,估计也会获得通过。但不知为什么,这座号称难攻不落的要塞并不能给辛达带来安全感。他潜意识里想早点踏上归途。

        杨威利停下来看着辛达,“您有计划了吧,请说出来吧。不管是什么,我都支持。”

        在杨威利接近30年的人生中,被他冠以朋友称号的人并不是太多。个中原因并不能用简单言语去归结,杨威利自己认为是因为个性怕麻烦所致。但是后世的史学家认为,杨威利个性中存在某种程度的洁癖,这使得他对于超越自己底线的人或事分外缺乏宽容度。这种性格上的特点虽然不至于让他变成傲慢的人,却使得他能与之深交的人变得品种稀缺。而能够得到杨威利完全的信任并认同的人当中,亚历克斯.卡介仑无疑算一个,那是军校时代就开始的友情;辛达·杜鲁班则是另外一个。

        杨和辛达的交往时间不能说太长,两人正式熟识还得从那次在餐厅的偶遇算起。但两人却像相知多年的老友一样投契。杨威利甚至觉得,这趟远征如果说还有什么值得感谢国父的事情,那么辛达的平安归来算得是一件。第三舰队从帝国军背后发动猛攻的时候,身处激战乱流当中的杨威利突然有种奇妙的感觉,莱因哈特的好运已经告一段落了,那种接连不断夺去他朋友的可怕运气已经被辛达有力的手指终结了。

        虽然最终也没能取走莱因哈特的性命,但谁都看得到这位近年来战绩辉煌的金发年轻人已经狼狈无比。罗严克拉姆伯爵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常胜军神,在自由行星同盟,至少还有两只手可以把他从云端的宝座上揍下来。

        杨威利并不知道第三舰队的绝杀有着“光波十字弓”如此响亮的名字,那种破坏力惊人的炮击使得帝国军的阵线在短时间里像被阳光暴晒的冰雪一样崩溃。亚姆利扎会战的后期,当帝国军吉尔菲艾斯舰队突破同盟军机雷群的时候,杨威利深刻的感知到,胜利女神已经彻底将天平倒向了帝国军一侧。如果不是第三舰队在最后关头的奇袭,杨威利并没有把握救出残存的友军。

        这场经典的会战被后世无数的艺术家所演绎。在许多年之后的一场专题展览会上,一幅名为“突围”的油画得到了最多的称赞。画面的背景是血色残阳下的黄昏,满身鲜血的比克库老提督和摩顿提督几乎已经站不稳了,遍体鳞伤的二人似乎随时都可能倒下,然而在他们的身边,两位年轻的提督正用力的扶持住两位同僚,辛达将摩顿提督的手臂抗在肩上,左手扶住同僚,右手拿着寒光闪闪的十字弓,杨威利则一边观察着远处的帝国军,一边搀扶着年迈的老提督继续前进。

        在当前这种几乎可以用不知所措来形容的情况下,辛达提督提出了谨慎的撤离方案。总司令和参谋总长都放权的前提下,这套方案立刻得到了执行。比克库提督的态度几乎和杨威利一样,那就是对辛达的全面支持。这位参谋长出身的舰队司令显然拥有出众的后勤整备能力,而此刻伊泽仑要塞还拥有一位被称为后勤达人的人物,亚历克斯.卡介仑少将。庞大的后勤系统在这两人的通力合作下发挥了惊人的效率。

        聚集在要塞的全部后勤人员都被统筹安排起来,原本分属不同部门的工作员们都被分派了严格而细致的工作,每个人都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于是就连最细小的齿轮都进入了全力运转的状态。

        加比尔对于辛达的性格和能力都非常了解,因此对于第三舰队强大的后勤运营能力倒不是太吃惊。只是这位忙碌的后勤主管有时会出现在辛达的办公室里,而离开的时候腋下都会夹着一个长形的盒子。

        而根据副官安琪儿中尉提供的小道消息,辛达提督最近仿佛迷上了数字游戏,不时会计算着什么。

        “9、8、7……最少得给我留下2瓶吧,露西斯的父亲和我家的老爷子……”

        标准历12月7日,完成了基本整备的同盟远征军开始按序列撤离伊泽仑要塞。总司令部暂时移动到第五舰队的旗舰上。考虑到首都海尼森的船厂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处理如此大数量的受损舰船,因此各舰队在离开伊泽仑之后就分头前往各自的驻地。随总司令部一起返回海尼森的只有第五舰队。

        辛达提督领军的第三舰队也离开了友军,他们的目的地是原先的驻防地,行星仙德拉。原则上在战时临时调整的作战序列并没有撤销。第九舰队跟随第五舰队,第八舰队、第十舰队归属第十三舰队节制,第十二舰队则纳入第三舰队的编制中。这次建制重整之后,最不开心的恐怕就是帕斯卡尔中校了,他所属的第一舰队补给船队隶属于首都星防务部队,理所当然得随同总司令部一同返回驻防地。

        伊泽仑要塞的军官酒吧里,梅策尔德中校和菲恩少校以及米迪奥中校一起,陪着闷闷不乐的帕斯卡尔中校喝酒。

        “真是见鬼的安排!”帕斯卡尔中校一脸的不满,他一口喝掉半杯白兰地,“还有好多事情没来得及处理呢~”

        梅策尔德中校安慰着同僚,“辛达提督已经正式和库布斯里提督交涉了,相信我们不久就会再次见面了。”

        菲恩少校拍了拍帕斯卡尔的手臂,“放心好了,辛达提督想弄到我们舰队来的,不管是什么,最后总会就位的。”

        帕斯卡尔的脸色好看了些,“嗯,那些事情,也需要我回海尼森才能处理。”

        梅德尔的和菲恩都点了点头,“都拜托您了。”

        这次大远征对于帕斯卡尔中校来说,绝对是他20多年的军旅生涯中最值得回味的时光了。不管是超远距离的远程补给,还是与异国领民的接触,甚至到俘获舰船的使用……所有的这些使得帕斯卡尔中校觉得自己原本循规蹈矩按部就班的生活几乎可以用波澜壮阔来形容了。这位原本总是面带微笑的后勤主管最近总是处于沉思的状态。梅策尔德中校有次笑着指出,帕斯卡尔中校已经越来越具有第三舰队的特质了。

        米迪奥中校并没有把辛达提督的计划全部告诉帕斯卡尔,只是说辛达提督打算成立一个扶助基金之类的组织,用于对阵亡弟兄家属的帮扶,至于启动资金的最初来源。四位主管只是交换了一个彼此心照不宣的眼神就心领神会了。

        从莱普尼尔要塞俘获的物资,以及沿途“征收”的帝国舰船……第三舰队恐怕是返回同盟的众舰队中收获最多的。帕斯卡尔中校所在的第一舰队常年追剿宇宙海盗,对于俘获物资的各种处理渠道,包括明里暗里的,合法的违规的……估计全同盟也找不出比他更内行的了。至于和黑暗世界里的住民以及费沙的吸血鬼之间的博弈,只要看看帕斯卡尔中校那隐隐见光的头顶就可以知道,这位平时总是慈眉善目的后勤主管在某些场合下也会有惊人的表现~

        送走了帕斯卡尔中校之后,费恩少校低着头想了一会,然后他对两位同僚说,“我开始觉得,辛达提督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打算从第一舰队弄一位资深后勤主管到我们这来,好弥补我们三人在这方面的不足~”

        二人想起在行星仙德拉的办公室里,辛达提督充满了睿智的眼神和算无遗策的布置,缓缓的点了点头。梅策尔德看着屏幕上,帕斯卡尔中校的指挥舰,补给舰埃尼阿斯慢慢的从舰船出入航道进入流体金属液面,“我们只要按照辛达提督的布置去做,就不会有问题。什么时候都是这样。”

        米迪奥中校点了点头,“幸运的是,帕斯卡尔中校确实非常出色,而且实战中的表现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呐。”

        第三舰队的旗舰,战舰五月花开。陆战联队待命的房间里,盖尔中校率领的小伙子们都已经在规定时间里返回了岗位。因为距离出发时间还有很长时间,所以众人都有些放松,三三两两的互相扯着家常。

        盖尔少校并没有披挂装甲服,双刃战斧也在武器柜里,陆战联队的长官靠在墙边,正在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夏赫亚尔上尉说着什么。

        “少校,我觉得帕斯卡尔中校可能入错了行。”

        “嗯,为什么呢?”盖尔有些诧异,虽然对于后勤运作懂得不多,但无疑帕斯卡尔中校是位称职的后勤参谋。

        “我觉得,如果他当初选择进陆战系,应该现在也做到队长了。”夏赫亚尔斟酌着用词,“帕斯卡尔中校身上有股隐藏得很深的杀气,虽然不是任何时候都能发觉到,但是我可以肯定,那是出色的杀手所具备的特质”

        “喔?”盖尔来了兴趣,“你说说看,什么时候他给你这种感觉?”

        “呃,在攻进要塞的主控室之后,我击中了那两个潜伏人员,您不是随后就走过来了么?”

        “对的。”

        “就在您动手之前,我看到帕斯卡尔中校做了个动作,仿佛是在搓手。”夏赫亚尔上尉努力的回忆着,“当时我没能明白他在干什么,直到我奉命协助他把帝国军的补给队诱进陷阱的时候,他又做了一次这个动作,当时我站在他背后,所以看得很清楚。”

        盖尔没有说话,他用眼神示意夏赫亚尔继续说,下属脸上分明的敬畏之色让他越发好奇起来。

        “帕斯卡尔中校并拢了手掌,回手在自己腰上狠狠的搓了两下,那动作,就像~”夏赫亚尔脸上的表情越发的认真起来,“就像古时候屠夫在宰杀牲口时试刀一样,我清楚的感觉到那股隐晦但确实存在的杀气。”

        “……”

        位于旗舰五月花开底部的舰载机库房,队长史特雷中校正在和副手海因茨少校谈论帝国军舰载机的问题。当初后勤参谋们弄回的帝国军军械里当然也包括女武神,在其他部门的同僚都在研究帝国军舰船的时候,舰载机编队的成员们并没有闲在一边。包括两位队长在内的驾驶员们,对于敌方的机体也做了细致而深入的剖析。所有的人都驾驶过女武神进行飞行和演练,但是在实战中使用这种敌方的机体,仅仅只是海因茨和精选出来的数十位驾驶员而已。

        史特雷中校非常有兴趣的询问着副手,“女武神的变形能力是我们一直以来最感兴趣的,实战中到底效果如何呢?”

        海因茨少校的神色有些沮丧,“照我们原先估计的那样,变形能力需要非常高的操作技巧,否则在实战中很容易弄巧成拙,但是~”

        “怎么?”

        “现在我开始觉得,我们似乎是太过于谨慎小心了。”

        海因策少校率领的精英驾驶员们,驾驶着缴获的女武神,协助帕斯卡尔中校他们的“莱普尼尔要塞舰队”,将原本要增援亚姆利扎星域的帝国军补给船队像赶羊一样的压缩到很小的空域里。最后走投无路的帝国军被迫弃船逃走。在那次出击当中,为了稳妥和保险,海因茨少校严令驾驶们不得使用跳跃式发进,而是全部采取保守的探出式发进。几乎没有什么难度的就完成了任务。而在之后亚姆利扎星域会战中,辛达提督并没有让海因茨所部出击,因此他们只能眼看着同僚在击破贝格格伦舰队的战斗中大显身手。

        “那个变形能力可以广泛的使用在出击和战斗中,而是否会导致灾难性后果,帝国军的指挥官是不关心的。”

        海因茨点点头,“以我们的水准在战斗中可以灵活使用变形能力来增加胜算,但是新手如果冒冒失失的在攻击中变形,那肯定会被击落的。”

        “以前我就最喜欢在女武神变形的时候攻击~”

        “嗯,在两侧的护臂开始转动的时候,它几乎是没办法闪躲的。”

        第三舰队的舰载机编队恐怕是各分部里损失最小的。全部的600架机体都安全返航,除此之外还多了若干俘获的女武神……

        史特雷有些惋惜的说,“可惜帝国军的另一种舰载机——雷击艇始终没有出现。”

        海因茨摸了摸下巴,“对于这个东西我始终有些疑虑,从威力方面来说,它完全可以称为袖珍版的战舰。”

        通常涂装成蓝色的雷击艇是一种攻击力可以用恐怖来形容的机体。它所配置的大口径光线炮大小是女武神的3倍,侧面装配的投掷式分解弹一发即可击沉战舰,但是其巨大的威力带来了重量方面的负荷,这种炸弹以舰载机的动力无法发射到太远的距离,只有靠近到非常近的距离才能保证命中率。

        “那个短肥的蓝色家伙对于帝国军自己来说,也是危险的东西吧。”史特雷弹了弹衣领,“如果在己方阵营里即被对方击毁的话~”

        海因茨“呵呵”的笑了起来,“那个家伙简直可以用移动的弹药筒来形容。”

        “而且它的速度太慢,即使有女武神的掩护,也很难长途奔袭到有力的攻击位置。”

        “没错,在我们的攻击优先序列里,雷击艇可是排在很前面的。”

        史特雷思索了一下,“以我们的现有水准,帝国军的雷击艇想要长途奔袭我军阵列那是绝无可能。即使我们落败~”史特雷笑了笑,伸手阻止了副手的抗议,“就算我们被女武神编队击败,战线崩溃。我们背后的除虫网,那是包括我们自己都无法安全穿越的绝对屏障。”

        “如果帝国军的指挥官直接用战舰突破我军阵列之后再弹射雷击艇呢?”

        这个严酷的问题让史特雷的笑容滞了一下,“那个时候就顾不得那么多了。不过~”他拍了拍海因茨的肩膀,“让帝国军从容突破阵列后再甩出雷击艇编队——你觉得辛达提督会犯这种错误么?”

        两人一边笑着一边摇头,那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实际上,在银河帝国领军的众提督中,钟爱女武神的已经占了大多数。这种速度奇快,擅于突袭的舰载机比起笨重的雷击艇来,更容易得到指挥官的喜爱。而仍旧坚持使用雷击艇的指挥官,已经变得越来越少了~但是正如杨威利说过的那样,没有无用的机体或是驾驶员,只有无用的指挥官。雷击艇这种东西,如果用好了的话,那绝对是敌方的噩梦~

        标准历12月21日,第三舰队抵达驻防地行星仙德拉。

        除了维修人员之外的全体将士都得到了休假——维修员们是轮休的。辛达提督没有理会军部的明文规定,给超过60%的舰队人员放了假。除了在卫星轨道上维持舰队运作的必要人员之外,其余工作员全部搭乘航天机到了地面。辛达从舷窗里看着一架架的航天机忙忙碌碌的将人员送往地面,他几乎可以想象,这些从鬼门关回来的勇士们是如何迫不及待的向家人报平安。

        辛达自己也想快点回到宿舍的通讯机前去,但是作为司令,他必须最后离开。

        “阁下,轮休人员已经全部安全到达地面。”米迪奥中校拿着一叠报表向辛达提督报告。

        “嗯,辛苦了。那么~”辛达站起身来招呼文森特舰长,“舰长,剩下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文森特上校率领舰桥全体人员向司令敬礼,然后目送司令离开。辛达两只手轮流搓按着肩胛骨,向航天机所在的仓房走去。包括战况报告在内的一大堆事情,统统被他扔在了脑后。现在,辛达·杜鲁班要休息了!除非是国父复生前来阻止,否则任何人都无法停止他脱离工作岗位的脚步了~

        在会战中连续数日不眠不休没有让辛达觉得难捱,但是随着航天机接近地面,难以言喻的疲倦却几乎让他抬不起脚。航天机降落之后,辛达在座位上歇了好一会,才慢慢的站起身来,朝通道走去。重新踏上仙德拉厚重的大地,辛达的情绪却不受控制的低落下去,在战时因为责任而被强行克制住的悲痛和无奈以一种无可抵御的方式将他包围。在星辰间的决战中让帝国军吃尽苦头的第三舰队司令现在情绪低落得像个不想回家的孩子一样。

        “路费普提督~”走出机场的辛达伸手捂住了脸,仿佛仙德拉耀眼的阳光刺痛了他的眼睛。周围的一切都在早晨的阳光下变得闪亮起来,辛达觉得这种程度的亮度简直让自己有些无地自容。身边的人和物都慢慢的旋转起来,随后越来越快~辛达突然觉得耳朵里轰轰的作响,偏又听不清任何一点声音。

        “提督~”一声清脆的喊声击破了环绕辛达的漩涡。辛达觉得有人轻轻的挽住了自己的手臂,那股淡淡的香味使得头脑恢复了些许的思考能力,而接着映入眼帘的,是那张曾经魂系梦牵的脸。

        “西尔维斯~”

        “嗯,辛达哥哥你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虽然这么叫我也没错。”安琪儿小心的挽住了辛达,“但是那样我总觉得你是在叫姐姐~”漂亮的副官说着嘴巴轻轻的撅了起来。

        “安琪儿中尉~”

        “好啦,现在是下班时间,叫安琪儿就行了。”

        安琪儿突然想起了什么,脸上的不满变成了笑容,“我陪您回家吧。”说着不容分说的挽着辛达的手臂朝外走去。

        脚步有些不稳的辛达不由自主的被安琪儿拉着出了空港的大门。街上的自动车由于突然涌出的人流而显得有些不够用。安琪儿用了10分钟才拦到一架。

        辛达住的宿舍区距离空港有些距离,自动车足足跑了30分钟。行星仙德拉因为拥有超过60%的森林覆盖率,因此自然环境非常良好。虽然已经到了冬季,各种常绿树依旧精神抖擞的用翠绿装点着大地。和首都星不同,这里并没有造价昂贵的环境维持系统来调节整个星球的气候,而是完完全全的纯生态环境。

        自动车里的二人并没有说话,辛达看着前方的道路不断的被抛到背后去,轻轻的叹了口气。已经习惯了繁星点点或是人工天体等机械造物的眼睛有些不适应的眩晕感觉。初冬的仙德拉大地比起舰队出发时的夏季来,多了几分萧杀之气。繁茂于夏季凋谢在深秋的一年生植物已经静静的消失在季节的缝隙,显得稀疏了很多的道路两侧,参天的常绿树用一种沉默的存在联成连绵不断的阵势。

        已经离去的同僚们那熟悉而亲切的面容不断的在眼前浮现,辛达突然觉得嘴里有些发苦。察觉到辛达的异样,安琪儿轻轻的搂紧了辛达的胳膊。辛达感觉到手臂上传来的柔软,稍微回过些神来。

        安琪的脸有些红,漂亮的副官轻轻的说,“辛达哥哥,不要再责怪自己了。路费普提督他们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也会不安的吧。”

        辛达感激的点了点头,安琪儿此刻就像只乖巧的猫咪,蜷缩在辛达的胳膊里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辛达的宿舍到了,自动车门开启。安琪儿却还拽着辛达的胳膊不肯放开。

        “辛达哥哥,一起吃饭好不好呢?”安琪儿咬着嘴唇,手指搓着军服的衣角。

        辛达愣了一下,但是随即他镇定下来。轻轻的摸了摸的安琪儿的脑袋,“今天很累了,早点回去洗澡休息吧。”看着安琪儿失望的脸,辛达仿佛有些不忍的补充道,“下次我做菜给你吃吧。”

        安琪儿高兴的放开了辛达,“那么说定了喔,辛达哥哥可不能反悔喔。”

        辛达跨出自动车,“回去早点给姐姐报平安吧。”

        “嗯,辛达哥哥再见!”

        车门关闭了,辛达看着自动车轻捷的拐出一个弧线,朝宿舍区的另一侧驶去。辛达的手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他突然想起,多年以前,西尔维斯也曾经说过类似的话。

        “那个,辛达中尉~多谢你了,明天晚上一起吃饭好不好呢?”

        “啊,不用客气的。”

        “嗯,菲斯特他们也一起去的~”

        “喔,那好的。什么地方呢……”

        在辛达中尉的大力协助下,迪亚多拉在规定的时限内完成了发动机维修用配件整理。为了感谢连续3天加夜班的辛达,后勤部的大美女邀请辛达去吃晚饭。辛达现在想起来,当时西尔维斯的表情和刚才安琪儿几乎是一摸一样。

        “连动作和神态都很像啊。呵呵,当然了,人家是姐妹嘛。”辛达自嘲的笑了笑,恢复了平静的手指摸出钥匙卡打开了门。轻车熟路的给父母和露西斯发了报平安的消息,辛达打开衣橱拿了换洗衣服。虽然家人肯定已经打电话去军部询问自己的消息,但是无论如何,这个消息是必须要发的。两边都没有回复消息,辛达算了算时间,露西斯应该还在餐厅工作,而老爷子则可能是钓鱼去了。

        温热的洗澡水在初冬的寒意里是任何人都不会拒绝的奢侈品。辛达感觉到这一刻自己才是真正的放松下来。远征开始之后,包括败退到伊泽仑要塞的时候,辛达都没有放松过自己。身为舰队司令的责任在路费普提督离去之后一直沉重的负荷在辛达的肩上。热乎乎的洗澡水确实有缓解身体疲劳的功效,但是放松下来的身体却立即感觉到了想要被睡神拥抱的渴望。辛达擦干净了身上的水珠,无力的瘫倒在床上。头发似乎还没干呢,但是意识之海已经逐渐的变得混沌了。

        “嗯,空气调节装置也开着,就这么睡着也不错吧~”残存的最后一些意识在扫视了空调系统之后也逐渐的沉寂下去。直到悦耳的门铃声不合时宜的将意识之海的波涛又掀起那么一点点。

        辛达迷迷糊糊的爬起来朝门口走去,空调系统忠实的将温度控制在27.5°,这样符合人体舒适度的感觉使得辛达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衣服似乎少了点。门打开了,安琪儿有些局促不安的站在门口。白色的紧身毛衣将上身的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红色的格子短裙下修长的双腿足以让大多数男人发疯。可惜辛达无疑是属于那极少数里的一个。还没有恢复意识的辛达甚至没有听到安琪儿的惊呼,好在漂亮的副官立即就将音量压进了喉咙深处,红着脸挽着辛达的手臂朝屋里走去,厚重的大门在两人背后轻轻的关上了,寒意逐渐浓重的夜色里,只剩下丝丝缕缕的香水味若隐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