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同盟之星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十字弓

第三十七章 十字弓

        “到此为止了么?”莱因哈特看着大屏幕上的同盟军战舰。伯伦希尔已经变得孤立无援,最后的一些护卫舰船仍然在竭力的掩护元帅撤退。司令卫队残存的最后一些力量已经放弃了击退同盟军的幻想,他们一字排开,用舰体侧面挡住对手的去路。这样不顾一切的疯狂举动总算是又为莱因哈特争取到了一点宝贵的时间。

        然而同盟军的指挥官显然对于这只白天鹅是志在必得,而且,区区的几百艘帝国军舰船所能封堵的空间也实在有限得很。

        “镜像折射!”

        高速前进的同盟军并没有朝着求死的帝国军卫队发动猛攻,亚当斯准将把部队从中间划开,朝外折出一个45°的航线,擦过帝国军之后再次折返航线。如同光线射到镜子上一样,入射角和反射角完全相同。至于那些已经自行放弃生命的帝国军,亚当斯准将也没有忘记将他们稳妥的交到死神手里。押后的500艘重巡洋舰在前排友军散开之后立即就开火了。

        莱因哈特吸了一口凉气,他明白自己是被算计了。同盟军第三舰队居然隐忍到现在才发动攻势,坐视友军陷入绝境也不为所动,为的就是收割自己的性命吧。

        “哼哼~”卫队几乎全被击溃,自己也快要落入同盟军手中,金发的元帅却出人意料的笑了起来。“一再的取得胜利,最后却要一败涂地么?吉尔菲艾斯,我也只是这种程度的男人而已么~”

        这时候,一艘同盟军战舰抄到了伯伦希尔的侧翼。大屏幕上显示,同盟军战舰前端的炮口已经开始发出亮光。在这种距离被击中的话,即使是伯伦希尔的防护罩也不一定能抵挡得住。莱因哈特盯着同盟军的炮口面不改色,表情平静的仿佛死神只是客气的在邀请他去喝杯茶。

        帝国军临时总旗舰,巴尔巴罗莎。

        吉尔菲艾斯现在完全体会到了瓦连提督的感受。这位性格沉稳而用兵又不失想象力的提督,在讲述西连西亚星域战役的时候,那种发自内心的心有余悸和窒息感,一度令吉尔菲艾斯感到惊讶。

        “巨型章鱼一样的男子~”

        “嗯,不管是进攻还是后退,无论是在对攻的激烈炮战里手法娴熟的使出杀手锏,还是在追击我军时仍旧持有变化战术的余力,那种可怕的节奏感和不动声色的掌控能力,几乎每一样都让我落在了下风~”

        “等你洞察他的计划时,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吗~”

        “是的,等发觉不对的时候,章鱼有力的腕足已经近在咫尺了。”瓦连摇了摇头,“那种对于作战目标的执行力度之强和执拗程度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他为了击破你的补给船队,进行了长达半天时间的攻击~”

        “是的,从右翼猛攻到中央部的撕裂性攻击。我始终是在被牵着鼻子走~”

        “请不要那么说,瓦连提督,之前在右翼攻防里,能够支撑住不让同盟军破阵,这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那,都是德里亚斯提督的功劳~”瓦连的声音变得低沉了,“正是我的无能,害死了德里亚斯提督。”

        吉尔菲艾斯看着前方的同盟军。“难道说你一开始打算的就是要收取莱因哈特大人的性命么?辛达·杜鲁班?即使把杨提督和同盟几乎全部的兵力都摆上祭台也无所谓么?”然而同盟军的策略无疑是正确的,只要杀死莱因哈特,这轮银河帝国最耀眼的太阳一旦消失,环绕他的众多行星也会自行毁灭吧。“要射落太阳么?辛达·杜鲁班~”

        古代地球的传说里有射落太阳的英雄,那位大英雄为了大地上的生灵击坠了高高悬在天空的九轮烈日。如今同盟军的英雄为了拯救友军,也想要如此做吧。

        监察员的喊声打断了吉尔菲艾斯的思考,“同盟军前端阵列进入我军射程!”

        “开火!”“炮击开始!”

        几乎是同时,辛达和吉尔菲艾斯下达了攻击的指令。顺利的利用俘获舰船混入帝国军舰队之后,能干的后勤参谋们没有让辛达失望。莱因哈特的护卫舰队在尚未搞清楚敌人来自何方,已经有一半左右的人员和舰船幸运的得到了大神的召唤。第三舰队的后勤参谋们,在亚姆利扎会战极度险恶的情况下,向世人证明了一条颠簸不破的真理——轻视后勤工作,后果是很严重的。而帕斯卡尔中校的部下是如此说的,“进入亚姆利扎星域之后,中校就一直在抓头发,中校一抓头多半就有人要倒霉~”

        被同盟军的强弩猛恶的连射所密集攒击着,莱因哈特的部队在狼狈逃窜了4个钟头以后已经所剩无几了。被金发元帅寄予了最高期望的友人,终于在伯伦希尔被击破之前,带着援军赶到了!

        吉尔菲艾斯将部队调整为移动力最强的圆锥之阵,冒着极大的风险,企图挤入同盟军和元帅大人的卫队之间。而辛达·杜鲁班显然早就估计到了会有如此的救援行动出现。因此他一开始就把一半左右的兵力留在了右翼没有动。看着那把蓄满了力道的十字弓。吉尔菲艾斯明知是陷阱,也只能睁着眼往里跳了。

        大胡子的贝根格伦准将担当了先锋的重责,这位彪悍的猛将甚至一早就做好了战死的准备!

        “各舰按编排好的顺序进攻!”红了眼的大胡子身先士卒,指挥舰率领着总数4000艘的突击队笔直对着同盟军冲了过去。

        “同盟第一的命中率~我承认你们确实厉害!但老子也不是好惹的!”

        “贝根格伦准将~抱歉了。”旗舰巴尔巴罗莎上的红发提督轻轻的低下头,仿佛不忍看着这位出色的部下被女武神接引到天上去。按照吉尔菲艾斯的估算,同盟军的右翼在面对数量几乎相当的对手冲击之下,即使能尽数歼灭对手,也需要相当的时间。在贝根格伦准将牵制住同盟军的同时,红发提督率领剩余的舰船直接越过同盟军的火力网,和元帅大人会合。追击莱因哈特大人的兵力大约是4000艘,而吉尔菲艾斯还剩余8000多的舰船,尽可抵挡得住。这个作战计划的成功率非常高,只是对于担任前锋的贝根格伦准将来说,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嗯,看来这位温文尔雅的红发指挥官下了很大的决心嘛。”辛达用右手的食指弹了弹下巴。“安琪儿中尉,联系前线的指挥官。”

        “是。”

        通过通讯屏幕,辛达对前线的指挥官们面授机宜。这种临时变阵对于普通舰队来说可能会造成指挥上的混乱。但是对第三舰队而言则不然,从舰长到操作员早就习惯了在不同的编排序列里进行反复的调整。最重要的一点是,辛达提督从来不会要求下属做自己不熟悉的事情。

        面对帝国军贝根格伦分舰队仿佛决死一般的冲击,同盟军采取了令对手意想不到的战术。辛达所在的本队并没有依仗已经摆好的阵势使出犀利无比的光波十字弓,而是沿用了编队调整,各部配合应对冲击的战法。而这个战法,早在德赛特星域的演习里,操作员已经演练得轻车熟路了。

        “装甲舰突前组成防御阵型,小型舰船后撤编队!”

        同盟军的阵列在帝国军的突击队已经冲得很近的时候,不紧不慢的调整着队型。贝根格伦准将显然被同盟军的应对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不及细想的大胡子挟着一排排凌厉的连射拉开了攻防的序幕。

        “装甲舰启动防护光盾!”

        连成了阵势的同盟军装甲舰用厚重的舰身抵挡着帝国军愤怒的猛击。不断闪烁着的光盾急剧消耗着战舰的能量。但是长途奔袭的同盟第三舰队显然拥有比友军充足得多的补给,装甲舰的操作员们在使用最耗费能量的全装甲防护模式。在战舰前端炮门全部关闭之后,装甲舰的防护能力几乎是无敌的,在不顾忌能量消耗的情况下,启动光盾的时候,磁场防护系统也同时被发动。帝国军的连续排射在同盟军红黄两色的防护罩面前完全无能为力。被散射开来的能量射线悲哀的急速减低着亮度和威力,最后无声的消失在宇宙里。

        “哼哼,帝国军估计鼻子都气歪了吧。”菲恩少校转身对米迪奥中校小声说道。在进入亚姆利扎星域之前,第三舰队非常有效率的进行了一次快速补给。从弹药仓到能量装填器,所有的舰船都是满载状态。对于业已快杀得精疲力竭的交战双方来说,同盟第三舰队的配置简直要用奢侈来形容。

        “菲恩少校,在战斗中要保持冷静的心态~”米迪奥中校核对着手里的报表,不紧不慢的回答着。说着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屏幕。侦查舰编队正好给了帝国军的阵列一个近距离镜头。全力冲刺的帝国军舰船大多关闭了侧翼的辅助发动机。这显然是为了保证主发动机的出力,这种权宜之计在直线冲锋时可以节省相当的能量,但是坏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在后勤参谋看来。“帝国军的补给估计不多了,会战应该已经进行了很久。看样子我们是到晚了。”

        “嗯,这样孤注一掷的直线冲锋,完全不考虑规避的问题么?居然把侧翼辅助发动机全关了~”

        这时候,前排的同盟军装甲舰又是一轮极度奢侈的双重护盾亮起。这回连米迪奥中校也要叹气了。“这些家伙~就不能省着点用么?梅策尔德中校如果在的话,非得骂人不可。”

        贝根格伦准将眼睁睁的同盟军突然缩成了铁壳乌龟,自己接二连三的重击居然全然无法凑效。虽然对手的反击也几乎谈不上威胁,但是这却让大胡子的猛将更加狂怒不已。

        “各舰打开飞弹发射孔!”贝根格伦恶狠狠的扯着胡子,仿佛那不是长在自己下巴上一样。“前排舰船,全弹发射!”

        密集的飞弹随即朝着同盟军阵列呼啸而来。光束所无法洞穿的阵列,飞弹总应该奏效吧?如此考虑的贝根格伦准将不可谓盘算不精细,他只是忘记了一个细节而已——他的对手是辛达·杜鲁班。

        帝国军的飞弹地狱刚刚发动,甚至可以说发射孔刚刚打开的时候,同盟军的应对已经开始了。战舰五月花开上,辛达看着屏幕上的帝国军,点了点头。

        “5轮排射之后立即转入飞弹攻击,高速运动中的状态,这样算非常快了,只由前排舰船发射的做法也保证了安全。”仿佛在点评演习得分项目一样的辛达好整以暇的发表完意见之后,转身朝自己的副官补充了一句。“驱逐舰编队准备攻击。”

        藏在装甲舰身后的同盟驱逐舰在对手发动攻势的时候,已经按作战序列布好了阵势。接到辛达提督的指令之后,身型比装甲舰小得多的驱逐舰编队开始行动了!装甲舰的光盾并没有停止工作,那些事后可能要挨批评的操作员们仅仅只是改变了一下光盾启动频率,随后无数道光束就从他们身后射向前方。仿佛巨大的珠贝开合之间从雪白的蛤肉里放射出万丈霞光一样夺目。

        “轰隆!”巨大的轰鸣声伴随着耀眼的光波出现在交战双方的阵列中央。同盟军装甲舰背后射出的光束密集而精准,驱逐舰上的炮手严密的封锁了帝国军飞弹的所有弹道。被光束所击破的飞弹立即进入引爆状态。巨大的能量流使得高速前进的帝国军舰队受到了的极大的冲击。无数咆哮着的光团和磁场乱流近在咫尺!

        “减速!快减速!”贝根格伦准将不愧是红发提督的左右手,个性暴烈的他临阵指挥的应变能力还是非常快的。帝国军舰船在很短的时间里将航速急剧降低,原本满负荷出力的主发动机快速下调了功率,侧翼的辅助发动机则开始反向出力。操作员们按着速度调节器的手已经全被汗水浸湿了。但是不管怎么说,并没有发生碰撞事故!

        贝根格伦看了一眼前方的风暴地狱,侦查舰已经暂时无法捕捉到同盟军的阵列了。如果对手突然抓住这个机会发动反击的话,后果将是非常可怕的!一般的指挥官为了稳妥起见,可能会全军后退重整队型,但是愤怒的大胡子显然不是他们中的一员。如果在这里退却了,一直保持着完整队列的同盟军会直接越过自己,然后猛击吉尔菲艾斯提督的背后吧。

        “全舰队从左翼转向!绕过能量风暴后发动攻击!”贝根格伦此刻的表现几乎不逊色于任何一位统领整支舰队的提督。“女武神编队全部出动,从右翼包抄同盟军。”惊魂未定的操作员们按照指令再次调整了发动机运作状态,贝根格伦舰队朝左侧将阵列倾斜过去,贴着能量暴风的边缘继续向前冲去。同时,所有搭载有女武神的战舰都把弹射器打开,无数的光点离开战舰后朝能量风暴的另一侧冲去。同盟军的战舰同样没有越过风暴的能力,自己突然绕过风暴攻击他们,至少能打他个措手不及,就算这些狡猾的家伙能抵挡住,他们至少要调整下阵列。这时候女武神编队从反方向发动的奇袭一定可以建功!

        “就算同盟军足够运气好~见鬼!”贝根格伦被自己沮丧的想法吓了一跳,他狠狠的扯下一根胡须。但看他咬牙切齿的样子,让人不禁怀疑他今后不再打算照顾理发店的生意。“就算叛乱军也及时出动舰载机编队迎战,那至少是个平手的局面!”

        战舰五月花开上,辛达·杜鲁班看着被击破的飞弹所引发的大爆炸,威力堪比末期行星爆炸的能量暴风暂时阻断了帝国军进击的脚步。但是不同于贝根格伦的两眼一抹黑,辛达面前的大屏幕上仍旧显示出了帝国军的动向。迪尔姆多中校的侦查舰编队在得到了意外的补充之后,扩大了探查范围。甚至在远离舰队作战现场的位置,也有一艘强袭侦查舰在工作。因此帝国军不退反进的动作并没有逃过迪尔姆多中校的眼睛。当然,因为只有一艘舰船在合适位置的缘故,图像并不像往常那样质量那么高。但是这无疑已经足够辛达洞穿贝根格伦的用意了。

        看着帝国军的阵列,辛达有些意外的抿了抿嘴唇。这种情况下还敢冒险进攻,帝国军的指挥官已经当得起猛将的称号了。那些逐渐变得大起来的星星点点也在快速的靠近。辛达没有迟疑,简洁的指令随即下达给作战部队。

        绕过了能量风暴之后,同盟军的阵列已经清晰可见了。这些狡猾的叛乱军果然没有预料到贝根格伦准将的突袭!同盟军墨绿色的阵列虽然有了变化,但是整个舰队的朝向还是正对风暴没有调整。女武神的驾驶员们不再犹豫,他们在绕过障碍的弧线划完之后,纷纷再次提升了速度。会遭遇同盟军的拦截炮火是肯定的,但这么大数量的舰载机是不可能瞬间全部被击落的!只要有一半左右的数量冲进同盟军阵列,就足够扭转战局了。

        就在帝国军的女武神驾驶员们兴奋不已的短暂间隙里,异变突起!藏在装甲舰背后的同盟军驱逐舰编队开火了!

        “除虫作业!最大功率模式!”辛达提督的指令被炮术士官们大声的重复着。发动联攻的炮手们用小口径炮在宇宙里拉出了致命的光网。不同于西连西亚会战时歼灭瓦连舰队的舰载机编队时的打法。这次同盟军的炮手们变换了手法和花样。由联攻编织的光网并没有只亮过一次就算完了——即使是这样也已经兜住了半数以上的女武神!辛达提督的指令是必须不折不扣的完整执行的!一轮接一轮的连射在星空里织出一面又一面的光网,如果用慢镜头欣赏的话,就像一张巨大的光网在黑暗的空间里慢慢的拖过。幸运躲过第一轮拉网的女武神在连续移动的除虫网兜的猎杀之下几乎全被扫中,光网亮过的空间里,一团团耀眼的亮点暴起。

        这个时候,贝根格伦准将的舰队刚刚绕过风暴,映入他眼帘的是让他眼眶欲裂的一幕。停止了拉网的同盟军仿佛不肯就此罢休,第三舰队的各级工作员对于辛达提督的指令执行程度之彻底曾经让瓦连感到害怕。于是在死亡拖网停止工作之后,另外一道与之垂直的光网又在同样的空间里出现。驱逐舰编队连续五轮的联攻,驱动着这面垂直位置的除虫网再次进行了一次拉网作业。帝国军女武神编队里最后几个超级幸运儿也爆成了光点。

        同盟军没有给贝根格伦准将太多的哀悼时间。辛达提督的指令已经从旗舰五月花开发出。完成了除虫作业的小型舰船,没有再向那些用生命奏出最亮丽乐章的帝国军舰载机投去哪怕一个最简单的顾盼。在他们身前的友军已经准备就绪,装甲舰位于前端的炮口无声的开启了,漆黑的炮口像黑暗中的猛兽那仿佛已经迫不及待的獠牙般闪着寒光。

        同盟军的阵列并没有过多的调整,虽然帝国军的本队绕过风暴之后出现的位置在右前方。这种没有超过45°的斜角攻击,对于第三舰队的炮手们来说,并不需要麻烦动力部的操舵士。辛达·杜鲁班的缠着纱布的右手轻轻抬起,并没有摆出什么特别的姿势,缓慢而轻柔朝右侧挥了一下。站在司令身后的安琪儿中尉悦耳的声音随即响起。

        “瞄准帝国军阵列端头部,齐射!”

        无数的光束汇聚成的巨大光柱朝帝国军阵列呼啸而去。此时,贝根格伦舰队的约三分之一阵列刚刚越过风暴边缘,剩余三分之二还在往前加速。

        “分散队型,快散开,散开!”

        贝根格伦准将疯狂而又徒劳的大声叫喊着。前端的少数舰船在慌乱的规避动作里侥幸避开了同盟军的重击,然后他们身后还在前进轨道上的同伴就没那么幸运了。对大多数帝国军来说,夺命的死光和女武神的接引白手绢分不清哪个先来。这场空前绝后的大会战显然早已惊动了大神奥丁,不止一位女武神被他派遣到了战场上。而素以眼光挑剔出名的战斗女神此时估计也因为够资格入选的勇士太多而挑花了眼。今夜,死者神殿的大小角落估计都会被占满吧。

        仅仅只是一次齐射,辛达就成功瓦解了帝国军的完整阵势。那些因为友舰爆炸而引发的火焰和冲击波,足以让最能干的阵列编排者束手无策。就在帝国军狼狈万分的苦苦挣扎的时候,同盟军再次变换了阵型。犹如铜墙铁壁般的防御阵势快速朝帝国军冲来,在高速运行中,舰船之间的位置再次转换。贝根格伦准将绝望的看着那把曾经将他和彪罗逼得走投无路的弩弓再次出现在黑暗的星空里。

        辛达的右手轻轻的动了下,五根指头仿佛抓住了什么东西一样往下一扯。几乎与此同时,同盟军的舰船开始进攻了!

        “开火!”

        “瞄准了打!”

        面对阵型已经混乱不堪的帝国军,同盟军的炮手们展开了无情的痛击。精准而又极具威力的排射像暴雨一样倾泻而去。短短的30分钟战斗,贝根格伦舰队就损失了超过5成的舰船。这时候,飞弹爆炸所造成的风暴屏障刚刚散去,主战场的双方透过侦查舰的监视图像看到了这惊人的一幕。总数约4000的同盟军第三舰队正把数量约2000艘的贝根格伦舰队三面包围。帝国军剩余的舰船已经完全失去了队型,在同盟军的陷阱里徒劳而绝望的苦苦挣扎着。

        杨威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轻轻的点着头。“真是太漂亮了,辛达提督。”黑发的魔术师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曲线变化,帝国军的绞索几乎已经完成。同盟的奇迹杨已经被押上了死刑台捆好,目前也就只剩脚尖还点在地上而已了。不过杨威利的脸上并没有慌乱,友军的出色表现让他在寒冷孤寂的星空里头一次找到了温暖和有所依仗的宽慰。虽然同盟的魔术师早在十年前的艾鲁法西亚危机的时候,就已经不得不经常性的面对独自作战的险酷。对于个性温和甚至有些懒惰的杨威利来说,那种众人皆醉自独醒的先知先觉很多时候只是负担而已。可能正如他在用餐时的放松环境下,对辛达说得那样——什么名将,只不过是想办法保命而已罢了……

        杨威利处在帝国军的重重包围之下,却意外的心情大好,他耐着性子仔细的寻找着逃生的空隙。终于,他找到了。

        “右翼集中火力,斜30°攻击,全力打击黑舰队,全军前冲30个光秒之后朝右翼转向。”

        只剩1000艘舰船不到的比典菲尔德舰队是这条粗大的绞索上一个不太明显的豁口,杨威利并不打算挑战整条绞索,他只需要用牙齿啃断豁口处最后的几根纱线就行了。

        费雪提督的指令立即下发到各分队。同盟军第十三舰队的右翼在很短的时间里集结了超过3000艘的重型战舰。他们用整齐的主炮排射奋力的冲击着拦路的黑色舰队。

        比典菲尔德大声的喊叫着,他双脚轮换着用力踩踏舰桥的地面。周围的幕僚都用恐惧的眼神看着长官。

        “不要害怕!还击!还击!我军的字典里没有后退这个词!”

        然而勇气是需要实力来辅助的,在火力优良的同盟重型战舰的全力冲击之下,黑色枪骑兵的阵列很快的变得七零八落。同盟军接到的指令只是开辟通路,突破敌阵之后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扫荡残敌。除了旗舰王虎,只有它周围很小的空域里还有几艘幸运儿。整个黑色枪骑兵部队就只剩这么些了。如果不是欧根上校死命的劝阻了长官,只怕连王虎也要给击沉。

        帝国军的提督们眼看着被重重围困的同盟魔术师快如流星般的击破了比典菲尔德的舰队后冲出了包围圈。

        米达麦亚大口的吐着气,“真是了不起啊。叛乱军当中也有这样的良将呢。”

        “啊,我期待着下次和他交锋的时候。”罗严塔尔垂下眼帘,仿佛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眼中那丝如释重负。

        同盟军第三舰队的旗舰,战舰五月花开。辛达·杜鲁班看着友军漂亮的突出了重围。

        “好了,我们也走吧。”辛达缠着纱布的右手掠过额头,一缕亚麻色的头发轻轻的跃起。“安琪儿中尉,联系亚当斯准将。”

        吉尔菲艾斯舰队的8000艘舰船艰难的越过了同盟军的火力网,将元帅大人所剩不多的卫队护在身后。虽然在数量上占优,但是红发提督的部队目前队型不是太好,为了抢时间,他没办法摆出太有利的攻击队型。面对同盟军的猛攻,帝国军短时间内还只能以防守为主。

        接到指令的亚当斯准将毫不犹豫的收住了前攻的脚步,总数约4000艘的舰队开始顺着帝国军的右翼转向。

        吉尔菲艾斯看着同盟军慢慢的改变了攻击重心,红发的年轻人心知对手这是要撤离了。可是他却没有太多的办法来阻止。目前吉尔菲艾斯舰队正对同盟军的都是装甲厚重的舰船,这些防御力优越的舰船担任护盾是非常好用,但是想依靠它们打出快速反击就有点难度了。当然,如果对手不是辛达·杜鲁班,红发提督还是要试一下的。但是~

        “同盟军第三舰队的舰船运动非常厉害,之前在莱普尼尔要塞我们已经见识过了。”吉尔菲艾斯对要求追击的下属们如是的说着。“前排的装甲舰运动性相对较弱,现在让它们变阵追击的话,恐怕会出现阵型上的破绽。”吉尔菲艾斯看了一眼跃跃欲试的托鲁奈森,“后排的舰船被友军挡住了,如果这时候同盟军掉头开始攻击。在那种暴雨般的攻势下,我们能坚持多久呢?”

        托鲁奈森眼里的狂热消失了。同盟军炮击的可怕他是非常清楚的。

        “可恶!如果这不是叛乱军的第三舰队的话!”

        彪罗叹了口气,他拍了拍同僚的后背,什么也没说。

        同盟第三舰队旗舰,战舰五月花开。

        辛达·杜鲁班轻轻的呼了口气。帝国军吉尔菲艾斯舰队的稳健布阵使得他有些遗憾的感觉。“罗严克拉姆伯爵的心腹可真是厉害啊,这样居然都能不追击呢。”

        辛达又仔细看了看大屏幕上的帝国军布阵,虽然那位红头发的提督没有追击,但是有些防范的措施还是必要的。“安琪儿中尉,联系史特雷中校。”

        同盟军第三舰队舰载机编队在编斯巴达尼恩共600艘。队长史特雷中校透过战舰侧翼的视窗,凝视着星空里的繁星点点。在西连西亚会战里表现出色的舰载机编队在亚姆利扎波澜壮阔的空域里并没有太多的出场机会。

        进入亚姆利扎星域之前,舰载机编队的成员也都进入了一级战备状态。史特雷中校的防护罩一直拿在手里没有放开,身体的位置距离座机也仅仅只有10多米的距离而已。

        作为舰队的头号驾驶员,史特雷并没有身为王牌的傲慢。在同盟军内部的模拟比拼里,他只是拿到了进入前八的成绩而已。击败他的是个说话颇为尖刻的家伙。

        “你的技术已经算很不错了,我们队里能击败的估计也就是我和高尼夫而已了。可惜你抽签的运气太不好了。哈哈。”

        “感谢您的指教,祝您好运。”

        史特雷对于战胜自己的对手表示了祝贺,并诚挚的祝愿他一路顺利。而对方调侃的话语他并没有太多的在意。因为不管怎么说,史特雷认为自己败了就是败了。后来那个说话不积口德的家伙得到了优胜,他的名字是波布兰。

        史特雷对于模拟战的失败并没有太多放在心上,虽然对于波布兰高超的技艺颇为佩服,但是他不认为在实战环境里自己还会被对方打败。他信心来源于辛达提督的一句话,“我凭什么要在你擅长的环境按你习惯的规则和你玩呢?”

        在击破瓦连舰队中央部的激烈战斗里,率领舰载机联队出击的史特雷战功彪炳。他的部队成功的使得中央部的帝国军无法完成在短时间内的重整队型,卡隆中校的飞弹舰编队才得以顺利杀进敌阵。此役史特雷一人击沉帝国军战舰4艘,巡洋舰6艘。

        第三舰队的舰载机驾驶员们注重队型配合,靠集体的力量克敌制胜。如果是一对一,史特雷自问不是波布兰对手,在苦斗多时之后会落败。但是如果双方各带一架僚机,则可将胜负拉到五对五,如果是三对三的较量,史特雷有7成把握可以击溃波布兰的小队。

        “波布兰中校的个人技术堪称炉火纯青,但是在实战中并不是单靠个人之力就可以解决问题的。”

        工作员传来的指令让史特雷中校从思考转回到现实里来。等待已久的出击命令终于来到了!目前舰载机编队的的52位驾驶员在副队长海因茨的率领下编入了帕斯卡尔中校的部队,剩余的548位驾驶员全部整装待发。

        “全体出击!”队长的喊声在通讯回路里响起,早就等待在座驾附近的驾驶员们齐声回应着,各条起航通道的指引灯光逐一亮起,手里拿着指挥棒的工作员按照出击序列指引着舰载机从待机位置进入弹射通道。

        “呼~”高速运动带起的气流冲刷着史特雷中校的座机。黑暗的星空从舷窗里观赏时显得神秘而极具诱惑力,只有真正置身其中的人们才能体会到外太空对待生命的残酷本性。

        虽然缺少了副队长和实力最强的51位驾驶员,同盟军第三舰队的舰载机编队依旧在名为g36的空域里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性能堪与斯巴达尼恩一战的帝国军女武神编队已经之前的灭虫行动中被歼灭殆尽。而已失去完整队型的贝根格伦舰队面对辛达·杜鲁班犹如撒豆成兵一样甩出的舰载机部队也缺乏有效的应对办法。

        星星点点的小豆丁们目的明确的冲进了帝国军已经破绽百出的阵列。史特雷中校几乎是毫不费力的就钻到了一艘帝国军巡洋舰的下方。屏幕上的两个光圈快速的重叠到一起,史特雷的双手微微往下一压,斯巴达尼恩前端的两杆机关炮无声的朝上竖起。

        “去吧!”两道细小的光束点进了帝国军巡洋舰的下部。史特雷轻轻的握着操作杆,舰载机轻快的从敌舰下方划过,两道上竖的光束在战舰下部拉出了轨迹清晰的亮光。

        这时候,另一艘帝国军战舰正好出现在史特雷的机体面前。但是不等它舰首的巨炮发出闪光,一直小心掩护着长机的两架僚机一左一右的打出了点射。

        “轰隆!”两声爆炸响起,帝国军战舰的左右两翼各有一个辅助炮台被击中,这立即引起了剧烈的爆炸,失去平衡的舰船剧烈摇晃起来。史特雷中校轻轻松松的从敌舰前主炮射程里脱身出来。拉起座机的同时,两道亮光擦过帝国军战舰巨大的舰身之后击中了位于尾部的主发动机。而这个时候,被强迫做了切割手术的巡洋舰正好被爆炸的火焰吞没。

        被同盟军的舰载机编队肆无忌惮的穿梭往返,贝根格伦舰队原本就已经接近崩溃的阵型彻底变成了一团乱麻。大胡子声嘶力竭的叫喊着部下的名字,试图把他们从同盟军的死亡陷阱里救出去。但他显然是不幸的,他的对手是同盟军中号称节奏感最强的第三舰队,一旦被辛达·杜鲁班掌控了战场的主旋律,即使是吉尔菲艾斯也没有太好的办法翻转局势。然而贝根格伦同时也是幸运的,辛达是个大局观非常强的指挥官。在友军已然顺利突围的情况下,显然他也不准备恋战了。继续清剿残余的贝根格伦舰队不是办不到,帝国军其他的舰队目前距离也还远,但是凡事喜欢留有余地的辛达已经决定要抽身而去了。

        吉尔菲艾斯看着屏幕上的曲线变化。原本围住贝根格伦的同盟军本队开始了撤离。两支同盟军分队的运动轨迹非常清晰,如果手里有把圆规的话,吉尔菲艾斯相信,把两条弧线连起来会是个很漂亮的椭圆形。

        “算准了时机突然出现,展开毫不留情的杀戮,眼见作战良机已经失去,毫不犹豫的撤离。这是真正的名将啊~”

        红发提督对叛乱军的评价让下属都有些愤愤的感觉,可是仔细一想,事实确实如此。彪罗自问,如果换了自己的话,断然不会放过贝根格伦的残部,吃进嘴里的肉哪有不嚼干净的道理?或许,这个就是自己在用兵家方面的器量不够吧。

        莱因哈特的脸上全是出离愤怒的恨意,那张漂亮的脸蛋上已经没有一丝的血色。他攥紧了双拳,看着同盟军两支王牌舰队动作轻快的朝着伊泽伦回廊的方向驶去。帝国军的众提督们也不约而同的在原地停下。他们很清楚已经时机不再了,现在再强行追击的话,很可能会遭到对方有预谋的反击而失败。而且,由于后方的补给船队被同盟军尽数击毁,目前也没有远距离作战的实力了。

        梅克林格轻轻的摇着头,“我们用断粮道的方法在前哨战取得了巨大的优势。”艺术提督斟酌了一下用词,“不,应该说用这种非常冷酷的战法一直占着上风。可是~”

        米达麦亚接过了同僚的话头,“对手居然用同样的手法抽掉了我们的补给,这算不算报应呢。”

        罗严塔尔似乎比好友看得远些,“从整盘棋来算账。还是我们赢了~只不过……”金银妖瞳调整了下焦距,远处那艘伯伦希尔此刻显得那么的孤单。“这不是元帅大人想要的结果吧。”

        传令官的指令打断了提督们的谈话。

        “总旗舰伯伦希尔来电,各舰队打扫战场后立即返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