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同盟之星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镇魂曲

第二十七章 镇魂曲

        刺耳的警报声里,大屏幕上的帝国军舰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米达麦亚舰队、梅克林格舰队、坎普舰队、罗严塔尔舰队、比典菲尔德舰队——同盟军的提督们认出了之前交锋的对手,银河帝国军的五支舰队依照标准的正攻法,从亚姆利扎星域宽敞的入口处朝同盟军杀来。经过了必要的休整和补给,进攻亚姆利扎星域的帝国军士气高昂,阵容整齐。

        米达麦亚舰队,作战舰船15000艘。

        梅克林格舰队,作战舰船13000艘。

        坎普舰队,作战舰船13000艘。

        罗严塔尔舰队,作战舰船14300艘。

        比典菲尔德舰队,作战舰船8600艘。

        另外,在五支舰队的后方,有银河帝国宇宙舰队副司令罗严克拉姆伯爵亲自率领的5000艘舰船。本来按照元帅大人的本意,他统领的总司令部所属舰船是要直接投入作战的。但是这项安排遭到了参谋长奥贝斯坦的极力反对。

        “冲锋陷阵的任务请交给各位提督去执行,阁下有自己应尽的职责。”

        奥贝斯坦的坚持使得元帅大人的本队与众提督的舰队保持了适当的距离。当然,这种距离也没有远到让莱因哈特觉得自己是躲在安全后方的程度。帝国军总旗舰伯伦希尔的大屏幕上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同盟军的舰船。

        总数63900艘的帝国军舰队以扇形展开,小心翼翼的向同盟军阵列逼近。同盟军背靠机雷群布阵,虽然避免了被敌人绕到背后的危险,却也使得自己没有了退路。

        “完全不耍花样的正面进攻,想就这么把我们挤到机雷群里去么?”比克库提督摸着白色的胡须,看着屏幕上步步紧逼的帝国军阵列。

        “哪有那么容易!”

        “该死的帝国军!等着瞧吧!”

        涂装着0501的战舰上突然爆发出了一轮怒吼。老提督的话让舰船人员的斗志悄然涌起,原本忐忑不安的心绪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同盟军第十三舰队,旗舰休伯利安。

        舰桥上非常的安静,众人埋头忙碌着自己负责的事务。杨威利并没有安稳的坐在指挥席里。第十三舰队的司令爬到了指挥台上。杨非常没有风度的盘着腿,右手支在下巴上,沉默的看着大屏幕上的帝国军。因为还没进入有效射程,双方均没有开火。

        “舰长。”杨威利的语调虽然不高,但是舰长马利诺上校立即竖起了耳朵。

        “向恒星亚姆利扎投掷融合弹。”

        回应杨的命令的是马利诺上校浑厚有力的“是”和一连串的键盘敲击声。菲列特莉加中尉注意到,杨威利平稳的话语里似乎有那么一丝与平时不同的东西。但是不容她仔细琢磨,新的指令就接踵而至了。

        “格林希尔中尉,联系费雪提督。”

        菲列特莉加答应了一声,立即转身开启通讯频道。看了一眼能干的副官,杨威利轻声的对自己说,“也该让罗严克拉姆伯爵体会一下这个滋味了。”年轻的魔术师说着,支着下巴的右手慢慢的攥紧了。

        无数的融合弹在恒星的表层下炸开,被激怒的恒星亚姆利扎立即向外爆发出汹涌澎湃的集束能量流。费雪提督的队列编排精妙无比,利用突然爆发的定向星际能量流,第十三舰队开始加速向外冲去。

        “全舰队开始炮击!”

        自由行星同盟军在兵力上处于劣势,补给供应也颇为困难。但是在亚姆利扎会战中,率先展开攻势的却是同盟军。第十三舰队的舰船踩着日冕翻滚涌动的热浪,如同猛虎一样从同盟军阵列里杀了出来!

        帝国军厚重的扇形阵列中部是米达麦亚舰队。一向以速度见长,有疾风之狼称号的米达麦亚,在会战伊始便遭到了迎头痛击!同盟第十三舰队利用日冕的能量喷射,将突击的速度提到了令人目瞪口呆的地步。米达麦亚舰队的舰船观测员们眼睁睁的看着同盟军瞬间就缩短了两军距离。

        “我军左翼遭到敌人密集炮火攻击!”

        “战舰玛格丽特沉没,安特尼拉准将战死!”

        被杨威利抓到左翼的米达麦亚舰队在短时间里遭到了暴风骤雨般的攻击,左翼阵列一片混乱!从大屏幕上看,同盟军第十三舰队犹如一根被提坦巨人咆哮着掷出的利矛,闪电般的捅进了米达麦亚舰队。帝国军连环爆炸的舰船燃起的滔天火光则像飞溅的鲜血一般随着同盟军的不断突入而扩大着范围。

        双方尚未投入作战的舰队,都被眼前这极具震撼力的场面惊呆了。短暂的震撼之后,帝国军和同盟军不约而同的加速朝对方冲去,无数的光束划破了亚姆利扎星空的黑暗。

        标准历11月1日23时07分,一条令帝国军的提督们震惊的消息传来,“米达麦亚舰队旗舰人狼,左舷中弹!”

        莱因哈特从坐席上站了起来,他的脸上是难以置信的惊愕。奥贝斯坦用万年不变的冷漠腔调说明着最新的情况报告,“米达麦亚提督的旗舰左舷中弹,具体损伤情况尚不清楚。”奥贝斯坦停顿了一下,他注意到莱因哈特的脖子稍微的向自己的方向偏了一点点。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人狼目前并没有沉没。”

        战舰人狼上,指挥席下方已经冒起了火光。损管人员正在竭力的控制火势。米达麦亚双手抓着座椅的扶手,身体因为亢奋而微微有些颤抖。疾风之狼原本清爽的五官在火光映衬下显得有些狰狞,前所未见的超强对手让米达麦亚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

        “不愧是杨威利!名不虚传!”米达麦亚低咆了一声之后,下意识的甩了一下头,眼角的余光瞥到了身后的情景。

        年轻的拜耶尔蓝和德洛伊杰脸上没有丝毫的畏惧,双腿犹如钉在地板上一样纹丝不动。忍耐着近在咫尺的高温,他们双手背在身后站得笔直。

        米达麦亚长吸了一口气,稍微控制了一下自己急促的呼吸,“左翼应对敌人攻入的角度,全速后退!右翼立即变阵!”

        米达麦亚没有急着命令战力完好的右翼开始反击,他顺着同盟军前锋刺入的角度,让接近崩溃的左翼全速后撤。米达麦亚舰队后撤的运动角度与第十三舰队的攻击方向完全吻合。同盟军的前锋继续向前突击,密集炮火所及之处,帝国军仍旧继续着狼狈的被动挨打局面。但渐渐的同盟军的利矛已经无法继续大幅度的扩大伤口了。

        “停止追击。敌人马上就要反击了。”杨威利及时的制止了分舰队指挥官们力图扩大战果的冲动。

        屏幕上的米达麦亚舰队已经成功的将左翼和右翼分开。左翼继续撤退,而右翼部分编成了箭型。这个阵势随时可以变成极具攻击力的圆锥阵。如果同盟军继续追击,攻击力达到临界点之后,就会遭到帝国军强有力的反冲击。

        舰桥上的众人眼看着帝国军的阵列变化,都不约而同的吐出口长气。帝国军中央部的位置上,正对同盟第十三舰队的是米达麦亚舰队。后世的史学家们在这一点上形成了少见的一致——第十三舰队近乎完美的快攻如果不是遇上了同样精于速度控制的米达麦亚,应该能取得更大的战果。但是那一刻,大神奥丁显然站在莱因哈特的身后。

        “罗严克拉姆伯爵的麾下,真是人才济济啊~”杨威利有些无奈的搔了搔头发。同盟军首轮快攻使得帝国军米达麦亚舰队损失了3500艘以上的舰船,年轻的魔术师脸上却没有多少快慰的表情。他有些无奈的看着米达麦亚舰队慢慢的将原本溃乱的左翼重新收拢。

        杨威利的抱怨声尚未落地,派特里切夫准将的喊声突然响起。“提督,两点钟方向,敌人另一支舰队正快速朝我们冲来!”

        米达麦亚舰队遭到同盟军第十三舰队突袭的同时,他的同僚们并没有袖手旁观。罗严塔尔舰队第一时间将阵列编排成圆锥阵型,全舰队炮门全开,兵锋直指正面的同盟军第五舰队。比克库提督沉着的指挥部队向前推进。老提督用自己一贯的稳健用兵顶住了罗严塔尔舰队的猛攻。第五舰队在帝国军集中火力攻击的位置布置了足够的舰船,比克库提督稳守反击的战法使得对手企图从起左翼打开突破口的意图没能实现。

        战舰托利斯坦上,罗严塔尔的嘴角微微向上挑了一下,“好顽强的老人。”

        “提督,坎普舰队正朝同盟军第五舰队右翼冲去。”

        目前第五舰队的主要力量都被罗严塔尔舰队牵制在左翼,坎普舰队这种明显捡便宜的做法让战舰托利斯坦上的众幕僚一片不满之声。

        金银妖瞳的男子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坎普现在高兴的话可就太早了。”他看了一眼愤愤不平的下属,“等着看吧。”

        同盟军第五舰队旗舰利昂格兰特。

        “帝国军坎普舰队正朝我军右翼冲来!”

        比克库提督右手握拳咳嗽了一声,“请摩顿提督巩固右翼的防御。”

        摩顿提督冷静的指令声中,第九舰队的舰船迅速调整了阵势。高速冲来的坎普舰队遭到了非常有力的反击火力,密集的冲锋队型里爆炸声不断。

        “切,真是难缠。”坎普粗大的手掌狠狠的斩向前方的空气。

        同盟军的还击火力不但极具层次感,而且整个右翼阵列摆出了反冲锋的架势。原本打算出动女武神编队的坎普只得放弃了原先的计划,暂时满足于用远程炮击牵制同盟军的变阵。

        看到同僚的无功而返,罗严塔尔脸上的嘲讽意味加重了些。下属的幕僚们则一副理当如此的表情。

        “我们从艾斯尼亚星域的入口一直追到出口,都没寻到太好的机会。他们想得倒美!”对于下属这种明显幸灾乐祸的话语,罗严塔尔出于自身性格的原因,并没有出言阻止。

        同盟第八舰队和帝国军梅克林格舰队再次交锋。在首回合的激烈对攻之后,艺术提督选择了暂时后退。在前哨战里曾狼狈退走的阿普顿提督抓住机会,发动了一轮突击。同盟军骤然变猛的攻势让帝国军招架得有些吃力。但是艺术提督的部队阵型保持得非常好,他神色镇定的指挥舰队继续后退,一点点的化解同盟军的攻势。随着时间的推移,同盟军的攻势渐渐接近了极限,由守转攻的念头在梅克林格心里一闪而过。

        “比典菲尔德舰队正朝同盟第十三舰队右翼冲去!”

        观察员的喊声让梅克林格放弃了立即反击的念头,他将目光投向大屏幕。米达麦亚舰队已经被同盟军的首轮攻击重创,但是米达麦亚提督已经很好的整合了阵型,最大限度的减小了损失。目前疾风之狼的部队仍然呈现后退的态势。同盟军第十三舰队没有继续追击米达麦亚舰队。看着屏幕上的第十三舰队,梅克林格心情复杂的感受着脊柱传来的一阵阵冰冷的震颤。这并非是畏惧,而是在清楚的触碰到死亡气息时的本能反应。

        “战场上的杨威利是非常可怕的,在所有交锋过的对手里,再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给我这样的压力。”艺术提督日后在自己的回忆录里给了同盟的魔术师最高的评价。“坦率的说,我虽然并不畏惧与之交锋——为陛下尽忠亦是我的职责所在,但我的心里确实忐忑不安。与杨威利交锋,诚然便是与死神起舞。在诡异而又华丽的舞曲里我必须全力以赴,任何一个踩错的节拍都可能让自己陷入到万劫不复的境地里去。”

        快速杀来的黑色枪骑兵部队,以纺锤阵编排,就像一把漆黑的利剑一样闪电般的直插同盟第十三舰队的右翼。眼看着同僚成功的抓到了杨威利的侧面,梅克林格心里却泛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

        “会那么顺利么?”

        比典菲尔德并不知道艺术提督心里的担忧。黑色枪骑兵的旗舰王虎上,比典菲尔德正满脸兴奋的催促部下“加快前进速度!加强攻击火力!”

        黑色枪骑兵在前哨战里成功的击败同盟第十舰队,同盟第一猛将乌兰夫提督亦随旗舰盘古战死。这样的战绩让比典菲尔德有充分的理由向大神奥丁要求更多的战利品。

        “这可真是大事不妙啊。”战舰休伯利安上,杨威利看着快速刺向自己右肋的漆黑利剑,非常不负责任的调侃了一句。当然,舰桥的上的众人并没有觉得好笑。虽然一定程度上已经习惯了主官的随意性言辞,但是杨这种完全像看热闹的话语还是让众人有种想哭的感觉。杨威利说话的口气仿佛正遭遇危机的不是自己,而是无聊影片里的某个不讨人喜欢的角色。

        “阁下~”菲列特莉加忍不住用抱怨的口气小声提醒了一句。

        “咳……舰队向左偏转10度。”听到副官的话,杨威利咳嗽了一声,盘着的双腿改变了一下位置。他用一个比较随意的姿势指着大屏幕,“右翼的装甲舰以侧翼迎敌,小型舰船从缝隙里发炮攻击。格林希尔中尉,联系费雪提督。”

        同盟军第十三舰队的右翼以装甲舰组成的墙壁应对黑色枪骑兵的猛攻。黑色枪骑兵猛烈的炮火使得同盟军厚重的装甲舰阵列也被打出了缺口,爆炸引发的能量流就连旗舰休伯利安也感受到了强烈的震荡。费雪提督巧妙的编排了舰船运动顺序,同盟军的舰船操作员们有条不紊的变化着队型,队列那偶尔出现的空隙很快就被填补了。帝国军竭尽全力的攻击没能在同盟军的侧翼形成可利用的突破口。与此同时,同盟军在帝国军的猛击下悄悄的改变着位置,以被黑色枪骑兵集中火力攻击的位置为圆心,整个阵列慢慢的向左翼偏转。

        随着两军距离的进一步缩小,同盟军原本因为位置垂直而无法攻击的外围装甲舰开始还击。第十三舰队突然向右整体移动,短暂的猛烈交火之后再向反方向运动。从大屏幕上看,同盟第十三舰队像一块厚重的巨盾,巧妙的连续撞击着黑剑无刃的剑脊。在两军一次次的碰撞里,黑色枪骑兵的阵列里爆炸声不断。快速突击的利剑没能刺穿对手的护盾,反而被巨盾沉重的盾缘撞出了道道伤痕。

        “切!给杨威利闪过了。”比典菲尔德咬牙切齿的看着本军阵列带着一连串耀眼的火花与同盟第十三舰队擦肩而过。

        梅克林格看完了黑色枪骑兵突击的整个过程。原本位置极其有利的比典菲尔德舰队在与同盟军阵列互切之后损失了超过1000艘的舰船,而同盟第十三舰队损失不到200艘。梅克林格吸了口凉气,压抑了立即反击同盟第八舰队的冲动,他指挥的舰队继续后退。渐渐的,同盟第八舰队与友军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远了。

        比典菲尔德注意到了这个情况。他果断的调整了舰队前进的方向,直朝同盟军第八舰队冲去。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胜利女神已经朝我们掀起裙子啦!”长官粗鲁的指令让黑色枪骑兵部队更加狂躁起来。刚刚的那轮对攻,被魔术师的戏法所耍弄,始终用不上劲的帝国军将士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

        被梅克林格舰队引诱,攻击力刚刚到达极限的同盟第八舰队突然遭到了来自侧翼的猛烈攻击。猝不及防之下,他们渐渐抵挡不住帝国军的攻势,舰队开始出现溃乱的趋势。

        同盟军第八舰队旗舰库里休诺。

        “机关部中弹,无法维持正常航速!”舰船操作员们迅速将损伤情况上报。

        “提督,我舰正在朝亚姆利扎恒星坠落!”副官巴鲁特少校立即向司令报告。

        “全员离舰,快!”阿普顿提督用力的挥动了一下右手。

        巴鲁特少校答应了一声,将司令的指令传达了下去。正要快步离去的他有些奇怪的看到阿普顿提督向着大屏幕走去。“阁下,您呢?”

        “不用管我了……”阿普顿提督苦笑了一下。他转过身,挥手示意副官快走。“我的老伙计们,我这就来啦~我不会再丢下你们自己逃了……”

        失去了大部分动力的战舰库里休诺朝恒星亚姆利扎方向坠落下去。涂装着08字样的墨绿色舰船在帝国军疯狂的攻击下接二连三的爆炸。

        “看起来是赢了。”莱因哈特轻轻的呼了口气。

        帝国军的总旗舰伯伦希尔上的大屏幕上,同盟军第八舰队被比典菲尔德舰队锐利的直线攻击拦腰冲断。遭到毁灭性打击的同盟军已经无力组织起有效的抵抗了。

        梅克林格舰队的旗舰科瓦希尔上,艺术提督全神贯注的盯着同盟第十三舰队。同盟第八舰队已经完了,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战局将向帝国军一侧倾斜了。

        同盟军第十三舰队似乎没有受到友军惨败的影响,他们的队型保持得非常好。杨威利的部队继续调整着角度,慢慢的朝梅克林格舰队的左翼靠近。不敢大意的艺术提督立即用密集的火力迎接同盟军。帝国军密集的光束封锁了自军前方的空域,但是双方的舰船还有一定距离,远射的效果并不是太好。

        成功的击溃同盟第八舰队的比典菲尔德满心欢喜,他挥舞着拳头大声下令。

        “舰队反转队型,出动女武神编队。与梅克林格舰队配合,攻击刚才闪过的第十三舰队!”

        黑色枪骑兵没有进一步追击已然溃不成军的同盟第八舰队残部。漆黑的舰队开始转向,舰载机编队遵照司令的指令,从战舰侧翼的喷射孔里探出头来。就在女武神刚刚要脱离舰体的牵引,依靠自身动力移动的短暂间隙里。同盟军第十三舰队抓到了机会!

        依靠费雪提督的出色舰船运动,第十三舰队在抵挡住梅克林格舰队密集火力的同时,在本军和漆黑的舰队之间,创造出了一个很小的角度。虽然只是比垂直稍微倾斜了那么一点点而已,但是无疑已经足够同盟军的炮手们发动攻势。

        “全舰队瞄准转身的黑舰队,齐射!”杨威利的手握成了拳头抵在下巴上。第八舰队的惨状让魔术师的双眉紧锁。

        “战舰库里休诺沉没……”菲列特莉加中尉拿着战报的手有些颤抖,“阿普顿提督~战死。”

        休伯利安的指挥台上一片沉痛的叹息声,众人难过的低下头。开战前,第九舰队收到后方传来的消息,沙列姆提督因为伤势过重去世。同盟远征军的8位提督,至此只剩下2位。

        正在转身的黑色枪骑兵遭到了无情的打击,他们因为要转向而变得过分密集的队列像晒干的稻草堆一样被点燃了。中弹舰船发生的剧烈爆炸迅速引爆了周围的友舰,没来得及飞远的舰载机更是直接爆成了空域里的点点星光。短短的40分钟,帝国军刚刚好转的局势急转直下。残酷的爆炸声里,不计其数的生命被无情的送进地狱——如同之前被他们扔进去的同类一样。

        “对于我军而言,杨威利无疑是灾难的代名词。魔术师的每一个精妙绝伦的戏法都堪称战场上的经典。但是观赏这场演出的费用是极其高昂的——每次魔术棒的挥动,必然会伴随着无数帝国精英的陨落。”——梅克林格回忆录

        战舰科瓦希尔上的通讯装置因为受到能量流的干扰,持续的发出蜂鸣声。“那古怪而凄凉的曲调,便犹如给战场上的双方将士奉上的安魂曲一样吧。”艺术提督想着,突然觉得身上凉了一下。

        给黑色枪骑兵带来灭顶之灾的同盟第十三舰队没有恋战。杨威利指挥的舰队继续变阵。完成了零角度炮击的同盟军将队型编成了长蛇之阵,蛇头和蛇尾正好分别抵住了梅克林格舰队和重新赶上来的米达麦亚舰队。

        “如果刚才我贸然上前,必然会遭到杨威利的痛击。”艺术提督咬紧了嘴唇。他清楚的判断出,适才同盟军对于比典菲尔德舰队的攻击仍旧留有余地。如果自己的舰队救援比典菲尔德舰队——姑且不论是否来得及,同盟军一定会用更为舒服的炮击角度给自己一次重击。

        帝国军总旗舰伯伦希尔。

        “比典菲尔德失败了!他太急着转身了!”莱因哈特愤怒的甩了一下披风。

        “大概他是想毕其功于一役吧~”奥贝斯坦干涩的喉舌仿佛完全失去了水分。

        “他急着攻击杨威利,却被杨威利反过来算计了!”

        莱因哈特明显不同以往的怒火让奥贝斯坦仿佛如有所思,他冰冷的义眼在大屏幕和自己侍奉的主君之间来回改变着焦距。

        快步跑来的传令官打断了参谋长的观察。莱因哈特也稍微的克制了下自己的表情。

        “比典菲尔德提督请求援军!”

        “援军?!他问我要援军?”莱因哈特刚刚掩藏起来的怒焰犹如再次喷发的火山一样让传令官哆嗦了一下。

        “他以为我有那种能涌出舰队的魔法瓶么?!”年轻的帝国元帅发泄了一通之后突然意识到,无辜的传令官并不应该为比典菲尔德的失败负责。于是他缓和了下自己的语气。

        “告诉比典菲尔德,我没有多余的舰队支援他。让他用现有兵力守紧阵地,尽武将的职责吧。”

        “是!”传令官恭敬的敬礼之后转身跑向通讯管制台。

        “从现在起切断比典菲尔德舰队的通讯。”莱因哈特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奥贝斯坦,“他求援的信息可能会给敌人监听到的。”

        头发半白的参谋长躬身听令。这样的指令完全符合当前的战况。但是——“如果求援的是吉尔菲艾斯提督,元帅大人能不能做到一视同仁呢。”将这样的猜测小心的隐藏起来,奥贝斯坦转身开始执行莱因哈特的指令。

        战舰尤利西斯隶属的同盟第八舰队库克罗普斯分舰队已经被黑色枪骑兵击溃,库克罗普斯少将的指挥舰克拉迪乌斯中弹沉没。整个舰队的阵列被帝国军从中间横切之后变得四分五裂。第八舰队残存的舰船已经失去了统一的编制和有序的指挥。旗舰库里休诺沉没的消息更是让同盟军人心涣散。

        尤利西斯的舰长尼尔森中校双脚踩在四处流淌的污水里——刚才的炮击打坏了舰上的微生物处理系统,舰船人员不得不在充满恶臭的环境里坚持战斗——死死的盯着大屏幕,虽然舰上情况难看,但是尤利西斯仍旧保存着8成以上的战斗力。

        “帝国军的攻势变弱了!”察觉到本舰周围的敌人火力突然大幅度削弱的尼尔森中校大声的招呼副舰长亚达少校。

        “啊,黑色舰队遭到了第十三舰队的重击!”

        “舰载机全部出动!联系附近空域里的友军,迅速向我舰靠拢!”

        尤利西斯上搭载有8艘斯巴达尼恩。接到命令的驾驶员们飞快的驾驶着舰载机弹射了出去。他们一边开始攻击零星的漆黑舰船,一边放出联络信号,努力的搜寻在刚才的毁灭性打击中幸存的友军。

        由于比典菲尔德舰队被同盟第十三舰队用零角度炮火击溃,战场上幸存的第八舰队舰船得到了喘息的机会。接到了尤利西斯信号的友军以尤利西斯为中心开始集结,落单的战舰和舰载机在找到同伴之后立即重新整合出指挥序列。一个小型的战斗编队正在地狱般的k7空域里慢慢形成。

        同盟第五舰队虽然没有转向救援第八舰队,但是比克库老爹的部队死死的拖住了罗严塔尔舰队和坎普舰队。帝国军的两位提督发现,想将舰队抽离现有战场已经不是太容易的事了。

        罗严塔尔虽然抓到了同盟军的左翼,但是老而弥坚的比克库提督早就调整好了防御阵势。面对同盟军绵密而沉稳的防守火力,金银妖瞳的年轻人虽然认为不足以难倒自己,但也不得不承认——

        “要击破对手的坚硬的龟壳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全力攻击同盟军右翼的坎普舰队也没得取得太好的成绩。同盟军右翼的攻防转换频率虽然没有快到让人眼花缭乱的地步,但是却总能将坎普舰队的攻势化解掉。

        “对手的冷静判断和沉着指挥确实令人称道。”费赛尼亚准将给与了对手客观的评价。对此坎普用沉默的点头来回应。

        重新投入战场的米达麦亚舰队与梅克林格舰队形成左右呼应的阵势,一同攻击同盟第十三舰队。同盟军的长蛇之阵在帝国军两个舰队的夹击之下,不紧不慢的变化着队型。米达麦亚最拿手的快攻几乎找不到施展的机会。同盟军的阵列变化十分巧妙,恰到好处的封堵了帝国军发动快攻的角度。性格积极的疾风之狼数次变阵都无法形成有效的攻击,反而在近距离的交锋中屡屡受挫。被第十三舰队掩护在身后的同盟第八舰队残部艰难的完成了队型重整。原本完全失去了编制,陷入一团混乱的第八舰队舰船按就近原则组成了新的战斗编队,然后一个接一个的汇入了第十三舰队的队列里。

        比典菲尔德滴血的利剑刚刚从对手身体里拔出来,杨威利便立刻给他来了个透心凉。原本应该轰然倒地的同盟第八舰队被杨威利的魔术棒巧妙的扶持住,半蹲在地上慢慢的喘息了过来。黑色枪骑兵的直线突击诚然充分展示了暴力者的蛮横,而杨威利对时机的把握却更让人赞叹。同盟军精妙绝伦的零角度攻击将魔术师令人称道的用兵才能体现得淋漓尽致。

        “干的漂亮啊~”莱因哈特一动不动的盯着大屏幕。

        比典菲尔德舰队也努力的整合了残存的舰船。黑色枪骑兵部队重新投入到对同盟军的攻击中去。但是,被杨威利击中要害,失去了超过7成的舰船之后,漆黑的舰队已经无法对整个战场构成有效的影响了。

        虽然总兵力居于劣势,同盟军却越战越勇。数量占优的帝国军意外的陷入到苦战当中。尤其是同盟第十三舰队,杨威利的部队如同被群狼包围的猛虎般势不可挡。虽然围攻的恶狼不断发出令人胆寒的咆哮,猛虎却威风凛凛的寸步不让。不论是攻防转换的速度还是对机会的把握与利用,同盟军都显示出了超高的水准。对于快攻有着极高造诣的米达麦亚像是被踩住了尾巴一样,数次强攻都没能占到便宜。疾风之狼的獠牙被魔术棒锁定了咬合的力度,攻击力大受影响。经过慎重考虑的米达麦亚改变了进攻套路,他依靠梅克林格舰队的援护炮击强行贴近了同盟军的左翼,忍受着对手密集的还击,让部队发动突击。帝国军不顾一切的攻击终于收到了效果,同盟军的左翼损失直线上升。梅克林格舰队则配合友军的攻势,从对手的阵列中部发动猛攻。

        面对敌人两个舰队的对杀战法,杨威利略微思索了一下之后,给费雪提督送去了新的指令。同盟军出人意料的将被梅克林格舰队攻击的中央部让开,同时改变了被米达麦亚舰队攻击的受力面。米达麦亚吃惊的发现,自己的舰队全力攻击的部分突然由原来的左翼中部变成了左翼末端。虽然疾风之狼的部队仍然能有效的击中杨威利的舰船,但是攻击效果已经大为减弱。从中央部抽调而来的同盟军舰船则通过改变位置抓到了米达麦亚舰队的左翼中部。费雪提督没有放过这个有力的攻击位置。疾风之狼的部队猝不及防之下,左翼部分再次遭到重击。

        米达麦亚见状,立即下令舰队调整攻击角度,试图利用速度绕到同盟军的背后去。但就在米达麦亚舰队重整队形的同时,同盟军也在悄悄的变阵。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整之后的米达麦亚发现自己一番辛苦之后,不过是把更多的舰船送进杨威利的射程。这时候,杨威利不再顾及被米达麦亚集中火力攻击的左翼末端,同盟军适时的发动了一次反击。

        米达麦亚本想强行在同盟军左翼打开一个有效的突破口,为此他已经准备牺牲相当数量的舰船,甚至不惜和对手一舰换一舰的硬来。同盟军出色的舰船运动让疾风之狼的如意算盘没能打响。他的猛攻固然是形成了有效打击,却没能成功的牵制住杨威利。

        杨威利用手操住了对方戳向自己心脏的利剑,同时右手闪电般的还以对手一击重击。这一击极为有效,确切的说,他扼住了疾风之狼的咽喉。杨威利滴血的左手固然是看得见的损失,但他却忍住了疼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向前跨了一步。同盟第十三舰队的舰船损失数量一度急剧上升,但同时飙升的帝国军舰船损失数却是前者的数倍之多。

        “战舰塞洛特沉没,格鲁缇斯上校战死!”

        “战舰西里安沉没,亚尔瓦上校战死!”

        “人狼周围空域遭到同盟军炮火攻击!”

        眼看着同盟军的前锋越逼越近,米达麦亚在接连几次变阵无果之后,终于选择了后退。

        “当时的情况,没等我刺穿杨威利的肋部,他已经先捅进了我的喉咙。”米达麦亚事后坦率的承认自己的失利。

        “不亏是名将啊,识进退。”金银妖瞳的年轻人几乎是用戏虐的口吻调侃着好友。

        “随你说好了,当时我是先退了。”米达麦亚无所谓的耸耸肩,拿起酒瓶给自己满上。

        后世的史学家们对于亚姆利扎会战的评述非常的多。个性并不是太积极的杨威利,在此战中表现出了少见的积极和主动。对于这一点,学者们众说纷纭。比较有代表性的看法是——莱因哈特短时间里连续的胜利使得同盟军损失惨重,身边关系亲善的友人不断的传来噩耗,个性随和的杨威利对于这些不幸消息的直接制造者——莱因哈特产生了难以遏制的愤怒和杀意。

        如果说拉普的阵亡让杨威利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感到难过,辛达杜鲁班的失约却让这种持续的伤悲达到了爆发的临界点。

        标准历11月3日07分,亚姆利扎会战进入胶着状态。同盟军剩余舰船39000艘,帝国军剩余舰船46000艘。

        莱茵哈特沉默的看着大屏幕。当前帝国军仍旧占据着总数量上的优势,但是这种优势较之开战前已经大为缩小。虽然数量上居于劣势,第八舰队的司令阿普顿提督也在帝国军的猛攻中战死,同盟军却越战越勇。尤其是第十三舰队,杨威利的部队在与帝国军3支舰队的交锋中不但丝毫不落下风,反而屡屡让对手吃亏。面对数量占优的帝国军舰队,杨威利的部队打得积极主动,阵型变换犹如行云流水般顺畅自如。

        “吉尔菲艾斯还没有联系上么?”金发的年轻人转头问奥贝斯坦。

        “还没有。”奥贝斯坦看到莱因哈特的视线转回大屏幕之后,看似随意的又问了一句,“您担心么?”

        “不是担心!只是确认一下!”莱因哈特大声的回应了参谋长的疑问。

        义眼的参谋长鞠了一躬,眼里的异彩一闪而过。

        莱因哈特看着屏幕上的损失统计表,“双方都打得非常出色啊,但是~”金发的年轻人咬了咬嘴唇,没有接着往下说。

        同盟军的顽强有些出乎莱因哈特的意料。但是从整体上说,罗严克拉姆伯爵对于麾下提督们的表现还是基本满意的。同盟军虽然在局面上不落下风——这完全依靠了杨威利的出神入化的用兵,但是他们远离后方,已然后继乏力。帝国军方面却还留有余力,吉尔菲艾斯率领的大军尚未抵达战场,这部分生力军只要赶到,应该足够将同盟军送进绝望的深渊里去了。

        原本指望在红发的好友赶到之前就解决问题的莱因哈特,承认战局的发展超乎了自己原先的估计。从目前的形势看,不要说击溃同盟军,帝国军想要维持住现有的战线都变得越来越艰难。

        “不对~”莱因哈特仔细的查看着同盟军的舰队标示,突然他回过头招呼义眼的参谋长,“奥贝斯坦~”

        奥贝斯坦没有说话,他盯着大屏幕的的义眼里本该没有任何感情起伏的。但是莱因哈特却分明在他脸上捕捉到了些许的动摇。罗严克拉姆元帅和他的参谋长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同盟军的魔法壶并非完全的干涸了。同盟军宇宙舰队司令的手里分明还有一张牌,那是一张红色的王牌!

        “奥贝斯坦,同盟军第三舰队在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