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同盟之星在线阅读 - 第四章 出动

第四章 出动

        海尼森军港。

        今天航天机显得非常繁忙,五架一组的编队10分钟就起飞一次。熟悉宇宙舰队的人都看得出来,这是某支舰队要出动了。

        尤利安站在侯机厅的大屏幕前,注视着正在通过停机坪的一众军官,他们都佩戴着“13”字样的臂章。当中的黑发的男子突然回过头,向摄像头的方向挥了挥手。尤利安笑了,“提督,早点回家喔!”屏幕里的杨威利仿佛听到了少年的声音,露出了温厚的笑容,然后转头走向航天机的升降梯。

        宇宙历七九六年四月二十七日,自由行星同盟军第十三舰队司令官杨威利少将踏上了进攻伊泽仑要塞的征途。

        侯机厅的另一侧,一位军港的工作人员正向几个穿着和杨威利类似的男子说着什么。

        “抱歉让您久等了,杜鲁班中将。您现在可以登机了。请跟我来。”

        “好的,辛苦你了。”

        和辛达一起进入航天机的还有分管弹药补给的参谋布鲁图;梅策尔德中校,分管维修物资调配的参谋菲恩;库斯特少校,以及负责生活品管制及人员调动的参谋米迪奥;佩洛特中校。他们都是辛达的直属部下,工作能力嘛,用辛达自己的话说就是“我外延的手和脚”,但是这句话被迪格斯恶毒的修改成“八爪章鱼的爪牙”。

        辛达曾经很无辜的企图反驳,“章鱼几乎是没有大脑的,我是那么没用的人吗?!”

        然而迪格斯为自己的理论找到了依据,“你不是经常安排好了他们的工作后就在办公室里发呆么?可不就像章鱼那样——脑袋呆呆的不动,八只触手忙个不停么?”

        辛达“我那是在做深度的思考”的辩解此时也显得苍白无力,他只能无奈的看着迪格斯和兰顿念叨着“八爪鱼”笑翻在地。

        航天机顺利的穿越了大气层,载着辛达一行来到第三舰队停留的卫星轨道上。第三舰队的舰船依照海尼森行星的自转角度排成堰月型防御阵势。航天机朝着堰月的左侧中部飞去,那里停着一艘深蓝色的战舰,在周围一片墨绿的映衬下显得非常亮丽,那就是本日清晨刚刚抵达的五月花开号。

        涂装着03—02字样的流线型舰身体现了重装甲和高机动性的完美结合,舰首并不像一般的同盟旗舰那样密布炮眼,24门主炮的设置虽然使五月花开号的火力比休伯利安弱,但是设计师充分利用了舰首除了炮位之外的面积,精心布置了防御系统,使得能量磁场的发动时间大为缩短,从而让它的安全系数大幅度上升,仅就防御能力而言,已经达到了罗波斯元帅的旗舰艾亚斯的水准。

        辛达跨过航天机的舱门,第一次进入到自己的旗舰内部。舰长文森特;克劳齐上校率舰桥人员向舰队副司令敬礼。辛达微笑着举手还礼,然后命令各部启动。于是操作员们整齐有序的进入各自的位置,发动机器,开启仪表,舰体外壁顿时灯火通明,巨大的五月花开号像一个苏醒的巨人般睁开了眼睛。

        对于能力出众,为人和善的辛达兼任副司令一职,第三舰队上下都觉得非常合适。被配置到五月花开号上的人员都感到很高兴甚至有些得意——“众所周知的,辛达参谋长,啊,现在是副司令,手下是没有废物的,他的下属调任到其他部门后都能以一当十。”——中下层军士间流传着这样的说法,所以能被选中进入五月花开号,当然也意味着自己至少已经是十中选一的精英了。

        本来辛达没打算这么快就视察自己的旗舰,但是下属的众人早就卯足了劲。各项物资准备在三位参谋的全程监控下完美进行着,用菲恩少校的话说就是“这次要实现零货损和零误差!”负责与舰船运输组联系的值班人员每6小时核对一次舰船所处位置。操作人员一遍遍演练着模拟操作系统,务求届时能立刻上手。今天清晨,五月花开号一抵达海尼森上空,大小补给船只立刻将其团团围住。仅仅用了2个小时,人员和物资全部配置完毕,舰船从运输状态进入了可以随时出动的作战状态。

        事后卡介仑赞叹,“简直是一场非凡的艺术表演,堪称舰船补给的典范。”这件事情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了白色牡鹿的热门话题。

        辛达早上一到办公室便被兴奋的参谋们告知,五月花开号已经运抵海尼森并完成配置,请他前往检阅。辛达看着他们布满血丝的眼睛,又是感动又是惊异,“真是的,并不是急着要用这艘舰嘛。”参谋们的回答是希望试验下本舰队的最大补给能力以核算出应对紧急情况时系统的最大负荷。辛达无言以对,因为这正是他平时的论调。看着辛达有些欲言又止,年青的参谋们齐声说道:“请阁下不必担心,我们仍然留有余地的。系统整体运行情况并没有超负荷,人员和物资两方面都是。”于是彻底无言的辛达带队前往宇宙军港。可巧遇上了杨威利少将的第十三舰队出发,所有的航天机都被调用了。好脾气的杜鲁班中将等待了40分钟,终于来到了五月花开号上。

        第三舰队左侧空域里的第十三舰队已经排成了锥型阵,随着旗舰休伯利安的发动,全舰队开始向外太空进发,各分队运作流畅,次序井然。辛达点点头,“杨威利果然有本事,原2、4舰队的残余部分临时拼凑而成的新舰队,整合得非常不错呢。”这时文森特上校报告舰船情况一切良好,请副司令阁下指示下一步行动。辛达笑了笑,如此这般的吩咐了文森特一番,舰长先是愣了一下,随即领命而去。

        杨威利少将登上休伯利安后,向副官格林希尔中尉说道:“通知费雪准将,按计划行事。”说完他就舒服的缩进了舰队司令的椅子里,将扁军帽往下拉扯了一下,盖住了半边脸。菲列特莉加眨了眨淡茶色的眼睛,很快的向费雪准将发出了命令。于是第十三舰队的首次出航在舰队运动名人费雪的指挥下整齐有序的开始了。一向精于此道的费雪显示了其稳重而实用的舰船调配能力,精心编排的阵列和严谨的出动顺序使此时的第十三舰队和众人嘴里的“残兵加菜鸟组合”完全联系不起来。库;赫林上的路菲普中将见状也不由得点头称赞,“看来沙列姆他们确实太小看杨威利了。”

        已经进入半迷糊状态的杨突然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小声嘟囔着“尤利安,这个月的水电费按时交了没有呀。我有忘记付的帐单么……”菲列特莉加中尉笑着说:“阁下,请您看那边,第三舰队发来了讯息!”

        杨威利有些不太情愿的离开了舒服的椅子,走到菲列特莉加旁边,顺着她纤细美感的手指向外看去。右侧的第三舰队阵列中部分舰船闪烁着明亮的灯光,而其周围的舰船则完全关闭了灯火,闪亮的部分恰好在漆黑的宇宙中组成“y”字型。这是杨名字的第一个字母,同时也是胜利的第一个字母。第三舰队用了一种极富罗曼蒂克的方式祝远征的第十三舰队好运。看到此种情景的十三舰队将士都大为感动。

        杨威利看着夜空中巨大的“y”,很有些想让全体官兵向第三舰队敬礼的冲动。可是他转念一想,这样人家也看不到,遂作罢。杨转过头对漂亮的副官说:“格林希尔中尉,海尼森郊外的五月天餐馆你去吃过么?”

        “没有呢。”

        “嗯,如果这次顺利完成了本部长的任务,我要去那里吃饭。味道真是非常的不错。”

        “啊?喔,好的。”

        有点不负责任的撇下了一头雾水的菲列特莉加,杨回到了椅子里。他扁军帽下的脑袋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到时如果还遇到辛达,一定不能再让他买单了。

        第十三舰队以五○倍光速的帕尔斯光速跳跃航法,由同盟首都向着伊谢尔伦的反方向而去,如此的行程要持续三日,然后再计算并修正航路,还要重覆若干次的长距离和短距离的光速跳跃,才能抵达伊泽仑回廊。这次行动在正式宣称上,是要在与帝国方面接壤的国境呈相反方向的边境星域上,举行新舰队的第一次大规模演习,

        五月花开号舰桥上的传令兵钱博斯下士是这艘舰上仅有的几个新兵之一,他完全是因为抽签的原因才得以进入这艘舰的。“虽然适当的新鲜血液无论何时都是必要的。然而,辛达阁下的舰上却不能配置太多没有经验的年轻人。这艘舰太重要以至于不能出任何差错。”(米迪奥中校语)包括钱博斯在内的几个新兵任务极其轻闲,像钱博斯就是负责在舰桥上传个话什么的。虽说这样有被轻视的嫌疑,但是能成为辛达副司令的直属部下(他们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已经让这些刚结束入伍训练的新手们兴奋不已了,对于派给他们的有限事务总是精神抖擞的全力以赴。现在钱博斯下士正快步穿越通讯控制中心和司令台之间的走道,他迈着标准的军校小跑步伐几乎是瞬间就跨越了两者之间20多米的距离,来到辛达面前。

        “阁下,总旗舰库;赫林传来讯息,路菲普司令要与您通话!”

        “好的,请接过来。”

        “是!”

        钱博斯转身向通讯台的同事发出ok的手势。辛达面前的屏幕上立刻出现了路菲普中将宽厚的面容。

        “情况怎么样,辛达?那个向第十三舰队致意的命令是你下的吧,真是不错呢。”路菲普中将笑笑,“说起来,你不在库;赫林上了,一下还真不适应。”

        “一切良好。大家都很努力,人员和物资的配置都恰到好处。”辛达客观的给出了评价。他身后背手挺立的3位参谋闻言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那么,正好你上来了。我们演练下前几日敲定的阵型变化吧。”

        “嗯,位置就是临近的德赛特星域吧。”

        “是的,这次的行动已经得到了司令部的许可。罗波斯元帅的批示是‘在能迅速驰援海尼森的距离内可方便行事’。”

        “好的,那么按预定计划编排阵列后出发。”

        辛达举手向司令敬礼,路菲普中将微笑着还礼后通讯结束了。辛达回头做了个开始的手势,他身后的三位参谋驾轻路熟的各就各位,命令随之一道道的下发给各分队。庞大的第三舰队开始变换阵型。五月花开号上的众人都有条不紊的各司其职,杜鲁班中将自己却靠在指挥席里暂时无事可作,于是整艘战舰不可避免的进入了迪格斯定义的“八爪鱼”状态。辛达又开始了他的深度思考……

        路菲普中将的设想是,利用重装甲舰的编组阵列组成厚重的防御阵型,可有效抵挡敌人的优势火力突击。传统的用兵方式,装甲舰是和普通舰船混编在一起的。如果按路菲普的设想,就必须将之从舰队中独立出来,成为单独的战斗序列。辛达将这种设想进一步深化为,不仅是装甲舰,包括快速巡洋舰、重火力战舰,轻型驱逐舰等在内的各舰种全部重新单独编排,但是平时仍按照常规混成布置。一旦需要,就可以迅速形成同型号的舰船集群,以应对战场上的复杂情况,完成各种作战任务,。路菲普中将为这个设想感到兴奋,同时也提出这样操作起来的实际难度非常高。

        然而辛达告诉他:“编两套序列码就可以了,比如我的五月花开号,全舰队编制序列号为03-02,在重装甲舰序列里是02-01,您的库;赫林除了原有的03-01之外,也相应追加01-01的重火力战舰序列号。然后依照不同的需要使其中一组序列码处于使用状态。我仔细计算过,以我们第三舰队现有的设备条件和人员素质是可以实现的。序列码切换的时机掌握是关键,这个首先需要通讯管制员们的互相配合熟练度进一步提高。各舰能迅速了解本舰现在使用的序列码是哪套,也就是当前该按哪套指挥系统行动。其次嘛……”辛达看了看路菲普,没有立刻往下说。

        路菲普中将正听得大点其头,见状忙追问:“其次什么?说呀。”

        辛达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您和我在下达命令的时候一定要果断,不能频繁的变换序列,否则没达到作战目的,自己人先晕了。

        路菲普笑起来,“这个很在理呀,辛达,你怕我生气么?哈哈哈……这点气量我有的。”

        辛达伸手抓了下后颈,也笑了起来,路菲普中将这种直率的性格是他非常欣赏的。

        “不过,具体的施行方案还需要修订呢。因为这样一来,不光通讯管制系统需要加大负荷,机关部的出力调整也需要把握好节奏,随之而来就是燃料补给问题,然后应对不同的作战任务,武器的有效射程调整也要快速而精确的完成才行。至于射击的精准度,我们第三舰队拥有号称同盟第一的炮手,这方面倒是没有太大问题。”

        “嗯,把这些孩子从新手锤炼成神射手真是不容易啊。特拉福斯少将在这方面的贡献非常大。他专门针对射击有效性这个问题,制定了完整的训练项目,而且一一完成落实。”

        “前天我去海尼森医院看望他的时候,特拉福斯少将还特别提到这个问题,自豪的说这是他留给我们第三舰队最得意的东西了。”辛达由衷的感谢特拉福斯少将在卸任前完成了这项艰巨的工作。

        路菲普用了“锤炼”这个字眼,了解内情的辛达认为这个用词非常恰当。素以铁面无私著称的人事主管米迪奥中校偶尔说起炮手们的训练时都脸有不忍之色。为此他特意为炮手们安排了高标准的伙食,还专门拟订了正式的报告,想申请一笔特别津贴给这些在地狱中挣扎的小伙子们。

        当时还是参谋长的辛达接到报告后很快的签上同意的意见并提交给路菲普中将。然而这份由路菲普中将上呈到宇宙舰队司令部的申请却被驳回了。

        路菲普中将得到的正式军部回函上是这样写的:目前军费开销太大,各部都在压缩费用。第三舰队刻苦训练的做法值得称赞和推广,特支费用一事暂时无力解决,请做好广大将士思想工作,为早日打倒银河帝国,解放全宇宙贡献力量云云……下面的署名是宇宙舰队司令罗波斯元帅。

        “看来军部近期的预算确实捉襟见肘。”路菲普中将有些沮丧的将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了辛达后,很快就忙别的去了。然则辛达从情报部的菲斯特准将那里却得到了不同的消息。

        “这次第三舰队的特支费申请被驳回,是一个叫安德鲁;霍克的家伙一手操作的。他拟了那纸回文,罗波斯元帅直接签了字。”屏幕里的菲斯特同情的看着辛达。

        “为什么会这样呢?”

        “呃,霍克现在是罗波斯元帅跟前的红人,一些忙不过来的文件是由他代阅的。”菲斯特停顿了一下,口气里带着一丝厌恶,“而提倡军人应该排除万难,无私奉献正是此人的一贯论调。”

        “等等,这个论调,好像以前在哪听过?”

        “你不知道吗?霍克是马铃薯军官的得意门生,正是道森中将把他推荐给罗波斯元帅的。”菲斯特撇了撇嘴。

        辛达撑住下巴的左手动了动,手指轻轻的按了按脸部的肌肉,“原来如此。谢谢你了,菲斯特。”说完他往右侧了下头,眨了眨水蓝色的眼睛。

        菲斯特望着辛达突然加快了转动频率的眼珠,笑了笑,“你有什么主意了吧,辛达。你的个性是不会就此罢休的。”

        安德鲁;霍克,军衔准将,于790年在军官学校中以第一名的身份毕业,在校期间便以各项优异的成绩不断刷新着学校的记录。他撰写的题为《同盟军机构改革设想》的毕业论文得到了时任校长道森中将的好评。道森中将对于霍克文中厉行节约的指导思想大加赞赏,称赞他是新锐军官的楷模。

        然而对这篇得到满分的论文也有着不同的评论意见。卡介仑有次很有兴趣的调来这篇据说对于军部机构优化有着革命性建议的文章仔细研读了一遍。事后在公开场合,卡介仑保持了他一贯不背后议论人的好人品。但是在和杨威利以及亚典波罗的聚餐闲扯中他是这样说的,“从未见过如此理想主义的论调,对于现实运作中存在的困难他仿佛选择性失明般的视而不见,而是运用了大量对自己有利的论据来论证自己美妙构想中的新机构的各种好处——这些当然都是诱人的,那些论据无疑也非常恰当,看得出他花了不少心思。然而,对于如何从现状一步步演变为他的理想模式,作者没有给出确切的解决方法。大量的篇幅用在了批评现有机制的弊病和赞美自己的构想上了。”

        “嗯,感觉像另一个怀特;冯呢。听说他身边聚集了几个同期的秀才,自称790党。这些人当中升迁最快的就是霍克,26岁就成为准将了。”说的好像是赞扬的话,亚典波罗的口气却有些不以为然。

        “790党?”杨威利差点被白兰地呛住,“想重现730党的辉煌么?”

        “他们自己是这样想的吧。不过霍克确实升的很快,照这样下去,在32岁以前成为中将——也就是刷新布鲁斯;阿修比元帅的记录也不是不可能吧。”卡介仑摇摇头,很有些为自己浪费的时间不值。

        辛达对于安德鲁;霍克准将的了解也仅仅限于知道他是790届毕业的头名秀才,升迁比较快而已。所以他叫来了同样是790年毕业的菲恩少校,向他询问这位同期生的情况。

        已经毕业多年的菲恩仔细回忆了下学校里的情况,给出了他认为客观的评价,“非常偏激的一个人,高傲,看不起成绩一般的同学。但是他考试确实很厉害,而且,比较善于钻营。对于那些能对他的仕途有所帮助的人,他总是细心打点的。”菲恩清楚的记得当年霍克长期给道森校长接送小孩的事情,但是出于人品的原因,他没有说的那么详细。

        “嗯,也就是说此人自视甚高,对吧。”

        “是的,但是他成绩确实很好。不过他最擅长的是长篇大论的和人辩论。”菲恩停顿了下,“不过也就是辩论而已,他的很多东西都是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仔细想想没什么实际价值。”

        “自大的理论派。”辛达抬手拨弄了下自己亚麻色的头发,但是动作有点大,仿佛想赶走眼前某个讨厌的东西——如此的给霍克下了定义,“而且喜欢走领导路线,难怪马铃薯喜欢他。”

        “不过,阁下。”菲恩有些疑惑的看着辛达,“您怎么会对他有兴趣呢?”

        “没办法啊,谁让他黄了我们的特支费呢。好了,你去忙吧。”

        “是,那么我走了,阁下。”菲恩少校敬礼后离去了。

        辛达拿起一只笔,轻巧的利用拇指和食指之间的巧妙配合让它与地面平行的做着圆周运动。5分钟后,他让笔落回了桌上,重新拟了一份申请拨款的报告。然后辛达接通了路菲普中将,把情况简略说明了下,请他再签署一次报告。路菲普很快就满足了辛达的要求,但是他对于能否弄到钱持不乐观的态度。

        3天后,辛达带着拨款申请走进了宇宙舰队司令部。在罗波斯元帅的办公室外他遇到了阻拦。

        “请问贵官有什么事要面见罗波斯阁下?”说话的青年军官几乎是有些无礼的拦住了辛达。虽是个二十六岁的青年,但是他的样子看来却比实际年龄要来得老,让人觉得辛达还比他年轻些。那缺乏血色的脸颊似乎太单薄了,眉目倒还清秀。只是那仿佛总想着要凌驾于他人之上的高傲眼神和扭曲的嘴唇,使人对他的印象更为灰暗。

        “您是?”打量着这副被菲恩详细描述过的极具特点的样貌,辛达有意的明知故问。

        “安德鲁;霍克准将!”口吻里带着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傲慢。

        “喔?霍克准将,您是新晋升的吧,难怪我没印象。最近的年青人升迁的真快,赶上好时候啦。”辛达面带微笑的停顿了下,满意的看到霍克的嘴唇扭曲程度加深了。“我是第三舰队参谋长辛达;杜鲁班,关于本舰队申请特支费一事,要求面见总司令阁下。”

        霍克苍白的脸上泛起了一些血色,“我记得这个申请已经被驳回了。”面对送上门来的反击机会,他立时感觉到了兴奋。

        “哎呀,您也知道了?看来我得向负责保密工作的情报部主任参谋提些建议才行了。”辛达语调温和得像是在抱怨厨师们偷工减料以致菜肴口味下降了。

        “为什么?”霍克明显有点摸不着头脑。

        “这个级别的机密文件居然连您这样负责传话的人都知道了,可见他的工作实在有些失职啊。”

        “你!你在侮辱下官!”霍克脸上刚泛起的血色瞬间消失了。

        “侮辱?不不,您误会了。我只是就您知晓这份文件而就事论事啊。您是罗波斯元帅的副官吗?显然不是。那么您如何得知这份文件的详细内容,甚至连批示结果都知道?如果不是保密措施不够严密,您怎么有机会偶然看到它呢?难道您是有意的在翻阅各种机密文件?还是副官甚至是罗波斯元帅自己的保密工作没做好?”辛达脸上的微笑没有丝毫的改变,语气却变得渐渐危险起来。

        “这……我当然是偶然看到的!”霍克的额头上冒出了冷汗,辛达看似轻描淡写的话语里隐含着可怕的节奏感,那种不动声色的步步进逼让他有种窒息的感觉。他开始有些后悔不该招惹这个看起来温和亲善的对手。

        “是吧,我也是这么想的。”辛达的口气一下舒缓下来,“那么,麻烦您通传一声。”

        “好的,您请稍等。”明显松了口气的霍克没有了别的选择余地,不由自主的顺着辛达手臂所指之处,退进了办公室。

        不出所料,罗波斯元帅对于此事完全没有印象。辛达简略的说明了一下炮手们训练的刻苦程度和训练时的巨大压力——精神和肉体两方面都是,以及目前已经达到的水准。应该说,罗波斯对于宇宙舰队的各项事务还是非常了解的,他听完辛达的话之后又仔细看了看报告上要求的特支费数额,这是一个非常合理的数字。于是元帅大人点点头,签署了同意的批示。

        “不过,辛达少将。确实如你所说的,射击精度已经达到这种水准了么?”罗波斯摸着肥厚的下巴,有些怀疑的说。“我可是会抽查的喔。”

        看着总司令的动作,辛达突然有种荒诞的感觉,“那些赘肉该不会就是这样常年拉扯的结果吧?”

        “第三舰队随时欢迎总司令的光临检阅。”辛达底气十足的回答,他刚才的描述是打了埋伏的,特拉福斯少将精心训练下的炮手们实力不止那个程度。

        罗波斯点点头。于是达到目的的辛达适时告退了。

        与此隔了三个办公室的参谋休息室,霍克正和同样自称为790党的贾可布少校以及汤普森中校商议找机会修理辛达的可能性。比如,这次的特支费实际发放情况是否完全合乎同盟军规,如果有不妥之处能否进而延伸为对整个第三舰队的财务问题的核查。霍克细小的眼睛里闪动着恶毒的光芒,刚才被辛达逼进窘境的情景历历在目,一向习惯了高人一等的他少有被挤兑得如此狼狈的时候。最可恨的是,“他那种漫不经心的态度!根本就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但是隶属后勤部的汤普森和供职于情报部的贾可布听闻他想查第三舰队的帐务,进而找辛达的麻烦时,脸色都变了。二人异口同声的劝他另打主意。

        “我刚进后勤部的时候,就听说了辛达的事情。”汤普森看了一眼霍克难看的脸色,咬着牙说下去,“当时辛达还是上校,他的上官杰克逊少将因为想安排故人的侄子进后勤部而打算挤走他,但是又没有合适的理由,遂命令核查辛达的帐目。你知道做久了后勤工作难免会有疏漏的。只要找到一点辛达的失误,就有理由把他调离或是贬职了。但是,与辛达一起工作的同僚没能发现任何不妥之处,而是都称赞辛达工作认真负责。认为他们袒护辛达的杰克逊申请让上级调查组介入。”

        “可是。”贾可布接过话头,“调查组没有发现辛达的任何问题,反而通过核对帐目,发现了杰克逊少将贪污公款的证据。而辛达的帐目工整而清晰,完全合乎制度的工作日志完美而无懈可击——调查组组长霍斯曼中将是如此评价的。就这样,杰克逊少将被移交军法处,辛达提升为准将,升迁为幕僚总监的次席参谋。”

        “……真的么?”霍克恨恨的咬着嘴唇,“他那么厉害的?”

        汤普森点点头,后勤参谋中流传着一种说法,能在后勤补给方面和辛达一较长短的只有亚历克斯;卡介仑少将。但是这位本部长倚重的后勤部主官不大可能为了这点事情和辛达大动干戈——就算他愿意,面对辛达也未必有胜算。“所以,安德鲁,我们另想办法吧。”

        霍克准将的郁闷和怨恨丝毫影响不到辛达——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当回事。顺利的弄到了特支费,已经临近崩溃边缘的炮手们得到了及时的物质安慰,特拉福斯少将的锤炼计划也得以顺利的进行下去。

        “阁下,抵达德赛特星域。舰队列阵完成,请指示下一步行动。”文森特上校的报告打断了辛达的回忆。第三舰队15682艘大小舰船已经按演习计划排好了阵势,只等着演习开始的命令下达了。

        演习第一项内容是模拟敌人高速战舰不惜伤亡的破阵而来。这种情况下,单纯的集中火力不能完全有效的遏制对方的突击。高速战舰兼具火力和速度,全速突击中其炮火可以发挥出70%左右的威力,如果舰船队形配置合理比如采取圆锥阵型,甚至可以达到80%以上。防御一方的阵列非常容易被打出空隙,前排舰船被突破后,可以统一指挥调度的队形随之失去,进而变成全局崩溃。同盟军历史上的传奇——布鲁斯;阿修比元帅在第二次迪亚模特之战中便是成功的破坏了帝国军的队形,使其陷入混乱进而各个击破。

        当然,这种打法能成功的前提条件是进攻方能承受得起损失,毕竟人家的还击火力也不是吃素的。阿修比的成功关键在于,他动用了接近总战力一半的舰船,运动到了帝国军背后。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使得帝国军完全陷入了被前后夹击的绝境,有效的舰队编制几乎完全失去,在布鲁斯精心布置的陷阱里苦苦挣扎。那一战,帝国军超过60名以上的将官阵亡,短短四十多分钟的损失使得银河帝国在之后10年的时间里都不能完全恢复元气。

        正常情况下,在遭遇正面强力突击的时候,用兵达到一定水准的指挥官,在前排舰船被突破之后也能及时组织起第二防线,把损害减到最小,而不会出现那种多米诺骨牌式的崩溃。但是无论如何,眼看着己方舰船损失数飞快的增加绝不会是件愉快的事情。辛达决心改变这种对耗的传统用兵方式。

        “为什么要按照对方的牌路出牌?他猛攻我就只有死守么?笑话~”辛达如是的思量着。这时候模拟的敌方高速战舰已经开始行动了。

        “装甲舰脱离队列单独列阵,凸前单纯防御,抵消对方攻击。轻型驱逐舰开始编队,等候命令。”辛达沉稳的声音响起。五月花开号上的通讯管制员们迅速的将命令传达了下去,完全按实战模拟的电磁干扰根本难不倒这些与新人有天壤之别的精锐们。

        厚重的装甲舰立即由混成编队的形态转为单一的同型号编队,整齐的队列向前组成一道钢铁长城,防护罩全开。这时敌方的第一轮炮火刚刚到达,全部被凸前布置的装甲舰群抵挡住了。密集的光束在防护罩上击出片片耀眼的火光,眼见敌人的猛攻过后,己方却无损失,五月花开号上顿时一片欢腾。

        “轻型驱逐舰完成布阵了么?”辛达回头问菲恩少校。

        “完成了,随时待命!”

        “装甲舰开始运动,轻型驱逐舰从缝隙中发炮攻击!”辛达轻松地发出了下道指令。

        钢铁长城开始移动起来,躲在其后的轻型驱逐舰巧妙的把握住那瞬间出现的空隙,精准的点射打得对手速攻的舰船不断爆炸。对手还击的炮火却大都被装甲舰挡住而无法击中轻型驱逐舰相对细小的舰身,两个舰种编队用一种奇妙的节奏配合得天衣无缝。

        第三舰队的炮手们拥有同盟第一的射击精准度,绝不是打中就算。“那样的打法谁不会呀,胡乱的发射,总会有凑巧命中的。”——特拉福斯少将语。

        特拉福斯少将精心调教下的他们,射击角度是刁钻而致命的,比如,3个炮位一齐瞄准敌人同一艘舰,正好让它在突进中爆炸,把周围的几艘友舰一齐点燃。“你打爆前面的敌舰,为它后面的舰船空出了射击位置,人家立刻还击你。要干掉中间的那艘,让它们前后一齐爆炸。”特拉福斯少将训练炮手时常常灌输此类射击理念给他们。模拟训练中,炮兵们要准确的估算出对方舰船的节奏和速度,力求命中后的伤害最大化。如果只是单纯击中对方舰船,是要被加大练习量的。

        “将被击中的敌舰利用到底,而不是打爆一艘算一艘。”被残酷的训练折磨的几乎崩溃的炮手们如是理解。

        而且,“弹药的使用要谨慎呀,真打起来的时候鬼知道能不能补给上。如果因为弹药耗尽而不得不放弃岂不是太可笑了?”梅策尔德中校从补给角度给出了意见。炮手们听了无言,只有更加刻苦的训练,将弹药利用率继续提高。如今,第三舰队的炮击命中率高居同盟军之首。炮手们彼此之间的配合也非常默契,近乎恶毒的组合时间差攻击效果非常明显。敌舰往往采取规避动作避开一道光束之后在移动过的位置上被稍后发射的另一道光束击中。

        突击中的高速战舰在这种破坏性极大的精准射击中很快损失了3成以上,但是剩余舰船仍然坚持一边发炮一边前进,损毁的舰船位置由后面的补上,虽然它们的炮火仍然无法攻破厚重的钢铁长城,但是两军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联系卡隆中校,飞弹舰编队出击,攻击敌人右翼。”看着渐渐逼近的敌人,辛达不动声色的继续下令。

        瓦仑特;卡隆,军衔中校,34岁,原第十一舰队飞弹舰分舰队指挥官,因其狂放的硬派作风而深得用兵奔放的荷兰度中将的赏识。第三次迪亚摩特之战,舰队司令荷兰度的突击战法一度攻入帝国军阵列,并取得显著战果。是役卡隆中校率领的飞弹舰编队快如流星的攻击堪称经典,密集的飞弹发射造成帝国军短时间内的巨大损害。但是好景不长,全力突入敌阵的第十一舰队被算准了其攻击限界的莱茵哈特舰队密集炮火痛击,荷兰度中将当场阵亡,第十一舰队损失惨重。幸亏第五舰队和第十舰队有效的援护,剩余舰船才得以逃回同盟。

        随着荷兰度中将的战死,第十一舰队重组,飞弹舰编队使用的理念被束之高阁。卡隆也遭到排挤,辗转调动了几个部门,最后来到第三舰队,任一份闲差。

        看过他的简历之后,辛达叫来了卡隆,简单的说了下当前的舰队配置变化,然后问他愿不愿意出任飞弹舰编队指挥官。

        “我要先说清楚,在我的计划中,飞弹舰要担当非常重要的角色,同时也非常的危险。飞弹舰的装甲非常薄——这个你比我内行,遭遇敌人的炮火时几乎无法幸免。”辛达看到卡隆写满颓丧的眼睛里慢慢发出了惊喜的光芒,“那么,你愿意接受这个任命么?卡隆中校?”

        卡隆啪的一个立正,“愿尽绵薄之力!感谢您给予我这个机会!”卡隆的心在咆哮,“该死的帝国军,不要让我逮住机会啊……”

        “嗯,很好。第三舰队目前有飞弹舰532艘,它们的训练和相应的设备调整我就全部交给你了。物资和人员方面的需求菲恩少校以及米迪奥中校会协助你的。”辛达看着卡隆放出红光的双眼,那是屠夫发现了猎物的眼神,他放缓了语气,“卡隆中校,荷兰度中将的事情我很遗憾,也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配合好整个舰队的行动才能有效的给予帝国军沉重的打击。倘若你只出战一次就战死的话,帝国军的家伙们可是会开心的大笑的。”

        卡隆闻言愣了下,他仔细的打量起眼前这位年轻的舰队副司令来。辛达平静的看着卡隆,水蓝色的眼眸宁定而清澈。卡隆慢慢的举起右手,立正后的行了个非常标准的军礼。“我明白了,阁下!”

        应该说,卡隆中校很好的回报了辛达对他的信任。在他的苦心经营下,第三舰队的飞弹舰编队状况良好,系统的集群训练也已经完成。接到五月花开号传来的出战指令,飞弹舰编队立即从阵列中杀了出来,闪电般的直插敌舰队的右翼。

        “全弹发射!”准确的抓到了敌人右翼中部的卡隆把密集的弹雨送给了对方。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现敌方的薄弱环节并把飞弹打进去正是他的强项。突击中的快速战舰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右翼中部的损伤迅速扩大,中弹爆炸的舰船将周围友舰引爆了。整个中部变成了地狱。后排快速前进的舰船促不及防之下,眼睁睁的把自己送进火海。

        “趁现在!”辛达把握住战机迅速变阵。

        原本单纯防御的装甲舰突然由沉默的长城变成了喷吐烈焰的巨龙。一次从左至右的齐射划出一排华丽的死亡光线,给予失去后援的敌舰队前端舰船突如其来的重击。在对方还击的火力到达之前,巨龙再次进入防御状态。

        至此,敌方快速战舰的突击全部被瓦解。“各部打扫战场,汇报损失情况。”从开始到结束,辛达始终保持着轻松的心态。当然,看着自己的构想变成了现实,他还是很高兴的。

        钱博斯下士一脸崇敬的来到辛达面前,标准的敬礼之后,字正腔圆而又中气十足的报告着:“总旗舰库;赫林传来讯息……”他声音大得辛达差点吓了一跳。“好的,请接过来。”辛达勉强克制住想堵住耳朵的冲动,不太礼貌的打断了忠于职守的下士,后面的内容他大致估计出来了。但是这次辛达失算了,钱博斯下士一声余音绕梁的“是~阁下!”仿佛要把刚才中断的音量全部倾泻出来。司令台上的众人一度以为五月花开号中弹了,好在都是见过大阵仗的,没有陷入混乱状态,除了耳朵有些嗡嗡作响~

        屏幕另一端的路菲普中将满脸笑容,“非常顺利啊,一切都像我们事先估计的那样。”满心欢喜的路菲普没有注意到辛达的表情有点古怪,实际上,他说的话辛达根本就没有听清楚……辛达脑袋里的蜜蜂一直在吵个不停……

        演习继续进行,各项演练内容几乎都像辛达和路菲普精心编排好的那样顺利。唯一与原计划有点出入的是,包括辛达在内的数人在第一阶段结束的休息时间不约而同的找了军医,目的都是寻求些缓解耳鸣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