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月如火新书太古龙神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沧龙江上话离别

第五十章 沧龙江上话离别

        看着龙血马真诚的目光,司雪衣这才转身来到了江边。

        河面宽阔,一眼无边。

        司雪衣目测下来至少有三百丈,喃喃道:“这应该是沧龙江了,以我现在的修为,想要一口气跃过去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看了看左手中的日月神灯,司雪衣很自然的想到了龙陵宝库。

        坐落在三江交汇处的龙陵宝库,只怕更为恢弘壮阔,想要取宝难度肯定极大。

        片刻后。

        司雪衣握着日月神灯,轻声道:“竟然真的没人追过来?”

        昨夜他看似轻松,实际上一直都在暗中警惕。

        不管如何,他手中拿着雷皇草,敢冒险的人应该不会少才对。

        等到现在都没人,那就只有两个可能了。

        一个是这帮人猜不透自己和白黎轩的关系,被其恐怖实力所震慑。

        另外一个嘛,大概率是去抢血隐楼了。

        龙脉境被杀,金辰钟被挂在城墙,这种落水狗必然是人人喊打。

        司雪衣想到此处,旋即取出了那三百年的雷皇草。

        他的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笑意,回想起来这一夜却是惊险刺激,甚至差点翻车。

        可有了这雷皇草,却是大赚特赚!

        更别说还有华子阳的人头,加上其他零零碎碎的邪修,这般收获已超乎想象。

        司雪衣故意将雷皇草举了起来,而后双眼微眯,猛地张开了手。

        挣扎中的雷皇草立刻窜了出去,眨眼就在百米之外了,速度快的惊人。

        可即便如此,依旧没有人出来。

        “无趣啊!”

        司雪衣轻笑一声,暗中运转龙狱圣象诀,当紫狱龙莲绽放的刹那,一股吸力将飞出去的雷皇草给扯了回来。

        “到了我手上的宝贝,想跑可没这么容易。”

        司雪衣笑了笑,这次他才郑重收好,一直在手中放着的日月神灯也悄悄收好。

        回头看了眼已经趴在马背上的傅红药,司雪衣眼中露出柔和之色,而后将目光转了过来。

        他双手交叉放在后脑,眺望天空,静待天明。

        当破晓之光绽放之时,天空被橘红色的光芒浸染蔓延,宽阔的江面波光嶙峋。

        万物复苏,江里似乎真有沧龙活了过来,激荡的水声将夜色彻底赶走。

        “朝阳啊……”

        司雪衣俊美的容颜,在阳光照射下明亮而通透,万里江山如画只他一人而生。

        可少年眼中,却出现一丝惆怅,他伸出手似乎要将万物都握在掌心。

        我曾经真的拥有一切!

        我的名字就像朝阳一般,光芒闪耀夺目,天下何人不知。

        九百年后,烟消云散,一切成空,只有将这江河依旧万古。

        直到此刻,他才明白父亲那句话的意思。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哒哒哒!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轻盈的马蹄声。

        司雪衣回头看去,却是傅红药已经醒了过来,她肤如白雪面色红润,精神已经彻底恢复。

        “雪衣哥哥,在想什么?”

        傅红药骑马靠近,美眸中露出好奇之色。

        龙血马则是委屈的看向司雪衣,这真不是我要动的,是小主子已经醒了过来。

        司雪衣拍了拍它的头,抬眸道:“在想昨夜的事,雷皇草都被我拿倒了,竟然真的没人追来。”

        傅红药笑道:“可能都被那位前辈吓到了。”

        司雪衣没有否认,笑吟吟的道:“老爷爷确实有些本事!”

        “老爷爷?”

        傅红药布灵布灵的眨着大眼睛,美眸中写满了不解。

        司雪衣没多解释,只拱手道:“昨夜多亏红药姑娘出手,否则我无法拿倒雷皇草不说,还要被困在血隐楼中。”

        哼!

        傅红药就等着这句话呢,她可是记得,来之前雪衣哥哥是不准她随行的。

        她骑在高头大马上,稚嫩的脸上嘴角含笑,心里美的像是揍了三百个大汉。

        可还是努力装作不以为意的模样,抬手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江湖儿女,不用言谢。微不足道,微不足道啦,嘻嘻!”

        司雪衣瞧她这般模样,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

        这丫头此刻就像是上了大班的幼儿园宝宝,恨不得跺跺脚,就要抖出灭了全天下的威风豪迈。

        傅红药顿时尴尬不已,可低头瞧见司雪衣掩嘴浅笑的模样,她先是一愣,旋即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二人四目相对,一切无言,可看向对方的脸上皆是可以融化冬雪的笑容。

        该死啊!

        +

        傅红药心扑通扑通狂跳起来,她心中暗道,傅红药啊傅红药,难道这就是天命嘛?

        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哪怕他一句话不说,一个眼神就能化解所有尴尬。

        &                    r    />                    “雪衣哥哥,接下来你打算去哪里?”傅红药轻声问道。

        司雪衣如实道:“我得回沧澜学院了。”

        “啊!”

        傅红药失声轻呼,而后赶紧道:“我和雪衣哥哥一起。”

        司雪衣笑道:“不至于。”

        傅红药的好心情一下没了,脱口而出道:“可我舍不得雪衣哥哥,雪衣哥哥我们浪迹天涯吧,就像昨夜一样,琴箫合奏……琴箫合奏……”

        她文化水平有限,眼下情绪紧张,一下卡在这里竟然结巴了起来。

        司雪衣再次捂住嘴,忍住笑道:“劫富济贫,除暴安良!”

        傅红药立马点头道:“对对对!”

        “对个头。”

        司雪衣看向女孩道:“苍玄府不大,我们总会有再见面的时候。”

        “哈哈哈哈,说得好!苍玄府不大,总会有再见面的时候!”

        一道苍老浑厚的声音响起,回荡在这江河之畔,从声音就能判断出来人修为极其深厚。

        司雪衣正惊疑之际,一名气度不凡的黑衣老者,出现在视野中。

        几个闪烁,黑衣老者就来到了近前。

        傅红药生气的道:“秦叔,不是说好了,雪衣哥哥没遇到危险,你不准出现的嘛!”

        司雪衣眼中闪过抹异色,可并未感到意外。

        像傅红药这样的人,身边没个人跟着才是稀奇事。

        被称为秦叔的老者心中顿感无奈,再不出现你这丫头都要跟人私奔了。

        秦叔不动声色,笑道:“昨夜我便被这位小友的风采所折服,实在忍不住想要出来见识一下。”

        被我风采折服?

        司雪衣心中笑了,也懒得拆穿老者,拱手道:“前辈客气了。”

        秦叔点了点头,看向傅红药道:“小姐,这位小友得到雷皇草这般造化,肯定得赶紧回到沧澜学院,将修为冲击倒大元丹之境。”

        傅红药低着头盘算了一翻,好像真是这么回事。

        世人争夺雷皇草,就是想以它来冲击高星天元丹,雪衣哥哥得此机遇,肯定得将修为提上来才行。

        浪迹天涯什么的不太现实,她抬起头,心中好一阵失落。

        傅红药还想挣扎一下,可还没开口,秦叔便笑道:“小姐,我们先离开吧,雪衣公子恐怕也要单独见一见某些人,其实并不方便我们待在此地。”

        司雪衣没说话,静静的看着黑衣老者掰扯,三言两语就拿捏住了傅红药。

        傅红药连忙道:“真的吗?”

        司雪衣不置可否。

        傅红药神色瞬间垮了下来,她不舍的跳下龙血马,轻声道:“雪衣哥哥,红药不是无理取闹的女孩子,今日就在此告别了。”

        司雪衣心中轻叹一声,这丫头非要弄得生离死别一般,他竟然也感到了一丝伤感。

        想倒生离死别,司雪衣心突然沉了下去,故作不经意的问道:“相处这么久,还没问你多大呢?”

        傅红药心中一喜,笑吟吟的道:“红药今年十四岁,不小哦,明年就十五岁了。”

        秦叔摸着胡须面露笑容,微微点头,没啥毛病,一切尽在掌握。

        “我娘十六岁就嫁人了咯!”傅红药笑道:“所以雪衣哥哥,红药真的不小呢。”

        秦叔笑容瞬间消失,差点一把将胡子全给扯下去了。

        “小姐,该走了,该走了!”

        黑衣老者顾不得许多,带着傅红药强行离去,心中万分不爽,可面对司雪衣还是挤出笑容道:“小友,失礼啦,失礼啦!”

        唰唰唰!

        秦叔带着傅红药,几个起落就是数百丈的距离,可离得很远,司雪衣都能听到,雪衣哥哥,雪衣哥哥的声音在回荡。

        他眼中露出复杂之色,喃喃道:“十四岁,十四岁,只剩下四年了……”

        忽然,林间走出了一名白衣人。

        司雪衣抬眸看去,眼中立刻有光芒绽放,情绪这才好了起来。

        来人不是白黎轩又是谁,他一袭白衣,面庞在斑驳的光影下变幻不定。

        司雪衣忍不住笑道:“清风如若知我意。”

        白黎轩停下脚步,如春风般笑道:“霜雪亦可照月白。”

        “哈哈哈!”

        司雪衣大笑着走了过去,笑吟吟的道:“我就是老爷爷这种金手指还是能打的嘛。”

        白黎轩脸一黑,道:“我不是老爷爷,我是小……我是白黎轩。”

        “一样的一样的。”

        司雪衣见到白黎轩,心情大好,他打量着对方道:“按照三流小说的套路,老爷爷发威之后,一般要睡上段时间。”

        白黎轩不屑道:“一流小说呢?”

        司雪衣笑容不减,慢悠悠的道:“一流小说嘛,肯定得加上句你家在哪,指个方向,杀光之后再消失段时间。”

        “你可真无聊,本圣可是龙皇弟子,有这个必要嘛?”

        白黎轩板着脸走上前,将天殇枪丢给司雪衣,淡淡的道:“你先拿着,本帝要困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