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月如火新书太古龙神在线阅读 - 第19章 丰厚的奖励!

第19章 丰厚的奖励!

        第十九章

        玄龙塔,塔顶。

        司雪衣推门而入,面前是一幢古老的密室,墙壁光滑精致,地板铺的整齐有序。

        密室中间,竖立着一根石柱。

        “司雪衣,你真的来了!”

        司雪衣还未靠近,一道兴奋的声音传来,白逸轩出现在石室之中。

        他见到司雪衣极为惊奇,这下真的是既震惊又欣喜,大为震撼。

        “小白白,我们又见面了。”

        司雪衣面露笑意,轻声说道。

        “你竟然真的过了最后一关,怎么做到,这太不可思议了。”

        他很平静,白逸轩却是难掩兴奋,依旧无法相信。

        司雪衣随意走着,笑道:“淡定一点,小事罢了,不值一提。”

        “这怎么是小事呢?”

        白逸轩反驳道:“整个玄龙塔,无论任何地方,本圣都可以自由进出,唯独那方雪山无法靠近。”

        他提到雪山显得极为忌惮,甚至有些害怕。

        “哦?所以这九百年,你都没见过那人?”司雪衣来了兴趣,好奇的道。

        “没见过,他很冷漠,且实力极为可怕。”

        白逸轩正色道。

        司雪衣嗤笑道:“倒是挺高冷的。”

        “你怎么过的这关?”白逸轩压抑不住好奇,继续追问道。

        司雪衣没有理他,一步步朝石柱走去,他双目微凝,脸色略有变幻。

        他能够感觉到,长期以来吸引他进入玄龙塔的宝物,就在这石柱之中。

        见司雪衣朝石柱走去,白逸轩神色微变,不在开口只静静的看着他。

        司雪衣打量一圈后,看向白逸轩道:“话说,第八关和第九关的奖励是什么,你没有给我。”

        前面七关的奖励,司雪衣全都兑换了天元丹,整整一百多粒。

        但第八关众生皆死和第九关梦里花开的奖励,白逸轩一直没有和他说。

        白逸轩翻手取出两个锦盒,道:“最后三关的奖励是全都过了之后一起发的,一关没过则三关都没有奖励,这是第八关和第九关的奖励。”

        司雪衣接过之后,打开一个锦盒,一粒紫色的种子散发着惊人的龙威。

        龙莲种子!

        司雪衣瞧见此物,瞳孔猛的一缩,脸上浮出难以掩饰的笑意。

        稳了!

        他殊死一搏,总算换来了重获新生的机会。

        从今往后这具肉身,再无任何后顾之忧,再也不会为炎毒所困。

        具体是什么龙莲,得炼化之后才能知道,这个倒是没那么急了。

        第二个锦盒打开,里面放着一个精致的玉瓶。

        白逸轩道:“这里面是上品龙元丹,一共十粒。以你的眼界,应该知道这龙元丹有多珍稀。”

        司雪衣笑道:“好东西,就是少了些。”

        白逸轩道:“这还少?以你现在的境界,完全足够了吧,甚至根本就用不上。”

        司雪衣淡淡的道:“对别人来说肯定够了,可对我来说确实少了,你别忘了,我修炼的是龙狱圣象诀。”

        白逸轩稍稍一怔,道:“这我倒是忘了,若有真龙圣液就更好了。”

        “有吗?”

        司雪衣眼前一亮。

        白逸轩如实道:“没有。”

        司雪衣笑道:“没有就别说了,最后一关的奖励,是在这石柱里面吗?里面具体有什么?”

        “一杆枪。”

        “一杆枪?”

        “嗯,你伸手放在石柱之上,它就会出来了。”

        简短的对话,让司雪衣心中升起丝疑惑,他快步上前来到石柱跟前。

        轰!

        当右手放在石柱上的刹那,石柱表面有龙影绽放,下一刻龙影中心便有一杆长枪冉冉升起。

        这枪有些过于古老,没有半点神兵利器的锋芒,反而锈迹斑斑,锋刃布满缺口,枪身满是裂痕。

        天殇!

        可司雪衣看见长枪的刹那,脸色瞬间有了变化。

        这是他九百年前的那杆枪,从他六岁之后就开始陪伴在他左后,是司雪青送给他的至宝。

        此枪大有来头,据说是某位上古铸造师所造,天殇则是一条古龙的名字。

        到司雪衣手中的时候,枪法威能被司雪青封禁九成,可锋芒依旧强的可怕。

        即便司雪衣达到王者之境,也未能将其中威能,全部释放出来过。

        “它怎么会在这……”

        司雪衣喃喃自语,眼中布满震惊,脸上则是露出了罕见的伤感之色。

        他与天殇有着极深的感情,见天殇破损到这般地步,心中自然感到难过。

        “看不出来,你居然也是爱枪之人。”

        白逸轩颇为讶异的道,他看出了司雪衣心中所想,是为枪的破损感到难过。

        司雪衣笑道:“怎么?我这样的人不配吗?”

        “倒不至于。”

        “那就别一惊一乍的了。”

        司雪衣淡淡的说了一句,伸手就要去将天殇取下来。

        “慢着!”

        白逸轩上前制止了他,正色道:“司雪衣,你可知此枪的来历?”

        司雪衣抬眸道:“我当然知道。”

        他心中无语,这就是我的枪,我能不知道?

        “哦?”

        白逸轩看了眼林云,道:“你既然知晓,就不该贸然去取,此枪大有来头,即便如今锋芒不在,可也不是什么人能够拿走的。”

        司雪衣笑道:“我不配?”

        白逸轩无奈,这家伙嘴是真的碎,耐心道:“本圣不是这个意思,你能到塔顶,自然有资格取走此枪。本圣只是劝你谨慎一些,这枪脾气相当不好。”

        “我没有和你开玩笑的意思,你别看锈迹斑斑的样子,可一旦怒了,你绝对有性命之忧。死在此枪之下的圣者,犹如过江之鲫一般,多不胜数。”

        他神色十分凝重,以至于整间密室的气氛,似乎都变得格外阴寒起来。

        司雪衣笑道:“不至于吧。”

        “绝无半点虚言,即便是本圣,也不敢随意触碰此枪。”白逸轩正色道,他神情严肃之极。

        他目光落在天殇枪上,即便那柄枪已经残缺不堪,他的眼神,依旧充满忌惮和敬畏之色。

        白逸轩沉吟道:“你信我,小心一点,别这么随意。此枪……”

        司雪衣心中无奈,看着石柱上的天殇枪,伸手笑道:“过来吧。”

        唰!

        石柱上的龙影破碎,光华散落一地,天殇像是小孩子般乖巧的跳在了林云手中。

        白逸轩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下巴都快掉在了地上。

        这……怎么可能?

        白逸轩实在忍不住,惊呼道:“就这么随意?”

        “就是这么随意。”

        司雪衣抚摸着枪身,鄙视的看向白逸轩,淡淡的道:“堂堂剑圣,别一幅没见过世面的模样。”

        白逸轩有苦难言,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又无法成功组织语言。

        这nm太魔幻了!

        他言之凿凿说了半天,此枪如何可怕,脾气又如何之大,却没想到就这么轻易落在了司雪衣手中。

        “这可是天殇啊!”

        白逸轩怔怔的道。

        “又如何,毕竟小爷我九百年前就是主角了,区区天殇,不足道哉。”

        司雪衣洒脱一笑,丰神俊朗的面孔,显得狂傲不羁,深邃的眼眸尽是桀骜之色。

        可当他伸手抚摸枪身之时,脸色又很快黯淡了下去,喃喃道:“器灵不在了……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白逸轩上前道:“这还用说,自然是经历了一场大战,主人败了,枪也败了,器灵自然也就散了。”

        司雪衣沉吟道:“可它是神兵。”

        白逸轩稍稍一愣,神色也黯然了许多,半晌才道:“可这世间并不止一件神兵。”

        司雪衣默然无语。

        现在的天殇破损到太过厉害,别说是神兵,就连最普通的灵兵都比不上。

        起码那位路人甲的宝器长枪,就要比它强上百倍有余。

        “难怪我一直想要来玄龙塔,这九百年来你不甘心吧?”

        司雪衣爱惜的摸着枪身,既是心疼,又是惋惜。

        嗡!

        天殇微微颤抖,似在回应司雪衣一般,它确实不甘心。

        好家伙!

        白逸轩看的眼皮狂跳,他一会看看司雪衣,一会看看天殇,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放心,我既然回来了,你就不会再沉沦了。你不仅会重现昔日锋芒,我还会让你成为名震天下的神兵,永恒不朽。”

        司雪衣目光冷冽,一扫黯然之色。

        他的锋芒在这一刻,显得极为可怕,似乎连无尽苍穹都可轻易破开。

        白逸轩听的热血沸腾,压抑住激动的情绪道:“这很不容易,你若是出去之后,一定得让它重新拥有器灵。没有灵就没有生命,一旦有灵,它就活过来了。”

        司雪衣笑了笑,上下打量白逸轩一番,道:“你知道的倒是挺多,不过我问问你,这里面有什么灯?”

        他想起司雪衣的交代,玄龙塔塔顶真正的宝物应该是一盏灯,不然最后一关也不会叫彼岸灯明。

        “什么灯?”

        白逸轩不解的道。

        司雪衣意气风发道:“自然是绝世神灯。”

        “应该没有吧,我在这九百年,若真有绝世神灯,不可能没发现。”白逸轩笃定的道。

        司雪衣皱眉,难道司雪青在骗我?

        “可第三关那人与我说,这里有一盏灯燃烧着七色圣火可以映照日月玄黄灯。他既然特意交代了,必然是重要之物。”司雪衣出言道。

        司雪衣闻言,脸色微变,惊奇道:“七色圣火?映照日月玄黄?你说的莫不是日月神灯?这是师尊的至宝,它在玄龙塔,我怎么不知?”

        日月神灯?

        龙凰至宝?

        司雪衣略显茫然,道:“应该是,你找找看。”

        “好。”

        白逸轩得知是日月神灯后,神情很是兴奋,寻找起来格外卖力。

        可几番忙活下来,这密室几乎都快被白逸轩给拆了,还是没有寻到所谓的日月神灯。

        司雪衣抬头看去,在石柱上方,发现了一盏破破烂烂的莲灯。

        “会不会是它。”

        司雪衣伸手指道。

        白逸轩过来看了眼,道:“不可能,日月神灯本圣见过好多次,即便再如何破败,也不至于毁坏成这般模样。”

        司雪衣面色变幻,忽然出手,弹指射出一道劲气。

        挂在上面的莲灯,立刻落了下来。

        “小心。”

        白逸轩嘴上说着不信,可莲灯落下来时,赶紧伸手去接,唯恐它摔碎了。

        唰!

        司雪衣和白逸轩同时出手,握住了莲灯灯柱。

        不过终究是白逸轩快了一些,他握住了莲灯灯柱,司雪衣则握住了他的手。

        二人隔着石柱,不由四目相对。

        司雪衣松手朝他摊开,示意他检查一番。

        白逸轩拿到近前,立刻道:“这肯定不是日月神灯灯,日月神灯通体如玉,颜色青碧如天,刻有上古神龙的纹路,纹路向上延伸,展开之后是优昙花的模样,而不是莲花状。”

        “最重要是日月神灯乃是天荒古玉所铸,精美华丽,里面有纤细柔美的血线,表面烙印着龙纹,这玩意就是普通的铁,铁和玉本圣还是能分清的。”

        司雪衣不动声色,道:“我看看。”

        “给你。”

        白逸轩摇了摇头,随意丢给司雪衣,道:“别浪费时间了,就是个破玩意。”

        轰!

        可他话刚说完,瞬间就被打脸。

        只见司雪衣握住莲灯,龙狱圣象诀随之催动,下一刻紫府中中涌出一道道灵气注入。

        莲灯光芒大作,通体洁白如玉,有龙纹释放出来,表面则是凹凸不平的竖纹。

        莲花瓣的灯台,也出现了极为微妙的变化,变成了更为柔美的优昙花。

        “日月神灯!”

        白逸轩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他实在难以接受,道:“这……怎么可能?”

        司雪衣淡淡的道:“当你排除所有可能之后,剩下的,不管多难以置信,都是正确答案。”

        石室除了这盏破灯之外,再无任何古灯。

        司雪青又说了,日月神灯就在这这里,那不可能也得可能了。

        果然,司雪衣一试就成真了。

        咔擦!

        就在司雪衣略显得意时,灯柱出现一丝裂缝,他连忙停止催动龙狱圣象诀。

        唰!

        宝光消散,佛音不存。

        日月神灯又变成那盏普普通通的莲灯,司雪衣轻声道:“原来如此,需要龙狱圣象诀才能将它催动。”

        白逸轩从震惊中恢复,神色复杂道:“你可真是让人吃惊,东西都拿到了,你要走了吧?”

        “不急,我还要在做一件事。”

        “什么事?”

        司雪衣收好莲灯,看向对方笑道:“天荒城最后的白月光,龙凰座下月光剑圣。白逸轩,今日天殇再此,你可愿做我司雪衣的白月光。”

        他左手握着莲灯,右手举着天殇,俊朗不凡的脸上,露出灿烂夺目的笑容。

        他想让白逸轩成为天殇的器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