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他小说 - 一人之下:我,张之维,嚣张的张在线阅读 - 第434章被左门长伤了的娘们,鬼手王来袭

第434章被左门长伤了的娘们,鬼手王来袭

        张之维对剧情的了解,只到纳森岛篇,对于李慕玄所知不多,只知道是一个犟种。

        刚他还在想,若这人不识抬举,那他也略懂一些拳脚。

        但没想到这个犟种,竟然只是冷哼一声,就坐回去喝闷酒了。

        “应该是越老越顽固,年轻的时候,也不怎么犟嘛,这不很听话吗?”张之维心里暗道。

        但张之维没有意见,倒是小迷弟吕慈有些不满意了,他觉得李慕玄在张师兄面前态度不好,当即一撸袖子就要上去干他。

        “那个全性小杂毛,张师兄替他解围,他还哼哼唧唧的,看样子还挺不服气,我去拾掇他一顿,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陆瑾连忙将他拦住,李慕玄可是他小时候的玩伴,而且现在他的情绪有点不太对劲,可不能让吕慈这个惹祸精过去搅合了。

        吕慈见张之维没追究,又是陆瑾朋友的份上,便没去找李慕玄的麻烦。

        陆瑾松了口气,走到了在角落里肚子喝酒的李慕玄身边,道:“李兄,当年一别,好久不见!”

        所以,这么多年来,他都没有加入全性的想法,甚至还一直都在行侠仗义,打抱不平,做着名门正派一样的事。

        若是换唐门长唐炳文来,定能把李慕玄磨好。

        就好像剧情里,左若童言语相劝,让他回去,他不仅不回去,还要恶语相向。

        先把吕慈弄个濒死,弄完再好好讲道理,所以吕慈对唐门长佩服的五体投地。

        李慕玄一個人喝着闷酒,没理会陆瑾。

        他是真的想融入这个圈子啊,但他又拉不下脸,隐瞒自己的师承。

        他跟着鬼手王和一众全性混迹多年,自然知道全性的人都是些什么德行,说是蛇鼠一窝都是抬举。

        并且,即便知道这些正道中人不待见他后,他依旧没脸没皮的来到了这迎鹤楼。

        如果当年左若童跟唐门长一样,不跟李慕玄这个三观都没有的小屁孩讲道理,直接一掌打飞鬼手王,把他带回去抽一顿,再把道理讲通,他已经是陆瑾的师弟了。

        而张之维刚才的举动,虽没给李慕玄面子,但强行给李慕玄做了符合他心意的选择。

        至于张之维的话,为什么会比左若童的话好使,能压过李慕玄的犟种脾气,主要还是因为张之维“略通一些拳脚”。

        之所以如此心口不一,是因为刚才他说要加入全性,真的只是赌气之言,他一点也不想加入全性。

        生平第一次被人强迫着做了选择,他现在又气又怒,面子上臊的慌,但奇怪的是,他的心里却暗暗松了一口气,竟有些庆幸。

        他一门心思入正道,但因为正道里的几个人嘲笑他,他就气不过,做了违心之举,要入全性。

        这种人,单纯的讲道理是讲不通的。

        而左若童逆生状态全开,让他下去,他屁都不敢放一个,哼唧了一声就下去了。

        唐门长甚至对犯了错的许新也是如此,一点废话不讲,先带走,打个半死,打完,再好讲道理。

        这一点,从唐门长教育比李慕玄更狂更难弄的吕慈就能看出来。

        他一门心思想进三一门,但左门长吼他,他气不过,做了违心之举,跟了鬼手王。

        李慕玄这个人,其实非常的拧巴,非常的矛盾。

        而左若童这人,差就差在他太喜欢讲道理了,也以为别人和他一样讲得通道理。

        此刻,若是张之维过来找他谈话,他即便再不愿,也要回话,但来的是陆瑾……

        哼,一个被一巴掌抽哭的货色,什么东西,小爷我现在不高兴,理都不想理……李慕玄继续喝着闷酒。

        陆瑾也不气馁,继续说道:“前段时间,我在我太爷的寿宴上,见到了当年我们一起在下院学习的刘得水兄弟,他的变化很大,当时我都没认出来,事后才想起这些点点滴滴。”

        “后来,我回了三一门,和在山下开办学堂的洞山师兄聊了会天,说起了一些曾经的事,我问洞山师兄,刘得水兄弟没有拜入我们三一门,去了燕武堂修行,那李慕玄兄弟去了哪里?”

        “洞山师兄说起你,叹了口气,说你误入了歧途!”

        听到自己被否定,李慕玄心里的火气腾一下就上来了,冷笑着反问道:“我误入歧途?”

        陆瑾没有接李慕玄的这句气话,继续自顾自的说道:

        “洞山师兄告诉我,当年师父把你送到他那里时,说你天赋了得,本性喜欢玩,但却装的乖巧,对自己不诚,这有违三一门的修行之道,但你的天赋又太好了,放手太可惜,所以师父决定多花点功夫培养你。”

        左门长当时送我去学堂,是为了培养我……李慕玄心头一震,有些不敢置信。

        陆瑾继续道:“洞山师兄学识渊博,所以师父嘱咐他,让他教你些知识,磨炼你的性子,并且传授伱一些三一门的基础法门,为你将来的修行筑基。”

        这次,李慕玄没有打断陆瑾的话,而是静静的听着。

        他并未觉得陆瑾在骗他,当初他之所以会被鬼手王看重,传他倒转八方,就是因为他看穿了鬼手王的手段。

        为何能看穿?

        就是因为洞山老师一直在传授他修行知识,一直在给他筑基啊,这与陆瑾说的是一样。

        李慕玄有些颤抖的握着酒杯,心里忍不住在想:“原来面目可憎的左门长,对我竟如此照顾,我怎么就没发现?没反应过来呢?!”

        陆瑾则是继续道:“当时,师父还和洞山师兄说,如果你有一天不演了,就通知他,他就把你收过来亲自调教。”

        “而且,师父还和洞山师兄定了一个三年之约,你若是在学堂认认真真筑基三年,不胡作非为,就算一直伪装,一直对自己不诚,只要你能装三年,师父也收你为徒,亲授你逆生三重。”

        “师父当时对你真的很好了,只是可惜,最后你竟跟了全性的鬼手王,事后,我师父还去找过你父亲,希望你回到正道,但你父亲并未听师父的!”

        “据洞山师兄说,这些年,师父对于你,依旧有些遗憾,我觉得这件事有些误会,所以今天多说了几句,你若有心,可以去找师父谈谈!”

        陆瑾说完,深深的叹了口气。

        李慕玄则是呆若木鸡,自己耿耿于怀这么多年的一件事,竟只是个笑话?!

        自己把名字都改了,一直都梦想加入的三一门。

        原来当年,自己只要不装了,只要展示出真正的性情,自己就能拜入三一门。

        原来当年,自己只要装够三年,也能拜入三一门。

        也就是说,本来左若童已经认了自己这个徒弟,自己横竖都能进三一门。

        但自己偏偏在装了两年半的时候,跟了全性的鬼手王。

        行百里者半九十,自己竟如此愚笨?

        枉自己聪明一世,怎么就误解了左门长的意思?

        我为什么会认为,左门长的所作所为,都是在嘲笑自己,都是在羞辱自己?是在逼自己承认自己就像一只在学人的猴子?

        明明他事后还去找过我的父亲,想要挽回自己?

        过往种种回忆涌现心头,李慕玄悔恨不已,竟是大哭了起来。

        这一哭把陆瑾也搞懵了,自己好歹是被张师兄打哭的,我没打你,你怎么就哭了?

        另一边,张之维、吕慈、吕仁几人,已经坐上酒桌吃了起来。

        吕慈注意到陆瑾和李慕玄那边的情况,撇了撇嘴,嗤笑道:“老陆那里是怎么回事,那小子怎么跟个被汉子伤了的老娘们一样,哭的这么伤心?”

        “二璧,你这个形容倒是挺贴切的啊!”张之维笑道。

        “哦?!”吕慈一愣,“我只是随便瞎说的,他被谁伤了,老陆?老陆是个兔子?”

        张之维用手敲了敲桌子:“是被三一门的左门长!”

        对于李慕玄和三一门的事,张之维还是挺好奇的,所以就留意了一下陆瑾和李慕玄的谈话,通过陆瑾的讲述,对于李慕玄和三一门的恩怨,也有了些许的了解。

        “难道左门长是个兔子?”吕慈下意识说道。

        “…………”张之维正喝着酒,噗嗤一声喷了出去,“你这话要是传出去,左门长不收拾了你,老陆也得给你拼命!”

        吕仁连忙伸手用臂弯夹住吕慈的脖子,警告道:“再敢胡说八道,别说其他人,我都要教训你了!”

        “知道了知道了,刚才只是嘴瓢了,口误,哥,你快松手!”吕慈连忙拍着吕仁的手臂说道。

        “知道了就好!”吕仁松开手。

        丰平有些幸灾乐祸的看了一眼吕慈,随后说道:“刚才张师兄前辈说起了左门长和那个李慕玄,怎么,他们之间有关系吗?”

        “这你就问对人了!”

        张之维当即说起了自己刚才的见闻,众人听得一愣一愣的,原来还有这层关系。

        “左门长是天底下一等一的高手,逆生三重也是天下一等一的好手段,老陆这种二把刀,学了都能和我打的有来有回,可见其强悍之处,结果这小子竟然鼠目寸光,放着逆生三重不学,去学倒转八方这种变戏法的假把式。”

        吕慈哈哈大笑道:“这不就跟我们在魔都看到的鬼佬那边的小丑一样滑稽可笑吗?这么爱好变戏法的话,他怎么不去加入机云社啊,那才是变戏法的行家啊!”

        “慎言慎言!”吕仁再次锁住吕慈的脖子,警告道:“那全性的鬼手王不值一提,但机云社可是同道,与咱们四家关系不错,门内也有一等一的好手,哪是你能随意编排的啊!”

        但就在这时,门外有声音传来。

        “鬼手王确实不值一提,但他的人,也不是你们这群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能欺负的!”

        紧接着,酒楼的大门被推开,三个人一前一后,缓缓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个秃子老头,干瘦如柴,面颊皮肉紧绷的都陷了进去,颧骨高凸,穿着灰衣,一口的烂牙。

        在他之后,是一个绿衣中年人,头发邋里邋遢,像是很久没洗过,都油成条了,长着个酒糟鼻,一进门,一双精明奸滑的眼珠子就在乱转。

        至于第三个人嘛,站在门外,没有进来。

        秃子老头进来,酒楼内顿时哗然起来。

        “王耀祖,那就是‘鬼手’王耀祖!”

        “那个酒糟鼻就是‘长鸣野干’苑金贵!”

        “小天师在这里,他们竟然敢过来,是谁给的这两个全性妖人的勇气?”

        鬼手王进门,一眼就注意到了痛哭的李慕玄,脸色陡然变得阴狠起来,咬牙切齿道:

        “傻小子,谁欺负你了,告诉我,爷爷替你把他的脑袋拧下来!!”

        李慕玄注意到鬼手王耀祖,一抹眼泪,道:“用不着,老头子,人……”

        他本想说欺负自己的人的脑袋,他自己拧,但眼角旁光不自觉的瞥了一眼张之维,改口道:“这些事,我会自己处理!”

        这时,鬼手王注意到李慕玄的小动作,目光看向了在人群中鹤立鸡群的张之维,寒声道:“就是你,把我这傻小子,给惹哭了?!”

        鬼手王很生气,他最看重李慕玄了,虽然李慕玄从没叫过他一声师父,但他还是对李慕玄视若己出,一身本领倾囊相授。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李慕玄是他平生所见天赋最高之人,李慕玄继承了他的衣钵,是有机会把他的手段传承并开宗立派的,这种宝贝疙瘩,他自然金贵的很,舔着脸都要去教。

        可以说,李慕玄在他的保护下,就没吃过亏,受过气,现在见李慕玄都哭了,他怎能咽下这口气,当即就死死的盯上了张之维。

        这时,一个坐在门口的正派青年,抬眼往外一瞧,然后说道:

        “小天师,全性来的就三个人,这个鬼手王虽然辈分高,手段强,但我们这里人多势众,并且也没有易与之辈,要不您起个头,咱们大伙一起上,今天就在这里降了这几个全性妖人如何?”

        “我看着这个主意不错,要是今天真能把鬼手和长鸣野干给灭了,回去之后,定能吓长辈们一跳!”

        “哈哈哈,说的对,不过,那个站在门口的是谁啊?”

        “不用问,蛇鼠一窝,也是全性妖人呗!”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张之维,俨然在等他拿主意。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