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月如火新书太古龙神在线阅读 - 第32章 鬼手阎铁

第32章 鬼手阎铁

        斩杀炎奎后,司雪衣继续狩猎红榜邪修。

        有枫月羽给的情报支撑,他的效率远超常人,半个多月的时间再度斩杀七名红榜邪修。

        悄无声息间,司雪衣的名声在苍玄府三十六郡渐渐流传开了。

        红榜邪修并不好杀,一来实力强大狡诈谨慎,二来各宗顶尖弟子都忙着追击黑榜邪修,没空理这些红榜邪修。

        所以很多天榜弟子,不仅没能成功猎杀红榜邪修,还反过来被斩杀了不少。

        红榜上司雪衣的目标,只剩下最后一个,被称作鬼影手的阎铁。

        此人在苍玄府红榜邪修排名第一,除了精通一门掌法外,还有一手堪称绝妙的身法。

        司雪衣几次猎杀,全都扑了一空。

        其他追捕他得宗门弟子,反倒又死了不少。

        在四宗弟子下山诛邪的当口,此人还敢如此高调,可谓是胆大包天。

        今日,司雪衣得到一条情报,再次获悉了鬼手阎铁的消息。

        徐家庄收到了阎铁的帖子,帖子上让徐家庄准备两千枚灵玉,一百枚地元丹,十枚天元丹,十枚玄春丹。

        否则的话,他就会血洗徐家庄所有人。

        “这家伙疯了吧?”

        司雪衣觉得不可思议。

        眼下各宗弟子都在诛邪,他四处流窜也就罢了,居然敢主动下帖,不怕被四宗弟子围剿嘛?

        白逸轩道:“我看未必,我曾在天荒城见过许多邪修,所谓榜单对宗门来说是通缉榜,对他们来说却是扬名立万的好机会。”

        “特别在意自己的赏金,还有榜单上的排名,他设此局,说不定是想杀几个天榜弟子然后冲击黑榜排名。”

        司雪衣没有否认,是有这个说法,但还是太反常了点。

        白逸轩继续道:“若是反常,也可以不去,你现在的功绩已经足够多了,炼制十枚圣龙丹没有问题。”

        “十枚哪里够。”

        司雪衣轻叹一声道。

        最近这段时间,上次炼化的圣龙丹司雪衣已经全部用完。

        效果颇为显著,紫狱龙莲已经开出三片叶子,算是有了龙莲的雏形,不在像最初那般跟豆苗一样。

        司雪衣看着摊开的手掌,掌心有电光跳跃,电光由之前的指甲大小膨胀了好几倍。

        “且看他耍的什么把戏吧?”

        司雪衣眼中闪过抹凌厉的锋芒,而后他五指紧握成拳,电光从指缝中迸发出来,继而蔓延到整个右手,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

        苍玄府三十六郡,除了四大宗门外,各大郡城还存在许多小型势力和家族。

        徐家庄就是苍流郡的三流势力。

        这些小型势力和家族都是依附在四大宗门上,平日里若有邪修想打他们主意,也得掂量掂量。

        徐家庄除了庄主拥有小元丹尊者实力外,其他客卿族老都只有真魂境修为。

        虽然只是三流势力,可一般红榜邪修,比如司雪衣斩杀过的炎奎就绝对不敢招惹。

        鬼手阎铁敢下战帖,可以说是极为大胆。

        他要的一千枚灵玉、一百枚地元丹,十枚天元丹,十枚玄春丹,徐家庄掏空家底也未必能拿出来。

        灵玉还好说,那些丹药实在不大好弄。

        此刻徐家庄内颇为热闹,四大宗门的亲传弟子、甚至不少天榜弟子都来了。

        鬼手阎铁想要扬名,宗门弟子更想扬名,不仅扬名还能拿到实实在在的功绩。

        红榜第一的功绩,已经不比黑榜邪修少多少了,足以令天榜弟子位置心动。

        更重要的是他红榜第一的名号,谁若能够斩杀,必定会名震苍玄府。

        山庄大厅内,诸多修士齐聚,除了四大宗门外还有次一等的宗门翘楚也在。

        严格来讲,沧澜学院不算宗门,与凌雪阁、天木宗和雷云殿区别还是很大的。

        大厅内,三大宗门的弟子眼高于顶,对外人没有什么好脸色,甚至都懒得做什么掩饰。

        徐家庄的少庄主徐世英却不敢怠慢,对他来讲,来的人自然越多越好。

        徐世英向众人笑道:“本以为徐家这次要遭逢大难,没想倒会有这么多英豪助战,七天后那鬼手阎铁不来也就罢了,若是来了,必然是有来无回!”

        “靠人多可吓唬不了鬼手阎铁,少庄主不会以为红榜第一,随便来些阿猫阿狗就能收拾的吧?”

        说话的是雷云殿天榜弟子雷横,一身修为在真魂境巅峰大圆满。

        他看上去很年少,可身材魁梧壮硕,体内气血奔腾如烈火烹油,一看就不是等闲之辈。

        他这话可谓是刺耳无比,听着让人很不舒服。

        雷横不以为然,目光扫了一圈,眼中尽是鄙夷之色。这些四宗之外的弟子,一个个都没什么实力,甚至连真灵境的都跑来凑热闹。

        &nbs                    >                    其他人敢怒不敢言,毕竟这是雷云巅的天榜弟子,雷云巅是苍玄府最强宗门。

        “的确如此,废物再多又有何用,只会碍手碍脚。”天木宗的周岩,面露笑意,附和着雷横的话。

        凌雪阁的姜封宇冷笑道:“连真魂境修为都没有,留在这里凑什么热闹,莫不是想我们和鬼手阎铁拼个你死我活,然后趁机浑水摸鱼?”

        雷横、周岩、姜封宇这三宗的天榜弟子,看见大厅内乌泱泱的数十人,脸上尽是不满之色。

        他们很霸道,且目中无人,连那所谓的少庄主徐世英都未放在眼里。

        “还不快滚,给你们脸了嘛?”

        雷横突然暴起,怒喝一声道。

        这一声爆喝,将大厅内的修士吓得不轻,他们脸色通红,一时间进退两难。

        实在是这雷横太霸道了,若是给点台阶,他们肯定会退去的。

        可这开口废物,闭口就是一个滚字,让人如何接受。

        “阁下未免太霸道了一点吧。”

        就在此时,人群中一个少年人站了出来,他很忌惮雷横三人,可还是鼓起勇气站了出来。

        “你谁啊?”

        天木宗周岩斜着眼道。

        少年沉声道:“沧澜学院,顾余新!”

        听到沧澜学院四个字,在场其他修士皆是眼前一亮,似乎找到了救星一般。

        与其他三宗相比,作为学院的沧澜学院名声要好许多,宗门与学院相比更看重利益,平日处事就极为霸道。

        雷横三人也是稍稍一怔,不由打量起来,不过片刻各自脸上就露出嘲讽之色。

        周木嗤笑道:“我以为真灵境足够废物了,没想倒还有真元境的废物。”

        若是沧澜学院天榜弟子,他们还会正眼看看,结果这周元只有真灵境修为。

        顾余新顿时脸色通红,不敢说话。

        他在司雪衣下山后就顺利突破倒真元之境,当时就膨胀想要下山诛邪,杀点白榜邪修也行。

        几番出击之后还真有所收获。

        毕竟是沧澜学院的弟子,其家世也颇为不凡,实力远非寻常真元境可以媲美。

        他来此也并非真的想杀鬼手阎铁,纯粹就是听说了此事想来凑凑热闹。

        没想倒三大宗的人如此霸道,搞得现在进退两难,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又被当面羞辱。

        顾余新讪讪笑道:“在下纯粹就是凑个热闹,几位不喜,那走就是了。”

        “走?准你走了嘛?”周岩斜着眼冷笑道。

        姜封宇笑道:“最近沧澜学院可是风头正盛,司雪衣接连斩杀了好几名邪修,现在苍玄府上下都在传,所谓三宗根本没和沧澜学院比,你凑热闹是假,想看我们笑话是真吧?”

        顾余新顿时慌了,连忙道:“我没有,我不是啊,别瞎说。”

        “哈哈哈!”

        雷横狞笑道:“你沧澜学院厉害的很呢,我看你和司雪衣一样,分明是想扮猪吃老虎,想暗中收拾我们吧,给老子回来,先过几招再说!”

        他以真魂境的修为突然出手,竟然隔空将顾余新扯了过来,顾余新真元境的修为如何抵挡。

        嘭!

        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他一拳轰中胸口,当场吐出一大口鲜血。

        “这点手段就撑不住了?”

        雷横哈哈哈大笑,如玩物一般,又是一拳将其轰得朝天木宗周岩飞去。

        “晦气!”

        周岩嫌弃的看了眼,起身一脚就踹在顾余新胸口。

        可怜顾余新晕头转向,只觉的五脏六腑都剧痛无比,人在空中如沙包一般朝姜封宇转去。

        啪!

        姜封宇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扇在顾余新的脸上,将其凌空抽飞不断旋转。

        扑通!

        顾余新落地后整个脸都肿了,口里面全是鲜血,狼狈不堪。

        整个人眼泪汪汪,既委屈又痛苦,憋屈到了极致。

        这一幕将其他人吓得脸色惨白,瑟瑟发抖,实在没想倒这三宗弟子会如此凶狠。

        顾余新更是凄惨无比,被人拿来杀鸡儆猴了。

        姜封宇嗤笑道:“原来真是个废物啊,看来我想多了。”

        周岩则笑道:“沧澜学院名过其实啊,看来那什么司雪衣也是徒有虚名。”

        “还不快滚,司雪衣来了,老子一样照打不误!”

        雷横冲着顾余新厉声喝道。

        这下其他人连忙起身,再也不敢多待,顾余新挣扎着爬起来,只想尽快离开此地。

        “谁要打我?来,让我瞧瞧。”

        就在此时门口传来一道笑声,来人一身白衣,面如冠玉,丰神俊朗,脸上洋溢着春风般和煦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