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月如火新书太古龙神在线阅读 - 第27章 真龙之血

第27章 真龙之血

        “我也可以同去。”

        司雪衣这一句话,将枫月羽和梅子画都给整沉默了,不由诧异的看向了他。

        “很奇怪吗?”

        司雪衣讪讪笑道。

        梅子画率先恢复过来,笑道:“倒也不奇怪,毕竟雪衣,先天之境就敢闯玄龙塔了。”

        枫月羽解释道:“龙陵秘境极为凶险,即便是大元丹境踏入其中,也是九死一生,没有几个活着回来。你现在才真灵之境,连真魂之境都没有,恐怕根本进不去。”

        司雪衣道:“这不还有半年时间吗?”

        枫月羽稍稍一怔,没有说话。

        端木熙小心翼翼的道:“有大师兄带我们,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梅子画笑道:“即便是我,也难以万全。沧龙江、怒龙江、金龙江,这三江交汇之处有八门生死阵,平日里就凶险难测。”

        “到月圆之夜,更是江水大涨,浪高百丈,光是这浪潮就可轻易震死小元丹尊者。”

        端木熙听到此处,脸色都吓白了,惊讶道:“这么可怕的吗?”

        梅子画神色凝重的道:“只会比我说的更加可怕,雪衣不必太放在心上。”

        言下之意,是让司雪衣放弃这种危险的决策。

        “大师兄可是为你好,有宝物也得有命拿,何况莲灯秘钥也只是一个猜测,你别再有这样的想法了。”枫月羽神色严肃了些许,眼眸深处有担忧之色。

        司雪衣眨了眨眼,笑道:“我就随便说说。”

        枫月羽听闻此话,颇显意外,而后与梅子画道:“今日多谢大师兄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先走吧,大师兄得指导其他师弟功课了。”

        说罢起身告辞,再待下去,司雪衣又得动心思。

        “小事。”

        梅子画温文尔雅,面露和煦之色,起身相送。

        几人离去没多久,汀风居又来了一位客人。

        正是沧澜学院的天才少年唐冠宇,只不过他脸色略显难看,一幅抑郁寡欢的模样。

        梅子画心中一动,笑道:“路上碰见司雪衣他们了?”

        唐冠宇神色微怔,旋即点了点头,看得出来还是难以释怀。

        三天前,前天在悟道台上打碎了他的所有骄傲。

        “大师兄,我真不如司雪衣嘛?”唐冠宇不甘的道。

        梅子画笑道:“如果我是你这般年纪,我恐怕也不如司雪衣。”

        “不,大师兄可比司雪衣强多了。”唐冠宇连忙反驳道,他看向梅子画的目光只有钦佩和崇拜。

        梅子画摇了摇头,笑道:“承认别人优秀,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放眼天下,苍玄府不过山之一角罢了。类似司雪衣这样的妖孽,也多如繁星,一个司雪衣就让你过不去,那你以后还出不出去了?”

        唐冠宇当即失神。

        梅子画没给他思考的时间,笑道:“你是向我讨教的吧,来吧,我也检查检查你的功课。”

        “好。”

        唐冠宇立刻打起精神。

        ……

        回去的路上,枫月羽看向司雪衣道:“今天你好低调,这可不是你的风格,你那句话绝对不是随便说说。”

        司雪衣笑道:“师姐对我有很多误会。”

        “就是,就是,师兄可谦虚了。”端木熙笑眯眯的道。

        司雪衣笑道:“还是木熙懂我,谦虚低调一向就是我的座右铭。”

        枫月羽直接无视,继续道:“大师兄的话,你姑且听听就好,龙陵秘境真不是说着玩的。”

        “我懂。”

        司雪衣道。

        枫月羽轻叹口气,道:“当你不和我顶嘴的时候,心里一般已经做好了决定,谁来都不好使了。”

        司雪衣笑了笑,岔开话题道:“先在此分别吧,我还有事,就不着急回去了。”

        端木熙笑道:“师兄,你要去哪?我也想去,我和云姐也想去。”

        “秘密。”

        “哼。这小气鬼。”端木熙不舍的道。

        枫月羽上前一步,盯着司雪衣离去的方向,半响后沉吟道:“那是去霄云殿的方向。”

        “霄云殿不是院长闭关的禁地吗?师兄去那做什么?”端木熙奇怪的道。

        枫月羽轻声道:“除了见院长,不会有其他事情。”

        分开后。

        司雪衣与白逸轩交谈起来。

        “小白,梅子画说的,有几分真?”

        “我听着不假,当初师尊陨落后,其他人四散离开,确实遭到了许多追杀,至于师尊生前收集的宝物确实有一些。但师尊性情多变,他认为的宝物,可能会常人所想的不太一样。”

        “宝物啥的我不太关心,我就想知道,这龙皇到底在玩什么把戏。这玄龙塔让我九百年前的死,显得奇奇怪怪。”

        司雪衣握着日月神灯,神色凝重的道。

        玄龙塔最后三关,似乎为他量身定做一般,司雪青也说在等人。

        “在你心中,还是想报九百年前的仇吧,比起真相,这口气你更难咽下。”

        小白停顿了下,他忽然想起什么,道:“你之前说好的真龙之血,到底有法子了没有。”

        “我不正在去吗?”

        司雪衣笑道。

        见白逸轩不解,解释道:“去找风皓宇,整个沧澜学院除他之外,应该没人有真龙之血,就算有,恐怕也不会给我。”

        “约好了?”

        “不需要,直接去见便好了。”

        半个时辰后,霄云殿。

        此处云雾缭绕,花香弥漫,所有建筑都有一种恢弘的气                    弘的气势。

        司雪衣站在殿门前,看着上方牌匾,叹道:“不愧是院长清修之地,灵气真不是一般的充沛。”

        此为学院禁地,却无人把守,因为风皓宇就是沧澜学院最强之人。

        旁人连靠近都不敢,司雪衣却是熟门熟路,大大方方的从正门闯了进去。

        殿宇内,窗明几净,光线明亮。

        风皓宇端坐在高台上的蒲团中,闭目静修,仿佛不知道司雪衣到来一般。

        司雪衣也不打扰,笑了笑就自来熟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悠然自得。

        半响,风皓宇睁开双目,朝司雪衣看了过来。

        他面无表情的道:“说吧,你是来要什么的?”

        司雪衣笑道:“不愧是阁主,我还没张口,你就知道我要放什么屁了。”

        风皓宇显然习惯了司雪衣这样的没大没小,神色波澜不惊,淡淡的道:“三年前我就知道你来历不凡,不过受困于某些桎梏修为无法精进,如今桎梏已除,想要追上去,自然需要资源。”

        司雪衣开门见山,也不隐瞒,道:“我要真龙之血。”

        风皓宇终于崩不住了,嘴角抽了下,看向司雪衣道:“你在逗我呢?”

        司雪衣道:“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真龙之血,龙血妖兽体内提炼出来的也行。”

        “那就是普通龙血,普通龙血品质也有高低之分,上品的不好弄,下品和中品我这有一些。”

        风皓宇说到此处,不等司雪衣面露笑意,直接道:“你拿什么和我换?要知道就算是最下品的龙血,也要千枚灵玉一斤了。”

        “天榜弟子,一个月的门奉才一百枚灵玉,你现在全身家当也没有一百枚灵玉吧。”

        灵玉是修行者必不可少的修炼道具,具有辅助修行的效果,在修士间广泛通行。

        实际上苍玄府也就四大修行圣地,和一些大家族才会用灵玉来修行。

        普通人用的都是灵石或者灵砂,比起灵玉,灵石残留许多杂质,效果远非灵玉能比。

        听到此话,天殇中的白逸轩,显得有些紧张起来。

        风皓宇话到此处,神色缓和了许多,道:“不过你若是愿意答应做我的亲传弟子,一切都好商量……”

        唰!

        可司雪衣明显有备而来,不等对方说完,一本书直接甩了出去。

        “龙虎拳全本?”

        风皓宇接过来一看,封面上写着龙虎拳三个字,他想到三天前司雪衣施展的龙虎拳,脸色立刻就变了,当场迫不及待翻看起来。

        不一会神色就凝聚起来,果然和他想的一样。

        等到看完后,风皓宇颇有深意的道:“即便到了现在,还是看不透你,这龙虎拳全本失传了两千多年,你竟然还有全本,你到底什么来历?”

        说话间,风皓宇身上气势猛的释放出去,一股威压当场就笼罩了过来。

        司雪衣不慌不忙,从容笑道:“我也好奇,你这天炎圣体,即便放在九百年前也足以惊艳人间,为何现在在这穷乡僻壤之地,当个小小院长。”

        风皓宇面色冷了下去,双目如苍鹰般盯着司雪衣,仿佛下一刻就要直接暴走。

        可他神色不变,继续道:“说下去。”

        司雪衣依旧不慌,直视对方道:“我在你体内看到了一团火,这团火越烧越旺,如太阳般刺眼。你很难受,你的五脏六腑,你的血肉骨架,无时无刻都在承受这烈焰的折磨。”

        风皓宇脸上杀意更重,沉吟道:“继续。”

        司雪衣正色道:“我还听见剑泣之声,悲惨凄婉,哀鸣痛苦,无尽的力量全都化作可以撕毁灵魂的怒吼。”

        嗡嗡!

        说话间,风皓宇的体内传来剑鸣之音,整个霄云殿都开始震颤起来,烛台,灯影,桌椅,全都晃动不止。

        司雪衣不为所动,笑了笑道:“要不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话说从前,水泊梁山,呸错了。话说从前有个穷秀才……”

        剑意嗡鸣的愈发厉害,风皓宇体内似乎有火焰撑不住要破体而出。

        “够了。”

        风皓宇闭目打断,而后开口道:“这本龙虎拳可以换五斤下品龙血。”

        司雪衣快速换算了一遍,道:“那就是五千灵玉,我这亏大了。”

        风皓宇道:“不亏,你要下品龙血也是炼丹吧,我这有炼药室还有地火,还有各种辅佐材料,可比你自己张罗要方便安全的多。”

        “还是亏。”

        司雪衣道。

        风皓宇怒道:“蹬鼻子上脸,不要就滚。”

        司雪衣连忙笑道:“够了,够了。”

        “狗东西,你可真有胆!”

        风皓宇骂了一声,将装有龙血的玉瓶,重重放在了桌上。

        司雪衣笑道:“你别想着揭我底,我自然就不说了。不过话说回来,你真不想听故事嘛,你现在不想听,以后说不定会求我的。”

        风皓宇瞪了他一眼。

        司雪衣笑了笑,识趣闭嘴,不过当他看见玉瓶中的龙血后,皱眉道:“不纯啊,老风要不你牺牲一下,给我刮点血,你这天炎圣体的血,不比这什么龙血妖兽要强得多,不多,来十斤就够了。”

        风皓宇彻底怒了,一挥手直接打了过来:“小崽子,你要上天?”

        司雪衣轻盈一跃,落在灯柱上,笑道:“别生气,我这是夸你呢老风。炼药室在哪,我自己去。”

        “直走,左拐,地下三层。”

        风皓宇伸手指了几个方向,道:“赶紧滚。”

        “好勒。”

        司雪衣笑道:“想听故事随时找我啊,你信我,绝对对你有用。”

        风皓宇当即破防,脸色铁青,直接瞪眼看了过来。

        司雪衣眨了眨眼,不敢继续招惹老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